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85章 贺总他急了!

第185章 贺总他急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在边覃晓让人曝光之前那场预热的婚礼主角是贺隽樊和俞菀后,网络上又是一片的风浪!

虽然在这之前也有人盘点过他们两个,觉得很有可能他们两个就是主角,但又有人说,这段时间俞菀明显和边覃晓走的很近,就算是俞菀的婚礼,男主角也应该是边覃晓。

正因为如此,所以现在确切的消息一出来,海城才是一片的沸腾!

“他们两人这分分合合都多长的时间了,还能在一起,可真的是真爱!”

“就是,可惜了边覃晓了,几乎全程陪跑,最后新郎还是不是他。”

“这俞菀也真的是可以啊,也不知道是哪儿好了,怎么能让两个男人都为了她牵肠挂肚的?”

“也不一定啊,可能只是个烟雾弹而已,你们可不要忘了俞菀这个女人都结了好几次婚了,都一直没有结成!”

网上的风评两极化,圈子里的人倒是都大大方方的送上了祝福,俞菀这几天接的电话还有收到的礼物都数不胜数。

她都没有心情和时间应付,每天依旧到公司上班,而且让人们觉得奇怪的是……

之前传她要和边覃晓结婚的时候,边覃晓几乎天天往她的办公室跑,但如今她要和贺隽樊结婚的消息都已经过去两天了,贺隽樊却连个影子都没有出现,和网上传的消息,实在不相符。

而且更加奇怪的是,前两天贺隽樊还直接出现在了北城的一个酒会上,也就是说,两人压根就没有在同一个地方。

既然如此,他怎么和俞菀结婚?

而且如果不是真的,他大可以澄清,但偏偏,两人又都没有澄清的动静!

所有人都觉得奇怪,但也没有人敢质疑。

此时,贺隽樊正坐在办公椅上,脸色紧绷的!

“她就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裴梓宴就站在他对面,知道贺隽樊心情不佳,他也不敢轻易开口,此时听见他的话,他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回答,“没有……”

“现在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两个要结婚了吗?我在北城不回去,她跟谁结婚去?”

裴梓宴不知道,当然也不敢回答。

贺隽樊看了看他后,直接站了起来!

“贺总,您这是……”

“去海城!”

……

贺隽樊一直觉得俞菀会来找自己的。

如今很明显,边覃晓已经不想和她结婚了,而且所有人都觉得,婚礼的男女主角是他们两个人,她还不来找自己?

虽然……

虽然贺隽樊也不是想要和她结婚,但是这种被人直接无视了的感觉也让他觉得很不高兴!

而且,她之前就被人爽过几次婚礼了,她难道还想再被甩在上面一次?

贺隽樊越想越是生气,看向裴梓宴,“你给她打了电话没有?”

“打过了,但是俞小姐没接……”

“那就去她公司!”

到了大厦门口后,贺隽樊也不进去,就将车停在门口等着。

他就想看看,俞菀准备什么时候下来!

天很快就黑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贺隽樊的嘴唇也越抿越紧!

就在裴梓宴想要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的时候,俞菀的身影终于出现!

看见她的时候,裴梓宴的眼睛都亮了,也顾不上其他,直接上前,“俞小姐!”

“你……你好。”

俞菀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平静,说道。

“俞小姐,贺总在车上等您呢。”

面对俞菀的问候,裴梓宴倒是有些不知道怎么反应了,只能压低声音说道。

俞菀当然看见了。

从她走出大厦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他的车子,她原本是想要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的,但此时裴梓宴都已经这样提醒了,她也只能走了过去。

“贺总,有什么吩咐么?”

她也不打算上车,就站在车边,看着他。

贺隽樊就抿着嘴唇看她,眉头越拧越紧!

他始终没有说话,俞菀也没有心思继续等,只说道,“既然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话说完,她转身就要走,贺隽樊终于忍不住开口,“你给我站住!”

依旧是这样命令式的口吻。

俞菀的脚步停下,却没有回头,只等着他的下文。

“你这是什么意思?”

终于,他说道,咬牙切齿的!

俞菀一愣,然后,转过头看他,“什么?”

“我问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贺总,请您把话说明白一点。”俞菀微笑着看着他,“您这样突然来找我,又面红耳赤的质问我这话,让我怎么回答?”

她的样子看上去……很是坦荡,看着他的眼睛还真的……全是疑惑,甚至是,无辜。

仿佛真的什么都不知情一样!

对上她这样的目光,贺隽樊倒是突然有些词穷了。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婚礼的事情!”

不管如何,现在他们婚礼的事情被爆了出来,同样作为公众人物,贺隽樊就不相信,她真的可以无所谓!

但没想到,她还真的能沉下气!

如今他都自己跑过来找她了,她居然还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

此时听见他的话,俞菀这才哦了一声,“你放心吧,我明天就让人找媒体澄清,这几天没澄清是因为网上的热度太大,不要压,如果有打扰到您的话,我跟您道歉,对不起。”

话说完,她再一次转身!

贺隽樊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表情甚至可以算是……震惊!

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真的……不想跟他结婚?!

下一刻,贺隽樊的脸色直接沉了下来,正要上前时,前面的人脚步又停了下来,转身。

贺隽樊的动作顿时停下,盯着她看。

“对了,您之前说过的吧?只要我不跟边覃晓结婚的话,就会将孩子还给我的对吗?”

贺隽樊刚稍微上来的那一点喜悦顿时消失不见!

“您说过,那您就不能食言,这两天我工作忙,周末的时候,我会去将孩子接回来,在这里顺便通知您一声,再见。”

话说完,俞菀直接往前走。

就在贺隽樊的眼皮下,直接消失不见!

贺隽樊的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还真的不想和他结婚是吗?!

怎么,难不成她以为他有多想和她结婚呢?

笑话!

他怎么可能想和她结婚!?

这样的女人,送给他都不要!

贺隽樊心里是这样想的,但那垂在身边的手,却不自觉的握成拳头!

……

俞菀在回公寓的路上接到了个电话。

一个陌生的号码,俞菀倒也没有多想,直接接起,“你好。”

“你好,是俞小姐吗?这边是疗养院,有位女士想要见你,请问你有时间过来看她吗?”

疗养院?搜读电子书

俞菀先是一愣,但很快的,她想起了一个人。

贺隽樊的母亲!

她怎么突然想要见自己了?

虽然奇怪,俞菀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答应,“好,我明天上午会过去。”

自从当年贺隽樊将他母亲送到疗养院后,俞菀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贺隽樊也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关于她的事情,俞菀也没有关心。

虽然最后墨墨还是活了下来,但不管回想多少次,俞菀都始终无法原谅她当时对自己做的事情,不管她是以什么样的名义。

但此时她既然要求了和自己见面,俞菀也没有多想。

她倒想知道,她能是……为了什么事情!

第二天,俞菀自己开车去了疗养院。

别的不说,这疗养院的环境倒是很好,在外面看的时候她还差点以为,这不过是一个依山而傍的别墅。

疗养院的人并不多,但配有专业的医护工作者,俞菀的车刚停下时,便有人从里面出来迎接她。

“您好,俞小姐。”

在看见她的时候,俞菀不由愣了一下。

之前一直守在贺母身边的老仆人,庆姨。

这么长的时间没见,她整个人明显苍老憔悴了不少,但头发依旧梳得整齐,一丝不苟的贴在自己的头皮上,腰板挺得笔直,此时正微笑着看着俞菀,眼睛里的锐利和淡漠却也不变。

俞菀也没有在意,只朝她点点头,“您好。”

“您里面请吧,夫人已经在里面等着您了。”庆姨的话说着,人直接转身。

那样子,和俞菀第一次到贺家的时候,极其相似。

转眼间,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俞菀突然感慨了一下,却也没有犹豫,直接跟在她的身后。

这疗养院不仅仅是外观像是别墅,进去后也是如此。

花园,喷泉,小凉亭一应俱全,里面的工作者态度也很好,看见庆姨进来后,都纷纷朝她点头问候。

庆姨的脚步始终不停。

在穿过大堂后,庆姨的声音突然传来,“这么多年,我就一直陪着夫人住在这里。”

“夫人是很骄傲的一个人,被自己的儿子丢在这里这么多年,就真的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但这不代表二少这样做就是对的,不管如何,夫人都是他的母亲!”

“当然了,那时二少的眼睛里全都是俞小姐您,没有考虑到夫人,这也是正常的。”

庆姨的话说着,眼睛看了俞菀一眼。

那里面,是明显的责怪!

俞菀也没有回答,只平静的往前走。

终于,庆姨的脚步停了下来。

眼前是一个红木质的房门,想来,应该就是贺母生活的地方。

果然下一刻,庆姨敲了敲门,“夫人,俞小姐到了。”

“让她进来吧!”

贺母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庆姨这才将身子侧开,迎着俞菀进去。

贺母就坐在一张白色沙发上,面前放着花瓶和被剪的七七八八的花,手边还有一杯咖啡,优雅自得的样子和之前在贺家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不同。

听见俞菀的脚步声,她也不回头,只自顾自的剪着自己的花。

“夫人,您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终于,俞菀忍不住开口说道。

“我找你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贺母的话说着,将面前的一枝花拿起,“咔擦”一声!

俞菀看着,眼睛微微眯起!

“在你看来,我这辈子过的肯定极其的糟糕吧?”贺母的话说着,轻笑了一声,“嫁给一个根本不爱我的男人,一辈子都在得不到和放不下的痛苦中。”

“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儿子早早就离开了人世,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另一个儿子……更厉害了,为了个女人,将自己的母亲送入了疗养院,这一软禁,就是几年的时间!”

贺母的话说着,看向俞菀,“你觉得呢?”

“如果当初您没有那样对我的话,贺隽樊他也不会这样做。”俞菀抿着嘴唇说道,“在您看来,您是贺隽樊的母亲,想要尽自己所能给他最好的东西,想要帮他铺好路,但您在做这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些东西……是他想要的吗?还有,我呢?您的儿子是人,需要闪亮的人生,我就活该被牺牲?”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直接笑了出来。

“你找到吗?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但只有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甚至是千万分之一的人能够成为主角!剩下的那些,全都是配角,甚至是道具!而隽樊就是那个主角,你懂么?”

“所以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个道具是吗?”俞菀低头轻笑了一声。

“没错!你们是不合适,就算磨合了十几年,还是不合适!我只是想要帮他早点认清这个事实而已,我错了吗?”

“您错了。”俞菀抬起头来,看着她说道,“在您眼里,您的儿子是主角,可能在其他人的眼中,他也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个,但我并不想成为道具,这是我的人生,我自己定!你,凭什么?”

“是,但你错在不应该和隽樊在一起!”贺母冷笑了一声,“隽樊的事情我都听说过了,这一次能活下来,是他命大,是他的福气,但那个时候你没有陪着他,如今就没有站在他身边的资格,你懂吗?”

所以说,她现在扯了这么多,无非就是……不想让他们结婚!

来之前俞菀倒是已经预想到了,因此此时,她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最后,也只低头笑了一声,“这个……您放心,我也没想和他结婚。”

俞菀这突然的一句话让贺母一愣,然后,皱起眉头,“你说真的?”

“虽然您的很多价值观和我都不一样,但这一点,我是同意的。”俞菀笑了笑后,说道,“您说的没错,我和他就是不合适,磨合了十几年还是不合适,所以……我也不会再勉强自己,也不会再浪费时间。如果您今天让我来这儿是为了这件事情的话,那您大可放心,我……不会跟他结婚的!”

贺母原本还以为俞菀会纠缠一会儿的。

她甚至连自己能想到的,能开出来的所有条件都想好了。

却不想,俞菀居然就这样乖乖的听了她的话!

“夫人,您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俞菀的声音传来。

贺母这才回过神,看了看她后,摇头,“没有了。”

“那您好好休息,再见。”

话说完,俞菀直接转身!

干脆利落的!

贺母就一直盯着她的背影看,直到俞菀将房门拉开,看见了站在门口的人!

他也不知道站在那里听了多久,此时就阴沉着一双眼睛,眼睛盯着她看!

俞菀先是一愣,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朝他点点头后,抬脚就要走!

但下一刻,贺隽樊的手却是伸出,将她的一把拽住!

“隽樊!”

贺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俞菀的眉头也皱起,用力的想要将他的手指掰开,但他的力道却是不断收紧了,那瞬间,俞菀甚至仿佛听见了自己手腕的骨头传来“咔擦咔擦”的声音,仿佛要被他生生捏碎一样!

她的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贺、隽、樊!”

她的话音刚落下,面前的人的身体突然一转,紧接着,俞菀整个人就被他直接抵在了墙上!

俞菀的动作完全在他的控制中,在他转身的时候,俞菀的身体也直接往后倒,那瞬间,他的手却是抵在了她的后脑勺,护住了她!

那身体做出的下意识的反应让贺隽樊的脸色更加不悦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个之前背叛了自己,如今又在他母亲面前说着绝对不想和自己结婚的女人,他到底有什么好在意的!

贺隽樊厌恶她,更厌恶这样的自己!

这样被她如此对待却还是忍不住想保护她的自己!

此时,他就死死盯着她看,那炙热的目光好像要将她整个人看穿一样!

那个时候,贺隽樊是真的想要将面前的女人拆开,将她的血肉都吞咽下肚,顺便看看,这个女人的心,是不是黑色的!

但下一刻,他却是开口,“你刚刚在我母亲面前说什么?浪费时间?我养了你这么多年,在你看来,就是在浪费时间!?”

“没错。”俞菀很快回答,干脆直接的!

她这样直接承认,贺隽樊顿时愣住!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你说什么?”

“既然你都已经忘了,不就证明,那都是不重要的事情吗?既然不重要,不是浪费时间……是什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