笔趣阁 > > 三国之乡村小教师 > 第三十七章 洗白白

第三十七章 洗白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老夫人见他沉默不语,便拿出权威来,道:“此事若不能答应,那你所求的事情也可以免了。”

“老师。”陈易道:“能成为赵大人的义子,我三生有幸。”

郭松按耐住自己的怒火,看着陈易,一字一句道:“你可要想清楚。”

陈易却非常淡然,道:“老师糊涂了,我何时不清楚了?”

看来是他蓄谋已久。既然这是他自己选的路,是死是活都怪不得他人。郭松也不想管,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再说其他,“既如此,那你就留下吧。”

“好!好!”老夫人大喜,急忙吩咐,“带少爷下去更衣。”

郭松问道:“老夫人,在下所求之事,还望成。”

老夫人点点头,道:“嗯。看在乖孙的份上,老朽的那份钱就给你免了。至于买官的一百万钱,是皇上的收入,一分都不能少。”

“是否要让王村长来拜见老夫人?”

“不必。一个乡野村夫,上不来台面。”老夫人吩咐道:“你五日内把钱送来,我儿办妥之后,自会将文书送到女娲村。”

“多谢老夫人。”郭松拜谢。

老夫人立刻下逐客令,道:“你退下吧,抓紧准备钱财。”

郭松赶紧拱手行礼,“是。”

刘宏设立西邸,专门负责卖官,而且是明价标码。三公一千万,九卿五百万,郡守三百万,给钱就行。

县令秩千石,需要花费一百万钱买。能够省去给赵忠的钱,当然是一件大好事。

回到西柏亭,郭松派人去通知王大眼,事情已经有眉目了。然后清点了一百万钱,带上王壮护卫,送给赵老太太。

这时陈易已经是绫罗绸缎穿在身上,并且改名:“赵易”,一派富家公子哥的气度。老太太收了钱,便吩咐郭松回去等消息。

陈易拉住郭松,悄悄说了句,“老师,女娲村不可久留。”

“嗯。”师徒一场,还是客客气气好聚好散吧。郭松露出微笑,嘱咐道:“你以后也要好好读书,找一个好媳妇。宦官毕竟不可长久。”

“是。”

师徒两并没有多少感情交流,说完话便就此道别。

一切妥当,郭松亲自回女娲村报喜。虽然是件好事,可王大眼也不敢声张,召集了李英和养一箭,四人闭门开会。

主要是讨论两个问题,第一,女娲村的村民如何安置;第二,众人该担任什么职务。他们是土匪出身,没有任何政治资源,当地的士族未必愿意配合,管理起来会有相当的难度。

王大眼道:“兄弟们愿意跟我进城的,就一起进城,其他的继续务农,应该也不错。村里也有不少钱财,都是兄弟们积攒的,就发给他们吧。”

“嗯。我同意。”这些村民虽然是土匪,但忠实可靠,能做到令行禁止。

王大眼继续道:“县尉就由李英和养一箭担任,县丞就由军师担任。”

“不必。”郭松否决了这一提议。他已经思考过,是时候离开了。王大眼已经当上了县令,得偿所愿。当年他答应做客卿,是为了找一个落脚点生存。如今他已经十五岁,也算是文武双,独自生活不成问题。

再者,土匪,是郭松的包袱。尽管过去了十年,但郭松并没有忘记养父死时自己立下的志向,他要称王称霸,要领导这个时代,要站在世界的巅峰。在讲究出身、门第的汉末,他必须和这些土匪划清界限!

他教书育人这些年,已经树立起了自己文化人的形象,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混入士族之中,寻求机会。如果继续和王大眼混在一起,跑去当个县丞,就是因小失大。

王大眼三人对视一眼,心里已经了然,郭松决定离开了。王大眼道:“军师,俺正需要一个人处理内务,这偌大的女娲村,再无第二个人选。何况军师才十五岁,何必急于离开?”

“村长有心了。”郭松心意已决,自然不会更改,淡然道:“我想要潜心修学,教书育人。过两年再去雒阳寻访名师。何况我才十五岁,担任县丞实在不合适。再者,这个位置最好是留给当地的士族,这是拉拢人心的手段。”

“那就麻烦军师再帮一个忙。”王大眼露出爽朗的笑容,道:“俺们几个粗人,不会算账。村里钱财的分配问题,就交给军师了。”

“好。”

王大眼没有强留,也没有说什么阴阳怪气的话。郭松也认认真真的站好了最后一班岗,把村里的账目算清楚。

女娲村毕竟副业多,财政状况非常好。这十年下来,积累了近千万钱。

“不纳税就是好啊!”郭松由衷的感慨,女娲村十年不纳税,所有收入都归村民所有,居然能积累出如此巨大的一笔财富。

“我运营得当,也功不可没。”郭松这十年,为了财政的健康发展,没少花心思。

根据王大眼的要求,依据这些年积累的工分多寡,计算出每个人应该分得的那一份。等到王大眼正式赴任,就公布出来。

末了,王大眼搬出一个箱子,道:“军师,若是没有你,就绝没有我等的今天,这些东西,就归军师了。”

郭松推辞道:“我已经算了我的那一份。”

王大眼道:“那是你应得的,这是俺们报答你的。一是一,二是二。军师若念及旧情,就不要推辞了。”

郭松打开箱子看了一下,满满一箱子,是黄金和珠宝。如此庞大的数量,郭松始料未及,他一直是负责管账的,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大笔钱。

王大眼拍了拍他的肩膀,爽朗道:“俺穷日子过惯了,总习惯留点东西。本来打算万一被剿匪,还能给子女一条活路。现在既然当了官,这笔钱自然也就用不上了。”

郭松赶紧辞谢,道:“村长,县令的俸禄不过千秩,算不得什么数。这些钱,还是留给公子吧。”

王大眼大笑,道:“俺说了给你就是给你。你放心,俺现在身体硬朗,做几年官,肯定不缺钱。”

还没上任呢,就想着贪污了,明明几个月前还是那么公正廉明的态度。郭松也不多说,他想贪,就由他贪吧。这种买来的官,本来就是带着腐败出生的。便道:“既如此,这些钱我就代为保管。他日村长若需要了,随时来拿。”

“好。”

回到西柏亭,郭松便把自己的收入都清点了一下。养母那里得来的一袋子黄金,这些年收到的学费,每年女娲村收获的份额,每单抢劫所得的份额,还有刚才清算时自己的那一份所得。

十年下来,他居然积累了五个箱子的财富。其中一箱为黄金以及珠宝,另外四箱是白银。他还有三百多贯铜钱,约相当于三百两白银。

若是再加上王大眼送的那些钱,大概可以凑足五千两白银。相当于铜钱五百万,即一个九卿之位的价格。

郭松傻笑道:“老子真是有钱!”

过了半个月,朝廷的公文到了。王大眼被任命为灵寿县县令,即日走马上任。能封到本地做官,王大眼喜出望外,在自家地盘附近,总是底气足一些。

上任之日,郭松作为灵寿县的名师,登门祝贺,写了一首小诗。王大眼宣布将家财分给多年来帮助他的女娲村村民,顺势就把核心战斗力招进了县尉的队伍。

广散家财的行为让王大眼的口碑好了不少。百姓对他并没有多少期待,现在的大汉,目不识丁的县令多着呢,何况于一个买来的?

王大眼新官上任三把火,带着朝廷安排的县丞,在县里调度官员,考核绩效,亲自到各乡村巡视,到处体察民情,在百姓的心理留下了不错的第一印象。

看他干的这么起劲,郭松也放心了。有李英和养一箭控制着县内的武装力量,以王大眼的本事,站稳脚跟应该不成问题。

十一月下旬,郭松给这一届的学生上了本届的最后一课,简单的告别之后,学生家长便带着孩子回家去了。甄逸的两个孩子也一样,他们也从西柏亭毕业了。

张婉芸来接孩子回家,却带了两辆马车,“夫子这几个月既然无事,可否来鄙府上,教犬子读书?”

若是以往,郭松会回到女娲村,处理年末的事情。但女娲村现在已经不用他管了,新的村长已经在村民中选出。他也难得在年末可以自由安排时间。

甄尧兄弟俩闻言,立刻拉着一张苦瓜脸。郭松的教学非常严格,一日都不可松懈。

“好。不过需要支付额外的俸禄。”郭松答应了下来,拍拍两个苦瓜脸的小子,笑道:“别担心,既然是家教,我不会逼你们太紧的。”

“要管严点!”张婉芸邀请郭松的本意当然是为了偷情,她可不想几个月见不到自己的情郎。不过作为母亲,她也是非常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多读书,老师能够严加管教,倾囊相授。

张婉芸指着一辆稍小的马车,吩咐道:“你们坐那辆车走前头,我和夫子要说点你们上课的事情。”

“好!”两个小子巴不得离老妈、老师远点,立刻上车吩咐车夫策马离开。

张婉芸伸出手,娇气道:“夫子,奴家体寒,气力不济,请夫子扶一把。”

郭松看了一眼车夫的方向,虽然马车门在后面,车夫看不到情况,可耳朵并不聋啊。

张婉芸道:“马三是我信得过的人,不必怕。”

马三?回忆一下子涌出,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子又浮现在眼前。郭松不由得走过去见面,看容貌,果然是马三。他现在长了精壮的肌肉,五官看上去依然是虎头虎脑的。

马三看着他,猜测道:“药二?”

郭松微笑,对他伸出手,“马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