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219章 离开

第219章 离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瞬间,骆译只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

这怎么可能?

之前自己对俞菀百般示好都没有任何的结果,今天怎么就……

“你不愿意就算了。”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转身就要走,骆译看着,立即跟在了她的身后,“不是,你跟我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要跟我交往?”

“嗯。”

俞菀的回答很平静,那和骆译想象的完全不同,也让他完全的……不敢相信。

他不得不上前两步,挡在俞菀的面前。

“今天不是愚人节,对吧?”

俞菀没有回答,只盯着他看。

那眼神让骆译有些没底,只能盯着俞菀看。

“我没有骗你。”俞菀只能说道,“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们就开始交往,不想要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我愿意的!当然愿意!”

骆译的话说着,将俞菀的手一把抓住!

“我就是……就是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话说着,骆译忍不住笑了出来,乐呵呵的看着俞菀,“看来……是真的了。”

对于肢体接触俞菀还是有些抵触,抿了抿嘴唇后,将自己的手一把抽了出来,“快迟到了,我们走吧!”

话说完,俞菀直接往前面走,骆译站在原地,傻笑了好一会儿后,这才回过神来,三两步追上俞菀,“你上车,我带你呀!”

那个时候,俞菀只顾着自己走,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身后停着的那辆车。

更没有注意到,车子里那一道死死盯着自己看的目光!

……

公寓俞菀是回不去了,她也不可能一直在网吧里面住,因此之后的两天,她开始重新找工作的同时,顺便也在找可以住的地方。

她的情况骆译是知道的,但他问她说是不是和家人吵架时,俞菀始终没有正面回答,几次后,骆译也没有继续追问,只能陪着她一起找。

俞菀并没有多少积蓄,在这个城市中,找个安全正规的房子一个月至少需要一千多左右,还得一个月的押金,俞菀是怎么都拿不出这笔钱的。

在陪着俞菀找了两天房子后,骆译终于还是开了口,“要不……你去我家住几天时间?”

那时,俞菀正认真的看着网上的租房信息,在听见骆译的话时,她先是一愣,随即看向他,“你说什么?”

“我父母这段时间都在外面出差,家里就我一个人,不过你放心,我绝对没想对你做什么,我就是看你这段时间找房子找的这么辛苦,而且也没有合适的不算吗?就先到我家住两天,再慢慢找?”

骆译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一片的小心翼翼。

俞菀在看了看他后,将电脑关上,“再说吧,我再看看。”

“好吧。”

骆译将手上准备好的枕头和外套递给她,“你睡吧。”

这几天两人都是在网吧里过的夜,在这里呆久了俞菀倒也已经习惯,也告诉骆译不需要陪着自己,但骆译就是不愿意让她一个人,他这样坚持俞菀也没再说什么,任由他陪着自己。

很快的,周末再一次来临。

俞菀和骆译一起去看了房子。

房东是一个年轻的女人,虽说已经是春天,但北城的温度还是偏低,但她身上就穿了一件吊带裙,外面套着一件薄外套,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盯着两人看,眼神轻佻的。

“你们该不会是私奔的高中生吧?我先说好,你们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是不负责任的,警/察要是找到我这里来,我也不会保你们两个的。”

这地方位于北城的郊区,距离他们学校远不说,周围的环境还复杂的很,而且屋内的光线也不好,阴暗潮湿的一片。

骆译越看眉头皱的越紧,看向俞菀,“要不我们还是……”

“我想租下来。”俞菀直接对女人说道,“但是租金我想再和你商量商量,可以吗?”

最后,俞菀以一个月五百块钱的价钱签下了那个房间。

在准备帮俞菀搬东西的时候,骆译终于忍不住说道,“但是俞菀,我们很快就要高考了,你住这么远,还得去打工,能有时间学习吗?”

“我会努力抽时间的。”

俞菀说的很轻松。

骆译看着,终于忍不住说道,“其实俞菀,你都已经出来这么长的时间了,你父母应该担心了吧?要不我们还是……”

“我没有父母。”俞菀想也不想的将他的话打断。

这轻飘飘的一句让骆译顿时愣在原地,“什么?”

“我父母已经死了。”

俞菀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所以,我以后要一个人生活,学费,生活费,我都要靠自己赚。”

她的样子,很坚定。

骆译总觉得她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但看她这样,似乎还是不愿意跟自己说,那到了嘴边的话,到底还是咽了回去,只缓缓挤出了个回答,“好。”

……

搬到那地方后,俞菀每天去学校来回至少需要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加上逐渐加重的学业,她每天不得不早早起床,也来不及吃早饭,一路小跑着赶上最早的公车,才能保证自己不迟到。

打工的地方倒是在住的地方附近,那是一个类似于大排档的地方,虽然杂乱,但好在俞菀清楚,贺隽樊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

能让她不看见他,这就是最好的了。

骆译有时候会陪着她一起帮忙,因此连老板都知道,他们是一对小情侣。

骆译也会认真的帮俞菀整理笔记,陪她一起学习。

日子就这样平静下来,事情,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骆译也能感觉到,虽然有些事情俞菀似乎还不愿意跟自己开口,但她的心似乎逐渐朝自己打开,面对自己的笑容也越来越多,这对他来说,倒也已经足够了。

这天,骆译从餐厅打包了东西,正准备带过去和俞菀一起吃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却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骆译还踩着单车,那骤然出现的车子让他差点直接撞了上去,连忙刹车!

“怎么开车的啊?”

骆译皱紧了眉头,却也不敢直接跟车里面的人呛,自己掉转车头就要走的时候,车上突然下来一个人,将自己的去路牢牢挡住!

“骆译先生是么?我们贺总有话想要和你说!”

贺总?

骆译的脸色不由变了变,转头时,男人也正好将车窗摇了下来。

俊逸的侧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幽深的眼眸甚至连看都没有看骆译一样,但仅仅如此,骆译便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他缓缓上了车。

“你好,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骆译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说道。

“自我介绍一下。”男人转过头来,上下看了他一圈后,这才继续说道,“贺隽樊。”

话音落下时,他朝骆译伸出手来。

那自然成熟的动作骆译显然有些不大适应,但他也没说什么,立即伸出手来,和贺隽樊的握了一下!

“你……你好!”

“我知道你是俞菀的同学。”贺隽樊微微一笑,“她这段时间一直都跟你在一起,是么?”

“你认识俞菀?”骆译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你是她……哥哥么?”

骆译的话说着,眼睛看了一圈贺隽樊,但很快的,他又想起了什么,“不对,你们的姓氏不一样……”

“我不是她哥哥。”贺隽樊说道,“但,我是她的监护人。”

监护人?

骆译还没反应过来这几个字蕴藏的意义,贺隽樊已经继续说道,“菀菀如今正好是叛逆期,我跟她说的很多话都不听,其实这一次她任性的出走,也不过是因为跟我斗了几句嘴。”

“不过,她以前一直都很乖巧,突然这样,可能也是受了环境的影响吧?”悠悠书盟

贺隽樊的话说着,眼睛缓缓的落在骆译的身上。

那眼神让骆译的身体忍不住一颤,但很快的,他说道,“我……俞菀都已经十七岁了,她不是小孩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他的话说完,贺隽樊直接笑了出来。

“十七岁……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也是十七岁吧?你和她现在是什么关系,你们……在谈恋爱么?”

话音落下时,贺隽樊的眼神也在那瞬间变得凌厉!

骆译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那放在膝盖上的手也不自觉的握紧!

在反复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后,他立即说道,“没……没错!我们是在交往没错!可能在你看来,我们的年纪很小,但我和她都是认真的!”

“认真的?”贺隽樊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几分,“认真的是什么意思?你想和她结婚?想要负责她的未来?你想要她好,就是让她在一个类似贫民窟的地方居住生活么?”

“这……这只是暂时的!等我上了大学之后……”

“等你上了大学又如何?现在,你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还得让你父母来承担吧?你知道如今北城的房价是多少吗?你毕业之后马上就能飞黄腾达了?难道不需要打拼几年的时间么?那她可以等你多久?你又能确定,你一定能成功么?”

贺隽樊的话说着,脸上的笑容也一点点的消失,“所以你觉得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可笑么?”

骆译不说话了,眉头紧紧的皱起!

“哦对了,你父亲是不是在智和上班?”

贺隽樊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骆译的瞳孔微微一缩,这才想起了一件事情。

怪不得自己刚刚听见“贺总”这两个字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的感觉。

他不就是智和的老板!?

“我考察过你的父亲,能力是有的,但他做事太古板了,未来十年,晋升的空间都不会很大,也就是说,他穷极一生,可能也只是给你普通的生活罢了,就凭你现在的条件,有什么资格说,你想要给俞菀好的生活?”

贺隽樊的声音里是一片的嘲讽。

骆译不说话了,双手紧紧的握起!

他是想要反驳的,但让他恼怒的是,眼前的人说的……都是实话!

很快的,他又想到了什么,说道,“但这是我和俞菀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呢?就算你是她的监护人,你也没有权利……”

“我有权利。”

贺隽樊将他的话直接打断。

那干脆直接的话让骆译顿时愣在原地!

“她的命是我给的,你懂么?”

……

“我知道你可能真心喜欢俞菀,但你和她,一点也不合适,你如果真的为了她好,就按照我说的方式去做,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拒绝我,但我希望你能作为一个男人,承担起拒绝的后果,包括……你父亲的那一份!”

这是贺隽樊跟骆译说的最后一番话。

一整个晚上,都不断的在骆译耳边回响着。

俞菀也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怎么了?”

听见声音,骆译这才算回过神来,眼睛看了看她后,笑,“没……没什么,东西都凉了,不好吃吧?”

“没关系。”

俞菀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书,那精致娇俏的脸庞在昏暗的灯光下依旧白的发光,耳边垂落下来的碎发随着微风轻轻的浮动,骆译看着,忍不住伸出手来……

他原本是想要帮她将碎发整理好的,但在他的手还没碰到俞菀时,后者已经直接往后退了一些,警惕的看着他,“干什么?”

看着她那样子,骆译突然有些想要笑。

也的确有些可笑,她和俞菀交往已经快两个月的时间了,他甚至连她的手都没有牵过,而且每一次他要靠近的时候,她都是这样警惕。

就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骆译在看了她很久后,终于还是将手收了回去,“你……你未来有什么打算么?”

突然提起这个问题让俞菀一愣,随即低头,“没什么打算,考好一点,拿奖学金。”

“还有呢?”

“嗯?”

“你没有什么想法吗?比如关于……我们的?”

“现在说这些太早了,不过,我们最好上同一所大学吧。”

这已经是现在俞菀能打算的,最长远的将来了。

骆译看了她一会儿后,笑,“嗯……其实俞菀你,不应该过这样的日子吧?”

“什么意思?”

“你之前生活的环境……应该很好吧?我看你做饭什么的都很生疏,以前肯定没有做过这些活吧?”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重要。”

和之前一样,每次谈到这个问题,俞菀还是回避。

“但我觉得,你似乎天生就应该过那样的生活。”

骆译的声音压得很低,俞菀没能听清楚,“你说什么?”

“没什么。”骆译很快笑了笑,“就是觉得你这样好看,以后肯定要过很好的生活才是。”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而且,脸又不能当饭吃,有时间想这些,不如多做一些题,考试的时候多得两分。”

俞菀眼里只有面前的试卷,匆匆将东西吃完后就开始做题。

骆译就坐在那里没动,眼睛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后,终于还是转开,“嗯……以后再说。”

……

第二天,骆译没有去学校。

一开始俞菀是没有注意的,到了学校后她就一直戴着耳机看书,一直到别人问她骆译为什么没来学校,俞菀这才反应过来。

以前早上骆译总是会给她带早餐,今天也没有踪影。

“他不是你男朋友么?你也不知道?”

“嗨,你们这消息也太慢了吧?”

另一声音传来,俞菀一愣,随即转过头。

“骆译他转学啦,听说有个有钱人觉得他很有发展前景,打算全额资助他的学业,现在,他准备直接去国外读大学呢,你们都不知道?”

那人的话说着,眼睛直接落在了俞菀的身上。

就这段时间俞菀和骆译的相处,明眼人都看出来了,两人就是在交往。

但眼前俞菀的脸上却明显说明……她并不知情!

“不是吧?俞菀你真的不知道?”那人看着,倒是有些幸灾乐祸了,“你们不是在交往吗?这么大的事情他也不告诉你?还是说……你们已经分手了?不对啊,你们昨天不是还好好的?”

“不过也正常啦,他们都说了,毕业即分手,只是没想到我们这还没毕业呢,你们就直接散了。”

平日里那些酸俞菀的人现在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一字一句的,全都是嘲讽。

俞菀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然后,她直接拿了手机,给骆译打电话。

关机。

俞菀的嘴唇不由抿紧了。

就在那时,班主任进了教室。

“都在干什么呢?上课铃没听见是吧?吵吵闹闹的,整条走廊就你们声音最大!”

“老师!”立即有人举起手来,“听说骆译同学转学了,这是真的吗?”

“是又如何?”班主任的脸上是一片的平静,“那也是人家优秀,被企业家看中了培养,是我们学校的光荣!你们怎么不看看自己,同是一个班的人,怎么就没人看上你们?”

也就是说……这是真的了!

俞菀原本还想继续给骆译打电话的手直接将电话挂断。

另一只手,更是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