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90章 贺隽樊,我很痛

第190章 贺隽樊,我很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他的眼睛里是通红的一片,全身都是酒味,那个时候,俞菀是真的有些害怕了,“你……你不要乱来!”

“不要乱来?”贺隽樊轻笑了一声,“那我如果偏要呢?”

他的话说着,身体已经压上她的,脸庞靠近她的,那带着酒气的粗重的呼吸便全部喷洒在俞菀的脸上!

“放开,我叫你放开!”

俞菀用力的挣扎着,在发现他还是没有松开的意思后,她干脆张嘴,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这一招,贺隽樊之前已经领教过了,此时就算吃了痛,他也依旧没有松开的意思,相反,在俞菀咬住他肩膀的时候,他的另一只手用力一扯!

在那丝丝凉意袭来时,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立即松开了牙,伸手想要将自己的身体捂住!

然而,却已经来不及了。

等她抬起眼睛时正好对上的,是他那幽深的眼眸!

她那白晃晃的皮肤就好像是什么一样,直接印在了上面!

“你咬够了吗?那接下来,该我了。”

他的话说着,直接低头,咬住她的嘴唇!

真的是咬。

那瞬间俞菀都觉得口中有血腥味迅速的蔓延开,还有他那浓重的酒味,让俞菀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她用力的挣扎着,但她的身体被他牢牢的钳制住,根本无法动弹!

“放开……”

她还在挣扎着,但力气明显小了许多,贺隽樊自然感觉到了她的变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再次吻住她……

那个时候,他所有的理智都被吞没。

连贺隽樊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

明明,他有更多更好的选择的。

比如今天晚上的那个女人。

还有他之前见过的,那么多的女人,哪一个不比她听话,乖巧?

只要,他的手指勾一勾,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

但他没有办法。

晚上在看见那个女人的时候,贺隽樊甚至连一丝情绪的波澜都没有,而且见鬼的,眼前还全都是她的身影!

他也并不喜欢强迫别人的。

但他现在就是想要将她留在身边。

不择手段的!

哪怕是拿着孩子来威胁她!

而此时,这些情绪在积压了这么长时间后,也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口。

此时,他甚至想要直接在她的身上刻下属于自己的烙印,告诉她,告诉你,她是他的!

只能是他的!

“痛……”

她含糊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眼角不断跌落的泪水,贺隽樊的身体微微一凛,还没说什么时,她的声音再度传来,“好痛……贺隽樊,我好痛……”

听见她这句话,贺隽樊这才意识到了不对,低头一看,鲜血已经从她的身下蔓延开……

“俞菀……俞菀!”

贺隽樊的脸色顿时变了,人也立即从她身上起来,“你不要吓我,菀菀!”

……

俞菀被直接送进了医院。

孙姨都被惊动,此时就坐在抢救室的门外。

贺隽樊也坐在那里,他身上单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上面的扣子都扣错了,头发也是凌乱的一片,但他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只握紧拳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终于,抢救室的门打开!

贺隽樊想也不想的上前,“怎么样了?!”

他的脸色很难看,眼睛里全部都是血丝,医生先是楞了一下,但很快的,他说道,“你是病人的丈夫吧?孩子和母亲都没有大事,但……有滑胎的迹象,应该好好的卧床休息,至于房事……更不应该太过于激烈,这对孕妇的身体是很不好的!”

听着医生的话,贺隽樊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一些,但在听见医生说到后面的问题时,他的眉头又直接皱了起来!

“谢谢医生。”旁边的孙姨立即接着说道,“那她什么时候能醒?”

“很快就醒了,你们一定要注意病人的休息和调养,她的心情也尤为重要,千万不要再刺激病人了。”

“我们知道了,谢谢医生。”

目送着医生离开后,孙姨这才缓缓看向贺隽樊,“二少,不如就让我在这里守着吧,您先回去?”

“不用,我在这里。”

“但是俞小姐看见您会不会……”

孙姨还想说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后,到底还是咽了回去,未了,也只能小心翼翼的看着贺隽樊。

“你是说,她不想看见我是吗?”贺隽樊的话说着,低笑了一声,“也是,她是应该不想看见我,那你好好照顾她吧,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她想见的……是边覃晓不是吗!?

话说完,他转身就走。

那时已经是凌晨的时间。

贺隽樊走出医院的时候,天空已经是湛蓝色的一片,仿佛……就要亮了。

突然,他很想抽根烟。

但这个想法稍纵即逝,站了一会儿后,他便直接回到了车上,回到别墅中。

管家已经将卧室里的床单和被褥都换了干净的,贺隽樊坐在上面时,都能闻到那一阵阵的清香。

刚刚的血迹斑斑,却仿佛历历在目!

还有他脱口而出的那个昵称,菀菀……

他很快闭上了眼睛。

“爸爸。”

脆生生的声音让贺隽樊的身体一震,猛地睁开眼睛时,正好看见那站在门口的人。

他手上还抱着他的恐龙玩偶,看着贺隽樊,“妈妈呢?”

“她……出去了一趟,你有事么?”

到现在贺隽樊还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严厉一些,他似乎也听不懂,和俞菀一样哄着他,贺隽樊又不会。

所以,只能僵硬的坐在那里,绷着一张脸的。

“我不想一个人睡了。”墨墨的话说着,直接走了过来,那滴溜溜的大眼睛就看着贺隽樊,“你能跟我一起睡吗?”

听着他的话,贺隽樊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正想要拒绝时,却又想起了什么,“可以,但是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不能说谎,知道么?”

墨墨立即点头,“好。”

“你昨天在车上说,你妈妈每天晚上都在做什么?”

贺隽樊的话说完,墨墨也没有回答,只皱着眉头看他。

“算了,你要是不想说就……”

“她每天晚上都在偷偷的哭。”

墨墨的话,让贺隽樊顿时愣在原地!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有些难以置信的,“你说什么?”

“我都看见了,她每天晚上都会自己偷偷的哭,而且我还看见了,她拿着爸爸你的照片。”

“你……说真的?”

贺隽樊的声音里是明显的……难以置信!

“是真的。”墨墨的话说着,指了指他身后的床,“现在,我可以跟爸爸一起睡觉了吗?”

“不可以。”

贺隽樊很快回过神来,平静的说道,“你是男孩子,你要自己睡,去吧。”

墨墨听着他的话,小脸顿时皱起,但他也没有继续和贺隽樊理论,只自己转身出去。

而那个时候,贺隽樊也直接站了起来!

墨墨才两岁多,他是不可能说谎的。

所以说……他说的是真的!

那说谎的人……就是俞菀了!

其实她一直都想着的人……是他?!

……

俞菀醒过来时,人是在病房中。

鼻间的消毒水味让她的眉头顿时皱起,人也挣扎着要起来。巴山书院

在她的手刚撑在床上时,旁边的另一双手便将她一把扶住!

那大掌的温度和他身上的味道,俞菀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谁!?

于是,她直接将他一把推开,自己坐在床上,眼睛瞪着他!

“你放心,孩子没事。”

似乎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他此时倒是温柔了许多,“但医生说了,你有滑胎的迹象,所以还是要好好的休息,我已经给你请了护工,她们会好好照顾你的。”

“你现在在这里跟谁假慈悲呢?”俞菀咬着牙说道,“我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

“我知道,是我不好。”

他如此干脆直接的话,让俞菀顿时愣在了原地!

那瞬间,她还真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脸上的表情在变了变后,这才说道,“你……”

“我以后不会强迫你了。”他低着头说道,一边伸手,帮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被子,“医生也说了,你的心情很重要,所以你一定要调节好,懂吗?”

那瞬间,俞菀甚至觉得,他是不是已经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因为他这语气和表情,和他没有消失之前……一模一样!

但下一刻,他的声音传来,“只要你断了和边覃晓的想法,乖乖的留在我身边,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懂吗?”

他的话说完,俞菀脸上的表情也直接消失!

“你什么意思?”

“你都已经听见了,只要你断了和边覃晓的想法,我就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们以后还是可以……”

“你给我出去。”

俞菀将他的话直接打断。

贺隽樊那说了一半的话就这样咽了回去,眼睛看着她,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你说什么?”

“我叫你出去,给我滚!”

俞菀的话说着,将身后的枕头直接丢在了他的身上!

贺隽樊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就这样荡然无存。

俞菀却不管他,发现他还是不动后,她直接准备下床将她推出去,贺隽樊却反而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你……”

俞菀还想说什么,但很快的,小腹上绞痛的感觉再次传来!

她的脸色顿时变成一片苍白。

贺隽樊立即感觉到了她的情绪,立即也紧张起来,“你还好吧?医生……医生!”

……

医生很快过来了,帮她检查了一番后,这才说道,“俞小姐,你现在的情绪对孩子的影响很大,一定要多注意。”

俞菀躺在床上没说话。

医生这才缓缓看向旁边的贺隽樊,“贺总,你作为家属更应该……”

“想要让我心情好起来很简单。”俞菀直接说道,“让他给我出去。”

她的话说着,手指向旁边的人,“我不想见到他,一眼都不想!”

俞菀如此直接干脆的话让在场的人脸色都不由变了一下,眼睛也都不约而同的看向贺隽樊,小心翼翼的。

这位凭借一双手就足以让这个城市翻云覆雨的男人,何曾被人这样对待过?

贺隽樊的脸上是一片的冷峻,一会儿后,他却又突然笑了出来!

那噗嗤一声的笑让人心头不由一凛,而下一刻,他已经直接开口,“那好,既然这样,不如直接做引产手术吧。”

他这突然的话让在场的人顿时愣住!

俞菀的眼睛更是瞪大,猛地看向他,“你说什么!?”

“你现在不就是想要仗着这个孩子命令我么?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就不要这个孩子了吧,反正……我也不想要。”

他的脸上是一片的嘲讽,俞菀的手顿时抓紧了身下的床单,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看!

“怎么样,你选一个?”

贺隽樊就微笑着看着她。

俞菀没有回答,只咬紧了嘴唇看他!

贺隽樊却不管她,直接看向前面的医生,“既然没事,你们就出去吧。”

见此,医生自然不敢再说什么,立即带着人出去。

病房门被关上,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贺隽樊拉开椅子,缓缓的坐了下来,“如何,你还想让我滚出去吗?”

“你不觉得你很卑鄙吗?”俞菀咬着牙,一字一顿的,“你除了会威胁我,还会做什么?”

“要不呢?你还想要对你多绅士?”贺隽樊的话说着,笑了一声,“你觉得,可能吗?”

俞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直接转过身,闭上眼睛。

“没有异议的话就起来,把这汤给喝了。”

俞菀没有回答。

“你不想起来自己喝也行,我喂你,嘴对嘴的那种。”

他的话让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还没回答时,贺隽樊已经真的自己喝了一口,俯下身来就要喂她!

“我喝!”

俞菀立即说道,手抵在他的胸口上,阻止他的靠近!

见此,贺隽樊这才终于满意的笑了一声,帮她将床摇了起来。

俞菀也没有跟他说话,低着头就开始喝汤,一口接着一口。

“你还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的人给你做。”

他的声音传来,俞菀也没有回答。

贺隽樊看着她,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嗯?”

按照他之前的表现,俞菀知道他肯定又要说什么话威胁自己了,咬了咬牙后,只能回答,“我都行。”

他倒是没再说什么,只嗯了一声。

终于,俞菀将碗里的东西喝完,“你满意了?”

“这是为了你自己的身体着想,你不吃东西,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你说谁死?”俞菀的脸色顿时沉下,“贺隽樊!”

“好,我不说,我说过,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为难你,就算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会给你养,懂么?”

俞菀不愿意回答他,直接盖上被子,闭上眼睛睡觉。

“还有,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将婚礼延期了。”他又接着说道,“等你养好了身体,或者将孩子生下来都可以,不着急。”

俞菀没有回答。

“墨墨那边我也会让管家他们好好照顾……”贺隽樊却似乎不在意,只絮絮叨叨的说着。

那样子,和以前惜字如金的他,完全不同。

俞菀就蒙在被子里听着,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贺隽樊有一句没一句的声音中,俞菀睡了过去。

贺隽樊也感觉到,她的呼吸似乎逐渐平稳均匀下来,伸手扯了一下她的被子,果然已经睡着。

他也没有再说,只伸手,帮她将被子盖好。

她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嘴唇被她自己咬出了一道道的血痕,此时看上去倒是诱人的很。

贺隽樊也仅仅是看了那么一眼,呼吸便不自觉的重了几分。

但很快的,他将眼睛转开,仔细帮她盖好被子后,走了出去。

他让裴梓宴找的护工和助理都在外面,在看见其中一个人时,他的眉头顿时皱起,“你怎么在这儿?”

“是我,贺总!”周填立即应了一声,“是裴特助让我来的,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俞小姐的!”

周填的话说完,贺隽樊随即看向旁边的裴梓宴,“你安排的?”

“是……贺总,之前周填和俞小姐相处的不错,而且做事也细心,会照顾好俞小姐的。”

“相处的不错……”贺隽樊将这句话重复了一下,“所以说,你是她的朋友?”

“算……是吧?”

周填有点摸不着贺隽樊的想法,也吃不准他到底要做什么。

“那你留下来吧。”贺隽樊很快说道,“她的心情不是很好,你要好好的疏导她,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懂了吗?”

明明在这之前,贺隽樊对俞菀的态度似乎……很不好的。

此时这样大的转变,周填倒是有些始料不及,但很快的,她点点头,“放心吧贺总,我一定好好照顾俞小姐!”

贺隽樊什么都没有再说,直接往前面走。

周填还真的有些怕他,此时看见他走了后,刚松了口气,却不想下一刻,贺隽樊的声音又传来,“既然是朋友,那她肯定在你面前提起过我吧?她是怎么说我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