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203章 让我留在你身边

第203章 让我留在你身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将电话挂断后便直接起了床,正要去拿外套时,贺隽樊将她的手拉住,“你去哪儿?”

“我……去处理一点事情。”

俞菀的话说着,小心翼翼的要将自己的手抽出来,想要趁着贺隽樊再问之前开溜,贺隽樊哪能不知道她的想法,手顿时扣更紧了,“处理什么事情?嗯?”

“就是……”俞菀咬咬牙,“我现在不想说,等我回来后再告诉你可以吗?”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这个时候能出什么事情让你去处理?”

“我知道,但是……”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突然起床,“我陪你一起去。”

……

那时,已经过了凌晨两点。

大街上车流已经少了许多,但酒吧里却还是一片的人声鼎沸,时不时的传来欢呼的声音,似乎在庆祝之着什么事情。

俞菀在往里面走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并不是在庆祝什么。

在他们嘴里兴奋的叫嚷着的话是,“弄死她!弄死她!”

其中叫的最兴奋的两个眼神是明显的散涣,样子却兴奋的很,俞菀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吃了什么东西,只用力的将他们推开。

在看见前面的场景时,俞菀的身体直接僵住!

俞渝正趴在地上,鼻子和嘴巴上面都是血,眼睛闭着,眼皮是一片的红肿和乌青,脸颊上是遍布的伤口,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的,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但那上面却全是伤口,看上去狰狞,恐怖。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那一双已经看不清楚颜色的鞋子正狠狠的踩在俞渝的脸上,并且,不断的往下碾压!

“住手。”

俞菀咬着牙说道。

但她的声音很快被淹没在了一大片的喊叫声中,没有人听见。

眼看着男人的脚还要继续往下踩,俞菀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我叫你住手!”

那桌子上摆满了酒瓶子,俞菀的手拍在上面时,上面的瓶子都震了一下,其中一个直接砸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无比的清脆!

那骤然的声音让周围的人一下子安静下来!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也缓缓抬起头来。

他的脸很长,短寸头,脸颊上有一道疤痕,眼睛中是一片的狠戾和不耐烦!

俞菀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只平静的和他对视着,“我是不是在电话里跟你说过了,不要再打她?”

她的声音中,甚至带着几分咬牙切齿!

男人在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突然笑了出来,“我可没打她,就是想跟她谈谈而已。”

男人的话说着,脚也抬了起来,架在了面前的桌子上,眯起眼睛看她。

俞菀也不打算跟他理论,直接将一张银行卡拍在了他面前,“这是你要的东西,放了她。”

“呵呵,爽快。”男人倒也没说什么,直接看向旁边的人,“放了她吧。”

听见男人的吩咐,旁边的人这才伸手,将地上的人一把拽起!

俞渝已经晕死过去,那人也不客气,直接抓了桌上的一瓶酒,往她的头上一倒!

俞渝终于清醒过来,猛地睁开眼睛!

“走吧,你妹妹来接你了,有钱就好说了,以后可还得常来玩,知道吗?”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笑着说道。

俞渝没有说话,嘴唇紧紧抿着。

她也不抬头,甚至连看俞菀一眼都没有。

俞菀也不在意,犹豫了一下后,终于还是伸出手来,将她的手握住,拽着往前面走!

……

俞菀将俞渝直接带回了清平别墅。

她原本是想要带她去医院的,因为她身上的伤口实在太吓人,但贺隽樊一直不断的给她打电话,而且俞渝似乎也很抗拒那个地方,俞菀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贺隽樊一直坐在客厅等她回来。

俞菀不让他一起去,他就只能在这里等着。

在看见俞菀带着人进来时,他先是一愣,随即皱起眉头。

“你去帮我拿个医药箱可以么?”

俞菀的声音很低,贺隽樊在看看她后,终于还是听从她的话,沉默着起身,帮她拿了医药箱。

俞渝穿的很少,一件灰色的吊带上衣,下面是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热裤,全身上下,全都是大大小小的疤痕。

贺隽樊瞥了一眼后就没有再看,将医药箱递给俞菀后,直接转身上楼。

俞渝看了看他的背影,“你丈夫似乎并不喜欢看见我在这里。”

她的声音嘶哑难听,其中,带着几分明显的嘲讽。

俞菀没有回答,只低头帮她处理着伤口。

她手臂上有好几道划伤,开着口子就好像是一张嘴一样,俞菀帮她上药都觉得疼,但俞渝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仿佛,那不是她的身体一样。

在将最后一块纱布缠上后,俞菀终于松了口气。

“你今晚先睡在客房吧,明天……我让人送你回去。”

“去哪儿?”

俞渝这突然的一句反问让俞菀一愣,然后,她皱起眉头,“你平时住在哪里?”

“我没有房子,有时候睡在酒吧,或者是跟着某个男人,他去哪儿我去哪儿。”

俞渝的声音很是平静,就好像是在说着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俞菀的嘴唇顿时抿紧了,“所以呢?你之后还想要这样继续过下去是吗?”

“要不呢?”俞渝的话说着,直接靠在了沙发上,“你以为谁都可以跟你一样好命吗?可以住在这样温暖漂亮的大房子里,有一个温柔多金的男人宠着你,高高在上。”

俞渝的话说着,直接笑了出来,嘲讽的。

“我之前说过让你出去学习……”

“你以为那样我的人生就会不同么?”俞渝将她的话直接打断,“不会,这些事情就好像是一个烙印一样,一辈子都刻在了我肉里,我的骨头上!就算我换个地方又如何?你以为我换个地方就可以跟你一样了吗?”

俞渝的话说着,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几分,“你觉得,可以吗?”

俞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俞渝看着,只笑了一声,“你自己也知道答案是么?既然这样,何必自欺欺人?时间不早了,你去休息吧,我就在沙发上睡就可以了,明天,我会自己走。”

……

最后,俞菀还是没有坚持,俞渝就在沙发上躺了一个晚上。

但就算只是沙发,这里也要比她之前睡过的地方舒温暖多了,俞渝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

在盯着楼顶的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后,俞渝这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地方,随即起身,准备离开。

然而下一刻,一道声音传来,“等一下。”

轻飘飘的声音,让俞渝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然后,她缓缓转头。

贺隽樊就站在楼梯口的地方,平静的看着她。

“哟,妹夫。”俞渝勾起嘴角,笑了笑,“你醒了?”

贺隽樊没有回答她,而是直接走到她面前。

但在距离俞渝半米远的地方,贺隽樊的脚步又停在了原地,俞渝知道,他这是不想靠她太近了。

“这个,给你。”贺隽樊将一张银行卡递给她,“每个月我会让人定期给你打钱,条件只有一个,不要再让俞菀见到你,懂了么?”

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真要说有什么,也只有眼底里的那些厌恶。

俞渝也没回答,只平静的看着他。

这样的话,多熟悉啊。

没错,在几个月前,另一个男人也是这么对她说的。

他们都一样,以一副保护自己心爱女人的样子,毫无顾忌的,往她的身上捅刀子!

凭什么?

她可以让人宠着,而自己,就注定被人践踏?妙笔阁

“怎么?不要么?”贺隽樊的话说着,将那银行卡又收了回去,“不要也好,但条件依旧不变,不要再见她,更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懂吗?”

话说着,贺隽樊抬脚就要走,但下一刻,俞渝的声音却是传来,“妹夫,你这是在说什么呢?”

话说着,俞渝的脸上忍不住扬起了笑容,“我可是俞菀的姐姐,在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手足了,你居然要我们断绝关系?这话要是让俞菀听见了,她肯定要伤心死了。”

“你不需要在我面前卖弄你的这些把戏,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客套的跟你说话,你要是不听,我可以让你……永远消失。”

贺隽樊的话,让俞渝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不见!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缓缓说道,“是么?那至少……我可以知道理由吧?”

“你觉得呢?”

“因为我太脏了是吗?”俞渝笑,“你怕我玷污了她?”

“是。”

贺隽樊回答的干脆直接。

“还有问题么?”

“有啊。”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俞渝才缓缓说道,“我想要问问妹夫你,每天在俞菀身边睡觉,却藏着一个永远也不想让她知道的秘密,心里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俞渝的话,让贺隽樊的脸色顿时沉下!

“你说什么?”

“我说的什么,妹夫你应该比我清楚多了呀,比如说,我们的父亲,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

“你到底知道什么?!”

俞渝的话刚说完,面前人的脸色顿时变了,手更是想也不想的伸出,一把将俞渝的脖子掐住!

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那个时候俞渝相信,他可能真的会将自己弄死。

但她心里没有任何的感觉,甚至还能笑盈盈的看着他,“呀,恼羞成怒了?这可怎么办?”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的?说!”

“这很奇怪么?那毕竟可是我的父亲啊,我可不像俞菀,被你傻乎乎的蒙在鼓里,你说,如果俞菀知道自己被你骗了这么多年的话,会是什么感受?”

俞渝的话说完,贺隽樊突然将手松开!

说真的,刚刚那一瞬间,俞渝真的有一种自己的脖子会被他拧断的感觉,此时他的手一松开,她直接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是剧烈的咳嗽。

贺隽樊就站在她前面,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但他的眼中,却是一片的狠戾!

就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俞渝又说道,“对了,如果贺总是想要将我杀了灭口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想清楚了,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俞菀的姐姐,虽然她现在跟我不亲近,但我昨晚一个电话,她不也直接跑去救我了吗?你要是将我弄死了,按照她的性格,肯定会追查下去,到那个时候,你可怎么办?”

贺隽樊没有回答。

“嗯……那可怎么办?本来只是你们贺家和她父亲的恩怨,如果你的手上真的染上我的鲜血的话,她肯定……”

“你想要什么?”

贺隽樊将她的话直接打断!

俞渝听着,脸上的笑容缓缓的收了起来,“我要留下。”

“什么?”

“我要留在这里。”

俞渝讨好的朝他笑着,“我想留在你身边,可以吗?”

她的话说着,一边走到贺隽樊的面前。

他的身材很高大,俞渝的手指在划过他的肩膀后,轻轻的将他的手握住。

“我和俞菀长得很像不是吗?而且,我不会像她一样,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听你的。”

俞渝的话说着,另一种手搭在了他的胸口上,拉近和贺隽樊间的距离。

贺隽樊的目光也终于回到了她的身上,直直的。

俞渝知道,那是一个男人才会有的眼神。

男人……都一样。

俞渝心中鄙夷,脸上却还是讨好的笑着,直到贺隽樊伸出手来,将她一把推开!

“不要拿着你跟她做比较,你不配!”

贺隽樊的话说完,俞渝直接笑了出来,“哦?看来你是不打算答应我了?那好吧,既然这样,我也只能……”

“我会给你另外安排住处,你想要什么,我也都可以给你,但你给我记住了,不要尝试着越界,那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的!”

话说完,贺隽樊直接往前走!

俞渝就站在原地没动。

在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后,她才轻笑了一声,垂下眼睛,“是么?那我们试试看好了。”

……

俞菀起床时,俞渝已经不在了。

昨晚的事情太突然,而且又是深夜,孙姨甚至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只觉得俞菀今天都是心神不宁的,甚至连抱孩子都不专心。

孙姨只能将孩子接过来自己抱,“俞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俞菀没有回答。

孙姨不得不再问了一声,“俞小姐?”

俞菀终于回过神,有些茫然的看着孙姨,“怎么?”

“是我在问你呀,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

俞菀迅速低头,说道,“就是……想一些事情。”

孙姨还想要说什么,俞菀却突然站了起来,“我要出去一趟。”

“你这是要去哪儿呀?”

俞菀没有回答,自己拿了车钥匙出门。

其实她也不想再管俞渝的事情了。

但现在每次她安静下来,闭上眼睛的时候就能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场景,她被人踩在地上,周围的人都只想看她怎样被打死,现场……没有一个人帮她。

还有,她身上那大大小小的伤口。

每一次想起,俞菀都觉得心口好像有什么东西拉扯着,不是痛,却……很不好受。

她没有接电话,俞菀只能去了昨晚的那一家酒吧。

时间还早,酒吧并没有开门,俞菀也不管,直接上去拍门。

“谁呀?找死吗!?”

骂骂咧咧的声音,紧接着,一个男人将门打开。

在看见俞菀时,他先是一愣,但很快的,他想起了什么,“你不是那贱货的妹妹么?”

这称呼让俞菀觉得很不舒服,眉头皱了皱后,说道,“我想找她,她在里面吗?”

“你可真搞笑,她怎么会在这里?你赶紧走!”

男人的话说着就要将门关上,俞菀直接从包里拿出现金,“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可以么?”

看见钱,男人的眼睛立即亮了起来,哪儿还管的上其他,直接接了过来,“您说您说。”

“俞渝住在什么地方?”

“这我还真不知道,她就是前段时间一直在这里玩,欠了钱而已,其他的跟我们真的没有关系!”

他的话,让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男人看了看她身上的行头后,又谄媚的笑了笑,“当然了,我还是知道一点点她的事情的,不过这件事情……可不止这个价钱了。”

男人的意思很明显,俞菀在看了看他后,也没说什么,直接将包里的现金给他。

“什么事?”

“她呀,有个老相好的。”男人一边数着钱一边说道,“就住在这巷子的后面,那家伙听说还是个大学生,现在每天就在家里带孩子。”

“孩……孩子?”

“对啊,那孩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不过我看,那男人八成是个接盘的,女的每天在外面浪也不管,就死心塌地的帮人家带孩子,你说,这是不是傻子?”

俞菀不等他说完,直接转身就走!

孩子……

她突然想起自己之前最后一次见到俞渝的地方,就是在医院中!

所以,她的孩子其实……一直都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