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207章 我只是怕失去你

第207章 我只是怕失去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原本以为,她和贺隽樊这样就算是和好了。

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起来,贺隽樊还是板着一张脸,也没有跟她和孩子打招呼,甚至连早饭都没有吃,直接出门。

孙姨在旁边看着,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俞小姐,你和二少这是……吵架了?”

俞菀倒是想要和他吵。

但他显然连交流都不愿意跟自己交流,她自己一个人怎么吵?

心里是这样想的,但俞菀在顿了一下后,还是笑着看向孙姨,“我们没事,您不用担心。”

她的话刚说完,手机响了起来。

看见上面显示的名字时,她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然后,她直接站了起来,“孙姨,我出去一下,麻烦你送墨墨去幼儿园。”

“你这是要去哪儿?”

俞菀没有回答,直接拿了车钥匙出门。

她没有接周斐然的电话,而是直接开车去了周填的公寓。

周斐然此时就在里面。

发现俞菀没有接电话后,他显然有些暴躁了,正在屋里来回踱着步时,门铃声响起!

周斐然想也不想的冲了上去,将门打开!

俞菀就站在门外,对上他那通红的眼睛后,她也只微微一笑,“你好周先生。”

“周填呢?”

在发现周填并没有跟俞菀一起来时,他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她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没有。”俞菀回答的很干脆,“而且,她也不会回到这里了。”

俞菀的话让周斐然一愣,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难以置信的,“什么意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送她出国了。”俞菀平静的说道,“周先生,她并不愿意回到你身边,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俞菀的话说完,周斐然的手立即伸出,将俞菀的脖子一把扣住!

“你说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你到底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我刚刚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俞菀平静的说道,“她出国了。”

俞菀的话说完,周斐然的手力气明显收紧了,那力道就好像是要将俞菀的脖子生生掐断一样!

俞菀却还是保持着冷静,只一动不动的看着面前的人。

“你凭什么这么做……你凭什么这么做!?”

“就凭她根本不喜欢你,而且,你就算将周填留在你身边,她也不会开心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算是什么?她是我的人!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周斐然的情绪很激动,很快的,俞菀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脸色也涨得通红!

“你给我去死,去死!”

就在俞菀感觉自己可能真的要被他掐死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冲了上来,然后,将周斐然一把推开!

俞菀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剧烈的咳嗽!

在看了她一眼后,贺隽樊也没有管她,而是直接冲上去,将周斐然再次拉起,扬起拳头要落在他的脸上!

就在那时,俞菀突然冲了上前,将他的衣角扯住!

她的力气不大,换做是别人可能整个人已经被甩开了,但那个时候,贺隽樊的动作却直接停在了原地,然后,他缓缓看向她。

“算了。”俞菀深吸口气,说道,“我们……走吧。”

贺隽樊的嘴唇还是紧紧的抿着,没动。

周斐然的衣领还是被他揪着,他倒好像并不在意,还笑着看贺隽樊。

“怎么?贺总您着急了?着急什么?您放心吧,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他的话说着,眼睛看向俞菀,“你还不知道吧?这个看似好像处处护着你的男人其实……”

“你给我闭嘴!”

贺隽樊的脸色顿时变了,也顾不上身后的俞菀,直接抬脚,将周斐然直接踹倒在地上!

背后正好是一张茶几,周斐然倒在上面时,手臂上的伤口撞在上面,鲜血直接涌了出来!

贺隽樊却没有再看,直接拽着俞菀的手要走。

那个时候,俞菀真的觉得,他的身体是在颤抖着。

他就好像飞快的要逃离什么一样,硬生生的拽着俞菀往外面冲。

但在那个时候,周斐然的声音还是传来,“俞菀,就你身边这个拉着你手的男人,其实害死你父亲的罪魁祸首!你父亲当年的车祸就是他父亲造成的!他该是你的杀父仇人!”

他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俞菀,还有和贺隽樊的耳中。

贺隽樊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然后那瞬间,他的眼睛直接变得通红!

就在他要冲上去的时候,俞菀将他的手一把抓住!

“我知道。”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贺隽樊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周斐然脸上的表情也都消失。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贺隽樊这才缓缓转过头来,难以置信的看着俞菀,“你说什么?”

“贺隽樊,我知道。”俞菀深吸口气,说道,“我什么都知道了,昨天,我就知道了。”

她的样子很认真,不像是在说谎,贺隽樊也知道,她没有说谎。

“我去找了俞渝。”俞菀看着他,说道,“你说我没有为你想,其实不是,我是希望你能告诉我,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希望我们能一起面对,所以,你不需要瞒着我,也不需要骗我。”

“你……不难过么?”

终于,他说了这么一句,声音艰涩的。

难过?

俞菀垂下眼睛,“有那么一瞬间……有,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我这辈子遇见过两个喜欢我,愿意将全世界给我的男人,一个是我的父亲,另外一个……是你,我已经失去他了,而我……不想再失去你。”

……

他们走后,周斐然就坐在地上没动。

他的动作始终维持着不变,手臂上的血都已经开始凝固了,但他就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只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笑了出来。

就好像是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他笑的整个人都在颤抖,眼泪都几乎出来了。

所以说,他反而帮了他们是吗?

反而帮他们解开了一个心结!?

不应该是这样的……

俞菀应该离开他的,然后让贺隽樊自己懊恼痛苦才对!

她怎么能就这样原谅他?她怎么还和他在一起!?

她应该恨着他的啊!

不……绝对不应该是这样!

想到这里,周斐然直接站了起来,正想要追出去时,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缓缓转头。

这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

那时,周斐然才意识到一件事情,不管贺隽樊会不会失去俞菀,他都已经……失去了周填!

周斐然的手顿时握紧了,随即抓起旁边的电话。

“给我找周填现在在哪里,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必须给我找到她!”

……

回去的路上,贺隽樊一直都没有说话。天天

那绷着的脸色和紧抿的嘴唇让俞菀意识到,他可能还在生气。

毕竟她自己去找了俞渝是事实,而且刚刚如果不是他赶到的话,她可能真的会被周斐然活活掐死……

想到这里,俞菀不得不讨好的拉了拉他的衣角,“那个……你要去哪儿?”

这显然不是回别墅的路。

他该不会是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直接将她丢下车吧?

俞菀之前看见过人丢弃宠物,都是这么做的。

贺隽樊也没有回答,只沉默的开车。

俞菀只能继续说道,“我会去找俞渝是因为……我自己将周填送走了,我不想你因为这件事而被周斐然威胁,更不想你一直瞒着我这件事情。”

“还有,我也没想到周斐然会那么疯狂,如果我知道他会真的对我动手的话,我肯定直接带两个警.察过去了。”

俞菀说的认真,身边的人却始终没有回答。

俞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缓缓的抿紧了嘴唇。

就在那时,贺隽樊突然将车停了下来。

这似乎是一个停车场,俞菀正想看看周围是什么时,身边的人却突然将她的身体一扯,然后,吻上她的嘴唇!

狂热的吻。

俞菀有些没反应过来,手下意识的抵在他的胸口上,但很快的,她将手缓缓收紧,迎合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俞菀都有些喘不上气的时候,他终于将她松开。

他的眼睛还是盯着她看,俞菀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眼睛转了一圈后,红着脸看他,“你这是干嘛?”

“我在想,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么?”

“哪些?”

“你说,你不想失去我。”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俞菀那么自然和真诚说出来的话,此时对上贺隽樊那灼热的眼神,她突然有些后悔了。

眼睛也直接转开,“哦,然后呢?”

她的话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想要拉开和贺隽樊之间呢距离,但他的身体就压在自己上,她想要退都没有办法,只能胡乱的看向车窗外,“不是,我们还在停车场呢,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贺隽樊的话说着,手将她的下巴扣住,强迫她看着他。

“恩?”

“哎呀,这有什么好说的。”俞菀咬咬牙,“你刚刚不都已经听见了吗?好了我要下车了。”

俞菀的话说完,手用力的要将他推开,但下一刻,他却是抱紧了她!

“谢谢。”

这突然的一句话,让俞菀有些没反应过来。

“从知道这件事情开始,我就一直很害怕很焦虑,我怕你会离开我,我怕……会剩下我一个人,所以,我只能瞒着你。”

他的声音很轻,听上去,更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

“这两天,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开口,我怕……”

贺隽樊突然不说话了,俞菀听着,心头也不由轻轻一颤,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轻声说道,“我说了,我不会离开你的,也不会怪你,那件事……是意外,更不是你的错,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现在,还有我们的未来。”

俞菀是真的这样想的。

其实在最开始,她知道贺隽樊瞒着自己的事情和自己的父亲相关时,她就已经猜到了这个原因。

因为当年自己父亲车祸的原因一直都没找到。

而且在不久之前,贺隽樊突然问了她关于她父亲的事,所以,其实并不难猜。

但因为贺隽樊一直什么都没有说,俞菀就当做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原本以为,真的听见时,她肯定会特别难过特别无法接受。

但事实是,她很平静。

就好像她说的那样,她父亲对她很好,当年,他也愿意倾尽所有给自己最好的东西,所以,他也会希望她能幸福。

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失去他。

一分一秒,都不敢想象的。

……

俞菀将周填的行程都做了保密处理,周斐然最后能查到的,也仅仅是周填出国的时间,但飞机在什么地方降落,时间他都不知道。

在对方将信息反馈过来时,周斐然没有回答,而是将手机直接砸在了地上!

屏幕立即裂开,稀碎的一片。

秘书正好从门外进来,在看见这一幕时,他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在过了一会儿后,这才小心翼翼的上前,“周总,未拾的人到了。”

周斐然没有回答,也没有动。

秘书心里有些没底,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默默的转身,正想要让外面的人再等等,周斐然的声音却传来,“让她进来吧。”

听见这回答,秘书这才松了口气,立即出去通知。

很快的,他带着人进来。

未拾的老板很年轻,一个看上去还不到三十五岁的小姑娘,长相普通,身上穿着职业装,踩着高跟鞋。

但她似乎有些不大适应这身打扮,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别扭。

看见周斐然时,她立即认真的点头,“您好周总,我是未拾的,我叫白雯雯。”

“你好。”周斐然笑着和她握了握手,“我是周斐然,你请坐。”

白雯雯眼睛在这豪华的办公室看了一圈后,这才缓缓坐下,“周总,您找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当然。”周斐然笑了笑,“是这样的,我发现你们公司的潜质很不错,一些设计也十分有意思,所以,我想给你们投资。”

周斐然的话,让白雯雯的眼睛顿时瞪大!

“投资?”

“没错,据我了解,你们现在公司不到十个人吧?投资一到位,你们就可以扩大规模,甚至还能有自己的珠宝工厂,你觉得呢?”

“不……这也太突然了。”白雯雯有些晕,“我之前都只是卖一些小东西,怎么能……”

她之前做的真的只是小本生意。

在戴夫人的事情出现之前,她甚至连生活都差点没维持下去。

如今突然和戴夫人合作不说,还有人说……要给她投资!?

“相信我白小姐,你有这样的潜质。”周斐然肯定的说道,“只要,你可以听从我的安排,我保证你们公司从此可以顺风顺水,甚至上市都不成问题。”

“条件呢?”白雯雯很快清醒过来,皱眉看着他。

周斐然微微一笑,“条件……当然有,就这一次的抄袭事件,我不希望你和戴夫人和解,我会帮你请律师,拿回所有该属于你的权利。”

“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和戴夫人做联名款了……”

“这都是他后面为了找补才做出的措施不是吗?白小姐,你是一个设计者,这些设计就好像是你的孩子一样,一个将你的孩子拐跑又说不是故意的人,你能原谅吗?”

白雯雯低着头没说话,手紧紧的捏着衣角。

“还有,现在戴夫人是因为理亏,所以才在利益上让了步,一旦他们推出新的设计系列,你们的合作就会终止,到那个时候,你们公司就会回到现状,而且按照贺隽樊的行事风格,他之后肯定会对你们进行打压,不会让你们公司长久的运营下去,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查一下这些年贺隽樊做过的手段,只要是挡了他路的人,他根本就不会让他们好过,你们……也不会例外。”

周斐然的话说完,白雯雯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我们只是一个小公司……”

“但是你们已经影响到他妻子的权益了。”周斐然将她的话直接打断,“白小姐,我相信你是一个有抱负的人,要不然凭借着你的才华,随便进一家公司做设计师就好了,怎么会选择自己创业?而且,这些年你为了支撑这家店,花费了不少时间和金钱吧?你就不想证明给你家人和你身边的人看?”

“但我们和戴夫人已经签了合同了,现在和他们闹上法庭的话……”

“我可以帮你请最好的律师,帮你们打官司。”周斐然直接说道,“贺隽樊他就是觉得你们看不明白,所以随便弄了合同糊弄你们,相信我,我才是那个可以帮你……争取到最大利益的人!”

“但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白雯雯的话说完,周斐然突然笑了出来。

那不明所以的笑容让白雯雯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还想再说什么时,周斐然已经说道,“嗯,好处当然是有的,我想要……让俞菀身败名裂!”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