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78章 不配做母亲

第178章 不配做母亲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最后,俞菀在宇城经历的事情有些不了了之的感觉。

因为在时间发生了将近半个月后,警方都没有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只说了,那男人可能是在报纸上看见了俞菀的报道,认出了俞菀后想要捞钱才绑架了她。

其他的,没有任何的解释。

至于俞渝,俞菀也始终没有让警方去找她。

俞菀后面自己让人去查了一下,但和警方的结果都差不多,虽然俞菀知道那男人肯定不是想要钱,但是,她没有任何的证据。

虽然俞菀相信,在灰色地带混了这么多年,俞渝不可能毫无人脉,但她不认为她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瞒天过海。

所以可能……在背后还有另外一个人。

但这个人是谁,俞菀并不知道。

俞菀想过去找她,但俞渝却好像在这个城市里直接消失了一样。

俞菀再也没有见到她。也没有她的消息。

转眼间,又是几天的时间过去。

一秒记住http://

贺隽樊依旧没有联系她,也再没有在海城露过面。

倒是她和边覃晓的婚礼,日期越来越近了。

边覃晓承包了婚礼的大小适宜,他也不想弄的多盛大,只通知了他圈子里的几个朋友,甚至,他连结婚公告都没有发。

他说了,俞菀的身份不同,他不想给她压力。

毕竟要是让媒体知道他们要结婚的事情,俞菀的过去肯定又会被挖出来一次,他不想。

俞菀也默认了。

原本其实,她连婚礼都不想要的。

会答应举办婚礼,单纯只是为了可以让边覃晓安心而已。

在听见俞菀决定要和边覃晓结婚的时候,戴文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尊重俞菀的决定。

所有的事情,仿佛就这样尘埃落定了下来。

直到那一天,俞菀接到了一个电话。

俞小姐。

在听见这声音时,俞菀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周填吗?

对,是我。周填立即说道,我刚刚才知道,你要和边总结婚了?

嗯。

不是,为什么啊?周填随即说道,你不是知道了贺总的事情吗?为什么……还要和边总结婚?

她的话说完。俞菀也没有直接回答。

周填顿了一下后,又缓缓说道,你和贺总是不是又吵架了?我……我看到贺总发现你们要结婚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周填后面这句话让俞菀的身体一震!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缓缓说道,你说……什么?你见过他了?

对啊,贺总他一直都在北城,你不知道吗?

俞菀的确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已经很长的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久到让俞菀觉得,可能之前边覃晓跟她说,他痊愈的事情,不过是欺骗自己的谎话。

要不,他为什么真的可以……一次都不联系自己?

但此时听见周填的话后,俞菀才发现,原来……不是。

他一直都在,甚至……连自己结婚的事情都知道?

俞小姐?俞小姐!

听见声音,俞菀这才反应过来,勉强的笑了一声。谢谢你关心我们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唯一可以跟你说的就是……我要结婚了,和贺隽樊也再也没有关系,谢谢。

话说完,俞菀直接将电话挂断。

但是,她的手机却始终握着手机没动。

她的牙齿紧紧的咬着,手更是不断的收紧,手背都是一片暴起的青筋!

俞总,俞总!

听见声音,俞菀这才抬起头来。

秘书正站在门口,边总来了,要请进来吗?

嗯……让他进来吧!

……

另一边。

在挂了电话后,周填立即往前面贺隽樊的办公室看。

他去开会了,此时办公室里,只有他的律师赵景乾。

周填预感,赵景乾肯定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进去问问时,旁边的电梯门突然开了。

周填被吓了一跳,转身时,整个人差点和贺隽樊直接撞上!

贺隽樊的眉头顿时皱起,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就是过来看看……

周填的话还没说完,贺隽樊的眼睛已经看向身后的裴梓宴,这样的人你为什么安排在秘书室?

很显然,他对周填很不满意!

周填不由一愣,眼睛也看向裴梓宴。

贺总,这是您安排的。裴梓宴只能低声说道。

听见这回答,贺隽樊的眉头顿时皱紧了,我安排的?

话说完,他看向周填,那我现在重新安排,以后,我不想在秘书室里看见她。

也不等周填回答,贺隽樊直接往前面走。

周填则是站在原地,一脸的目瞪口呆!

裴梓宴也没有再看她,只迅速跟上贺隽樊的脚步。

赵景乾就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在看见贺隽樊进来时,他立即站起,贺总。

嗯。

贺隽樊的回答很是平静,一边将手上的文件直接丢在桌上,一边拉开椅子坐下,说说吧,海城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贺隽樊的脸色不善,语气更是质问的!

赵景乾先是看向了裴梓宴,后者只缓缓的摇头。

你们在我面前互相递什么眼神?

贺隽樊冷厉的声音传来,赵景乾这才不敢造次了,赶紧说道,贺总您想要问什么就问,我要是知道的话,肯定告诉您。

我让你来,你还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贺隽樊的眼睛微微眯起。

被他那样的眼神一盯,赵景乾的心里还真的有些发毛,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缓缓说道,贺总您是想要知道您那几套房子的事情,对吧?

要不呢?

这是您当初自己签名的文件,可都是您的吩咐,要不的话,我哪里敢自作主张?

赵景乾的话说着,赶紧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他看。

贺隽樊在看了一眼后,眼睛直接转开,所以呢?你是想要跟我说,我将我这么多房子的款直接给了那个女人?那个在知道我病重后直接要和别的男人结婚的女人?

贺隽樊的脸色越发难看,赵景乾的心里更是没底,眼睛看向对面的裴梓宴。

虽然他对俞菀要跟边覃晓结婚这件事情也十分的不理解和愤怒,但贺隽樊现在这样说……似乎也有些过分了。

毕竟那个时候,是他爱俞菀爱的死去活来才想要把这些钱就给她的。

现在怎么反而好像……是他们蛊惑他的一样?

裴梓宴看着,正想要说什么,对面的赵景乾却是直接将他的话打断,说道,贺总,不管如何,俞小姐还有您的孩子,所以您那个时候其实更多的,是为了您的孩子着想。

贺隽樊的眉头紧紧地皱着,却没有说话了。

当然了,可能俞小姐可能也没想到贺总您能痊愈,如今您都已经好了,不如……

不如什么?贺隽樊冷笑了一声,将他的话直接打断,一边将一张请柬甩在了赵景乾的面前。她结婚的请柬都已经发到我这里来了,你还想要帮她说话,是吗?

当然不是。赵景乾立即改了口,我就是觉得小少爷……怪可怜的。

是挺可怜的。贺隽樊嘴角的冷笑又很快消失不见,跟着这样的母亲,怎么能好?你回去就给那女人发律师函,让她乖乖将孩子的抚养权给我交出来,要不然的话,就直接上法院。一周后我就要见到我的孩子,懂了吗?

……

从贺隽樊的办公室里出来后,赵景乾和裴梓宴都没有说话。

顿了顿后,终于还是裴梓宴先开了口,你为什么不告诉贺总,财产的事情是他之前就决定好了的,不仅仅是房子,他甚至连公司的股份都想要直接给俞小姐。

告诉他又如何?赵景乾的话说着,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他就会改变主意吗?他现在觉得自己当初就是被俞菀鬼迷心窍了,你要是告诉他公司的事情,他肯定会更加抵触的。

而且,他之前签的协议是说自己如果不在人世的话,现在他都已经痊愈了,这协议,自然也得作废。

赵景乾的话说完,旁边的人突然不回答了。

赵景乾转身时,却发现裴梓宴正盯着自己看。

那眼神让赵景乾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说的不对?

但是就这样什么都不告诉他,他对俞小姐的误解会越来越深的。

裴梓宴的话说完,赵景乾直接笑了出来,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记得之前,我站俞菀的边,极力想要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没有这样积极啊。

那是因为我那个时候还不懂贺总的想法,后来贺总对俞小姐的感情你都已经看见了,你这样瞒着……

但是现在贺总忘了她。赵景乾将他的话直接打断,他记得所有的事情,唯独忘了俞菀的所有记忆,为什么?说明对他来说,俞菀并不算是一个好的回忆,就连医生都说了,这是选择性失忆,说明他就不想想起她,你懂吗?

赵景乾的话。让裴梓宴无法反驳。

而那个时候,赵景乾已经继续说道,而且,俞菀对贺总就是真心的了吗?她但凡对他能有那么一点真心,她都不会做出和边覃晓结婚的选择,贺总那个时候还没死呢!她在做什么?迫不及待的找个下家?

裴梓宴依旧沉默。

好了,就这样吧,反正到时候将孩子的抚养权要过来,他们两个也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就这样吧!

话说着,赵景乾直接进了电梯。

裴梓宴没有跟着上前。

在看着电梯门合上后,裴梓宴这才缓缓转头看向办公室里面。

百叶窗开着,因此贺隽樊坐在里面的样子,裴梓宴看的清楚。

他正看着电脑上的数据,眉头紧皱,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那样子,像极了很多年前的他。

虽然有段时间,在贺隽樊因为俞菀而处处受到限制的时候,裴梓宴也曾觉得,如果贺隽樊可以回到以前的那个状态就好了。

没有任何的软肋,弱点。

但现在,裴梓宴突然觉得这样……并不是很好。

如果……他连俞菀都不在意了,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他会在意的?

……

俞菀回到公寓的时候,孙姨便直接将手上的东西给她。

这是今天下午送到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信封,署名是……赵景乾的律所。

在看见这署名的时候。俞菀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拆开看时却发现那是……律师函!

上面也写的很清楚,代表贺隽樊,来跟她要孩子抚养权的。

将上面的字看完后,俞菀的身体顿时颤抖起来,手更是紧紧的抓着那一页纸!

孙姨很快注意到了她脸色,上前来,俞小姐,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

俞菀的话说完。将那张纸直接收起,看向客厅,墨墨呢?

小少爷睡着了。

嗯。

换做是之前,他既然睡着了,俞菀自然不会进去打扰,但那个时候,俞菀却轻轻推门进去,在他床边坐下。

他的窗帘只拉上了一半,因此房间里的月光足够让俞菀看清楚他的轮廓。

俞菀也是这段时间才发现的。

墨墨的样子和那个人……越来越像。

于是俞菀看着看着,眼眶突然红了起来。

她迅速抬手擦了一下,悄悄走了出去。

在俞菀将房门关上的时候才发现,孙姨还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那目光让俞菀不由笑了起来,您看着我做什么?

俞小姐你……是不是不高兴?

没有。俞菀回答的很快,眼睛也垂了下来。

你这话要是跟别人说,别人可能会相信,但可骗不了我老太婆,我呀。可算是看着在你长大的。孙姨皱着眉头说道,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俞小姐你再看看自己的样子,哪有要办喜事的样子?

孙姨的话说完,俞菀只微微一笑,是吧?

所以你这是……

没什么,时间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

话说完,俞菀直接进了自己房间。将门关上。

那个时候,她才将手上的东西重新拿了起来,反反复复的,认真的看了一次,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这才拿出手机,给赵景乾打电话。

您好,俞小姐。赵景乾倒是很快接了起来,声音里却没有任何的情绪。

我收到律师函了。俞菀沉着声音说道,但是,我不懂什么意思。

俞小姐要是不懂的话,可以咨询一下您的律师。

墨墨之前是什么状态你们都是知道的,他现在好不容易好了一些,你们却想要他跟自己的亲生母亲分开吗?俞菀的话说着,牙齿紧紧的咬了起来!

俞小姐,如果您不同意的话,我们也可以直接走司法程序,这话您倒是可以留在到时候跟法官说,但我想,您应该也还是没有任何的胜算。

赵景乾的声音里的嘲讽,俞菀自然是听出来了。

为什么?俞菀深吸口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俞小姐,别说贺总,就算是我,我也不会让孩子和您这样的母亲在一起。

我这样的母亲?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你清楚的很,在贺总病重的时候,你做了什么?你毫不犹豫的走了,甚至还欢天喜地的和其他男人筹办结婚的事情,你觉得,贺总能怎么想?我们能怎么想?

俞菀无法反驳。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缓缓说道,所以说,这就是贺隽樊现在的想法是吗?

他痊愈了,却从来不联系她。

转头却直接让他的律师给她发了一份律师函,想要将孩子从她身边抢走!?

所以……他就是觉得,她不配做他孩子的母亲的意思。对吗?

我要是不同意呢?俞菀深吸口气说道,声音却依旧艰涩到了极点。

我说了,您要是不同意的话,可以直接走司法程序,不过您可要让您的律师准备好了,因为……你们没有任何的胜算。

话说完,赵景乾将电话直接挂断。

俞菀紧握着手机,嘴唇已经被直接咬出了血。

一瞬后,她又将手松开。轻笑了一声。

赵景乾的性格俞菀是了解的。

比起裴梓宴来,他更会揣摩贺隽樊的想法和心思,而且很多时候,他都能猜中。

所以他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和做法……就是代表了贺隽樊。

他声音里是不耐烦和厌恶那样的明显。

也就是说,贺隽樊对她……同样如此。

所以,这才是他没有联系自己的原因。

不是因为不想打扰,而是因为……根本不愿见她。

一面,都不愿意。

另一边,赵景乾将手机放下的时候。旁边的人还一直盯着他看。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赵景乾将面前的酒杯端起,我说错了?

我觉得,这件事情该让贺总和俞小姐当面好好的……

但贺总现在根本就不想和她见面。

赵景乾的话说完,旁边的裴梓宴明显沉默了一下,然后,他缓缓说道,赵律师,你为什么突然就不支持贺总和俞小姐在一起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