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58章 连傻瓜都不如

第158章 连傻瓜都不如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瞬间,俞菀突然失去了所有往前走的勇气。

尽管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贺隽樊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他们到今天,也足以相信对方所有。

而且,他和周填,似乎怎么想都没有可能。

但是,脚下的步伐却如同钉在原地一样,无法往前半分。

电梯门停留了一会儿后便要关上往下,俞菀看着,立即重新按下开门键,然后,缓缓抬脚。

1608很快抵达。

俞菀站在门口,在盯着上面的数字看了很久后,终于抬起手来,敲了敲。

里面没有回答。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咬咬牙后,继续敲。

谁呀?

里面终于传来回答,轻轻的,属于周填的声音。

记住网址

俞菀没有说话。

里面的人也没有犹豫。缓缓将门打开。

然后,周填的头探了出来,在看见俞菀的时候,她的脸色顿时一变!

俞……俞小姐?!

她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身上,脸色潮红,明显刚刚从浴室里出来。

在对上她眼睛的瞬间,俞菀的手顿时握紧了!

一会儿后,她才缓缓说道,我找……贺隽樊。

俞菀的声音艰涩,甚至在轻轻的……颤抖着!

贺总……

周填明显更加难为情了,正想要说什么时,贺隽樊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谁在外面?

周填立即转身,贺总,是俞小姐来了。

周填的话说完,里面的人却始终没有回答。

俞菀的嘴唇顿时抿的更紧了,站在那里不动,那样子,就好像是一个正在等待宣判的犯人一样,等着他的回答。

终于,贺隽樊的声音传来,让她进来吧。

听见贺隽樊的这句话,原本站在门口的周填这才将身子侧开,让俞菀进去。

俞菀也没有犹豫,直接往里面走。

贺隽樊就坐在房间的床上,西服外套被他丢在了旁边,身上单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上面的扣子被他解开,露出里面白皙的皮肤。

眼睛和俞菀的对上时,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样子,很是理直气壮。

俞菀没有回答,就平静的和他对视着。

过了一会儿后,贺隽樊率先转开眼睛,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晚上我会回去。

他的话说的,就好像能够回到睢南庄,是一件对她的恩赐一样。

俞菀站在那里,突然笑了出来,恩,然后眼前的事……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么?

解释?贺隽樊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为什么?

俞菀脸上的表情一点点的消失了。

而在那时,贺隽樊缓缓站了起来,手抓着她的肩膀,这种事情,我们之前不都已经习惯,是一种默契了么?现在还需要解释什么?恩?

以前……

默契?

习惯?

贺隽樊,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相信你么?俞菀笑着看着他,贺隽樊,你的戏太拙劣了。没办法说服我。

俞菀看着他,所以,你到底瞒了我什么事情?为什么非得用这种方式?恩?

俞菀的话说完,贺隽樊也没有回答,就皱着眉头看她。

一会儿后,他直接笑了出来,如果你非要这样安慰自己的话,也行,但是我必须要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没有。

他笑着,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甚至可以算是……阴沉!

俞菀看了他很久,终于缓缓说道,那你告诉我,你说的和以前一样,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希望我们可以和以前一样相处,那样,也是最自在。

你的意思是,你身边不管有多少女人,我都不要管甚至……不能在意,是么?

他没有直接回答,但那向上扬了扬的眉头,已经给了俞菀肯定的答案。

那如果我说,我不愿意呢?俞菀平静的说道,我不能放任你如此,你就应该留在我一个人身边呢?

贺隽樊不回答了。

俞菀突然转身,看向周填,你呢?你站在我的立场想,你愿意吗?

俞菀,这件事情,和周填无关。

贺隽樊的话说着,眼睛直接沉了下来!

俞菀那时是背对着他的,在听见他的这句话时,她的整个人都在颤抖。

他……在帮周填说话!

如同过去,他的每个女人一样!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转头。

她也没说话,只平静的看着贺隽樊。

那双亮如星辰的眼睛却闪过各种情绪,最后,回归一片平静。

很好。

终于。她说道,那我也不要了。

话说完,她直接转身就走。

俞菀的反应让周填都愣在了原地。

说实话,她那个时候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她觉得俞菀肯定会骂自己一通,甚至可能会给自己两个耳光。

换做是任何一个女人,肯定都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件事情。

但俞菀的反应却淡定的……有些可怕。

甚至连周填都想要将她拦下来问,为什么……不再说点什么。

但是,不等周填上前,俞菀将房门关上的声音传来。

也是在听见那声音后,周填这才算是回过神来,眼睛随即看向那边的贺隽樊。

她原本是想要看看贺隽樊的反应的,然而,还没等她看见贺隽樊,他已经直接站了起来,然后,转身往浴室的方向冲!

贺总!?

周填正要上前,贺隽樊却直接将浴室门关上,紧接着,是他不断传来呕吐的声音!

周填的脸色顿时变了,立即拿了手机,想要给裴梓宴打电话。

不要通知任何人!

周填的电话还没拨出去,贺隽樊的声音便从里面传来。

明明是在里面,将门关上的人,此时却好像长了透视眼一样!

周填的动作顿时僵在原地,但是贺总,您……

贺隽樊没有再回答,浴室里也恢复了一片安静。

一会儿后,他终于将浴室门打开。

俊逸的脸庞是一片的苍白,额头上仿佛还有细汗,周填看着都觉得……不忍。

贺总,您……

我没事。贺隽樊平静的回答,俞菀肯定还没走远,如果让她撞见裴梓宴的话,这一场戏,就算是白演了。

他的话说着,人倒在了沙发上,闭上眼睛。

房间的另一个人却迟迟没有回答。

贺隽樊有些奇怪的睁开眼睛,正好对上的,是周填通红的眼眶!

贺总,您这样……俞小姐以后知道了,会更加难过的。

她的话说完,贺隽樊似乎笑了一声,那就不要让她知道好了。

那您呢?你这样做……看着俞小姐那样伤心,你就不心痛么?

心痛?

贺隽樊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周斐然虽然是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但他看中的,也仅仅是周斐然的能力而已,而且,如今自己在还好。以后不在了,永年没有一个可以压得住他的人,他还能不能忠心,这一点贺隽樊都不敢肯定。

为什么选周填,也仅仅是因为,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而不是,他和周填真的可以到推心置腹的地步。

因此,在听见周填的话后,贺隽樊原本是想要直接回答,不的。

不管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都没有让周填知道的必要。

但那个时候,那个字到贺隽樊的耳边,却怎么也没有办法说出口。

不仅仅是欺骗不过自己,连敷衍一下面前的人……他都没能。

顿了顿后,贺隽樊只转开眼睛,你去将自己的衣服换上吧,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帮你办到的。

他的话让周填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贺总。我说的是……

那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贺隽樊有些不耐烦的将她的话打断,演戏,也仅仅是演戏,你懂么?

周填的声音不得不戛然而止。

她自然感觉到了贺隽樊的情绪。

如同一只刺猬一样,竖起全身的刺不愿意让任何人靠近的……抵触的情绪。

也是,不愿意给任何人留余地的……决绝!

……

俞菀从房间离开后并没有立即走,而是坐在酒店的大堂中。

她不会轻易相信贺隽樊刚刚说的话。

她觉得,这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演出来的一出戏!

只要他现在下来,她就可以直接戳穿!

但是,俞菀没有等到。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两人都没有出现。

贺隽樊的车,就静静的停在外面,纹丝不动的。

就好像是一个小斧头轻轻的敲击着一块玻璃一样,一开始只是轻微的裂痕,然后,裂痕不断的扩大,最后,系数崩塌!

俞菀还是不相信,她依旧坐在那里,停止了腰板,双手紧握的!

直到,一道声音传来,俞菀。

她的身体一震,猛地转头!

在看见来人时,她亮起的眼睛立即沉了下去,然后,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重新转过头,看着电梯的方向。

你在这里做什么?

男人很快走到她面前。声音低沉的。

俞菀依旧没有看他,那样子,就好像将他直接当成了空气一样!

男人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你听见我说的话了么?

这里是公众场合。俞菀的目光依旧一动不动的,边总管的,是不是有点多了?

这酒店是边氏名下的。边覃晓沉着声音说道,从那人进来的时候开始,从你追到这里开始,我就统统知道,你等到现在。还不够么?

他的话,让俞菀的身体微微一凛。

但是,她没有转头。

甚至连眼角的一个余光都没有给他!

边覃晓咬了咬牙后,直接伸出手来,将她整个人一把抱起!

那突然的动作让俞菀吓了一跳,手更是用力的要将他推开!

你做什么?放开我!放开啊!

此时已经是深夜,酒店的大堂不剩几个人,俞菀这一嚷嚷,所有人的眼睛都看了过来,但边覃晓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一样,直接将她整个人抱上车!

边、覃、晓!

俞菀!

她的声音尖锐,边覃晓便也直接扯开了嗓子,将她的声音压下!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样做,也只是在糟蹋你自己而已!他对你依旧不会有半分的怜惜!

我乐意!这也和你无关!

他根本就配不上你!

这件事情,你说了不算!

你是傻子吗?你都在他那个坑里跌倒几次了,现在还傻傻的往下面跳,傻子都不会犯第二次错误,你连个傻子都不如!

边覃晓的话说完,俞菀还真的安静了下来。

但她那恨恨的,盯着他看的眼神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牙齿更是紧紧地咬着!

你这样看着我也没用,我说的都是事实!

他不会这样对我的。俞菀说道,他一定有苦衷,一定有原因,你们……都在骗我。

这是你自己编造出来的理由吧?他能有什么苦衷?他可是贺隽樊!以前说他被他的母亲被永年的其他股东牵制着还有可能,现在,他还能有什么苦衷?苦衷就是他从来都不愿意只有你一个女人!

你给我闭嘴。

怎么?我说到你的痛处了对吗?俞菀,你还真的以为贺隽樊那样的男人,可以跟你一心一意白头到老?不要傻了!

我叫你给我闭嘴!俞菀反手,将他的衣领一把抓住。你懂什么?你根本就不了解他!就算你们都说我是傻子,我也愿意相信!没错,我就是觉得他爱的只有我!只有我!

话说完,俞菀将他的身体一推,转身将车门打开!

你就是在下面等到天亮他都不会下来的!

边覃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俞菀却没有回头,直接下了车,人一步步的往前。

边覃晓看着她的背影,手紧紧的握住!

随即,他看向前面的人,通知酒店,不许让她进去!

……

俞菀被拦在了酒店门外。

在对上眼前人面无表情的脸色时,她只轻笑了一声,然后,点点头,往后退了两步。

他不让她进去,她就在门口等!

海城入了冬后,寒风一阵阵冷的就好像是刺骨一样,即使是有不夜城之称,此时街上也没有多少行人。更不用说,和俞菀一样站在酒店门口!

而她这一站,便是一个小时的时间。

1608房间。

周填在看了看窗外后,终于忍不住看向沙发上的人,贺总,俞小姐……还在那里等着。

贺隽樊没有说话。

他的身体躬着,头垂下,刘海将他脸上的所有表情掩盖住,但那紧紧握成拳头的苍白的手,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贺总。要不您还是下去看看吧,晚上这样冷,而且听说……等一下还要下雪。

周填小心翼翼的说着,但眼前的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周填咬了咬牙,要不,我下去……

不用。他终于说了一句,你给戴总打电话,她会知道怎么处理的。

戴总?

周填一愣,正想要问贺隽樊是什么意思,他的头已经抬了起来,定定的看着她。

周填不敢多言,立即应了声,转身去打电话。

在看着周填离开那窗户前后,贺隽樊这才从沙发上站起,缓缓走到窗前。

那一抹微小的身影就好像是一根刺一样,直直的戳入贺隽樊的心脏!

这就是他刚刚不愿意看她的原因……

她……就是那根刺。

如同带着毒一样,深入皮肤骨髓,然后,蔓延至他全身。

他的手紧紧的握着,两秒后,他直接转身!

那个时候,什么计划,什么戏码都被他抛在了脑后,他不想她难过,一点……也不想!

在他要将房门拉开时,周填的声音也正好传来,贺总,您去哪儿?

贺隽樊的动作顿时停在原地!

……

俞菀不知道自己在酒店门口等了多久。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她能等到他。

一定能。

只要他看见……

他一定会舍不得的。

一定!

直到下一刻,戴文的声音传来,俞菀。

俞菀的身体一震,却没有回头,那垂在身边的手,却明显握紧了!

俞菀,上车!

戴文的声音里,带了明显的愤怒!

俞菀终于转头,义母,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我只知道你继续下去。明天报纸头条都是你的照片!怎么,是贺隽樊的前妻这样的身份还不够?你还想当贺隽樊的舔狗吗!?

舔狗……

俞菀突然觉得这个词汇,很可笑。

但她扯了扯嘴角,却扬不起一个笑容,最后,她只能放弃,义母,我只想……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在这里?是贺隽樊让我来的!他都不想看见你在这里,不想你纠缠他!

他……知道我在这儿等他?

若不然呢?你这样下去,别说是贺隽樊。整个海城的人都知道了!这就是你回来的原因?当年吃过的亏,你现在还得重新吃一次么!?现在,你给我上车!立刻,马上!

俞菀不说话了。

她的嘴唇紧紧的抿着,在看了戴文许久后,她终于还是缓缓上前。

戴文还以为她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脸色终于缓了一下,但下一刻,俞菀却是说道,义母。这件事情肯定还有其他的隐情,我想……

俞菀!戴文将她的话直接打断,你到现在还没看清楚么?!贺隽樊他爱的,根本就不是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