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217章 刺痛

第217章 刺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在医生给俞菀处理伤口的时候,贺隽樊就一直在旁边站着,眉头紧皱。

俞菀的手臂和小腹上全都是淤青,甚至还有烟头烫出来的伤口,在医生将她的衣服卷起来,贺隽樊看见锁骨上的伤口时,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那个,家属先回避一下吧。”

医生看了看俞菀胸口往下的地方,说道。

然而,贺隽樊却站在那里没动。

“家属?”

医生不得不再提醒了一句,贺隽樊这才抿了抿嘴唇,转身出去。

“那是你哥哥么?”

医生一边给俞菀上药,一边说道。

“不是……”

“那是你什么人?男朋友?”

“当然不是。”

俞菀的话说着,眉头直接皱了起来,医生一看也知道她对这个问题有些抵触,只笑了笑,“嗯,没事,你把衣服脱一下吧,里面是不是还有伤口?”

“我……自己来就好了。”

俞菀的样子极其不自然,手还紧紧的抓着身上的衣服。

虽说眼前的医生是女的,但她还是有些抗拒。

医生自然也是看出来了,笑了笑,“我们做医生的,在我们眼里这就是人皮组织,你不用多想,不过你这伤口……是不是跟同学打架了?”

俞菀没有回答,而且也没有要脱衣服的架势。

医生没有办法,只能将药给她,“那你自己上,我不看,总可以了吧?”

……

俞菀上药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后,终于走了出来。

贺隽樊就在走廊上等着,手指上夹着香烟,看见俞菀出来后,他直接掐灭,朝她走了过来。

俞菀原本以为,他肯定会质问自己什么,或者数落自己两句。

但是,他没有。

甚至一直到他们回到清平别墅中,贺隽樊都没有跟她说一句话。

俞菀想,他是不是生气了。

但他为什么生气,俞菀也想不明白。

那天晚上就这样平静的过去。

正好第二天是周末,俞菀也不用去想学校的事情,就在房间里呆着。

直到,孙姨的声音传来,“俞小姐,你……出来看看吧。”

孙姨的声音里似乎带了几分颤抖,俞菀听着先是一愣,这才开门出去。

在看见客厅里的状况时,她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

贺隽樊就坐在沙发上,手上端着一杯红酒,此时还悠闲的晃着,眼神慵懒。

如果仅仅是这样,这似乎只是一副再寻常不过的画面。

但此时在他面前的地方,却跪了好几个人,身后还是几个身着黑西装的保镖,场面……夸张至极!

她们的头发都是凌乱的一片,身体瑟瑟发抖,甚至连哭都不敢哭出声来!

俞菀一开始还有些蒙,但很快的,她认出了为首的那个女生。

正是昨天对自己下手的人!

“二少,俞小姐出来了。”

孙姨低声说了这么一句,贺隽樊这才转过头来,眯着眼睛看了看俞菀后,朝她勾了勾手指头。

俞菀看了他很久,在咬了咬嘴唇后,到底还是上前。

“记得她吗?”

贺隽樊看向跪在地上的人。

为首的女生率先抬起头来,在看见俞菀的时候,她的瞳孔明显一缩,就好像是……见了鬼一样!

“你知道她是什么人么?敢对她下手?嗯?”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俞菀……俞同学!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是故意针对你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知道了啊!”

她的话说着,脑袋直接磕在了地板上,其他人也纷纷跟着一起。

一时间,整个客厅都是鬼哭狼嚎的一片。

贺隽樊听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给我闭嘴。”

这轻飘飘的一句,让她们一个个立即安静了下来!

贺隽樊这才看向俞菀,“你想怎么处理?”

他的样子和声音都很平静,就好像此时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人,而是几件……货物一样!

俞菀的脸色是变了又变,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说道,“就……就这样吧。”

“嗯?”

贺隽樊对她的回答似乎不是很满意,眉头直接拧了起来,“你身上的伤口不疼了?”

“疼……”

“那你现在跟我说,放过她们?”

“我错了,俞菀,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应该跟你抢男人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错了!”

为首的女生话说着,直接扑了上来,将俞菀的脚一把抓住!

“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

她那痛哭流涕的样子,和昨天将烟头碾在俞菀身上的时候完全不同。

但俞菀倒也能理解,只转头看向贺隽樊。

“就这样吧……她们也受到惩罚了。”

她的话说完,贺隽樊的眉头明显拧紧了。

很显然,贺隽樊不愿意就这样放过她们。

但俞菀都已经这样说了,他只能看向另一边的保镖,“将她们带走吧,还有,你们给记清楚了,以后俞菀在学校不管出了什么问题,我都会把账算在你们的头上,听清楚了吗?”

“谢谢!谢谢!”

保镖很快将那些人都带了下去,俞菀也不愿意再看,也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转身就要回去的时候,贺隽樊却是将她的手抓住!

“她刚刚说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仿佛比刚刚还冷冽了几分!

俞菀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反应过来,“没什么,她们误会了。”

“你在学校交男朋友了?”

“没有!”

俞菀立即否认。

那急速的否认,似乎是在告诉贺隽樊另一个答案。

他的脸色不由更加难看了。

“真的没有。”俞菀低着头,继续说道。

“好,俞菀,你这么说,我就这么信了。”

贺隽樊的话说着,将她的下巴捏住,强迫她抬起头来看他!

“但是你要记住,如果你敢骗我的话,代价将会是你不敢想象的,你是我带回来的,你的命,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所以不管任何事情都不许瞒着我,懂了吗?”

贺隽樊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情绪,但那幽深的眼睛杜莘在那瞬间倒是看清楚了。

里面是明显的……占有欲!

……

周末很快过去。

俞菀身上的伤口也痊愈的很快,正好是冬天,衣服也能遮挡住大片的伤口,只有眼角的淤青还没消退,俞菀不得不将头发放下来,挡住上面的伤口。

原本她的头发都是扎着简单的马尾,现在一放下来,那一头乌黑的长发立即又变成了男生讨论的焦点,俞菀也能感觉到周围人看着自己的目光,但就算不自在,她也没有办法。

好在贺隽樊的办法也很有效果,那两天俞菀都过得很太平,也再没有人来找过自己的麻烦。

就在俞菀以为这个学期能这样安静的度过时,骆译又出现了。

“你要回家了吗?”

在俞菀低头收着东西时,他的人直接凑了过来,趴在她的桌子上,看着她。

“嗯。”

俞菀看了他一眼后,眼睛很快转开。

“你……都不参加活动的吗?今天班里组织了去唱歌,你要不要一起?”

“不要。”

俞菀拒绝的倒是干净利落,骆译却也不气馁,直接挡在她的面前,“也是,那地方闹哄哄的不好玩,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打电动?还是说你有其他想要去的地方?我都可以陪你的!”

“抱歉,我想回家。”

俞菀的样子很冷漠,骆译看着,只能垂下头,“那好吧,那……我送你回家总可以吧?”

“不需要。”

那时,俞菀已经将东西收好,转身就走。

但就算她这样拒绝了,骆译却还是跟在她的身后。无限

“你是不是碰到什么麻烦了?如果有的话,你跟我说好不好?我可以帮你的。”

“你一直都不喜欢说话吗?而且你好像也没有什么朋友,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我好好开导你可行?”

“你转学来的,所以应该不是北城人吧?你老家在哪里?”

“你现在是跟谁一起生活?你父母吗?”

骆译的声音不断,俞菀听着有些不耐烦了,但他还是锲而不舍的跟在自己身后,而且这大马路的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自己低着头往前。

“话说你都不用坐公车的吗?你家就在这儿附近?”

听见骆译的这句话,俞菀这才想起了一件事情。

在去上学的时候,贺隽樊说过了,不能告诉别人她住的地址,也不许带朋友回别墅。

虽然前两天贺隽樊自己将那几个人带了过去,但那种经历她们是肯定不会说的,至于骆译……

俞菀正想着,身后的人突然觉得不对,“怎么不走了?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他的话说着,直接三两步走到俞菀面前,认真的看了看她,“嗯?”

“我没事。”

俞菀有些不耐烦的后退了两步,“我想要回家,你可以走了吗?”

“我知道你要回家,我送……”

“我说了我不用你送!”

俞菀的声音有些粗暴了,骆译看着,脸上的表情不由变了变,但他也没有坚持,只点点头,“嗯……那你回去小心一点?”

俞菀没有回答,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骆译知道,她这是想等自己先走了。

他也没说什么,笑了笑后,直接往相反的方向走。

看着他走远了后,俞菀这才松了口气,正要继续往前走时,一道喇叭声突然传来!

俞菀被吓了一跳,转头时,那人正好将车窗摇下。

俊逸的,毫无表情的一张侧脸!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俞菀突然有些心虚。

就好像她和骆译真的有什么,然后被他抓到了一样!

俞菀在咬了咬牙后,这才缓缓上前,“你……你怎么在这里?”

“上车。”

他似乎根本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俞菀也没说什么,听从他的电话,乖巧的上车。

“刚刚那个,是你的朋友是么?”

裴梓宴在前面开车,贺隽樊就坐在她身边,一边翻着手上的文件,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不是……”

“不是朋友?”

“同学而已。”

俞菀的话说完,贺隽樊突然笑了出来。

“你不用这样紧张,我又没说不许你交朋友,是朋友就是朋友,不用这样掩饰。”

贺隽樊这话一出,如果俞菀还是坚持说不是似乎都有些过不去了。

但那个时候,俞菀还是坚持,“不是朋友,就是同学。”

“嗯。”他的反应依旧平静,“那他怎么想送你回家?”

“我……”

“他喜欢你。”

贺隽樊的话,一针见血的!

而且,眼睛也没有再回避,就定定的看着她!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手也攥紧了!

“看来是这样不错了。”贺隽樊点点头,“那你呢,你喜欢他吗?”

“当然不!”

俞菀的回答有些焦灼,贺隽樊倒是满意的笑了笑,“嗯,那就好,这样的男孩子,不适合你。”

“那……什么样的人才适合我?”

这句话,俞菀似乎不应该问出口的。

他本来就觉得自己和骆译有什么,自己这么一问,倒像是在为骆译打抱不平一样!

所以,俞菀刚说完,她就有些后悔了。

在她正想着自己应该怎么找补回来时,贺隽樊突然笑了一声。

然后,他的手掌落在她的脑袋上,“我们菀菀还太小了,过两年再考虑这个问题吧。”

菀菀。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叫她。

换做是别人,可能俞菀会觉得恶寒和抗拒,但那个时候,俞菀却无比的肯定。

她喜欢这个名字。

更喜欢,他这样叫她。

……

似乎是因为俞菀的冷漠奏了效,之后的几天骆译都没有来找她,俞菀就这样安静的度过了这一学期。

春节也即将到来。

这是她和贺隽樊过的第二个春节。

他们在一起生活,也正好满一年半。

以前都不喜欢热闹的俞菀突然喜欢上了这个团圆的日子,因为去年的这个时候,贺隽樊在别墅里陪了她整整三天的时间。

虽然大部分时候,他们也都是各做各的事情,但只要他在这里,俞菀就觉得……无比的安心。

今天一早,俞菀就跟孙姨一起布置。

孙姨看着俞菀的样子,忍不住笑,“俞小姐喜欢和二少在一起吧?”

她这突然的一句话,让俞菀脸上的表情不由变了变,随即垂下眼睛,“不是……”

“你就别骗我了,这一点我哪能看不出来呀,不过我能看出,二少啊,也喜欢和俞小姐在一起。”

孙姨的这句话,让俞菀的身体一震,眼睛也猛地看向她。

“真的?”

“当然是真的,以前二少总是一个人,这房子很大,佣人很多,但总觉得冷清的很,也不像是一个家,来来去去的人也总是留不住,自从俞小姐到这儿后,这里才算是有了一个家的感觉,二少回来的时间也多了好多。”

听着孙姨的话,俞菀不由笑了出来。。

那个时候,她天真的以为,孙姨说的来来去去的人,是别墅里的佣人。

后面她才知道,她说的是……贺隽樊带来的女人。

至于那天晚上,贺隽樊并没有回来。

夜幕降临,在发现贺隽樊始终没有回来的迹象后,俞菀只觉得,自己和孙姨布置的客厅突然间变得冷清,就连桌上的饭菜,都变得难以下咽。

孙姨自然看出了俞菀的失望,正想要说什么时,俞菀却已经站了起来,直接往自己的房间走。

“俞小姐,俞……”

孙姨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俞菀却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直接将房门关上。

可能,他只是工作忙。

也可能是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他才没来得及跟自己一起过节。

躺在床上,俞菀不断的给他找着借口。

似乎只有这样,她的心里才能好受一点点。

外面的烟火不断的盛放,声音听上去……很热闹。

但俞菀的心里却没有半分的喜悦,相反,心口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一样,酸疼的厉害。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俞菀就要睡着了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汽车的引擎声。

那声音,俞菀再熟悉不过。

她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将房门打开,冲了下去!

她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穿。

那个时候,她原本还想着,或许能赶在最后几分钟,陪他一起倒计时。

但在下楼的瞬间,俞菀整个人就直接僵在了原地!

他没有开灯。

但窗外不断闪烁绽放的烟火足以映清楚客厅的场景,还有那两道……纠缠交织的身影。

那交错的呼吸声更好像是几个钉子,将俞菀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

心口上更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碾过一样,无比的刺痛!

那个时候,她突然想起了那一天晚上,韩重那一张丑陋扭曲的脸庞!

她的身体忍不住开始颤抖,嘴唇更是被直接咬出了血!

就在俞菀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只手从后面过来,将她的眼睛一把蒙住!

还有孙姨的声音,“俞小姐,你赶紧上去休息吧!”

话说完,她也不等俞菀回答,直接拉着俞菀往楼上走。

整个过程,俞菀都没有挣扎,任由她拉着自己往前,直到,她将房门关上,外面的那声音也总算……消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