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214章 我怀孕了

第214章 我怀孕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周斐然刚出电梯时就看见了楼道那一侧大开的家门。

里面昏黄色的灯光直接透了出来,周斐然看着,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人也直接冲了进去!

客厅里没有人,但他发现了掉在地上的水果刀,还有地上几滴血。

他的脸色越发难看,眼睛缓缓的……落在了里面的房间。

那房门还是关着的。

和他走的时候还是一样。

所以,她应该还是在里面。

周斐然不断的告诉自己,她还是在里面,她不可能走,也不可能走得掉的。

明明自己离开之前给她用了那么多剂量的药,她根本不可能会醒,更何况……他还找了人看着她。

但现在,外面的人不见了。

想着,他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牙齿更是紧紧的咬着!

在盯着那扇门看了很久后,周斐然终于鼓足勇气上前,将房门一把推开!

周填还在床上睡着。

面容安静,乖巧。

看着,周斐然的心顿时松了口气,但很快的,他想到了外面的情形,皱着眉头给那个护工打电话。

无人接听。

周斐然的心情有些烦躁,也总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但看着在里面睡得安稳的周填,所有的想法他也都先压下,只轻手轻脚的出去将房门关上。

在听见房门被关上的瞬间,躺在床上的人也直接睁开眼睛!

她根本就没有睡着。

晚上周斐然让她喝那杯牛奶的时候,周填就知道他肯定在里面下了什么东西。

但那个时候,她什么也没有说,只乖巧的,在他眼皮底下将那一杯牛奶喝的干干净净。

然后,周斐然一离开,她就直接冲到厕所,直接开始掏自己的喉咙,直到将自己吞下去的所有东西都吐出来。

这是这么多天周斐然第一次离开,她必须要把握住机会!

之后,她也成功威胁了那个周斐然让她来看着自己的护工,也真的跑了出去。

而在路上,她还碰见了……俞菀。

后来,她就回来了。

那个护工跑到哪里去了她不知道,她也不关心。

她只知道,她要回来这里,亲眼看着周斐然……悔不当初!

她要等到那一天……

一定,要等到!

……

宴会结束后,贺隽樊先去了一个地方,见了一个人,将事情谈好了后,这才回了俞菀的公寓。

里面的灯还亮着,俞菀就坐在沙发上,眼睛都已经闭上。

贺隽樊看着,眼睛不由一沉。

“你怎么还没睡?不是让你先休息吗?”

俞菀原本都已经要睡着了,在听见他的声音后,她立即直起身来,转头。

“你回来了?事情怎么样?”

“计划中。”

贺隽樊回答的很简单,但语气中却是一片的肯定。

俞菀紧绷的心情这才缓和了一些,但很快的,她的声音又很快低下,“晚上……我见到周填了。”

这突然的一句话让贺隽樊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然后,他皱起眉头。

“你去看她了?”

“我原本是想要去看她的,但……我还没到的时候,她已经跑了出来。”

俞菀无法忘记那个时候周填的模样。

头发凌乱,眼睛通红,看见自己时,她甚至都往后退了两步,样子极其的……恐惧。

现在俞菀想起来,都只觉得心口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一样,闷疼的厉害。

那个时候,俞菀真的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

贺隽樊自然是看出了她的情绪,挑了一下眉头后,说道,“我还以为你见了她,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带她回来。”

“我是想这么做来着……”俞菀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但是她没有同意。”

“嗯?”

“她说,不想连累我们……”

“她倒是很自觉。”

贺隽樊的回答让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这是什么话?”

“嗯?这不是她的原话么?”

“她……”俞菀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轻声说道,“其实我知道,她没答应跟我回来是因为……她怕打草惊蛇,怕她走了,你的计划不能成功。”

“我知道。”

贺隽樊这自信满满的回答让俞菀突然觉得有些恼火,“你又知道?”

后者看着她,只笑了一声,然后,他的手将她的握住,“放心吧,用不了多久了。”

“那……是多久?”

贺隽樊没有回答。

其实俞菀也知道,这具体的时间,可能连贺隽樊自己都不知道。

但她一直以为,至少……需要一个半个月的时间。

直到两天后,巡捕再一次将周斐然从全盛带走!

这一次不是单纯的产片检验不合格了,而是涉嫌……走私!

而且牵扯到的,还是当年俞菀公司被陷害的走私案!

之前俞菀的事情有些不了了之的感觉,但这一次,据说警方还掌握了特别重要的证据,甚至还有……证人!

这件事情俞菀是完全不知道的,尽管在贺隽樊说帮她和周填的时候,俞菀算是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她从来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而她更没想到,证人居然是……边覃晓。

开庭的当天,边覃晓出现在证人席上的时候,立即吸引了无数的目光,更多人看向的,却是俞菀的方向。

俞菀的手也骤然握紧!

“其实你知道的对吗?”

身边的人突然说道。

俞菀先是楞了一下,随即转头,“什么?”

“当年你公司牵扯到的走私案,就是边覃晓和周斐然联手陷害你的。”

贺隽樊的声音平静,甚至连看她一眼都没有,只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

俞菀没有回答。

但那样子,也算是一种默认。

没错,俞菀确实早就知道了。

她知道边覃晓为了可以跟她在一起做了很多事情,那些事情可能也并不光明甚至可以说……肮脏。

但那个时候,她并没有其他的选择。

俞菀不愿意再想这些事情,摇了摇头后,看向贺隽樊,“所以……你是怎么说服边覃晓来当证人的?明明……他都已经离开海城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会愿意……”

“简单,利益。”贺隽樊的回答很是平静,“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定时炸弹,就算他现在离开了海城,但做过的事情就不可能了无痕迹。更何况,周斐然是一个很会拿捏别人短处的人,这些证据留在他的手上,边覃晓就永远安不了心。”

“所以,还不如让他自己揭开,主动指认还能博取一个缓刑的机会。”

贺隽樊的话说完,身边的人却始终没有回答。

他转头,“怎么,你对这个答案似乎不大满意?”

他的话让俞菀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你是不是以为边覃晓还是为了你,现在发现不是,所有很失望?”

他的话说着,眼睛微微眯起,俞菀直接翻了个白眼,“我自己都没有这么想,你是不是脑补太多了?”

贺隽樊也没有回答,在盯着她看了很久后,终于缓缓回头,“希望如此。”

“但是……你真的有信心么?”

“嗯?”

“如果……这一次周斐然还是能够逃脱呢?能够做到这个份上,他很容易猜到是你吧?到那个时候……”

“放心吧,他逃不了。”

贺隽樊的语气中并没有多少起伏,但俞菀能听出来,他声音里的自信,还有肯定!一品书吧

……

由于案件涉及的层面较多而且复杂,开庭审理的上半场结束之后,法院便将其他人等全部遣散,不允许旁观。

俞菀和贺隽樊也被带了出来。

尽管贺隽樊都已经那样保证了,但俞菀却还是觉得不安,正要想办法进去看看时,眼角却瞥见了一道声音。

周填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她瘦了很多,身上穿着单衣,整个人仿佛摇摇欲坠,脸色更是苍白如纸,眼睛定定的看着法院门口的方向。

似乎感觉到了俞菀的目光,她很快看了过来,和俞菀的对上时,她也没有回避,只和俞菀平视着。

俞菀直接上前。

“周填。”

“俞小姐,您好。”

俞菀张了张嘴唇,嗫嚅了很久后,终于只憋出了一句话,“你……还好么?”

“放心吧,我很好。”她的话说着,还朝俞菀微微笑了一下。

看着,俞菀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了,只站在她的身侧,陪着她一起等最后的结果出来。

“你说,他会不会被判死刑?”

周填突然说道。

那语气中的怨恨让俞菀的身体不由一震,一时间,她甚至连怎么回答都不知道!

似乎也感觉到了俞菀的为难,周填很快又笑了笑,“我也知道,这不大可能。”

“我也不清楚……不过法院能在庭审一半让其他人出来,情节应该很严重吧?”

俞菀的话说完,身边的人也不说话了,只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你呢……你希望的结果是什么?”

“我?”周填转头看向她,平静的说道,“我当然是希望……他去死。”

……

那个时候,周填是真的这样想的。

他就应该死。

像他这种人,就算是死一百次也不为过!

早在这段时间中,周填脑海里就已经演练过千百遍,将他直接捅死的画面!

但她不能这样做。

她知道,她这样做了的话,自己的人生也毁了。

所以,她必须要忍住!

她就是要在他的人生跌落谷底,被永久刻上那个烙印的时候,走到他的面前,告诉他,没有他的生活,她才是最幸福的。

她要他活着,痛苦的活着!

然而,周填的愿望似乎要落空了。

一审很快结束,结果也在两天后公开,嫌疑人周斐然因涉嫌非法交易,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五年……

怎么会只有五年的时间!?

周斐然还表示,自己将会继续上诉,直到法院还给他清白!

这话在周填看来,宛如一个笑话。

他怎么可能是清白的?

别人不清楚,她却是再了解不过,那些脏脏的事情,全部都是他做的!

但是……她没有证据!

“周小姐。”

就在周填死死的盯着手机上的新闻看时,一道轻轻的声音突然传来。

周填的身体一震,随即转头!

贺隽樊正站在不远处,微笑着看着她。

“贺总。”周填的话说着,牙齿不由咬了起来,“您找我?”

“嗯,判决结果你都已经看见了吧?”

贺隽樊倒是不客气,直接将她对面的椅子拉开,坐了下来。

周填没有回答,眼睛却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看来,你不是很满意。”

他似乎笑了一声。

“您觉得……我会满意吗?那个时候,我原本是可以走的,但是俞小姐告诉了我您的计划,所以我才继续留在他的身边,就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但是现在,这就是您给我的结果?!”

“周小姐,你是不是摆错自己的位置了?”贺隽樊缓缓的搅拌着面前的咖啡,眼睛却是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这件事情跟我,跟俞菀其实都没有关系的。”

他这突然的一句话,让周填的脸色不由变了一下,“什……什么?”

“你的母亲和周斐然的父亲再组家庭,你们成为了名义上的兄妹,周斐然对你一直都图谋不轨,但这一切,跟我和俞菀,其实都没有关系的。”

“就算几年前他是我的属下,那又如何?这属于他的私事,我无权干涉,但那个时候,我算是帮了你吧?将你从海城调到了北城,又让他一无所有的离开,我是不是帮了你?”

周填没有回答,也回答不上来。

因为她知道……贺隽樊说的话,是真的。

看着她的反应,贺隽樊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嗯,看来你还是有几分理智的,再回到眼前,因为同情你的遭遇,所以俞菀帮了你,为了这件事情,周斐然对俞菀做的那些事情,她承受的损失我也可以不跟你计较,但你又做了什么?”

“你直接一走了之,行,这是俞菀给你选的路,我也可以既往不咎。包括后面,我会主动捅出周斐然走私的事情,不是为了帮你,而是我不忍心看俞菀为了你的事情着急上火,但现在,居然还埋怨我们帮你帮的不够彻底,是吗?”

贺隽樊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周填的脸色变了又变!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意思?”

贺隽樊笑着看着她。

但那双幽深的眼眸中,此时却没有半分笑意!

周填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在我看来,我们做的,已经够了。”贺隽樊的话说着,手指松开,那调羹就那样直接砸入咖啡杯中,发出清脆的声音!

周填就看着他没动。

“剩下的,该你自己做了。”贺隽樊的话说着,缓缓站了起来。

“贺总!”周填连忙拦着他,“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你帮我……不,你就告诉我一声,跟我说一声也好,可以吗?”

她的脸上是一片的乞求!

贺隽樊看着,挑了一下眉头,然后,缓缓张口,“我拿到的证据不过是皮毛,要不然的话,周斐然不可能只判刑五年,但你别忘了,你可是他……最愿意信任的人。”

贺隽樊的话说完,周填立即明白了过来。

贺隽樊也没再说什么,看了她一眼后,抬脚就走!

……

虽说能继续上诉,但周斐然还是得以嫌疑人的身份留在看守所中,连保释的神情,也都被拒绝了。

不过周斐然也不着急,每天依旧打扮的干净整洁,情绪稳定,和看守所里其他烦躁邋遢的嫌疑人完全不同。

而在他提出上诉的第三天,有人来看了他。

周填。

看见她的时候,周斐然的脸上都是一片的难以置信,眼睛瞪大,里面是一片的欣喜!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算是缓缓平静下来,声音却还是难以控制的兴奋,“你……来了?你来看我是吗?”

“是,我来了。”

“我还以为这么好的机会,你一定会逃跑的。”话说着,他直接笑了出来,“看来,是我想错了,你……一直在等我吗?”

周斐然的话说完,周填却始终没有反应,她的眼睛垂下,手紧紧的捏着衣角,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填?”

听见声音,周填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眼睛盯着他看了很久后,却依旧没有说话。

周斐然也不在意,笑了笑后,说道,“你放心吧,我没事的,过不了几天,我就能出去了,不过我真的特别开心,你可以来看我……”

“我今天来,是想要告诉你一个消息的。”周填直接将他的话打断,平静的说道。

“哦?什么消息?”

周填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伸手,将一样东西拿了出来。

他们面前还隔着厚重的玻璃,周填将东西拿出来后似乎又觉得不妥,很快将东西收了回去!

但那瞬间,周斐然却还是看清楚了那东西的样子!

他的瞳孔直接一缩!

“什么……什么意思?这是什么!?”

“你……都看见了不是吗?”周填反复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后,抬头看向面前的人,“我怀孕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