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59章 我怀孕了

第159章 我怀孕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戴文的话说完,面前的人却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那样子让戴文的眉头不由皱紧了,还想要说什么时,俞菀却先开了口,他是。

俞菀如此肯定直接的话让戴文不由一愣,什么意思?

他是爱我的。

俞菀看着她,平静的,坚定的说道!

戴文看着她,一时间甚至连回答都忘了。

而那个时候,俞菀已经看向前面的司机,麻烦,将我送回睢南庄。

……

周填就和贺隽樊心惊胆战的过了一整个晚上。

她原本是想要睡在沙发上的,但贺隽樊不同意,因此后面,她就眼睁睁的看着贺隽樊在沙发上窝了一个晚上。

当然,周填自己也没有睡着。

一秒记住http://

外面躺着的可是贺隽樊,而且他身体还不舒服,她能睡着才有鬼。

第二天,她是顶着大黑眼圈去的公司。

刚一进门她就感觉到了办公室的气氛不大对。

原本喧闹的办公室在她进去的一瞬间便直接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眼睛更是齐刷刷的看向了她!

周填的脚步一僵。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走到自己的办公位上,坐了下来。

主角都已经出现,他们再明目张胆也不敢当着周填的面讨论,正悄悄的换着眼神。

尽管周填之前和他们也算不上多么熟络,但这样被他们盯着看,她还是觉得浑身不舒服。

就在那时,裴梓宴的声音传来,周填,出来。

他的声音阴沉,也不等周填回答,直接转身就走!

周填连忙跟在他的身后。

虽然同样是秘书室的人,但裴梓宴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在看见周填进来后,裴梓宴便直接将门关上,然后,将手机丢在了周填的面前!

怎么回事?解释一下!

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周填的眼睛缓缓落在他的手机上,在看见上面打开的照片时,她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上面的地点,是昨天晚上的酒店,而自己和贺隽樊的身影,更是无比的清晰!

你……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周填立即站了起来,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和贺总……

这张照片在公司内已经传遍了!

我……我没想到……但是你听我说,我和贺总……

你这话不需要解释给我听。裴梓宴将她的话直接打断!

周填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睛愣愣的看着他,你……不在乎么?

裴梓宴原本是想要问,这是不是她和贺总计划好的事情,冷不防听见周填的这句话。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我需要在乎什么?

他的话,让周填的手顿时握紧了!

也是……他需要在乎什么?

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

周填咬了咬嘴唇,反复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后,这才说道,我和贺总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当时……俞小姐跟在我们的身后,贺总是为了……演戏给俞小姐看。

短短的一句话,周填断断续续的说了好久后,才算是说明白了。

这个答案,也在裴梓宴的预期中。

从他看见这照片就已经想到了。

或者该说,从贺隽樊没有将他的病情告诉俞菀,而是选择瞒着她时,裴梓宴就大概能猜出他会做什么。

他不想要让俞菀经历死别,那就只能选择……让她离开。

而利用其它的女人演戏,这是最简单也是最好的方式。

裴梓宴只是没想到,他会选周填。

毕竟,周填不是可以用钱收买的女人,更何况。周斐然也是一个难关……

裴梓宴正想着,清脆的铃声突然传来。

他先是看向了自己的手机,却发现上面并没有来电。

周填这才意识到了什么,立即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

上面正闪烁着此时的来电。

俞小姐。

看见这称呼,周填的身体顿时一震,眼睛更是直接看向裴梓宴。

接吧。裴梓宴皱着眉头,俞小姐肯定会试探你,既然你愿意和贺总一起演,那就……善始善终。

周填的手指都有些颤抖了,正想要问裴梓宴自己能不能不接时,裴梓宴已经直接帮她滑向接听方向。

周填。

俞菀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周填立即回答,是,俞小姐。

能麻烦你一件事么?俞菀的声音平静,你现在能过来睢南庄一趟吗?

周填立即看向裴梓宴。

后者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也没给她做任何的提示。

周填只能自己硬着头皮回答,行,我现在就过去。

麻烦你了。

话说完,俞菀将电话挂断。

周填立即看向裴梓宴,怎么办?俞小姐肯定会问我问题,我要是……穿帮了怎么办?

随便吧。

裴梓宴的回答让周填的脸色变了又变,什么……意思?穿帮也无所谓么?

如果穿帮了,俞小姐自己知道了这件事情,反而是……好事,至少,她可以试着说服贺总进行治疗,事情或许也还能有回旋的余地。

那……贺总呢?你没有看见他昨天晚上有多难过,如果就此作废的话,他做的一切,又算是什么?

……

裴梓宴亲自送周填去了睢南庄。

俞菀就在外面的院子,在看见驾驶位上的裴梓宴时,她先是一愣,然后,微微一笑。

周填缓缓下了车,垂在身边的手握了握后,这才上前。

俞小姐。

来了?俞菀指了一下对面的椅子,坐吧。

虽然俞菀并没有摆脸色,甚至样子看上去特别的……和悦,但周填的心里却是越发的没有底,咬了咬牙后。直接说道,俞小姐,您有什么吩咐就直接说,我就不坐了。

事情,我都知道了。

俞菀的声音很轻。

但就好像是什么一样,直接压在了周填的身上,她的身体都是一晃!

知道……什么?

尽管知道自己不过是在挣扎,但周填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说道。

知道,这是你们合起火来骗我的把戏。俞菀看向她,说道,你为什么要答应贺隽樊?

俞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周填捏着手低着头,我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您有些难以接受,但我……只能说对不起。

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我不需要您的相信。周填深吸口气,抬起头来看她,我也没有奢求过和他一辈子在一起,但眼下……我觉得贺总更在意的人,显然不是您。

周填的话说完,俞菀突然笑了出来。

他之前为了救我,连命都可以不要。

我知道。

当年我入狱的事情,其实他是用心良苦。

我也知道。

他爱的人,是我。

周填不说话了,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这么骗我,但你可以跟他转达我的意思,我不会走,我就留在这里!如果他想一辈子不见我,不跟我说真话,我都无所谓,但我俞菀这辈子,都不会再和任何人在一起!绝对!

俞小姐,我怀孕了。

周填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俞菀顿时愣在了原地。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艰涩的,你说什么?

我……怀孕了。周填的手死死的握着,指甲都陷入了皮肉中,那刺痛感倒是让她的脑袋清醒许多,声音同样如此,俞小姐,我知道您和贺总也有孩子,但你们的孩子真实情况如何,您该清楚,贺总他名下那么多财产企业,日后肯定需要一个更好的继承人,所以……

周填不说话了。

但那看着俞菀的眼睛,就是想要让俞菀自己领会。

俞菀看了她很久后,笑了出来,这也是他教你说的?

我跟在贺总身边很久,他的想法,我能猜到……

很久?有我久么?俞菀的笑容越发嘲讽。你知道,我跟他认识多少年了?你知道,我跟在他身边多长时间了?

我知道,这些贺总……都和我说过,所以他也说了,他不会逼着您走,他也依然会照顾您……

你不用说了。俞菀将她的话打断,你不是说你怀孕了么?现在就跟我走,去医院检查!

话说着,俞菀直接上前来。将周填的手抓住,拽着就要往前走!

周填被吓了一跳,正要挣扎的时候,裴梓宴几步上前来,挡在他们面前!

俞小姐。

他的声音微微沉下,如今周小姐身份金贵,不能这样拖拽着,您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一同去医院,但您不要为难周小姐。这是……贺总的吩咐。

裴梓宴的话说的很委婉,但俞菀依然是听的清楚,也明白他的意思。

周填……肯定是怀孕了的。

但此时自己的脸色太难看,也狰狞的仿佛就是在为难周填,身为贺隽樊的得力助手,裴梓宴依然要拦着。

俞菀站在那里,在看了看他们后,那攥着周填的手,终于缓缓松开了。

周填立即往后退了两步,躲在裴梓宴的身后。

俞菀深吸口气,好……医院的话,就不用去了,麻烦你们……

话说着,俞菀还朝他们笑了一下,回去的时候转达贺隽樊一声,我晚上要和他见面,地点……我来定!

……

裴梓宴很快带着周填离开。

回去的路上,两人谁都没有开口。

裴梓宴开着车,嘴唇紧紧的抿着,周填咬了咬嘴唇后,缓缓说道,你是不是想要责骂我?因为我……说了不该说的话?

裴梓宴依旧是沉默。

但是我那个时候要是不那样说的话,俞小姐肯定不会相信的,贺总费尽心思的安排了这些,不就是想要让俞小姐死心么?

你以为她现在就相信了?

裴梓宴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周填一愣。

现在,她最多是有些动摇,但对你说的话,她肯定不会完全相信,而且。你说你怀孕了,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前……贺总和俞小姐还在一起呢,这谎言,很难圆!

更不用说,如果当时不是他拦着,可能俞菀就直接带着周填去做检查了。

周填撒的这个谎,一戳就破!

周填刚刚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一点的,此时听见裴梓宴的话,她的脸色顿时变了。那怎么办?我是不是弄巧成拙了?

成败的关键并不在你。裴梓宴的话说着,眉头微微皱起,而是,贺总。

今天晚上俞菀和贺隽樊的见面才是关键。

只要……贺隽樊能忍住不表露任何的情绪,这一关才算是过了。

若不然,一切也都依旧是徒劳。

在裴梓宴抵达公司时,正好收到了俞菀发过来的地址。

是位于海城的一个度假山庄,见面的地点是……里面的酒吧!

裴梓宴看着,眉头不由微微皱了一下,却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贺隽樊的办公室门推开。

……

俞菀和贺隽樊约的是晚上十点。

但她提前了一个小时抵达,那个时候,酒吧刚刚正式营业,人并不多。

台上的人正在调弦试麦,现场还算安静。

俞菀在角落坐定后,眼睛就一直盯着对面的时钟看,一动不动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酒吧里开始逐渐的热闹,台上的女孩正卖力的演唱,苦情歌穿心断肠的。让俞菀的眉头越皱越紧。

终于,十点抵达。

但是,贺隽樊还是没有到。

俞菀知道,他虽然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但他绝对不会迟到。

除非是……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俞菀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确定上面没有未接来电后,眼睛又重新看向时钟。

十点过后,第一波客人陆陆续续的离开,第二波第三波客人接踵而至,酒吧里。越发热闹。

俞菀已经尽量选了角落,但还是不断有人过来,跟她打招呼,邀请她喝酒。

俞菀一一推拒。

又一个小时过去。

在发现他还是没到后,俞菀不由低头笑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

他连来面对她的勇气都没有。

她如何相信他?

俞菀知道,他如果真的对自己没有感情了,肯定会来,然后,干脆的说再见,潇洒的将自己踹走。

这才是他。

但是,他没有。

所以,今天周填说的字,她都不会相信!

俞菀转身就要走,然而下一刻,一道声音传来,抱歉,我迟到了。

低沉冷冽的声音,让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转身。

他就站在距离她不到一米的地方。

黑色的衬衣,刘海放了下来,盖住了他的眉毛,一双眼睛显得越发迷离幽深,是俞菀看不懂的情绪。

在俞菀看着他的时候,他已经直接坐了下来,需要自罚一杯么?

他的话说着,伸手就要去拿酒杯,俞菀却将他的手一把按住!

他的手很冷,修长白皙的手指更是冰凉的一片。俞菀不由一愣,正想要看他时,他已经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毫不犹豫的!

什么事情,非得在这样的地方说?

他的话说着,皱眉看了周围一圈。

嗯,就是突然想起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到这种地方来了。

俞菀朝他一笑,你呢?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这种地方。

以前是不喜欢,但可能现在就喜欢上了呢?你说,是么?

俞菀的声音很轻,贺隽樊听着,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今天,我和周填见了一面。

我知道。

那你知道,她和我说了什么么?

贺隽樊没回答。

那样子,像是漫不经心,又像是小心翼翼。

俞菀就一直盯着他看,她跟我说,她怀孕了。

我知道。

贺隽樊的反应依旧不变。

眼眸中,甚至连一丝的波澜都没有!

那孩子,是你的么?

应该。

应该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这个位置,任何一个孩子都可能成为我的继承人,是不是我的种,我都得检查过后才知道。

贺隽樊的表情依旧冷漠,俞菀看着,轻笑了一声,我记得墨墨出生的时候你说过,你的一切财产,都会让他继承的。

我是这么说过,但你看现在他的样子,合适么?

合适么?

不合适。

俞菀当然也知道,而且从一开始,她也没想让自己的孩子坐在那个位置上。

太累,太辛苦。

但现在,听见贺隽樊的话,她的脸色终于还是变了。

所以,你想要我们怎么办?

她的声音一点点的低了下去,放在膝盖上的手,也骤然握紧!

放心。你们的后半辈子,我一定会负责,当然了,如果你不愿意离开,我也无所谓,但有一点,不要为难周填,也不要为难其他任何人,懂么?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以后。你不在了,我们该怎么办?

俞菀这突然的一句话,让贺隽樊的脸色顿时变了,手也骤然握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俞菀轻笑了一声,贺隽樊,我不是笨蛋,不是你现在说你不爱我了,我就会相信的笨蛋!你可以由着你的安排来,你觉得那是对我们彼此最好的事。但是,你有想过我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