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63章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

第163章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你这是什么意思?”

边覃晓平静的看着俞菀,眼睛却直接沉了下来,放在桌上的手更是握紧!

“这是我准备的一点……资金。”俞菀缓缓说道,“我知道可能帮不上你什么,但是……”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突然笑了出来。

噗嗤一声的,也将俞菀的话直接打断。

“俞菀,你这是将我当做了什么?嗯,乞丐吗?你现在是在可怜我么?你觉得我需要吗!?”

边覃晓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牙齿紧咬着,双手紧握,手背上的青筋更是直接爆起!

餐厅原本安静的很,被他这么一通吼,所有人的眼睛纷纷都看了过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边覃晓的话说着,脸上的冷笑更深了几分,“你想要做什么?你现在不是拿钱打发我是在做什么?!”

“我只是想要帮帮你。”俞菀的声音也一点点的绷紧了,“如果你不接受,我也不会勉强你,但是……”

“但是什么?你还想要说什么?你是不是想说,你已经尽力了,不愿意接受,那就是我的事情了?反正你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你已经不欠我什么了,是吗?!”

“我告诉你俞菀,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别想着这样就能毫无负担的过下去了,我告诉你,不可能!”

边覃晓的话说着,人直接站了起来!

正好那个时候,服务生正好端着菜从他身边经过,边覃晓这一通反应让他吓了一跳,手上一抖,托盘上那滚烫的汤便那样直接的,往俞菀的身上泼去!

……

睢南庄。

贺隽樊回去的时候,俞菀并不在楼下。

墨墨正一个人玩着乐高,孙姨见着他,立即上前来,“二少回来了?”

“俞菀呢?”

“俞小姐在楼上休息呢,她身体似乎有些不舒服……”

孙姨话还没说完,贺隽樊人已经直接往楼上走。

急躁的样子,活像是一个孩子。

孙姨笑着摇摇头,继续回到厨房中忙活。

而那时,贺隽樊已经将房门推开。

俞菀并不在床上,浴室的门倒是关着,并且,上锁了。

贺隽樊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菀菀,你在里面么?”

“啊,在,在。”

俞菀的声音似乎带了几分慌乱,贺隽樊听着,脸色越发的难看,“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没有。”

俞菀立即将自己的袖子卷下,又将洗手台上沾了血的纱布攥在手上,捏紧了后,这才将门打开。

“你回来了?”

她脸上挂着笑容,和往常无异的。

贺隽樊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你在里面做什么?”

“没做什么呀,就是洗了个脸。”

俞菀的话说着,抬脚就要走,在从他身边经过时,贺隽樊却想也不想的伸出手来,将她的攥住!

那突然的动作让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死死的咬出了嘴唇这才忍着没哼出声来。

但就算这样,贺隽樊还是注意到了异样,直接将她的袖子挽上!

在看见贴着纱布的伤口时,贺隽樊的脸色立即沉下!

“这怎么回事?”

“我自己不小心烫的。”

俞菀立即说道。

那着急解释的样子,显得越是欲盖弥彰!

贺隽樊更是直接说道,“谁弄的?”

“真不是……”俞菀还想要说,但在对上他眼睛时,到底还是将自己的话咽了回去,缓缓说道,“我下午出去办事的时候,那服务员不小心弄的……”

“在哪里办的事情?”

“哎呀好了,别人也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没有大事,医生说了,注意别碰到水就可以。”

俞菀是这样说,贺隽樊的脸色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善。

他还想要说什么,俞菀却一把将他的手拉住,“好了,差不多可以吃饭了,走,吃饭去吧,我肚子都饿了。”

她显然不愿意再提,贺隽樊看了她许久,最后,也只轻轻的嗯了一声。

……

另一边,周斐然抵达酒吧时,边覃晓已经喝了不少了。

面前的桌子上是一片的空酒瓶,身边的女人正小心翼翼的坐在他身边,似乎是想要劝他少喝点的,却又不敢开口。

周斐然知道这个女人,也算是边覃晓的新女朋友,俞渝。

巧合的是,她不仅也姓俞,样子和俞菀的都有几分相似!

但也仅仅是相似,脸型和五官都差不多,但俞菀一张脸最出彩的地方便是她的眼睛,流光溢彩的。

俞渝却不尽然,虽然长得也算不错,但比起俞菀就差远了,所以,她也仅仅是咋一眼看上去和俞菀相似罢了。

她来过边氏两次,公司的人看上去对她都恭恭敬敬的,但其实谁都知道,她对于边覃晓来说,不过是一个替代品。

此时周斐然看了她,也只冷漠的点点头,然后,直接在边覃晓的身边坐下。

“听说,您下午和俞小姐见面了?”

听见“俞小姐”这三个字时,俞渝的身体不由微微一颤,但很快的,她意识到他们说的不是自己,咬了咬嘴唇后,她低声说道,“边总,我去一下洗手间。”

边覃晓没回答,俞渝也没多说,直接起身离开。

那时,边覃晓也终于回答了周斐然说的话,嗯了一声。

“她怎么跟您说的?道歉么?”

道歉?

边覃晓笑了出来,但很快的,他又收起了笑容,转头,“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您出门的时候谁都见着了,能让您这样开心的,也只有她的电话了,不过现在看来……你们谈的似乎不怎么样。”

周斐然的话说完,边覃晓又不说话了,只将面前的酒杯端起,猛喝了一大口!

周斐然见着也没再说话,只给自己倒了杯酒。

那酒还没喝下去呢,边覃晓的声音突然传来,“你之前说的办法,是什么?”

他的话让周斐然一愣,转过头时,却发现边覃晓正盯着自己手上的酒杯看,嘴唇抿了抿后,又继续说道,“俞菀是贺隽樊的软肋,但我有一个要求……绝对,不能伤害她!”

周斐然看着,微微一笑,“放心吧边总,既然都说了她是贺隽樊的软肋,贺隽樊又怎么会舍得让她受到伤害?”

……

俞菀受伤的事情,贺隽樊肯定不会视为不见,但她既然不愿意说,他也没有再问。

第二天,他直接让人去查了一下,她去的是哪里,和谁一起。

调查结果倒是很快传来了,那餐厅装了监控,从俞菀进入餐厅到后面全都拍的清清楚楚。

自然,也包括……她递给边覃晓银行卡的场景。

贺隽樊正皱眉看着,急促的敲门声突然传来。

“进。”

“贺总,出事了。”

裴梓宴直接冲了进来,脸上是少见的惊慌失措。

贺隽樊看着,脸色有些不悦,“怎么了?”

“俞小姐出事了。”

贺隽樊原本是一片平静的,在听见他这话后,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求书寨中文

“你说什么?!”

“俞小姐公司被查出了大量非法珠宝,如今被怀和一起……走私案有关。”

裴梓宴的话刚说完,贺隽樊已经直接冲了出去!

裴梓宴连忙跟在他的身后,“贺总!”

这件事情来的很突然。

不仅仅是俞菀,贺隽樊之前都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今天警方是直接到俞菀公司抓的人,身后跟着一大批的媒体和记者,此时,大厦门口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

早在半年前戴文就已经将公司全面交给了俞菀打理,如今,她是公司的负责人,被带走的人,自然也是她。

贺隽樊坐在车上,打开手机时看见的,也全都是关于这新闻。

戴夫人是面向广大消费者的,之前已经成功打开了国内的市场,单品销量全部都破了十万,如今这消息一出,不仅公司品牌形象急剧下降,更有消费者直接提议退货,甚至补偿!

贺隽樊直接将手机关掉,而那时,喉咙突然一痒,紧接着,是剧烈的咳嗽!

裴梓宴坐在驾驶位上,在听见他这声音后,脸色顿时一变,随即手忙脚乱的准备给他拿药。

“不用,你开车。”

贺隽樊的声音很快传来,他的手撑在座椅上,“直接去警/局!”

“贺总……”裴梓宴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说道,“如今星城的项目差不多都要确定下来了,如今俞小姐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您和俞小姐也已经结婚,若是让上面的人知道了,指不定会直接取消……”

“我让你去警/局!”

贺隽樊将他的话直接打断,咬牙切齿的说道!

裴梓宴看着,终于还是什么都没再说,发动车子。

……

不仅仅是俞菀公司大厦的门口,此时警/局这边也围了不少的记者,在看见贺隽樊的车子时,一个个更是直接涌了上来!

“贺总,这一次的事情对您可有什么影响?”

“传闻星城项目已经敲定了永年做主导权,这是真的吗?”

“这一次戴夫人的事件,您怎么看?”

那些声音不断,贺隽樊连一个字都没有说,直接挤开人群,往里面走。

“贺总,您来了?”

作为海城的重点人物,里面的人自然是认得他的,立即上前来,“您有什么吩咐么?”

“我来保释人的。”贺隽樊也不含糊,直接说道!

他这话一出,对面的人脸色不由一僵,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干笑了一声,说道,“贺总,您说的……是俞菀,俞小姐么?”

“是。”

“真的抱歉,她现在正在里面接受审讯呢,还不能保释。”

“没关系,我就在这里等着。”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将旁边的椅子拉开,坐了下来,“什么时候你们审讯完了能保释了,我就将人带走。”

贺隽樊这一做法,不仅仅是对面的人,连裴梓宴的眉头都不由皱了起来。

顿了顿后,他还是上前,“贺总,您这样……”

贺隽樊没回答,只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让裴梓宴的话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那边的人见了也不敢再说什么,犹豫了一下后,终于还是走到里面打电话。

虽说贺隽樊的权力还不到可以干涉他们的地步,但在这海城,谁都不能不卖他贺隽樊一个面子,他人都直接往这里一坐,上面的人只能加快了流程,让人审讯完了后,暂时将俞菀放走。

在看见俞菀出来时,贺隽樊立即站了起来,几步上前,手抓着俞菀的肩膀,上下检查着,仿佛她会少块肉一样。

“我没事。”俞菀朝他一笑,“我又不是没来过,没事的。”

她的话一出,贺隽樊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俞菀随即意识到了这一点,将他的手反握住,“好了,我真的没事,反正这事我没做过,他们肯定会还给我清白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应该是他来安抚自己的,现在反而是她安慰起了他,此时俞菀手紧握着他的,脸上的笑容都是一片讨好。

看着她的笑容,贺隽樊的脸色这才算是好看了一些,然后轻轻的,嗯了一声。

嘴上是这样回答,但他那紧紧拧着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过。

俞菀看着,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眉心。

“不要总是皱着眉头,很容易长皱纹的。”她也微微皱起眉头说道,带着几分不悦的,“你说你本来就大了我七岁,老得比我快,等以后你成了一个糟老头子,我可是会嫌弃你的。”

老头子……

听着她的话,贺隽樊突然很想笑。

但那僵硬的嘴角此时却愣是扯不出一个笑容来。

因为他知道,他可能没有那一天了。

但他也没再说什么,只轻轻的嗯了一声,将她搂入怀中,往前面走。

此时距离他们进入警/局已经过去了四五个小时,外面居然还有记者在守着,看见他们出来后,又再一次的涌了上来,举高了手上的摄像头和话筒。

“两位都说些什么吧?”

“面对众多消费者的退货抗议,你们有什么想要回应的?”

“戴夫人是否真的涉及到了走私的法律问题?”

那些人不断的挤了过来,贺隽樊却连多看他们一眼都没有,只搂着俞菀不断的往前走,俞菀的耳朵贴着他的心脏,鼻子间是他身上的味道。

熟悉的,让她觉得无比安心的味道。

……

俞菀原本是想要回公司处理事情的,但被贺隽樊制止了,他也没有给俞菀任何拒绝的机会,让裴梓宴直接将车开到了睢南庄。

“现在公司肯定乱成一团了,我要是不回去的话……”

“你就算是回去了也没有任何的作用。”贺隽樊将她的话直接打断,“现在新闻还在不断发酵,事情还没调查清楚,情况就不可能会有好转,如今你们公司楼下全都是记者,你去了也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贺隽樊的话说完,俞菀突然不说话了,嘴唇紧紧的抿着。

“放心吧,这件事情,有我。”

他的声音传来,俞菀的身体不由微微一凛,转头的时候,却发现他正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你觉得……会不会是有人,设计的?”俞菀轻声说道,“同行报复?”

“你觉得是你的同行么?”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笑了一声,“能扣上那么一顶帽子的,肯定不是普通人,而且……你该好好查查你身边的人了。”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贺隽樊微微眯起眼睛,“将那么大一批珠宝混入公司,肯定不会是普通员工,而且,他也得有那个途径,能够弄到那些东西。”

“你……是有怀疑的人么?”

“你觉得呢?”

贺隽樊的反问让俞菀的表情不由变了变,然后,她转开眼睛,“我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愿意相信?”

他的话,让俞菀的手顿时握紧了,牙齿也慢慢咬紧,“不愿意相信?不愿意相信什么?”

“不愿意相信,那个人会伤害你。”

俞菀原本已经转开的眼睛立即又回到了贺隽樊的身上,在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什么意思?你觉得是边覃晓么?”

“不是他,能是谁?”

“不可能。”

俞菀想也不想的说道。

“为什么不可能?”

“他……”俞菀想要解释,但在对上贺隽樊眼睛的瞬间,话又缓缓咽了回去,只说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就这么恨我?”

“他恨的不是你,是我。”

“周斐然如今已经在边氏任职,他知道我接下来会做什么,如果现在他再不阻止,边氏可能真的会保不住,但是,他又能做什么?这么多年了,他不可能将永年扳倒,也不能阻止上面的人将星城的项目交给我,所以,他只能对你动手。”

贺隽樊的声音很是平静,话说到后面,他甚至笑了出来。

俞菀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嘴唇嗫嚅了好一会儿后,她终于开口,“如果……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最后……会如何?”

贺隽樊转头看向她,手伸出,帮她将额前的碎发整理好,“放心吧,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有我在……就不会有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