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72章 俞菀,他还没死呢

第172章 俞菀,他还没死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推荐:巫医觉醒。

俞菀就躺在那里没动。

她的身体绷紧,眼睛依旧闭着,甚至连呼吸都放平了许多,生怕让他知道,其实自己是清醒的。

他也没有做其他,手指轻轻的碰了她一下后,又缩了回去,然后,是漫无止境的平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缓缓站了起来,转身。

她知道,他要走了。

那个时候,俞菀下意识的要伸出手将他的抓住。

但在那动作做出之前,她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下一刻,轻轻的关门声传来,在确定他走了后,俞菀这才睁开眼睛。

那瞬间,眼泪也直接往下掉。

很快的,她伸手擦掉,翻了个身后,重新闭上眼睛。

他会好起来的。

以后他的人生,也依旧会是璀璨的,耀眼的。

只是和她……没有关系了而已。

这样,也好。

反正只要他能活着,就好。

至于她如何……并没有关系。

一点也没。

那天晚上,俞菀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

边覃晓就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眼睛闭着,下巴上都已经有了些许胡茬,黑眼圈更是明显。

俞菀看了两眼后便没有再看,自己撑着坐起来。

“你醒了?”

他立即醒了过来,手扶着她,“还有哪里不舒服么?要不要喝点水?”

“我没事了。”

她的声音带了几分嘶哑,然后,眼睛落在他扶着自己的手上。

边覃晓随即意识到了她的目光和想法,很快将手缩了回去,“你还是喝点水吧,我让厨房的人给你煮点吃的。”

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俞菀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那个……医生的事情,怎么样了?”

边覃晓就知道她会问这个,先是一顿,然后,缓缓说道,“我已经让人去找了,这几天应该就有消息,你放心好了,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的。”

话说完,也不等俞菀回答,他直接抬脚,脚步还没跨出去时,俞菀回答,“我也会做到。”

她的声音平静,淡定。

却没有丝毫的情绪。

边覃晓已经预想到了,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往前走。

俞菀的这场病来势汹汹,但恢复的倒也挺快,更幸运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任何的影响。

在退烧之后,俞菀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医院做了检查,在听见医生说没事后,她才算是松了口气。

春节很快过去。

海城的天气逐渐变暖,俞菀每天依旧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在贺隽樊再次离开将近一个月后,她做了决定,离开睢南庄,搬到公司附近的地方住。

反正迟早,都是得搬。

孙姨会和她一起搬,好照顾墨墨。

就在俞菀做了这个决定的第二天,一个许久不见的人抵达睢南庄。

赵景乾。

如今他的事务所是越开越大,全国都有分所,俞菀也很长时间没有和他见面,在看见他的时候,俞菀先是一愣,然后笑,“好久不见。”

赵景乾也笑,眼睛里却没有多少笑意,只缓缓说道,“是好久不见。”

“坐吧,喝茶?”

“不了,我今天来,是受一个人的委托,事情说完后,很快就走。”

他的话音落下,俞菀的手顿时握紧了。

她当然知道,他说的这个人,是谁。

她也不回答,只盯着他看。

“听说俞小姐您要搬出去了,是吗?”

和裴梓宴的有分寸感不同,以前赵景乾总说他们是同事,因此就算她后面和贺隽樊结了婚,他一般也都是直呼俞菀的名字,何曾像现在这样过?

俞菀听着,觉得有些别扭,却也没说什么,只点点头,“是。”

“也好,本来您要是不搬出去的话,我也打算让您过目一下这些合同的。”

赵景乾的话说着,将手上的文件打开,“这是贺总之前交代的房屋出售合同,将他名下的房子,包括海城的公寓,睢南庄以及北城的容蓝别墅,清平别墅全部出售,出售款项将汇入您的名下,这是文件,麻烦您签一下名字。”

赵景乾的话说完,面前的人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

他扬了一下眉头,“俞小姐?”

听见他的声音,俞菀这才算是回过神来,看了他两眼后,直接提起笔,将自己的名字签上。

笔尖流畅,没有任何的停顿。

赵景乾看着,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几分。

俞菀的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将自己的名字签上后,将文件递给赵景乾,“好了。”

她知道为什么偏偏是这几个地方。

都是……他们一起住过的。

他这是真的彻底……要将他们在一起的痕迹清楚。

他真的想要她……忘了他。

“俞小姐倒是干脆。”赵景乾笑了笑后,说道,“不过也是,这几个房子价值都是过亿的,这对俞小姐来说,该是一个好消息。”

两人认识这么多年,俞菀自然能听出他话里的嘲讽,看了看他后,说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没什么想说的了,这是贺总之前交代我的,时间是下个月月底,我原本还在想该如何开口让您从这儿搬出去,如今您主动要离开,也挺好的。”

话说着,赵景乾直接站了起来。

他不愿意说,俞菀倒也没有再问,只平静的看着他。

赵景乾抬脚就要走,但很快的,他又想起了什么,脚步又停在了原地,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转头,“俞菀,你就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了?”

这才是她认识的赵景乾。

俞菀低头笑了一下,但很快的,她又收起了笑容,看向他,“你希望我问什么?”

“他为什么这么做!”

“我知道,这是他给我的补偿。”俞菀缓缓说道,“他无法陪着我白头的补偿,想要我彻底忘了他的决心,对吗?”

俞菀的话说完,赵景乾的眼睛顿时瞪大,然后,他的手直接拍在了俞菀面前的茶几上,“你都知道!?”

俞菀低着头没说话。

但那样子,也算是默认了。

赵景乾的牙齿顿时咬紧了,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说道,“既然……既然你都知道,你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做!?”

“你希望,我做什么?”

“陪着他!”赵景乾的话说着,眉头紧紧的皱着,“你知道他现在每天过的多痛苦吗?!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你,既然你……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陪着他!”

“因为我知道,他不想。”

俞菀的声音不大,但语气中,却是一片的肯定!

赵景乾听着,身体不由一震,然后,他缓缓皱起眉头,“什……什么?”

“他不想我知道,也不想让我看见他现在这样子不是吗?那我……就按照他希望的做好了。”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不回答了,眼睛看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景乾笑了出来。

“俞菀,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听说你这段时间一直和边覃晓在一起是吗?怎么着,你们还打算结婚是吗?”

“是。”

俞菀坚决肯定的回答让赵景乾顿时愣在原地。

那时,他甚至觉得是自己听错了。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缓缓说道,“你说什么?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虽然赵景乾听说这件事情也很气愤,但那时他还觉得,这一定不是真的。

毕竟不管怎么样,俞菀都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更何况,她之前不是没有机会和边覃晓在一起,那时她都没有,现在更加不可能了!

但此时,俞菀的回答却将他的所有想法粉碎!

他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俞菀,他还没死呢。”

“我知道。”俞菀垂下眼睛,“但我们都说好了,各不相关,既然如此,我和谁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

“你……”

赵景乾还想要说什么,但在看了看俞菀的样子后,那些言语都生生的咽了回去!

“也是,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谁也无法谴责你不是吗?既然如此,我就祝福你和边总好了!”

话说完,赵景乾转身就走!

俞菀坐在那里没动,但那握着茶杯的手却不断的收紧了,甚至,在轻轻的颤抖着!

孙姨在客厅后面将什么话都听见了,此时看着赵景乾走了后,她这才上前来,“俞小姐……”

“我没事。”俞菀转头朝她一笑,“麻烦您,这两天将一些东西打包一下,将墨墨的那些东西带走就好,其他的……都不要。”

她的话让孙姨的脸色一变,“都不要了吗?”

“嗯,都不要了。”俞菀的话说着,直接站了起来,“我该去公司上班了,你看着收拾就好,不用问我。”

“但是俞小姐!”孙姨连忙将她拦下,“二少……二少的那些东西呢?我听刚刚的赵律师说,这里打算卖了是吗?这要是卖了的话,二少的这些东西肯定……”

“随便别人怎么处置吧,反正……我不要了。”

话说完,俞菀没再说什么,直接往前面走。

……

赵景乾直接自己开车到了永年。

如今永年的事情都是裴梓宴在打理,他忙的是脚不着地,赵景乾进去的时候,他还在开着网络会议,赵景乾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终于,他算是结束了会议,赵景乾这才将刚刚俞菀签好字的文件丢给他,“给,那个女人签好字的文件。”

裴梓宴对着屏幕看了太长的时间,现在正头晕脑胀的,在听见赵景乾的这句话后,他却是立即睁开眼睛!

“你说什么?俞小姐签字了?”

“对,签字了,十分爽快的。”赵景乾的话说着,直接笑了出来,“我今天算是看清楚了,我赵景乾之前都是看走眼了,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值得贺总这样付出!”

赵景乾的话说完,面前的人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

他的眉头不由皱起,“你这是什么反应?你难道不应该感到诧异和愤怒吗?”

“是有些诧异,但也不算意外。”裴梓宴很快平静,缓缓说道,“俞小姐……应该早就知道贺总的事情了。”

“没错,她就是知道了!”赵景乾的话说着,直接笑了出来,“而且你知道吗?她和边覃晓的传闻居然是真的!她还打算和边覃晓结婚!”

赵景乾其实事务所里一堆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处理,但为了当面告诉裴梓宴这件事情和看他的反应,这才硬生生的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要不然的话,这文件他直接放下就可以走了。

但眼前,裴梓宴的反应却和赵景乾想象的完全不同。

而且此时这张死人脸,和贺隽樊几乎一模一样!

这裴梓宴,在贺隽樊身上别的没学到,这该死的臭脾气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赵景乾正在心里吐槽着,裴梓宴的声音传来,“这是俞小姐自己的选择,而且贺总知道的话……应该也会开心的。”

裴梓宴的话说完,赵景乾也没回答,只盯着他看。

那眼神让裴梓宴不由皱起眉头,“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我在想你可真的是个叛徒!贺总怎么就会开心了?你的女人看你就要死了就去和别的男人结婚,你能高兴?”

赵景乾这样通俗直接的比喻让裴梓宴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缓缓说道,“这是他们的感情,他们自己会有定夺,你着急上火有什么用?”

裴梓宴的话说完,赵景乾也不说话了,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赵景乾直接转身,“叛徒,我不跟你说了!”

话说完,他转身就要走,裴梓宴的声音却从后面传来,“等等,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

“说。”

赵景乾的声音里是一片的不耐烦,甚至连回头都没有。

裴梓宴倒也不恼,只缓缓说道,“已经找到当初制作药物的人了,有了原药物的参数,贺总……或许能好起来。”

他的话音落下,赵景乾立即转身,然后,三两步冲到裴梓宴面前,“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

俞菀说搬就搬。

除了墨墨的东西外,俞菀连自己的东西都没有带走多少,一个车的后备箱就够装下。

俞菀的脸上是始终的平静,孙姨倒是红了好几次眼睛,俞菀就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只平静的发动车子,转动方向盘。

车子渐行渐远,很快的,睢南庄从后视镜都完全消失,再也不见。

俞菀的手缓缓握紧了方向盘,脸上却依旧是一片平静,逐渐踩紧了油门。

她就搬到公司附近的一个公寓小区中。

三房两厅的房子,不算大,但他们三个人住也绰绰有余。

除了距离她上班近之外,去戴文的住处也很方便。

俞菀觉得,很好。

真的……很好。

她也知道,边覃晓之前答应她的事情已经逐渐步入正轨,虽然不能百分百肯定能做出救他的药,但至少……有那么几分希望。

俞菀直接告诉边覃晓,不需要告诉她结果。

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只要不知道,她就可以一直相信,是好的。

在俞菀搬进来的当天晚上,边覃晓便到了,还带了两大袋的新鲜食材。

孙姨开门看见他时,先是一愣,然后皱起眉头,“边先生来了。”

她不喜欢自己,边覃晓自然是知道的,却也没说什么,只微微一笑,“嗯,厨房可以用吧?我买了很多菜。”

“现在还什么东西都没有……”

“没关系,缺什么我让人去买就好了。”

边覃晓的话说着,一边走了进来。

那时,俞菀本来是和墨墨在客厅玩拼图的,在看见他进来时,墨墨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然后,他直接站了起来,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关上!

俞菀看了看他的背影后,朝边覃晓一笑,“抱歉,他……可能刚换了新环境,心情不好。”

边覃晓无所谓的笑,“没事,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我给你打下手吧。”

俞菀直接上前来,将他手上的东西接过后,进了厨房。

边覃晓站在原地倒是有些发愣。

其实不仅仅是现在,从俞菀那次生病后,她对自己的态度突然……就好了起来。

虽然算不上特别的热络,但至少没有和以前那样排斥和厌恶。

他想,或许是因为贺隽樊那边终于传来了好消息,但或许……也还有别的原因,比如……他?

边覃晓没有再想,摇摇头后,跟着进了厨房。

“你想吃什么?”

“我都行,最近胃口挺好的。”俞菀一边洗菜一边说道,“但就我们几个吃就不要做太多了,我怕吃不完浪费。”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的人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

她有些奇怪的转头,却发现边覃晓正听着自己看。

那目光让俞菀的眉头向上扬了一下,“怎么了?”

“你说……我们?”

“难道你不吃饭吗?”

俞菀有些奇怪的反问,边覃晓听着,却是笑了出来。

那莫名的笑容让俞菀不由皱起眉头,还想要问什么时,他的声音传来,“这周末你有时间吧?”

“嗯,怎么?”

“我们去试婚纱吧。”

他的话音落下,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