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200章 我要她活着

第200章 我要她活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个时候,俞菀正好走到阳台。

在她刚站定,还没明白佟雪说的礼物是什么时,眼前突然一晃,然后,是“嘭!”的一声巨响!

俞菀愣了一下,而那个时候,楼下已经传来一下下的尖叫声!

俞菀下意识的往下面看。

那个时候,是早上阳光最明媚的时候。

阳光落在地面上,映的那抹血红,越发娇艳刺眼。

俞菀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她的病房就在三楼,距离地面很近,因此她可以清楚的看见她那瞪大的眼睛,还有她身下不断蔓延开的血迹,犹如一条小溪……

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俞菀,要将眼睛转开,不要再看。

但那个时候,她就好像是中了什么道一样,只死死的盯着看,一动不动的。

直到,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将她的眼睛一把捂住!

他手心依旧干燥温暖,但那个时候,俞菀的身体还是不断的颤抖着,在感到他的到来后,俞菀立即转身,将他的衣领抓住!

“你……你看见了吗?是佟雪!是佟雪!”

俞菀的脸色直接变成一片苍白,声音都在颤抖着,手上的力气更是不断的收紧!

“我知道,我看见了,没事……”

“没事?怎么会没事?她死了……”

俞菀的话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自己的手机,“就在刚刚……她刚刚还在跟我打电话!她说,这是给我的礼物……原来,她是要死……她要死在我的面前!”

俞菀已经语无伦次了,她努力的想要跟贺隽樊说什么,但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没事了,现在没事了……”

贺隽樊只能紧紧的抱着她,试图安抚她的情绪,“医生还在抢救,可能她并没有事情,不,她不会有事的,我跟你保证。”

“怎么会没事?她死了……她死了!她就死在我的面前!”

俞菀的话说着,手用力的将贺隽樊推开!

她还想说什么,但那个时候,胃里面突然有东西不断的翻涌上来!

俞菀转头,直接吐了出来!

贺隽樊立即将她扶住,“你怎么样了?医生!医生!”

外面的护士听见了贺隽樊的嘶吼声,赶紧冲了进来,而那个时候,俞菀正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脸色如同被水泡过一样的苍白!

“疼……”

“她说她疼!”贺隽樊立即看向那边的护士,“医生呢?快叫医生过来!”

……

俞菀被直接推入了产房中。

贺隽樊就站在外面等着,脸色是紧绷的难看。

他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身体甚至在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二少。”

孙姨很快赶到了,“怎么回事?俞小姐怎么突然就进产房了?”

贺隽樊抿着嘴唇没说话。

就在那时,产房的门突然被打开!

“病人大出血,家属呢?家属签名!”

听见声音,贺隽樊却还是坐在那里没动。

旁边的孙姨看着,连忙将贺隽樊一推!

“二少,赶紧签名啊!”

那个时候,泰山崩于面前都可以不动声色的贺隽樊,有些怕了。

他甚至都没有第一时间签名,而是看着面前的人,“她会出事吗?”

“我们会尽力的!你快点签名!多拖延一分钟对产妇对孩子都是危险!”

听见这句话,贺隽樊这才努力的提起笔来,那个自己写了千百次的名字,他此时却有些卡住了,几乎用了好几分钟的时间,终于将自己的名字签上。

护士也来不及和他多说,重新将门关上!

贺隽樊还是站在原地,手上的动作甚至还维持着没动!

孙姨看着,连忙将他扶住,“没事的二少,俞小姐之前的产检都很好,而且孩子也不算大,不会有事的。”

之前孙姨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轮到自己,来安慰贺隽樊!

贺隽樊却始终没有回答。

他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或许是一两个小时,但他却觉得,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就在贺隽樊甚至要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冲进去看的时候,产房的门终于打开!

还有,是一首欢快的生日快乐歌。

护士抱着孩子出来,“恭喜你先生,是个男孩……”

“他母亲呢?她怎么样了?!”

贺隽樊却是看都不看那孩子一眼,直接说道!

“放心吧,母子平安,但妈妈现在身体有些虚弱,要过一会儿……”

护士的话还没说完,贺隽樊已经直接冲了进去。

护士原本是想要将孩子抱出来给他看看然后送保温室的,却不想,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旁边的孙姨看着,立即上前,笑着说道,“孩子让我看看吧,我们二少只是着急他太太,顾不上。”

……

俞菀梦见了佟雪。

她带着一身的血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看。

“我和我的孩子都是被你害死的,都是你!你要给我们偿命!”

“不……不是!”

俞菀猛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熟悉的面孔,还有他那干燥温暖的,紧紧握着自己的手!

俞菀没反应过来,只愣愣的看着他。

“佟雪……”

“放心吧,她没死。”贺隽樊很快说道,“抢救很及时,所以,她现在还活着。”

“真……真的?”

俞菀的声音里有些难以置信,“佟雪真的没死?”

“对,不过她不在这医院,等你恢复了一些,我可以带你去看她。”

贺隽樊都已经将话说到这里了,俞菀终于相信,他不是骗自己的。

她的心也缓缓的放了下来,但很快的,她又想起了什么,“孩子呢!?我的孩子!”

“孩子很好,不过毕竟早产,现在还在保温室里观察,你想见他么?”

“想!”

贺隽樊也没有驳了她的意思,直接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俞菀被吓了一跳,手却下意识的搂紧了他的脖子!

为了避免她着凉,贺隽樊是连人带被子一起抱起来的!

“你现在还不能走动,我抱着你去看。”

“不行!”

俞菀立即止住了他的动作,“走廊上那么多人!你帮我弄个轮椅!”

“不行,你要是怕被人看的话,你就把头埋在被子里,他们就看不见你了。”

贺隽樊的话说着,人已经直接走了出去。

俞菀来不及做选择,只能按照他说的,将脸埋在他胸口。

但很快的,她想到了另一件事情,“他们都认识你,哪能不知道你抱的是谁?!你这和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

贺隽樊听着,低笑了一声,“你说的也是。”

俞菀就不信他没想到,他就是故意耍自己的!

不过都已经到了这儿,俞菀也只能硬着头皮让他抱着。

为了避免撕扯到她的伤口,贺隽樊走的很慢很小心,俞菀只觉得周围的目光越发多也越发毒辣,到后面,她真的连头也不敢抬了。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孩子的保温室外。

他们现在还不能进去,但从那巨大的玻璃窗上,他们可以看见里面人的模样。

俞菀就趴在窗上看着,眼睛恨不得直接挂在那上面。

贺隽樊只看了一眼,目光便又回到了俞菀的身上,手也收紧了一些。

“我们以后,不要孩子了。”

突然的话让俞菀一愣,转头时,却发现他正皱眉看着自己,“你当时,是不是很疼?”奇幻

说真的,俞菀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或许是因为之前生墨墨的时候,那一种生生剥离的痛楚太过于强烈,一对比,这似乎也算不上什么了。

此时听着贺隽樊的话,俞菀也只摇摇头,“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

他当时进去的时候,她的脸色就好像是被水浸泡过一样的苍白,毫无血色,整个人更是陷入了昏迷,如果不是因为医生告诉他她没有生命危险,当时他或许直接……崩溃了。

一想到当时的场景,贺隽樊就有些后怕,此时看了看怀中的人后,更是直接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俞菀先是一愣,随即看向周围!

这里是婴儿区,自然是有人24小时在这里看着,但此时见着这场景后,他们都识趣的转开眼睛,假装忙碌。

俞菀还做不到贺隽樊那样厚脸皮,终于还是忍不住推了推他,“有……有人!”

贺隽樊终于将她松开了,但看着她的眼神却依旧炙热,仿佛恨不得现在就将她给吃干抹净了一样!

俞菀被他盯得有些发虚,眼睛随即转开,“你……你看着我做什么?我们是来看孩子的!”

“我不看他。”贺隽樊的话说着,眉头皱起,“你生他的时候这样辛苦,以后他要是不尊重你,我一定抽他一顿。”

他的样子认真严肃的很,俞菀看着,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还真的是亲生的,他这才多大,你就想着揍他了?”

“这个,不重要。”他的声音低沉,“对我来说,只有你最重要。”

……

出去转了一圈,俞菀也累了,回到病房后便直接睡了过去,连东西都来不及吃。

贺隽樊也不让人打扰她,一直在她床边守着。

手机被他调成了震动,刚响起的时候他便直接挂断,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后,这才走出去接。

“贺总,佟小姐的状况有些不好……”

“不管用什么办法,花多少钱,她的这口气,必须给我吊着。”

“但医生说,就算这样她也行不过来了……”

“她能不能醒过来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绝对不能死!”

俞菀目睹了那样一个场面,如果不是因为他跟她说,佟雪还活着的话,她可能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

所以,他必须要让佟雪活着。

哪怕只是一具躺在床上永远也不会醒的身体,也得给他活着!

俞菀在医院里住了整整一个半月的时间。

孩子在两周后就被接到了俞菀的病房中,他倒算是乖巧,很少哭闹,但俞菀总觉得,可能是贺隽樊恐吓了他什么,因为孙姨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乖巧的月子小孩,甚至连护士都这么说。

在知道俞菀生的是弟弟不是妹妹后,墨墨十分的失望。

但他还是不死心,尝试着问俞菀,能不能给他生一个妹妹。

他这话一出,贺隽樊就直接打断,“不行。”

“为什么?我想要妹妹。”墨墨皱起眉头,一脸委屈的说道。

“你想要我就得给?凭什么?你是父亲还是我是父亲?”

贺隽樊的样子严肃的很,墨墨看着也不敢说话了,只敢悄悄的看向俞菀。

俞菀立即伸出手来,在贺隽樊的手上掐了一下后,笑着说道,“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再谈,你该睡觉了,明天妈妈就能回家啦,你好好睡。”

挂了电话后,俞菀这才看向贺隽樊,“你老是对他这么凶做什么?”

“他是男孩子,就应该这样教育。”

“他现在才两岁多。”

“那也不小了,你总是纵容他,以后他就什么都做不成。”

俞菀不想跟他说这些大道理,将手机放在旁边后,直接拉起被子准备睡觉。

但那个时候,他的手却将她的握住,并且……不断的往里面走。

“你干嘛?”

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眼睛下意识的看向房间外。

她住的是套房,外面还有一个小房间,贺隽樊为了能保障俞菀的睡眠,让孙姨和月嫂都睡在了那个房间,一起照顾孩子。

所以此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

他这一伸手俞菀就知道他要做什么,赶紧将他的按住。

“你之前答应过我的。”

他的话说着,人已经直接上了床!

“我这还在坐月子呢!”

“我今天问过医生了,他说已经过了四十天,可以了。”

“你……你还去问他这种事情?!”

“我不问他的话,你能同意吗?”

俞菀一时间顿时回答不上来,“我……等等,你的手在干嘛?”

俞菀的话说完,原本躺在自己旁边的人突然翻身而起,压在自己身上。

“我跟你做过承诺,如果你不同意,我绝对不会做,现在我问你,可以吗?”

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眼睛更是定定的看着俞菀。

俞菀有些回答不上来,只能咬紧了自己的嘴唇看他。

“恩?”

“你觉得呢?”

俞菀反问。

贺隽樊还没来得及回答,俞菀已经直接拱起身体,手搂住他脖子的同时,主动吻上他的嘴唇!

……

俞菀原本是要在第二天早上出院的。

但觊觎许久的贺隽樊在得手后根本不愿意放过她,到后面俞菀甚至都要哭了,几乎是求着他他才肯放她去睡觉,俞菀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下午。

贺隽樊不在病房中,孙姨早已将东西都准备好,在看见俞菀那不自然的走路姿势时,她也只抿嘴笑。

俞菀被她闹的脸都红了,“您笑什么?”

“看来……二少饿的不轻。”

俞菀的脸顿时更加红了,连回答她一句都没有,直接往前走!

刚一出医院大门,她就看见站在那里的人。

佟雪的母亲。

她老了很多,头发几乎变成了一片花白,面容憔悴到不行,在看见俞菀的时候,她更是直接冲了上来!

“俞小姐!我求求您,你放过我们吧!我求求您了!”

她的声音嘶哑尖锐,其中仿佛带着无尽的……绝望!

“佟雪现在已经躺在医院了,我们不奢求您的原谅,但这样下去,我们佟家都只有死路一条了!”

佟母的话说着,人直接在俞菀的面前跪了下来,头一下下的往地上叩!

她还真的是用了狠劲,两下后,额头便有鲜血直接流淌出来!

俞菀被这场面吓了一跳,人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而那个时候,一双手伸过来,将她整个人都搂入怀中!

那骤然出现的人也让俞菀吓了一跳,转头时,正好对上贺隽樊的脸。

“我是不是说过,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嗯?”

他的声音冷厉,佟母听着,身体不由一凛!

贺隽樊却没有再看她,直接将俞菀抱了起来,转身就走!

“贺总!贺总!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啊!”

佟母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俞菀听着,心头都不由一凛,眼睛看向贺隽樊。

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甚至连眼眸中……都没有丝毫的触动!

那瞬间,俞菀才想起了一件事情。

其实,他一直都没有变。

还是和从前一样,杀伐果断,坚决狠戾,只不过是在她面前……有了温柔可爱的一面。

但对其他人来说,他还是一样。

俞菀咬了咬嘴唇后,说道,“佟雪现在……还在医院?”

“嗯,虽然没死,但可能也醒不过来了。”

他的话说完,俞菀的身体不由一凛!

贺隽樊知道她在想什么,看着她说道,“这件事情我没想过瞒着你,她没死就是没死,没醒就是没醒,这是她自己做的选择,和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用愧疚还是其他。”

“还有,她让你受惊早产,我就必须要让她的家人付出代价,这是我对佟家下手的理由,懂么?”

他那急于解释的样子让俞菀愣了愣,然后,她笑了笑。

那突然的笑容让贺隽樊倒是有些不知道怎么反应了,眉头皱起,“你这是……”

“我没事了,所以……你也放过她的家人吧,就当是她之前照顾墨墨的功劳,可以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