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56章 跪下来求我

第156章 跪下来求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没有回答,只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

俞菀觉得,贺隽樊此时的样子很……奇怪。

虽然自从两人和好之后,他的性格和以前就大不相同,但她也从来没有此时这样的感觉。

她总觉得……他似乎在瞒着自己什么事情。

俞菀这样想,也就这样问了。

她的话说完,贺隽樊却只扬了一下眉头,什么事?

你瞒着我的,我怎么知道什么事?

没有证据的事就是诽谤,你说话,可要慎重。

贺隽樊回答的很认真,俞菀却觉得他是在故意转移话题,还想要说什么时,他却突然说道,说到这个,永年当年的事已经准备重审了,不会公开,但结果我会让人通知媒体。当年你的冤屈……也可以洗干净了。

俞菀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起这个,先是一愣,然后,轻轻的哦了一声。

怎么,你好像不大高兴?

一秒记住http://

倒也不是。

俞菀嘴上这样说,嘴角却明显沉了下去,眼睛垂下,盯着自己的手看。

那里的疤痕,依旧显目。

贺隽樊看着,将她的手缓缓握紧了。

很快的,俞菀又抬起头来,朝他一笑,我没事,那都……已经过去了,不重要。以后,你会保护我的,对吗?

她的话说完,贺隽樊的脸色突然一变。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的,他又恢复了正常,嗯,会的。

俞菀没再说什么,手缓缓将他抱紧了,闭上眼睛。

菀菀。

嗯?

我过段时间要出去一趟,那时,你能照顾好自己的,对吧?

去哪儿?

俞菀立即直起身来看他。定定的。

出差。

去哪儿出差?

嗯……暂时还不确定。贺隽樊的话说着,轻轻的笑了出来,你这样紧张做什么?

不是紧张,就是……你下次出差,我跟你一起去吧。

俞菀的话说完,身边的人却始终没有回答。

嗯?

带你可能,不大方便。

为什么会不大方便?你到底……

俞菀还想要问,下一刻贺隽樊却是直接低头,吻住她的嘴唇,也让她将话都咽了回去。

那个时候,俞菀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但他似乎不愿意说,俞菀也不想勉强他,也没有再提。

到后来俞菀才发现,那些不安……都是真的。

而她那些想要问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问出口。

……

边亚宁现在所住的医院贺隽樊很快查到了,但边覃晓在那边下了命令,除非是他自己或者是边亚宁想见的人。否则,谁也不能去打扰她。

贺隽樊知道边覃晓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防着自己再去刺激边亚宁。

贺隽樊倒也没做什么,只让人给边亚宁带了一句话,愿不愿意和自己见一面。

边亚宁倒是很快回复,愿意。

得到回复后的第二天,贺隽樊去了边亚宁的医院。

她依旧住在那个带着锁链的房间里,整个人瘦的身上几乎没有肉了,脸颊凹陷下去,一双眼睛便显得越大,深深陷进去的眼窝,空洞的眼神还有遍布伤痕的脸庞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只鬼魅一样。

看到这场景,贺隽樊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情绪,只站在铁栏外看着她。

边亚宁也没有靠近,只坐在床上,笑着看着他,我们又见面了,二少。

我还以为你不愿意见到我。贺隽樊也微微一笑,现在看来,你似乎知道,我找你是因为什么了,或者,其实你一直都在等我?

我怎么会不愿意呢?边亚宁缓缓站了起来,话一边说着,一边朝贺隽樊靠近,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想,你什么时候能来见我,想……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嗯?

这样对你的男人可不是我,你,恨错人了。

对,不是你……边亚宁轻笑了一声,但那个男人已经死了,我总不能将他的坟给挖了,将他的骨灰扬了,所以。我只能将这些加诸在你的身上,谁让你是他的儿子呢?而且,这些年,你对我的折磨,可也不少!

原来,你没疯。

当然没有。边亚宁笑,我清醒的很呢,我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再也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的我更加清醒了。

那说吧,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买通了医生的?

边亚宁就知道,他是因为这件事情来的。

要不是因为这个,极度厌恶自己的人,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这也是她想要看见的。

她就是想要看着贺隽樊发狂,绝望!

不知道二少现在滋味如何?边亚宁吃吃的笑着,你算计了别人一辈子,自认所有的事情都在你的掌控中,现在,等死的滋味……如何?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好像是一张死人脸一样呢!我现在也得好好看了,毕竟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边亚宁说着,脸上的笑容也越发深了,你现在是不是想要来求我,想要从我这里拿到解药?嗯?

有么?

贺隽樊反问的干脆直接,眼睛更是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

对上他的眼睛,边亚宁先是一愣,随即噗呲一声继续笑,贺隽樊,你现在是在求我么?也是,你肯定想要活下去的吧?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眼看着你和你心爱的女人就能永远的生活在一起了,却突然被告知,你就要死了,你心里,肯定很不甘心吧?

贺隽樊没有说话。

但看着她的眼神很显然的告诉边亚宁,他就是不甘心!

贺隽樊,既然是求人,是不是应该要有求人的姿态?想要解药?简单,你跪下来求我!

贺隽樊没说话。

怎么?你就这一点决心么?边亚宁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你不是想要解药么?不是想要活下去么?跪下来求我啊!

她的话音落下,面前的人突然笑了出来。

边亚宁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你笑什么?

他没有回答,脸上的笑容不变,眼中的讽刺更是深了几分!

我问你笑什么!?贺隽樊。你现在还有什么好笑的?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么?你就要死了!你都要死了,你还有什么好笑的!?你不是要解药吗?你给我跪下来,我就给你解药!

没有解药吧。贺隽樊终于停止了笑容,声音轻轻,你费尽心思给我下了这么长时间的药,怎么可能因为我这一跪,就把解药给我?那你之前的努力不都白费了?

你现在让我下跪,不过是单纯的想要羞辱我罢了,对吗?

贺隽樊的话说完。面前的人脸色先是变了变,然后,她又继续笑,贺隽樊,你还真的是不容易,都已经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能这样的冷静。没错,我就是骗你的,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解药。你呀,只能等死!

放心吧,我就算是死,你们也不会好过。

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以为你还能威胁我么?

你是没有办法翻身了,但是你的孩子呢?我的那个,算得上同父异母的弟弟呢?

你要做什么?!

听见他这句话,边亚宁的脸色顿时变了,人也直接冲了上来!

她想要将贺隽樊的脖子掐住,但很快的的,手脚上的链条将她的动作牵制住,最后,她只能在铁栏门内,不断的张牙舞爪!

贺隽樊,你敢对隽先下手试试看!

想要保护你的孩子,也很简单。贺隽樊看着她,将这件事情,给我藏严实了,闭上你的嘴巴,但凡有一点消息透露出来,我就将你的儿子送到这里来,给你做伴!

话说完,贺隽樊直接转身!

边亚宁却是没反应过来,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什么意思……贺隽樊,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你以为你能藏得住?就你现在的身体。撑死不过半年的时间!到那个时候,你以为你还能……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只需要管好你的嘴巴,如果让别人知道,尤其是俞菀知道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听懂了么?

边亚宁站在原地,在过了好一会儿后,才算是读懂了贺隽樊话的意思。

但很快的,她又冷笑。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现在也只能相信我,除非,你真的想要看见你儿子出现在这里。

……

贺隽樊从医院离开的时候,接到消息的边覃晓也正好赶到。

两人在医院的门口对上,眼睛都不约而同的一沉!

你到这儿来做什么!?边覃晓很快上前来,欣赏你的战果?亚宁都已经成这样了,你还想要做什么!?

我没想做什么,想着我父亲死之前最挂念的就是她,来看看而已。

贺隽樊,你少阴阳怪调的,你这是在讽刺谁?

你觉得是讽刺就是讽刺吧。

贺隽樊不管他,直接将车门拉开,上车。

边覃晓就站在原地看着他,一脸阴沉的!

贺隽樊没有转头,甚至连眼角的一个余光都没有留给他。

裴梓宴在前面开车,顿了顿后,这才说道,贺总。星城的项目审批都已经完成了,可能这个月内就会动工,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等他们投第二笔钱进去的时候吧,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来得及做的话,计划就取消。

贺隽樊的话让裴梓宴一愣,取……取消?

嗯。他转头看向窗外,如果我不在了,贺正辉他们势必会将矛头对准菀菀和墨墨,没有人护着他们。我不放心。

贺隽樊的话说完,裴梓宴顿时不回答了,只是那握着方向盘的手,力气骤然加紧!

一会儿后,他才说道,贺总,你当真……不告诉俞小姐这件事情么?她那性格,如果等到最后一天才知道的话,肯定会……受不了的。

我知道。他似乎一笑,所以,我想到了另一个办法。

是……什么?

贺隽樊没有再说,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

白花花的一片。

海城……又开始下雪了。

……

周家。

周斐然进屋的时候便闻到了一股香气,还有女人哼着小调的声音。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周填?

听见声音,周填的身体不由一震,手上的调羹更是直接掉在了地上!

你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周斐然眯着眼睛看她,你在熬汤?

啊……对。周填将地上的调羹捡了起来,也不敢抬头去看那边的人。只盯着锅里看。

给谁熬的汤?

就……随便熬的,你今晚怎么这么早回来?

怎么,你不想要看见我么?

当然……不是。

周斐然缓缓走了过去,在意识到他的靠近时,周填的脸色一变,人更是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要做什么?

你在怕什么?

我没有啊。周填很快一笑,我有什么好害怕的,真是的。

她的话是这样说,后退的脚步却没有停。

你这汤。是给裴梓宴做的吧?

周斐然的话让周填差点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不……

不是?周填,别尝试跟我说谎,你知道后果的。

周斐然的脸色越发难看,而那时,周填也被他逼到了角落里,无法再退!

最后,周填只能咬咬牙,没错,我是给裴特助熬的,他前段时间不是受伤了么?我……

周填的话还没说完,周斐然突然将她的下巴扣住!

周填,你好大的胆子啊,我不是跟你说过,让你别随便和男人交往么?你现在倒是好,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勾引男人,嗯?

他的力气很大,周填的下巴就好像要被他生生捏碎一样!

她的眼睛立即变得通红,哥哥,你干什么?!我和裴特助没什么,你别想的那么龌蹉!

我想的龌蹉?周斐然脸上的冷笑越发分明了,那你告诉我,你三更半夜给别的男人熬汤,怀的是什么心思?不是勾引是什么?嗯!?

我是喜欢他!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他?我喜欢一个人,就非得是勾引吗?

周填那理直气壮的话让周斐然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你说什么?你喜欢谁?

我喜欢……

周填,你敢!

周斐然的话说着,将她的脖子一把掐住!

你居然还敢直接在我的面前说喜欢别的男人?嗯?你是不是当我已经死了!?

你是我哥哥!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那你也是我哥哥,还有,我不会喜欢你的!

周填的话说着,一把将面前的人推开,用力的!

周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那么大,周斐然被推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后,这才算是站稳了!

然后。他抬起头来,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

周填却不管他,转身就跑。

站住!

周填,你给我站住!

……

周填才不会听他的话。

逃也似的从那个家里出来后,周填立即拦了一辆出租车。

去哪儿?

司机的声音传来。

周填被噎了一下,但很快的,她回答,去永年大厦!

那个时候,周斐然也正好从里面追了出来。周填乘坐的车子从他身边呼啸而过!

车窗外,是周斐然难看到极致的脸色!

周填对上时,身体都不由颤抖了一下!

从她上高中,周填就隐隐感觉到了周斐然对自己的感情,但那个时候,她只拼命的说服自己,他不过是将自己当成了妹妹爱护而已。

直到前段时间,她发现在他房间的衣柜里,藏着自己以为丢了的衣服……

再结合周斐然之前那些几乎让自己窒息的做法。周填这才发现,他对自己的感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段时间,她都尽量避免和他接触,包括贺隽樊去星城出差,周斐然也不打算让她跟着的,但为了短暂的逃离他,她毅然的跟了过去。

她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他们之间的兄妹的感情,就是为了避免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她看来,只要那一层纸不被捅破,所有的事情就有回旋的余地。

但现在看来,她是错了……

周填正想着,司机的声音传来,小姐,到了。

听见声音,周填这才回过神,立即付了钱下车。

大厦的顶层依旧亮着灯,周填知道,这段时间贺隽樊和裴梓宴都会在公司加班,两人似乎在进行着什么计划,但那计划是什么,其他没有人知道,包括周斐然。

周填原本是想要去裴梓宴的办公室找他的,但在她的手要将办公室门推开时,一道剧烈的咳嗽声却传来。

她的动作顿时停在原地,转头。

那是贺隽樊的办公室。

她立即转身,敲了敲门,贺总,您在里面吗?

没有人回答。

那咳嗽声倒是不断,周填没有再想,直接将办公室门推开!

在看见眼前的场景时,她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