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81章 算一笔账

第181章 算一笔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一路上墨墨都没有说话。

裴梓宴就坐在前面开车,眼睛时不时的看向车后座。

墨墨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嘴唇紧紧的抿着,表情严肃。

那样子让裴梓宴总觉得……有些不安。

但他也不懂怎么跟孩子沟通,好不容易的,车子终于抵达清平别墅。

在看了一眼窗外后,墨墨也没动,只看着裴梓宴。

他从小在海城长大,所以对这个城市这个地方,都是陌生的。

甚至对贺隽樊……也是如此。

“小少爷,到了。”

裴梓宴下车,亲自帮他将车门打开。

墨墨看了看他后,终于缓缓下车。

贺隽樊就在客厅等着。

在看见裴梓宴带着墨墨进来时,他立即抬起眼睛,眼睛微微眯起。

“贺总,小少爷到了。”

裴梓宴低声说道。

贺隽樊原本还以为裴梓宴到那边肯定要拉锯一段时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他真的就这样轻易的……将孩子带了回来!

贺隽樊先是一顿,却也没有犹豫,直接上前,走到墨墨面前。

墨墨也抬头看着他,目不斜视的。

“管家。”贺隽樊很快转身,“将小少爷带上去休息。”

听见这句话,管家立即上前来,“是。”

然而下一刻,墨墨却是直接转身,“我要回家。”

裴梓宴一愣,贺隽樊的眼睛更是沉下,“回哪里去?这就是你的家!”

墨墨没有说话,但人却是直接往前面走,贺隽樊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从背后,将墨墨的衣领一把抓起!

然后,他就好像一只小鸡一样,被贺隽樊直接拎了起来!

裴梓宴看着不由楞了一下,随即上前来,“贺总……”

他的话还没说完,贺隽樊已经将墨墨直接丢给了旁边的管家,“带他上去休息。”

管家不敢多言,立即抱着孩子上去,墨墨没有反抗,但眼睛却一直盯着贺隽樊看。

死死的!

贺隽樊却没有管,而是看向旁边的裴梓宴,“她就这么让你将孩子带回来了?”

裴梓宴没想到他刚刚气势汹汹的,就为了问自己这么一句话。

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是……”

贺隽樊顿时不说话了,眉头紧紧的皱着,嘴唇更是抿紧!

虽然他还是一句话也没说,但是裴梓宴都可以看出,他很生气!

“贺总,这不是……您让我去将小少爷接回来的吗?”

裴梓宴低声说道。

裴梓宴的确不明白。

没错,是贺隽樊让他去接的。

但他让他去接,也没有想到俞菀居然就直接将孩子给他送了过来!

看来,她还应该挺开心的吧?

觉得这孩子就是个累赘,他现在主动让人去接孩子,她肯定很开心吧!

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这么爽快的将孩子就给他送过来了!?

贺隽樊的脸色越发难看,却依旧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往楼上走。

裴梓宴也没再是说什么,转身就要走的时候,贺隽樊的声音突然传来,“明天,我要那个女人的所有资料。”

……

裴梓宴其实就在等着贺隽樊的这句话。

贺隽樊是失忆了,但他的神志很清楚,对俞菀会这样厌恶的原因,无非是因为俞菀要和边覃晓结婚的消息。

虽然裴梓宴也不知道俞菀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和边覃晓结婚,但裴梓宴感觉,俞菀心里肯定还有贺隽樊。

她和贺隽樊之间,或许只是需要一个可以解释的机会。

只要贺隽樊愿意给,事情就简单多了。

裴梓宴第二天就把资料发给了贺隽樊。

然而,贺隽樊的反应却和裴梓宴想象的有些不大一样。

“所以说,我贺隽樊养了十年,就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

贺隽樊的脸色很是难看,他这话,裴梓宴倒是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脸上的表情在变了变后,这才缓缓说道,“贺总,其实俞小姐可能……是有其他的苦衷。”

裴梓宴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眉头明显向上挑了一下,“苦衷?她能有什么苦衷?我看她现在倒是活得快活的很!”

话说着,他看向裴梓宴,“你现在,是在帮她说话吗?怎么,你和她之间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贺隽樊的话一出,裴梓宴的心头直接跳了跳,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不是,我就是想说……之前俞小姐和边总也差点结婚了,但最后她还是选了您,而且……那个时候是您不让她陪着的。”

贺隽樊不说话了。

裴梓宴还想要说,贺隽樊却直接扬手,“好了不用说了,你先出去吧。”

“是。”

贺隽樊的情绪很不好,裴梓宴也不敢多说,直接关门出去。

刚出办公室,他就发现正在秘书室门口佯装很忙的周填,在他出来之前,她明明一直盯着他们这边看的。

裴梓宴的眉头顿时一皱,随即上前,“你怎么在这里?”

听见声音,周填这才好像刚刚发现他一样,抬起头来,“呀,裴特助,你也在这儿啊。”

自从上一次贺隽樊说了不想在秘书室里见到周填后,裴梓宴就让人将她调到了人事部那边,周填表面顺从了,但一直都在找机会上来这边打探消息,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却不想被裴梓宴抓了个正着。

此时周填的话说完,裴梓宴也不回答,只看着她。

周填有些心虚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就是……就是想要上来看看贺总。”

“贺总很好,不用你关心。”

“但是……”周填的话说着,看了一圈四周,然后伸出手来,拉着裴梓宴到了旁边,“我觉得贺总特别的不对,你想想他之前对俞小姐多好啊,最近这是怎么了?甚至开始跟俞小姐作对?”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裴梓宴的话说完,正要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周填却是攥紧了,“怎么就不是了?毕竟我之前也是知道贺总身体的人,如今他痊愈了,就是皆大欢喜的一件事情,怎么就……”

“你哥呢?最近他有没有跟你联系?”

裴梓宴突然转开了话题。

周填先是一愣,随即摇摇头,也顺利被裴梓宴带偏,“没有,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你先好好的工作吧,如果你哥跟你联系了也告诉我,至于其他的,不用你想。”

话说着,裴梓宴将自己的手直接一把抽出。

周填还想要说什么,一道声音却突然传来,“梓宴,跟我走。”

听见那声音,周填连忙将自己的话咽了回去,眼睛转开,不敢和贺隽樊的对上,生怕他再挑自己的刺。

但那个时候,贺隽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她,话说完后,直接就往前面走。

裴梓宴立即跟在他身后,“贺总,我们去哪儿?”

“海城!”

……

贺隽樊为什么要突然去海城,裴梓宴也不知道。

但当他们到了俞菀的公司后却被告知,俞菀今天并没有上班,至于去了哪儿,没人知道。

扑了空,贺隽樊的脸色自然难看。

裴梓宴立即让人去查,在听见对方的话后,他立即看向身边的人,“贺总,俞小姐去医院了……”

听见他的话,贺隽樊的动作顿时停下,然后,猛地转头!

“你说什么?!”

俞菀昨天晚上就进了医院。

从裴梓宴将墨墨接走了后,俞菀就一直坐在墨墨的房间里,孙姨一开始还劝了她几句,但后面觉得事情的不对,进去一看,俞菀已经晕了过去。老友书屋

连夜,她就被送到了医院。

早上虽然醒了,但状态也并不好,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恍恍惚惚的。

边覃晓一直坐在她床边守着,此时在看着她那样子时,也只能低声劝着,“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但你要想想你另一个孩子……而且等上诉的官司赢了,我们还是能将墨墨接回来的。”

俞菀没有反应,只翻了个身,攥紧被子,“官司不会赢的,所以……他不会回来了……他肯定以为是我不要他了,我好不容易让他接受了我……”

“不会的,墨墨……很懂事。”

“他也不会让我见孩子的,我能感觉到,他就是恨我,所以现在,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让我永远也见不到我的孩子……”

俞菀的话说着,眼泪不断的往下掉。

边覃晓坐在她身边,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只能缓缓的攥紧了拳头,站了起来,“我出去给你买点东西吃吧,你先睡一下。”

话说完,他转身就走。

病房里很快变成了一片安静。

在听见他将房门关上后,俞菀这才终于将攥着被子的手松开,闭上眼睛。

边覃晓说的没错,不管如何……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应该好好的。

以后……以后她肯定还会有机会见到墨墨的。

一定。

俞菀正想着,轻轻的脚步声传来,不用想也知道是边覃晓回来了。

俞菀也没回头,直接说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你说的对,墨墨很懂事,所以他肯定会懂我的……”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那道声音传来,“懂你什么?懂你为了嫁给别的男人,将他推了出去?”

低沉的,冷冽的声音!

那声音让俞菀的身体一震!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缓缓转头。

发现真的是那人后,她更是直接坐了起来!

贺隽樊就站在病房门口,沉着眼睛看她。

刚刚那一瞬间,俞菀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但她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也掐了一下子自己的大腿,在真实的痛楚传来时俞菀这才肯定,面前的男人,是真的存在!

“你……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贺隽樊的话说着,眼睛看了她一圈,“哟,这待遇还算不错,怎么,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了?”

他的脸上,是一片的讽刺!

俞菀先是一愣,却也没回答,只看着他。

“你也别多情,我不是来看你的。”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拉开椅子在她旁边坐下,“我来,是想和你算算账。”

“什……什么?”

“我是不是养了你将近十年的时间?在这期间,给你买房子,供你上学,给你工作的机会,这些,我们是不是该算笔账?”

贺隽樊说的很认真严肃。

如果不是因为他这样的严肃认真,俞菀真的要以为,他是在骗自己的。

眼前的一切,也不过是他跟自己开的玩笑!

但很显然……并不是。

而在话说完后,贺隽樊更是直接将一份文件放在了俞菀面前,“这是我算出来的清单,你看看吧。”

俞菀低头看了一眼那份文件一眼,却没动。

而她的眼眸也从一开始的意外和惊喜,变成了此时的……波澜不惊。

贺隽樊看着,眉头不由皱紧了。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听见了。”俞菀终于开了口,“文件我等一下会看的,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她的语气,显然是要下逐客令了。

贺隽樊先是一愣,随即冷笑,“你以为我愿意呆在这里?我就是来讨债的!我希望在你结婚之前,这笔钱能给我还清楚,听见了吗?”

俞菀没回答,但那放在被子上的手,明显握紧了!

那盯着他看的眼睛,更是没有丝毫的闪躲。

不知道为什么,贺隽樊在对上她眼睛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心疼。

但很快的,这个想法被他压了下去,他人也直接站了起来,“好了,就这样吧。”

话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俞菀的声音却从后面传来,“贺隽樊。”

这样的称呼,贺隽樊是不喜欢的。

放眼整个北城海城甚至国内,谁敢这样直呼他的名字?

连名带姓的。

但那瞬间,他的脚步还是停下,“什么事情?”

“如果可以,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俞菀的话,让贺隽樊的身体一震!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冷笑了一声,“怎么,你还真以为我有多么想要见到你?可笑!”

话说完,贺隽樊抬脚就走!

“嘭!”的一声,他将房门直接关上!

裴梓宴一直都在外面等着,在看见贺隽樊出来的时候,他立即上前来,“贺总。”

贺隽樊没有回答,但那紧皱的眉头还有冷若冰霜的脸足以看出……两人谈的不怎么样。

裴梓宴倒也不意外,只是好奇,俞菀到底说了什么……能让贺隽樊成这样子?

他正想着,贺隽樊的声音传来,“她以为我是来看她的?真的可笑!你现在就给我盯着她,她一天不给我打钱,我就让她一天都结不了婚!”

裴梓宴没能明白贺隽樊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而原本一直往前面走的贺隽樊在那瞬间脚步也停了下来,眼睛定定的看着前方。

裴梓宴顺着他的眼睛往前,这才发现站在那里的人。

边覃晓。

“贺总。”最后,还是边覃晓先笑了一声,上前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不是吗?官司你赢了,孩子你也已经抢回去了,还来做什么?炫耀你胜利的果实?”

“那倒不是。”贺隽樊冷笑,“我就是来要债的,既然现在碰到边总了,我就顺便提醒边总一句,选女人可不能选漂亮的,你对她掏心掏肺的,指不定她哪天就背叛你了,连给你个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话说完,贺隽樊也不等边覃晓是什么反应,直接往前面走!

……

边覃晓回到病房时,俞菀正一个人坐在床上,手不知道抓着什么东西,因为用力,手背输液管都开始回血了。

边覃晓不得不上前,“手松开,回血了。”

听见声音,俞菀这才好像刚刚反应过来一样,将手松开。

那文件袋封着,边覃晓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但想来,肯定和贺隽樊有关。

他也没有明说,直接在她身边坐下,“我刚刚碰见贺隽樊了,在走廊。”

俞菀没有回答。

边覃晓也自顾自的低头,帮她将粥盛了出来,“这是他给你的?他想要做什么?”

“还债。”俞菀低头笑了一下,“他养我的那些年的债务。”

俞菀的话,让边覃晓的眉头顿时皱起,“这是什么意思?”

“银货两讫的意思。”俞菀的话说着,手又收紧了几分,“我刚刚也说了,希望这是我和他……最后一次的见面。”

“以后,我们就真的没有关系了。”

俞菀的话说着,眼眶迅速的红了起来,但里面的氤氲,被她死死的压了下去!

“你……还好吗?”

“好,我当然好。”俞菀立即说道,干脆直接的,甚至还笑了出来,“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本来……我本来就是这样想的,只要他可以好好的活着,跟我没关系也好,不见面……更好,只要不见面,我肯定就能忘了他,以后……我们就没有关系了,这不是很好吗?我觉得很好。”

俞菀一个人喃喃的说着,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了。

边覃晓就坐在那里看着她,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俞菀,你不好。”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俞菀顿时愣在了原地,眼睛也看向他,“你说什么?”

“我知道的,你不好,你要是难受……就哭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