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205章 我求你,不要好不好?

第205章 我求你,不要好不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的话说完,周斐然突然笑了出来。

那噗嗤一下的笑声让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笑什么?我在问你问题!”

“嗯,这是一个好问题。”

周斐然终于停止了笑容,缓缓说道,“因为贺隽樊他拿走了我一样重要的东西,我想要拿回来,并且,让他付出代价。”

“什么东西?”

俞菀的眉头皱了起来。

“一个人。”

人?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起,还想要再说什么时,周斐然已经转开眼睛,“这一次的事情,我可以帮你摆平,不仅可以让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甚至可以让戴夫人的品牌更上一层楼,我们全盛珠宝的发展也不错,只要我们联手,国内的珠宝界都将会是我们的天下,这个承诺,如何?”

“条件呢?”

“条件……”周斐然笑了笑,“对,条件,肯定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你离开贺隽樊。”

周斐然的话说完,俞菀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笑容和周斐然刚刚的笑容倒是有些相似。

周斐然倒也不怒,也笑着看着俞菀,等着她的答案。

“如果我说,不呢?”俞菀很快停止了笑容,“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就算没有你,我照样可以解决这一次的事情,还有,周先生,我不管你和贺隽樊之间有什么恩怨,但你用这样的手段来胁迫他人,都显得你无比的……卑鄙!”

话说完,俞菀也不等他的回答,直接将车门打开!

就在她要下车的时候,周斐然的声音却再次传来,“听说你前段时间一直都在找你姐姐的下落是吗?”

这突然跳转的话题,让俞菀的动作顿时僵在原地,然后,她缓缓转头。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我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我还知道你姐姐现在在什么地方,甚至……是谁将她藏起来的,我都知道。”

藏?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嗯……其实这件事情我告诉你也行。”周斐然认真的想了一下,说道,“将你姐姐藏起来的那个人,就是那个……每天晚上睡在你身侧的男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吗?因为……你姐姐知道了他的一个秘密,一个关于你,关于你父亲的秘密。”

周斐然的话说完,俞菀的脸上却始终没有什么表情,只皱眉看着他。

“怎么,你不相信?”

“我父亲和贺隽樊能有什么关系?”

“这个,你可以去问问你的姐姐。”周斐然的话说着,将一张纸条递给俞菀,“这是地址,或许等你跟你姐姐谈完后,你就会马上来找我了,那个时候,就算我不开出任何条件,你也会离开贺隽樊,我敢保证,一定。”

……

在听说俞菀回海城时,贺隽樊倒也不意外。

他知道,她不可能放任事情发展下去不管的。

他也没有立即回海城,而是让人先联系了原设计师。

等他跟他们谈好条件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贺隽樊也来不及休息,直接带着合同去找俞菀。

虽然俞菀之前说过,不希望他插手她公司的事情,但这一次,贺隽樊不能坐视不管。

然而,他似乎来晚了一步。

俞菀并不在公司,也没有在她的公寓。

她在海城一般就只有这两个去处,又或者,是去戴文那里。

但如今外面的消息漫天飞,俞菀为了瞒住戴文,肯定不会轻易到那边去,所以她现在……能去哪儿?

贺隽樊正想要联系俞菀,另一个电话却先进来了。

周斐然。

看着上面显示的名字,贺隽樊的眉头不由皱了皱,但他到底还是接了起来,“喂。”

“贺总,您在找您的太太么?”

周斐然的声音很轻。

“你将她怎么了!?”贺隽樊的脸色顿时变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她一下,我绝对不会放过……”

“不要这么激动,贺总。”周斐然笑了笑后,说道,“您放心吧,您太太并不在我这里,我只是碰巧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想着不应该让您着急,这才好心,想要告诉您一声而已。”

“所以呢?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您北城郊外的房子里。”

周斐然的话说完,贺隽樊先是一愣,然后,他有些不敢置信的,“你说什么?”

“就在你郊外的那个房子里,嗯……贺总要是房子太多想不起是哪个的话,我可以提醒你一句,就在那个,俞菀姐姐住的房子里。”

贺隽樊的手顿时握紧了!

“是你告诉俞渝当年的事情的,对吗?”

“没错,要不然的话,你以为她怎么可能知道?”

“你想要什么?”

贺隽樊的牙齿紧紧的咬了起来,拳头紧握,手背上都是暴起的青筋!

“简单,将我当年承受的那些,还给您。”

“哦对了贺总,我得提醒您一声,您的太太已经启程一段时间了,您再不过去的话,怕是拦不住她了。”

周斐然的话说着,将电话直接挂断!

贺隽樊立即给赵景乾打电话,“你在北城对吗?去拦住俞菀……不管用什么办法,给我拦住她!”

……

俞菀很快抵达周斐然说的地方。

她不知道周斐然有没有骗她。

其实眼下,她明明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但在听见周斐然说,俞渝知道贺隽樊的“秘密”时,她还是来了。

可能,周斐然是骗她的。

但也可能没有。

那么,贺隽樊到底有什么秘密?

为什么俞渝知道,而她反而不知道?

这些问题,俞菀想了一路,却依旧什么头绪都没有想出来,在盯着面前的公寓看了很久后,她终于开门下车。

“俞菀!”

就在俞菀要往里面走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

俞菀先是一愣,随即转头。

那时,赵景乾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

他来的似乎很急,额头上全是汗水,胸口在剧烈的上下起伏着。

俞菀皱眉看着他,“赵律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赵景乾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看了看前方后,这才说道,“我就是……路过,看见你所以跟进来看看,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海城了吗?”

“我还有事,我们下次再聊吧。”

俞菀没有心情和赵景乾周旋,转身就要走时,赵景乾却是伸出手来,将她一把拦下!

那动作,让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赵律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贺总让我带你回去。”

赵景乾实在不会说谎,只能说道。

俞菀不说话了,眼睛盯着他看了很久后,终于缓缓说道,“所以,俞渝真的被他藏在了这里,而他现在,不想我跟她见面,对吗?”

赵景乾没说话。

“为什么?”

“你应该相信贺总的。”

半天,赵景乾也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没说不相信他,但他确实瞒着我一些事情,对吗?”

赵景乾没有回答。

俞菀笑了笑,“嗯,看来是这样不错,那很抱歉赵律师,我今天……是非进去不可!”

话说完,俞菀直接要往里面走,赵景乾的脸色顿时变了,正想着自己要不要强硬一些,将她直接扛着走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二位在这里做什么呢?”

听见声音,俞菀的身体不由一震,抬头时,却发现那人就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大早上的,跑到这里来吵架?”俞渝的话说着,眼睛上一次看了赵景乾一圈,“这位是?”

“你好俞小姐,我是贺总的律师,很抱歉打扰了,俞菀,跟我走!”

话说完,赵景乾拉着俞菀的手就要走,俞菀却将他的手一把挣开,看着俞渝,“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恩?”俞渝挑了一下眉头,“你都已经找到这里来了,而且身边的那位还是你丈夫的律师,还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俞菀没有回答。

她就是想知道一个确切的答案!

俞渝自然知道她的想法,笑了笑,“那好吧,我告诉你,就是你丈夫将我安排在这里的,听明白了吗?”

俞渝的话说着,眨了眨眼睛,带着几分得意的!

“为什么?”

“恩……你不是读过书吗?或许你应该听过一个词?叫做……金屋藏娇?”

“你别胡说八道!”赵景乾皱着眉头说道,“俞菀,你别听她胡说,这件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先带你回去,贺总会跟你解释!”

“我知道不是她说的那样。”俞菀的样子很冷静,一步步的朝俞渝靠近,“我和他这么多年,不会连这一点信任都没有。但我想知道,他将你藏在这里,是为了什么秘密?”

“秘密?秘密就是他看上我了,所以……”

“不可能!”俞菀斩钉截铁的说道,“周斐然说了,这个秘密和我们的父亲有关是么?到底是什么?!”

……

回去的路上,俞菀一直都没有说话。

她的嘴唇紧紧的抿着,脸色有些苍白。

赵景乾看着,不得不将一块巧克力递给她,“你还没吃饭吧?先吃点东西,要不你会受不了的。”

“你知道那个秘密,对吗?”俞菀平静的说道,“而且,这是只有你,甚至连裴梓宴都不知道,对么?”

虽然是问话,但此时俞菀的声音中,却是一片的斩钉截铁!

“你这是在说什么呢?”赵景乾的眉头皱了起来,手却是心虚的将巧克力放了回去,抓紧了方向盘。

俞菀将他的一切反应都看在眼里,并且冷静的说道,“这个秘密,应该是贺隽樊生病的时候就告诉你了,但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想到,他能活着回来,甚至,他忘记了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所以那时,你对我的态度就变了,并且不希望我们能复合,因为那些事贺隽樊忘了,但是你没有忘,你知道如果这个秘密被捅破,对我对他都会带来新的伤害,所以,你想要我们两个直接分道扬镳。

只是你没想到,最后我们还是在一起了,于是,你不得不告诉贺隽樊那个他自己都忘了的秘密,贺隽樊知道后开始焦虑我会离开他,所以让你死守住这个秘密,但不知道为什么,俞渝也知道了,所以,贺隽樊这才不得不将她藏在那里,让我永远也不要见她,就为了让我永远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秘密。

我说的,对吗?”

整个过程中,俞菀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情绪,仿佛是在说着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故事一样。

赵景乾始终没有说话,但那握在方向盘上不断收紧的手说明了他此时的心情。

也就是说,俞菀说对了。

俞菀咬紧了牙齿,“所以,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她的话说完,赵景乾也没直接回答,只先将车缓缓的靠边停下。

“俞菀,不管怎么说,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你们还能在一起真的特别不容易,你应该也能感觉到了,其实贺总他……特别害怕你会离开。没错,我当初是不希望你们两个复合,我就是怕贺总会再受伤一次!但你们现在已经在一起了,所以能不能……再信任他一次?”

赵景乾的话刚说完,俞菀的手机突然响起!

贺隽樊的来电。

俞菀在盯着上面的几个字看了许久后,终于还是接了起来,“喂。”

“你在哪儿?”

他的声音绷得很紧,带着几分明显的紧张,还有……小心翼翼。

“北城。”俞菀看了一眼前面的路标,“你要来接我么?”

半个小时后,贺隽樊到了这边。

在看见俞菀时,他没有直接上前来,而是先看向另一边的赵景乾。

后者的眉头紧皱,表情凝肃。

贺隽樊也不能直接问,只能走到俞菀面前,“你怎么到处乱跑?还有,是不是一个晚上没睡?脸怎么这么白?”

他的话说着,手伸出,在犹豫了一下后,终于将俞菀的握住。

说真的,那个时候,一向淡定自若的他,手心里居然落了一层的细汗,眼睛更是紧紧的盯着面前的人看,生怕错过她一个眼神的变化。

俞菀始终垂着眼眸没有说话。

贺隽樊这才看向赵景乾,“怎么回事?”

“俞小姐……”西西

“我们回家吧。”

俞菀将赵景乾的话直接打断!

那突然的一句话,让赵景乾一愣,贺隽樊的表情更是变了又变。

说真的,在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她跟自己反目,怨恨自己,然后带着两个孩子永远的离开自己的世界。

再不济,她肯定也会跟自己闹一通脾气,但贺隽樊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这样的……平静!

在盯着她看了许久,确定她不是在骗自己后,贺隽樊才笑了起来,握紧她的手,“嗯,回家!”

……

一路上,俞菀都没有说话。

贺隽樊本来也不是喜欢主动开口的人,但那时,他还是说道,“公司的事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和他们都谈好了,这是合同。”

贺隽樊的话说着,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俞菀。

“合同?”俞菀皱起眉头,“什么合同?”

“不管如何,现在公众最在意的事是你们公司到底有没有抄袭,从发行时间来看,抄袭这个肯定是脱不了的了,就算只是个别设计师的责任,最后也会连累到你整个公司,但如果是联名发售就不一样了。”

“这是目前让你们公司迅速脱身最好的办法,虽然有些欠缺说服力,但只要对方公司也承认,跟你们就是合作关系,之前的抄袭不过是误会,就能扭转舆论。”

贺隽樊的话说完后,却发现俞菀并没有回答。

那嘴唇紧抿的样子似乎是……生气了。

她之前就说过,不喜欢自己插手他公司的事情,贺隽樊还以为她是生气了,又说道,“当然了,这只是给你的一个建议,这个合同我也没有帮你签,具体的还是等你自己……”

“谢谢。”

俞菀的回答让贺隽樊一愣,但很快的,他扬起了嘴角,“你不生气,对吧?”

“你是为了我和公司好,我怎么会生气。”

俞菀的话说着,眼睛缓缓垂下,那原本该是雀跃的话从她口中出来,也没有任何的一丝情绪。

贺隽樊自然是注意到了,正想要说什么时,俞菀又看向他,“你……也没有其他瞒着我的事情,对吗?”

这问题让厉尉容脸上的表情不由一变!

俞菀就那样定定的看着他。

“没有。”

终于,他缓缓说道。

“嗯,你这么说,我就这么信了,所以……你最好不要再骗我,知道么?”

贺隽樊不说话了。

俞菀也没再说什么,直接开门下车。

……

贺隽樊的对策果然奏效。

为了补偿对方,俞菀在合同上也承诺,这一系列的盈利她都会给对方,并且,还会持续给他们店做宣传。

这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结局,自然是欣然同意。

至于公司内部,关于这一次提出辞职的人,俞菀全部批了同意。

她不知道在这里面有多少是被周斐然煽动的,又有多少人是怕自己被连累,只要他们在这个时候提出了辞职,俞菀就不会再挽留。

因此,公司内部的人员几乎少了大半,光是重新招聘这一块就足以让俞菀头疼许久。

而且这一次的事情最后算是圆满解决,但公司的股价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全盛更是在这个时候举办了好几场活动,迅速的抢占市场。

周斐然的决心显然表明了,他不会轻易放过她。

至于俞渝,俞菀后面想过再去找她,但每次这个想法上来,俞菀又很快掐断。

她说过,相信贺隽樊的。

而且,她一直都在等。

等贺隽樊,亲自告诉她。

又或者,是因为她也有些害怕。

她怕那个秘密……是自己不能承受的。

所以,她宁愿这样一直,被瞒着。

很快的,元旦到来。

这是他们一家四口第一次一起跨年,就算是这段时间心情一直不佳的俞菀脸上都多了几分笑容。

俞菀一开心,贺隽樊的心情自然也跟着好起来,手一挥,给别墅的所有人都放了假,连厨师都不意外。

他还发了话,要亲自给俞菀他们做顿饭。

俞菀一开始还想劝他两句的,但看他这样信心满满的样子也没说什么,直到她闻到从厨房里传来的阵阵烧焦的味道。

她立即下了楼,刚将厨房门推开便看见站在那里的人。

眉头紧皱,锅里面一坨黑乎乎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俞菀看了一会儿后,认命的叹了口气,“你想吃什么,我来做吧。”

俞菀也好长时间没有下厨了,但不管她的手法再生疏也要比贺隽樊好许多,最起码做出来的东西,能吃。

贺隽樊也坚持不出去,说要给她打下手。

俞菀也懒得管他,简单将头发扎起来后便开始切菜。

贺隽樊就站在她旁边看着。

屋子里开着暖气,俞菀身上就穿着一件薄衫,两缕没有扎起来的碎发落在肩上,目光专注,夕阳下,她的皮肤白的有些晃眼,贺隽樊看的都有些失了神,手不由伸出,覆在她的脸颊上。

俞菀先是一愣,随即转头。

贺隽樊的目光灼热,这一对上,俞菀的心头都不由跳了一下,随即转开眼睛,“别闹,我做饭呢。”

她不说话倒还好,这一声带着几分娇嗔的话让贺隽樊的腹下顿时一紧,人更是直接上前,将她的腰一把搂住!

俞菀手上还拿着刀,生怕划伤了他,立即将手撤开。

那动作在贺隽樊的眼中,就好像是一种默许的鼓励一样,他也没再犹豫,直接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别……墨墨还在客厅……”

俞菀的声音很轻,手也用力的想要将他推开,但那一点反抗力道在贺隽樊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他没有回答,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往对面洗手间的方向走!

俞菀被吓了一跳,眼睛立即看向那边客厅的人!

小宝在楼上睡着了,此时墨墨就在客厅专注的看着电视,根本没有发现身后的动静。

贺隽樊抱着她直接进了旁边的洗手间,然后干脆的,将门锁上。

“晚上……晚上好吗?”俞菀还是有些没底,“我再不做饭就来不及了。”

“我等一下打电话让人送菜过来。”

他脑子转的倒是快,一边说着,手已经将俞菀放置在了洗手台上。

那大理石的台面让俞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手也下意识搂紧了面前人的脖子!

贺隽樊满意的一笑,低头吻住她的同时,如愿以偿……

……

虽说是元旦,但对于周填这样没有亲人,也没有什么朋友的人来说,其实和普通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区别。

甚至,街上越是热闹,显得她越是孤独。

她也没去别的地方,在家里躺了一天后,终于还是没忍住饥饿,下去超市买了两袋速冻饺子。

出了电梯时,周填便感觉到了身后那一道目光。

一个人住的时间长了,周填自然也要比以前警惕了许多,在感觉到那目光后,她的脚步立即停在了原地,转头。

那时,楼道声控的灯也正好亮起,在看见眼前的人时,周填的眼睛顿时瞪大,因为诧异,手上的东西更是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比起她的震惊,那人却要镇定许多,缓缓的走到她面前,看了看她后,弯腰,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递给她,“怎么,你好像很害怕?你该不会以为,我已经死了吧?”

灯光下,周斐然的嘴角微微向上扬起,明明是一张清秀端正的脸,周填看着,身体却忍不住开始颤抖!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缓缓说道,“不……你怎么会突然……”

“怎么会突然回来是吗?”周斐然的话说着,伸出手来,想要帮周填耳边的碎发整理好。

但在他手伸出的瞬间,周填好像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惊吓一样,人更是直接往后退了好几步!

那反应分毫不差的落在了周斐然的眼中。

他倒也没说什么,只微微一笑,“你好像不太愿意看见我?”

“不……不是。”周填连忙说道,“我就是太吃惊了,你……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我一直都知道你住在哪里,在做什么。”

他的话让周填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周填,我一直在等你联系我。”

“我……我工作太忙了!”周填只能说道。

“是么?是因为工作太忙,还是因为觉得终于可以摆脱我了,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生活,这才连给我打个电话都吝啬,恨不得我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周斐然的话一边说着,人一边朝周填走来。

周填看着,立即往后退了两步,“我……我当然没有这样的想法!你可是我哥哥!”

听见“哥哥”这两个字,周斐然的脚步这才停下了脚步。

“哦,是吗?”

“当然……”

“嗯,我们先回家吧。”

周斐然的话说着,人直接往前面走。

那样子,仿佛比周填还要熟稔这里的路。

周填看着他的背影,反复的咬了咬牙齿后,这才硬着头皮跟着上前。

周填不太喜欢收拾,因此开门进去的时候,连周填自己看着都有些傻眼。

她也顾不上其他,先迅速将沙发上的衣服收起来放在房间,又将房门关上后,这才看向周斐然,“我……我不知道你要来,所以也没有收拾……”

“没关系。”周斐然依旧很平静,自己在沙发上坐下。

“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煮饺子,你一起吃?”

“好。”

周斐然的情绪好像还算不错,周填看着,总算是松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直接拿着东西进厨房。

周斐然就坐在那里没动。

很快的,周填煮好了饺子出来,端了一盘给他,“吃吧。”

“你要跟我回海城么?”

他的声音突然传来。

周填的动作顿时一僵,但很快的,她咬了咬嘴唇,“我在这里挺好的……”

“住在这么一个地方,连自己的生活都照顾不知道,这就是你说的挺好的?”

“我能照顾好自己,就是……工作太忙了……”

“是么?”周斐然挑着盘子里的饺子,一边说道,“是因为舍不下工作,还是单纯的,想要躲开我?”

“我没有!”周填立即说道!

她回答的很快,可能是因为说的太快的原因,连周填自己都觉得,似乎有些……欲盖弥彰。

她正想要转开话题时,周斐然突然说道,“周填,你知道,我从来都没有将你当做我妹妹看的吧?我跟你之间,也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这突然的话让周填的手一抖,眼睛也诧异的看着面前的人!

“哥……”

“我不是你哥,你也不是我妹妹。”周斐然定定的看着她,“我一直都将你当做我的女人看,你懂么?”

“我……你是不是喝醉了?”周填干笑了一声,人更是直接站了起来!

“我出去给你买点醒酒药吧,你先吃饭……”

话说完,周填转身就要走,周斐然却是想也不想的伸出手,下一刻,周填就被他直接压在了身下!

周填被吓了一跳,眼睛更是瞪大了看着面前的人!

“周填,我等的时间够长了,现在,我也不想问你到底同意不同意了,你是我的,一直都是。”

他的话说着,手上突然多了一个注射器。

看见那东西,周填的眼睛顿时瞪大!

“你……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啊!”

话说着,周填立即开始挣扎,但周斐然的动作却没有任何的迟疑,冰凉的针头直接刺穿她的皮肤!

那瞬间,周填只觉得身体的力气好像在那瞬间被抽走了,整个人直接瘫软下来!

“别害怕,我会对你好的,我也会好好的保护你,不会让任何的人欺负你。”

他的声音很轻,话说着,手掌小心翼翼的贴上她的脸,吻也落在周填的唇边……

他也不着急,动作缓慢,就好像是在对待一件自己极其珍惜的物件一样。

周填的意识还是清楚的,但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定定的看着他,眼泪不断的往下落,“不要……我求你了,周斐然,我求你了,不要好不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