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206章 你在心虚么?

第206章 你在心虚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那时已经是深夜,那骤然的铃声让她立即睁开眼睛,转头。

贺隽樊也被吵醒,并且动作比她快一步,长臂一伸,将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起。

在看了一眼上面备注的名字后,他这才将手机递给俞菀。

周填。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这个名字时,俞菀的心头莫名的一跳,然后,她接起电话,“喂?”

“帮帮我……”

周填直接哭了出来,“我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

贺隽樊亲自开车带俞菀过去。

周填就在附近的一个二十四小时快餐店中,身上的外套紧紧的裹着身体,上面仿佛还有血迹……

俞菀都被吓了一跳,人想也不想的上前,“你怎么了?”

听见声音,周填这才缓缓抬头,看了看俞菀后,艰涩的说道,“怎么办……怎么办?我好像……杀人了。”

她的话让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眼睛也看向身后的贺隽樊。

后者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周斐然?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周填说不出话,身体不断的颤抖着,贺隽樊知道她这样也问不出什么来,直接转身去打电话。

“查一下,周填住的地址是哪里?马上通知医生过去。”

贺隽樊在那里打电话,俞菀便将周填扶了起来,“没事的,肯定不会有事的,你先跟我们回去。”

俞菀的手掌很温暖,感受到那温度时,周填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俞菀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抱紧她,不断的重复着,“没事的,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贺隽樊去处理周斐然的事情,俞菀便先带了周填回去。

在到了清平别墅后,俞菀才发现周填的外套下,什么都没有。

而且上面大片的痕迹……

俞菀自然清楚那是什么留下来的,身体先是一凛,却也没说什么,只深吸口气,“我给你放热水,你先洗个澡好不好?”

周填只不断的哭。

俞菀将浴缸里的水放满,又帮她找了身衣服后,这才走到周填面前,“需要……我帮你么?”

周填不断的摇头,将浴室的门直接关上。

俞菀就坐在外面等着。

贺隽樊很快回来了。

而且,脸色很难看。

俞菀看着,心头也不由跳了一下,立即上前,“他怎么……样了?”

俞菀的声音都在颤抖着。

贺隽樊注意到这一点,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缓缓说道,“周斐然没事,只是手臂受了一点伤而已。”

听见他这句话,俞菀这才松了口气。

她倒不是因为担心周斐然,而是怕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周填可能一辈子都会在那个阴影中。

“但是。”

贺隽樊的声音又传来,俞菀一愣,看向他,“但是什么?”

“我们得把周填送回去。”

贺隽樊的声音紧绷,在那瞬间,俞菀甚至觉得是自己听错了。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难以置信的,“你说什么?”

“我们得把周填送回去。”贺隽樊又将自己的话重复了一次。

“不行。”俞菀想也不想的说道,“你知道周斐然做了什么吗?他对周填……”

俞菀的话说着,牙齿紧紧的咬了起来!

那意思也已经很明显,贺隽樊看着,只顿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俞菀,我们没有干涉这件事情的权利。”

“是没有干涉的权利,还是因为……周斐然威胁了你什么?”

俞菀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贺隽樊顿时愣在原地!

俞菀抬起头来看他,定定的。

“不是。”他很快说道!

但那快速的否认,似乎蕴藏着另外的一层意思。

俞菀也没有继续问,只转身,“那就好,反正我不会同意让周填回去的。”

话说完,她也不等贺隽樊回答,抬脚就走。

贺隽樊站在原地没动,眼睛盯着俞菀的背影,眉头紧紧的皱着!

……

周填就在别墅的客房里睡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俞菀起床时,她已经醒了,抱着双膝缩在床上,眼睛愣愣的看着前方。

在俞菀坐下来的时候,她的身体似乎还微微凛了一下,没有看俞菀,也没有说话。

俞菀深吸口气,“你还好么?”

周填没有回答,只缓缓的,将脸埋在双膝中。

她似乎又开始哭,整个身体都颤抖的厉害。

俞菀也不敢继续问了,只陪着她坐着。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敲门声传来。

“俞菀。”

俞菀不打算管他,只坐在那里没动。

贺隽樊也不放弃,继续敲着门,“俞菀,你开门,我有话要跟你说!”

“俞小姐,你先出去吧。”周填擦了一下眼泪,看向俞菀,“我没事。”

她都已经这样说了,俞菀只能出去。

贺隽樊就在屋外,眉头紧紧的拧着,脸色严肃。

俞菀也不说话,只看着他。

“她还好么?”

终于还是贺隽樊主动开了口。

“不好。”

俞菀直接回答。

这回答让贺隽樊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眉头也拧的更紧了几分。

“你还想将她送回去是吗?”俞菀看着他,说道。

“要不,你想让她一直住在这里么?你以什么样的身份?朋友?还是我是她的老板?”

“不管怎么样,现在都不是……”

“是不是不是你决定的,得让她自己决定。”

“她肯定不愿意回去!”

“那也不能让她留在这里。”

贺隽樊的态度强硬,俞菀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咬牙,“你就是心虚。”

“我不是。”

“你就是!就是因为周斐然知道了你的事情,所以你才想要顺着他的意思将周填送回去对吗?但你有没有想过,她昨晚经历了什么,你就是想要将她往火坑里面推!”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不说话了,眼睛盯着她看。

不知道为什么,那眼神让俞菀突然觉得有些心虚,但她也不愿意服输,只咬牙和他对视着。“你替她想,那你替我想过吗?”

他的声音很轻。

这突然的一句话,让俞菀不由一愣,然后,她皱起眉头。

贺隽樊却不管她的反应,直接转身,“算了,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无所谓了。”

话说完,他抬脚就走。

俞菀站在原地,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她原本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直接让贺隽樊说出来,周斐然到底知道了他什么事情,他又为什么要瞒着自己。

却不想,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她想要追上去,想要将贺隽樊的手拉住,但在上去的一瞬间,她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只紧盯着他的背影看。

贺隽樊始终没有回头。

俞菀在看了一会儿后,这才回到客房中。

那个时候,周填已经将身上的衣服穿好。

看见她那样子,俞菀不由一愣,“你这是做什么?”

“俞小姐,我还是走吧。”周填朝她挤了个笑容,说道,“我想我不应该在这里……”

“你在胡说什么?”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现在能去哪里?”

“我不知道……但我不希望因为我你和贺总吵架,你们才刚刚和好……”

“其实和你……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俞菀咬了咬嘴唇,说道,“有些事情不说话,迟早都是要爆发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

贺隽樊没有去公司,而是去找了周斐然。

他还在周填的公寓中,手上的伤口似乎裂开了,鲜血将纱布浸透,但他也不在意,只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人。

“你想要什么?”

贺隽樊直接说道。

他的话说完,周斐然直接笑了出来,“贺总,您这话可真有意思,我昨晚就跟您说过了,我只要周填回来。”

“她并不愿意回来。”

“只要您愿意放她走,我就有办法让她留在这里。”

周斐然的声音没有任何的犹豫。

贺隽樊的眉头顿时皱起。

“这个我没有办法左右,但如果有其他可以……”

“如果我拿其他东西跟您换俞小姐,您愿意跟我换吗?”周斐然直接将他的话打断,“贺总肯定也不愿意吧?周填对我的意义,就好像俞小姐对您一样,贺总为什么不能理解一下我?”

“我的情况和你的怎么一样?”贺隽樊咬着牙,“她是自愿留在我身边的!”

他的话说完,周斐然直接笑了出来。

“是么?看上去好像是这样,至少现在是,但贺总,别人不清楚,您还不清楚吗?只要我将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俞小姐的话……”

他的话还没说完,贺隽樊的脸色顿时变了,人也直接上前,将周斐然的衣领抓住!

“周斐然,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她透露半个字,我会让你失去一切!”

“我也不想,所以我说了,只要您将周填还给我,一切都好说。”

就算此时贺隽樊眼里迸发的全部都是杀意,周斐然也依然可以微笑着看着他,不动声色的。贺隽樊在盯着看了他一会儿后,点点头,将手松开,转身!

“贺总,我最多只能再给您一天的时间,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要是见不到周填的话,您可就不要怪我不念旧情了!”

他的话,让贺隽樊往前的脚步不由一顿,但他也没有回头,直接将门拉开!

到了车上后,贺隽樊也不着急开车,只紧紧的握着方向盘!

他生平最讨厌被人威胁。

而那些威胁过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但此时,他却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周斐然也十分的清楚,俞菀是他的软肋,只要抓住了这一点,他就可以逼着自己,不断的让步!

现在,俞菀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还是坚持让周填离开的话,她肯定会自己去找周斐然。

到那个时候,他这段时间做的一切,也都会功亏一篑!

他自以为已经建造起来的温暖……也会直接崩塌!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冷静下来,发动车子。

他会想到对策的。

在商场上,不管是多难的环境他都过来了,他和俞菀也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好不容易走到了现在,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让人就这样轻易摧毁?!

贺隽樊刚一进公司,便看见了坐在那里的人。

她低着头,长发从肩上披散下来,恬静,乖巧。

那瞬间,贺隽樊甚至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文婷阁

她怎么可能在这里?!

感觉到了他的目光,俞菀这才缓缓抬起头来。

“你来了?”

她的声音传来,也是在那个瞬间,贺隽樊这才肯定,不是幻觉。

而是……真的!

想着,他立即冲了上去,但很快的,他又反应过来,这是在顶层,旁边就是总秘书室,多的是人往这边看。

所以他又收起了脸上雀跃的表情,上前将俞菀的手握住后,拖着往自己的办公室走!

他的力气很大,紧紧的掐着俞菀的手腕,就好像是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了一样!

俞菀吃了痛,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疼……”

听见她的话,贺隽樊这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将手松开。

“你……你怎么来了?”

俞菀先低头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然后才抬头看了看他,“你不生气了?”

生气?

贺隽樊先是一愣,这才想起自己早上离开前说的话。

所以……她是因为这个才来的么?

他正想着,俞菀已经将他的手握住,“我来,是想要和你谈谈。”

听着她的话,贺隽樊顿时猜到了什么,眼睛也直接沉下,“谈什么?”

“关于,周斐然说的事情……”

“有什么好谈的?”

贺隽樊想也不想的将她的手甩掉!

这还是第一次。

自从两人复合后,他第一次这样干脆直接的,甩掉了她的手!

俞菀先是一愣,但很快的,她说道,“你真的打算什么也不和我说是吗?”

他没说话。

“嗯……既然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先走了。”

话说完,她直接转身。

贺隽樊站在那里没动。

俞菀回头看他,“贺隽樊,我真的走了。”

他还是没动,但嘴唇明显抿紧了。

俞菀也不愿意继续问了,直接将办公室门拉开,走了出去。

门很快就被关上。

贺隽樊站在那里,紧绷的脸色在那瞬间也松开来,犹如心上有根线在那瞬间,断了。

……

俞菀回到别墅时,管家告诉她,周填到现在都没有从房间里出来,也不吃东西。

俞菀抿了一下嘴唇后,自己端着东西进去。

周填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你先吃点东西吧,吃完了我们谈谈,好吗?”

“你不要管我了。”周填沉闷的声音传来,“让我休息一下,我马上就走。”

“你去哪里?”

“去哪里……都好。”

“那你不如去我公司吧。”

俞菀的话,让周填的身体一凛,然后,她直接坐了下来,看着俞菀。

“不是海城的公司,我们的总部在国外,你可以去国外,我会让人给你安排好,你觉得呢?”

俞菀的话说着,手伸了出来,将周填耳边的碎发整理好。

“你……为什么要帮我?”周填咬了咬牙后,说道,“我报答不了你什么的。”

“我不要你的报答,我只是……看着你的时候,想到了一个人。”

“谁?”

听着周填的话,俞菀只低头一笑。

她想到的,是那个当年有着和她差不多遭遇的,孤独无助的自己。

但她算是幸运的,她遇见了贺隽樊。

所以她现在如果不帮周填的话,她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周填并没有等到俞菀的回答,不过看她那样子也知道,她不打算回答自己这个问题。

周填在咬了咬嘴唇后,轻声说道,“但是我怕周斐然……不会这样轻易放过我的,还有,我也怕连累你们。”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俞菀朝她笑了笑,“事情,一定会很顺利的,你就告诉我,你想去吗?”

俞菀的笑容就好像是什么一样,让周填一下子安下心来,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点点头,“我想去。”

“好,那你先吃点东西吧,吃完了,我送你去机场。”

俞菀的话让周填的眼睛顿时瞪了起来,“现在?”

“对,现在。”

俞菀知道,如果让贺隽樊知道自己的决定的话肯定不会同意,也一定会竭力阻止自己,因此,她必须要速战速决。

从周填答应自己到俞菀安排好一切,她只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而那个时候,俞菀也将周填直接送到了机场。

周填还是有些不安,“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我怕……”

“不用怕,往前走。”俞菀握着她的肩膀,说道,“其他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

俞菀的眼里是一片坚定和自信,周填看着,终于点点头,然后,她朝着俞菀做了个鞠躬,“谢谢……真的谢谢!”

俞菀只朝她笑了笑,“去吧,到了后通知我一声,有什么事情也可以随时联系我。”

周填不断的点头。

俞菀没再说什么,直接转身。

出了机场后,她没有回清平别墅,而是直接去了俞渝公寓那边。

上一次她只在小区楼下,并没有到上面看。

此时上去后,俞菀才发现俞渝连房门都没有关,屋子里是凌乱的一片,没吃完的外卖,堆积如山的垃圾,空气中充斥着一股股难以言喻的味道,俞菀进去的时候,只觉得胃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不断的翻涌上来!

努力的控制下后,她这才看向了前面的房间。

地上是好几件散落的衣服,俞菀看着,眉头不由皱紧了,也没有继续往前,只开口,“俞渝。”

里面没有人回答。

俞菀不得不敲门,“俞渝。”

“谁呀?”

嘶哑低沉的声音,俞菀也没有回答,只站在原地不动。

一会儿后,那房门终于拉开了。

俞渝就站在里面,在看见俞菀时,她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哟,这不是贺太太么?真的是贵客!您怎么到我这里了?”

她身上就套了件外套,扣子敞开,里面除了贴身的衣物外,什么都没有。

“上一次我们的话没有说完。”

俞菀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俞渝轻笑了一声后,从桌上拿了香烟点上,狠抽了一口后,说道,“我上一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让你问你丈夫去。”

“他不愿意告诉我,所以,我只能来找你。”

“你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俞渝的态度很是坚决,俞菀在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说道,“是不是贺隽樊威胁了你什么?关于你的孩子……是么?”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人的动作明显一僵,然后,她猛地抬起头来看她!

那凶狠的目光让俞菀身体凛了一下,还没说什么时,俞渝突然笑了出来。

“你们他妈的还真的是两夫妻,就会拿着孩子威胁我是吗?”

“我只想知道,是不是?”

“对,你那个丈夫可真的是好手段!”俞渝的话说着,三两步走到俞菀的面前,“我的人生已经糟糕到这种程度了,就剩下一个孩子可以指望,他却可以狠心到拿着孩子来威胁我,还说,如果我不听话,就让我一辈子都见不到孩子!你既然猜到了,现在还来找我做什么?当真想要让我一辈子都见不到孩子?”

俞渝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死死盯着俞菀看,就好像恨不得将俞菀撕成碎片一样!

俞菀看着,嘴唇一点点的抿紧了,“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看着她那无辜的模样,俞渝不由笑了出来,“你不知道,你当然不知道!你就只会做出这样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不是故意抢走爸妈的爱,你不是故意让我无家可归,你不是故意抢走边覃晓,更不是故意抢走我的孩子!但俞菀,我的人生会是这样,全都是拜你所赐!”

“我可以帮你接回孩子。”俞菀抬起头来看她,平静的,“只要你跟我说实话,我保证你的孩子可以好好的回到你的身边,也绝对不会让贺隽樊伤害他!”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现在只能相信我。”俞菀深吸口气,“贺隽樊会带走你孩子的原因,不就是我么?只要我开口,他一定会将孩子还给你,我跟你保证。”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不说话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俞菀就和她对视着。

一会儿后,俞渝终于点头,“我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俞菀,你要是食言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你的孩子!大不了,我们来个鱼死网破!”

……

或许是因为今天和俞菀吵了一架的原因,今天贺隽樊并没有准时回到别墅中。

一直到俞菀他们吃过晚饭,甚至两个孩子都已经入睡后,他还是没有回来。

俞菀就在客厅耐心的等着。

入夜后,气温突然降了好几度,天气预报说,可能要下雪了。

俞菀裹着毛毯坐在沙发上,就在她就要睡着了时,外面终于传来了引擎声。

俞菀立即从沙发上起来,还没上前呢,她就闻见了他身上的酒味。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起,“你喝酒了?”

贺隽樊没有回答,只一步步的往前走。

他的耳朵和脖子都是通红的一片,脚步也有些不稳,但动作却没有任何的迟疑,眼睛也没有看俞菀,只自己一步步的往前走。

俞菀也不说话,就跟在他的身后。

到了房间后,他便直接去了浴室。

那样子显然,连跟俞菀交流一声都不愿意。

她咬了咬嘴唇后,直接将冲好的蜂蜜水放在床头柜上,自己躺下。

俞菀的眼睛是闭着,但耳朵却一直竖着听浴室里的动静,就在她觉得他洗的时间有些过长,想着要不要上前看看时,他终于出来。

俞菀立即将眼睛闭上,抓紧身上的被子。

他似乎并没有看她,也忽略了她准备的蜂蜜水,直接在她身侧躺下,也没有和以前一样搂着她,而是,只留给了她一个背影。

俞菀终于忍不住坐起来,“贺隽樊。”

他没有回答。

俞菀知道他肯定没有睡着,手狠狠的推了他一下,“我在跟你说话!”

“嗯。”

终于,他回了一句。

“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吗?”

他又不说话了。

俞菀咬紧了牙齿,“贺隽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他还是沉默。

俞菀深吸口气,“好,那你就永远什么都不要说好了,你有本事,就一辈子都不要说!”

话说完,俞菀将被子往他身上一砸,转身就要下床。

但下一刻,他的手却从后面过来,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也不等俞菀反应过来,他已经将她整个人压在身下,吻住她的嘴唇!

俞菀先是一愣,随即用力的要将他推开,他的手却是将她的一把扣住,加深了这个吻。

整个过程,他都没有说一句话,但俞菀可以感觉到他的不安和焦虑。

那一种,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嵌入他的身体,好让她永远不离开他的感觉。

到后面,她也不逼他了,只搂紧了他的腰,轻声说道,“我不会离开你的,我说不会……就是不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