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70章 菀菀,忘了我吧

第170章 菀菀,忘了我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贺隽樊进来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少人注意,毕竟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在看着边覃晓和俞菀。

谁都知道边覃晓之前和俞菀的关系,虽然后来俞菀突然和贺隽樊复合,但如今边覃晓又出现在了这里,怎么可能不是焦点?

就在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这一场好戏,甚至连手机摄像都准备好了,却不想这戏还没拉开帷幕呢,这另一个主角居然也到了场。

他身上穿着黑色的西服,整齐挺括,头发剪短了许多,一手搂着俞菀的腰,另一只手则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俊逸的脸上此时是一片温柔宠溺的笑容。

两人相拥的场面如同美好的一副画一样。

唯有一人,攥紧了拳头。

“我回来了。”

他的声音很轻,话音落下时,俞菀的眼睛顿时红了,但很快的,她又咬了咬牙,“你还知道回来呢?”

声音里,是一片的娇嗔。

贺隽樊听着,嘴角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几分,“怎么,想我了吗?”

“没有。”

俞菀回答的很干脆,但那搂着他的手却明显收紧了,仿佛生怕眼前只是一个幻想,自己随时会醒过来一样。

贺隽樊自然是感觉到了,只将搂着她的手收紧了,声音轻轻,“但是,我想你了。”

他的话音一落下,俞菀的眼睛是真的红了起来,但又不想让泪水掉下花了自己的妆容,只能死死的盯着他看。

他只微微笑着,将她耳边的碎发整理好,“今晚,你很漂亮。”

“我什么时候不漂亮了?”

俞菀总算是缓了过来,直接翻了个白眼。

“恩,什么时候都漂亮。”

“所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事情还顺利吗?”

俞菀的话说着,眼睛上下看了他一圈,那仿佛生怕他断胳膊少腿的样子让贺隽樊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还算……顺利吧?”

“什么叫还算……”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声音传来,“贺总,好久不见。”

听见那声音,俞菀这才算是回过神来,转身。

边覃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两人身边,双手都端着酒杯,在和贺隽樊的目光对上后,他便直接将其中一个酒杯递给了贺隽樊。

贺隽樊倒也没有拒绝,接过来后,和他的碰了一下。

“我们到外面谈吧。”

边覃晓连酒都没有喝,直接转身。

贺隽樊晃了一下酒杯后,也要跟着一起,但很快的,他的衣角被拽住!

俞菀正皱眉看着他。

那目光贺隽樊一看便知道她在想什么,微微一笑,“放心,没事的。”

……

俞菀原本是想要跟着贺隽樊一起去的,但是他不让,所以,俞菀只能自己留在会场中,抓心挠肝的。

此时明明只过去了十分钟不到,她却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在俞菀终于忍不住要上前看看的时候,贺隽樊终于回来。

但他是一个人回来的,边覃晓并没有跟着一起。

当然,俞菀也不关心这个,直接上前将贺隽樊的手握住,“你们说什么了?”

“怎么?你还怕他把我给吃了不成?”

他这明显不认真的回答让俞菀的眉头皱了起来,还想要说什么时,贺隽樊却突然将她的手握住,“走,陪我跳支舞吧!”

柔和的音乐响起,华尔兹的舞步。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高大俊逸,紧紧贴着她的手掌温暖,轻柔,犹如她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就这样朝她伸出手,问,“跟我回家么?”

俞菀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就跟他走了。

义无反顾的。

从十五岁到现在,转眼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三年。

“听说,你姐姐怀孕了。”

贺隽樊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俞菀这才回过神来,抬头看向他。

“嗯?”

“对……但是,边覃晓似乎不想要和她结婚。”

说到这里,俞菀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我也说服不了她,所以……”

“那你觉得,边覃晓想要和谁结婚?”

他的声音传来,俞菀的身体一震,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什么……意思?”

“我知道,他还爱着你,其实……他也是一个不错的人,虽然之前你公司的事情和他有些关系,但他想要针对的人并不是你……”

“所以呢?你想要说什么?”

俞菀突然有些不安了,心里也有了一些怒火,直接将他的话打断,手也想要将他的扯开,但下一刻,贺隽樊却是收紧了力道!

“菀菀,你还记得你之前答应我的事情么?”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好像是什么一样,将俞菀刚刚建立起来的幻想全部敲碎!

她的身体甚至都开始轻轻的颤抖了,“什么……你想要说什么?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们……”

贺隽樊的话还没说完,俞菀突然将他的领带抓住,拉下他身体的同时,直接吻上他的嘴唇!

她不想听。

绝对不想听他说那句话!

所以尽管知道是逃避,但她还是这样做了。

她一只手拉着他的领带,另一只手则是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

短暂的错愕后,贺隽樊的手很快搂紧了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原本就是场上的主角,这一幕自然是成为了众人的焦点,几乎所有人都拿出了手机,拍下了眼前这一幕。

俞菀不想管。

那个时候,她的眼里,只有自己,只有眼前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脑袋终于往后仰了些许,嘴唇和他的分开,但那抓着他手臂的手也依旧没松开,眼睛盯着他看。

那样子,仿佛是一个在等待着判决的犯人一样。

贺隽樊看着,那到了嘴边的话突然说不出来了。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你现在可以走了么?”

俞菀不知道他的意思,不由一愣,还没来得及回答时,他却直接转身,拉着她的手就走!

俞菀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但脚步却下意识的跟着他往前。

那个时候,俞菀突然觉得,就算他拉着自己是往悬崖下跳,她也认了。

只要,他们可以在一起。

只要……他可以让她陪着他。

贺隽樊将车子停在了一个小山坡下,然后,将俞菀直接抱了起来!

“你……”

“你穿着高跟鞋,不好走。”

他说道,脚步不停。

俞菀在看了看他后,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再挣扎,任由他抱着直接往前。

不知道走了多久,俞菀可以感觉到他那逐渐粗重的呼吸,还有额头低落下来的汗水。

她的嘴唇咬紧了,也不愿意再看他,直接转开眼睛。

终于到了。

他停下脚步,将俞菀缓缓放了下来。

俞菀落地后才发现,不过是一块再普通不过的平草地罢了。

她皱起眉头,看向他。

贺隽樊正定定的看着前方。

俞菀这才发现了远处的风景。

不是城市的霓虹灯,而是山脚下的一片湖,虽是寒冬却没有结冰,月光下,湖面波光粼粼。

“我原本,打算在这里建个房子的。”

他的声音传来。

俞菀一愣,转头看向他。

“我说过,建一个不大不小的房子,有院子,有你,就够了。”他说道,“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俞菀没有回答,只看着他。

“俞菀,其实……并不顺利。”他笑着看向她,“我也想直接消失好了,但我又舍不得……所以,我才回来了。”

俞菀依旧没说话,那垂在身边的手却瞬间握紧!

“我怕你真的恨我。”他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容,“但是,恨着一个人太不容易了,我不想你那样辛苦,所以菀菀,你忘了我吧。”

忘了……

怎么忘?

十三年的时间,怎么忘?

她将人生最刻骨铭心的岁月全都给了他,怎么忘?

他带她去看了最好的风景,给了她最美好的回忆,如今,却要她忘了?

他想走,却连回忆都不愿意给她留下来么?!

凭什么!?

俞菀想要这样告诉他,甚至想要歇斯底里的大吼,质问他。

但是最后,她什么都没有做。天天

她答应过他的。

只要有一天他让自己走,她一定安安静静的,不吵不闹的离开。

她不想给他造成负担。

而现在俞菀知道,这一天,到了。

所以,她只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人,尽管她的身体颤抖的那样厉害,但她的脸上却依旧是一片平静,只看着他。

“可以么?”

他的声音传来。

俞菀突然笑了出来,然后,眼泪也直接从她的眼眶中跌落。

一滴滴的,她想要控制,想要擦干净,却怎么也没有办法。

可以么?

不可以。

她不想他走,不想他离开,就算是死,就让他带着自己一起死好了!

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

为什么偏偏要留下自己一个人?

好不容易的……她以为他们就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啊!

只差一点点……

俞菀用力的擦了擦眼睛,在发现那泪水怎么也擦不干净后,她直接抬头看向他,“你,不要我了,是吗?”

话音落下时,她的眼泪更加疯狂的往下掉,她也不管了,只看着他。

他的身体微微一凛,然后,缓缓伸出手来,将她脸上的泪水擦掉。

他的动作依旧温柔轻缓,但嘴上却是说道,“对,不要了。”

不要了……

真的,不要了。

俞菀点点头,然后抬手,将他的手抽开。

“好,不要就不要吧,我跟你说过的,我也可以带着孩子改嫁的,我这么好看,如今还是公司的总经理,我难道还怕找不到好男人跟我结婚么?”

她笑着说道,“贺隽樊,不要我,是你的损失。”

“嗯。”

“贺隽樊,不要以为你有多难忘,这个世界上离开了谁都还是转着的,我俞菀没有了你贺隽樊,照样可以活的好好的,比谁都好!”

“嗯。”

“那就这样吧,你想说的都说完了是吗?那我走了。”

“好。”

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她,那深邃留恋的目光此时就好像是刀子一样,一道道的往自己心口上剜,剥肉见骨的。

俞菀没有再看,直接转身!

“我走了,贺隽樊,再见。”

她知道,没有再见了。

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十三年,这个将他的名字,他的模样,他的一切刻在她心上甚至血肉中的男人……再也不会见了。

那一声再见的时候,就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俞菀的身上脱落。

“俞菀,再见。”

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下,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她想要回头,但很快的,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俞菀,不要回头。”

俞菀的动作就僵在了原地,也真的……没有再回头。

她提着裙摆,一步步的往山下走。

雪又开始纷纷扬扬的下。

似乎很冷,身体都仿佛僵住了一样,但俞菀没有丝毫的感觉,她只提着裙摆,一步步的往前。

直到快到山脚下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冲上来,将外套覆在了她的身上!

俞菀终于缓缓抬起头来。

边覃晓正看着她,眉头微微皱着。

俞菀没有推开他,也没有说话。

边覃晓也没有犹豫,直接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

贺隽樊一直还站在那里不动,眼睛也依旧看着前方没动。

尽管,俞菀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什么……都没有。

“贺总……”

轻飘飘的声音传来,贺隽樊这才算回过神,回头看了一眼。

裴梓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此时正皱眉看着自己。

贺隽樊微微一笑,“来了?”

“我刚刚……碰见俞小姐和边总了。”

“嗯,边覃晓是真心待她的,肯定……可以照顾好她。”

贺隽樊的话说完,面前的人却没有回答。

他转头,却发现裴梓宴正定定的自己。

“嗯?”

“那您呢?贺总?”

他?

贺隽樊又笑,“这个地方不错,我死了……不入贺家的祖坟,就葬在这里吧!”

“贺总!”

“失败了。”贺隽樊笑着继续说道,“我原本以为,只要能成功,不管多疼,我都能熬,但梓宴,失败了。”

“我不想让她看见我最后倒下的样子,所以就这样道别,是最好的,她以后也可以……好好的活下去。梓宴,其实我觉得挺可笑的,别说我自己,可能你以前都没有办法想象吧?我这辈子,也会有这么替一个人想着的时候。”

“你说,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遇见她的话,我现在,会如何?”

“那贺总您……后悔吗?”

后悔?

贺隽樊缓缓的摇头,“我后悔没有早一点对她好,后悔没有好好的保护她,后悔……失去了和她白头的机会。”

“其实……我并不想走,梓宴,我不想死。”

……

俞菀从山上回来后就一直睡着。

边覃晓将她送回来的时候,孙姨都吓了一跳,今天憋了一整天想要问俞菀,但她一直都在房间里没出来,她也没有机会。

到了傍晚,发现俞菀还是没出来后,孙姨终于忍不住敲了敲她的房门,“俞小姐,你都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你这样是不行的。”

里面没有回答。

孙姨还想要继续敲门的时候,楼下传来声音,“孙姨,门口有人说想要见俞小姐!”

“谁?”

“是昨天晚上的……边总。”

孙姨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转身下楼。

边覃晓就站在铁栏门外,手上还提着什么东西。

孙姨并不喜欢他,上一次在这里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昨天晚上又没有分寸的抱着俞菀一路进来。

此时见了他,孙姨立即沉下眼睛,“边先生,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俞菀。”

“俞小姐现在不方便见客!”

边覃晓却不管她,直接提着东西往里面走!

“你做什么?边先生,您不能进去!您这样的话,我只能叫人将您撵出去了!”

“我是为了俞菀好。”边覃晓看着她,说道,“她是不是一天都没有吃饭?”

冷不防就被边覃晓戳中,孙姨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还没说什么时,边覃晓人已经继续往前,“她还怀着孕,你想让她就这样饿着肚子么?”

孙姨是想要维护贺隽樊,但也着急俞菀的身体,权衡下,她到底还是让开了。

边覃晓提着东西上去。

俞菀的房门依旧是紧闭的状态。

“俞菀。”他敲了敲门,“你开门可以么?”

里面没有回答。

“你就算不是为了你自己,你也该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还是安静。

边覃晓的眉头皱起,还想要说什么时,旁边的房门突然开了。

墨墨正站在那里,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几步上前来,将他狠狠一推!

边覃晓上一次是因为没有防备才会被他推倒,此时就墨墨那一点力气,根本无法撼动他。

边覃晓自然也不可能还手,只皱眉看着他。

“小少爷,快住手。”

孙姨生怕边覃晓一个火起来直接将墨墨推倒在地,只能护着说道。

但墨墨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只用力的推着他!

边覃晓看了他一眼后,直接看向那紧闭的房门,“你都不出来看看你的孩子吗?他已经没有父亲了,难道你还想要让他失去自己的母亲!?”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