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54章 那我陪他一起死!

第154章 那我陪他一起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星城的项目是为和政府合作开发的公寓小区,主打的购房人群是单身人群,由于是和政府合作,因此之前很多人就已经做过评估,这项目并没有多少的利润。

万通和边氏会参加竞标倒也不奇怪,毕竟他们现在急需要一个主导的政府项目来赢得口碑,但永年就不一样了。

尽管一年多前的负面新闻让永年的形象有所损害,但之后贺隽樊投了不少公益项目,这一次更是将自己贺家的祖宅都拍卖出去做慈善,形象处于一个绝对高端的位置,完全不需要和边氏他们竞争。

但贺隽樊还是参加了竞标,甚至仿佛……势在必得!

别人不知道,边覃晓自然清楚贺隽樊为什么要这么做。

无非……就是想要拦住他们的路!

边氏和万通一旦合作成功,对他并没有任何的好处,贺正辉跟他的过节更是路人皆知,所以,他肯定会想尽办法阻止他们中标!

尽管边覃晓心里已经预想到了贺隽樊会这样做,但真的看见贺隽樊提交上来的报价时,还是一愣。

五十个亿?他疯了?这样成本都不够!

他现在是铁了心想要阻止我们了。电话那边的贺正辉同样咬牙切齿的,但是这一次,我们只许成功!

你的意思是,价格还要往下压么?边覃晓的话说着,眉头直接皱了起来,目前的价格已经是我们能接受的最低的了,而且,你怎么知道你拿到的,是贺隽樊真正的价格?

首发网址

我不管,反正这一次,我肯定要让贺隽樊输!你放心,项目要是赔钱了,我自己来承担!

贺正辉的话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边覃晓的手还维持着拿手机的动作,脸色紧绷!

贺正辉的声音很大,旁边的林青刚刚也听见了,此时看见边覃晓那样难看的脸色,他犹豫了一下,到底也还是开了口,边总,之前因为购买贺公馆,你名下的财产已经损失了很多,这一次项目要是失手的话……

我知道。

边覃晓将他的话打断,脸色紧绷的。但是现在能怎么办?你让我放弃这个项目么?

林青知道,不可能。

所以,那到了嘴边的话,只能缓缓咽了回去!

边覃晓在盯着电脑上的数字看了很久后,到底还是按了修改键!

……

在贺隽樊到星城的第五天,项目会议到了最后一次,也就是公布竞标结果的时候。

贺正辉和边覃晓都已经到场,就坐在第一排的位置,贺隽樊的座位,就在他们旁边。

在看见上面的名牌时,贺隽樊也没有说什么,大大方方的,直接坐下!

贺正辉转头看了他一眼,咧起嘴角笑,侄子,你来了?

他现在连贺隽樊的名字都不叫了,单单叫了声侄子,里面是无尽的嘲讽!

贺隽樊仿佛感觉不到一样,只同样转头,笑着回答了一声,是的,叔叔。

听说之前你可是在记者面前夸下海口的,今天要是让你失望,不知道会如何?

都说现在是网络时代,信息发达,有好处,却也有坏处,这话不过几天的时间,就传成这样了。贺隽樊笑着说道,我可没有夸下海口说永年一定会中标,对比一下,我倒是觉得今天胜利者应该是叔叔你才是,在这里,我就先跟你说一声恭喜了。

贺隽樊的脸上是盈盈的笑容,眼中更是真挚!

贺正辉看着,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正好那个时候,会议正式开始。

出于保密性的考虑,主办方的人斟酌过后,决定直接宣布中标的公司和价格,其他的,一律保密。

现在,我宣布,本次项目中标的公司为……边氏集团!价格,48亿九千万!

在这数字出来的时候,全场震惊!

虽说这是和政府合作的项目价格不宜过高,他们却也远远没想到,边氏会这么狠!

这样一来,别说盈利,就是不亏本恐怕都很难,万通倒还说的过去,但是,边覃晓为什么非要陪着一起?

虽然心里不解,但是结果出来,很多人还是上前道贺。

贺正辉站在中间,脸上是盈盈的笑容,边覃晓却是直接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

在贺隽樊就要步入电梯的时候,他直接说道,贺总。

听见声音,贺隽樊的脚步倒是停了下来,然后,缓缓转头。

边总,有何吩咐?

贺总好像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边覃晓站在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眼睛微微眯起,您之前,不是很自信的么?

哦,刚刚忘了祝贺边总一声了,恭喜。

贺隽樊避重就轻的,边覃晓的眉头却直接皱了起来,你是不是知道我们的报价?

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知道?贺隽樊依旧笑着,只不过,我虽然不知道你们的报价,但对我自己的报价,清楚的很。

边覃晓还没明白贺隽樊的话是什么意思,电梯门已经打开,贺隽樊也没有再和他说什么,直接抬脚进去。

边覃晓还是站在原地,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想到了什么,猛地转身!

那个时候,会议室的大部分人也已经出来,在看见边覃晓时也笑着跟他祝贺,边覃晓没有管,直接走到贺正辉面前。

贺隽樊最终的报价是多少?

尽管赢得不是很漂亮,但对于此时的贺正辉来说,只要贺隽樊愿望落空,他也就开心了。

此时听见边覃晓的话,他的眉头先是皱了一下,随即压低声音,你在这里问什么?还有人没走呢!

他收买上面的人的消息可不能传露出去,边覃晓可不是这样没有脑筋的人,因此此时贺正辉也没有动怒,只压低声音说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他的价格就比我们高了一点点,如果不是因为我拿到了消息,可能现在中标的人就是……

他的话说完,边覃晓却突然笑了一声,你错了。

边覃晓这样干脆的一句,让贺正辉脸上的表情不由一变,然后,他皱起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贺隽樊压根就没有想要竞标这个项目!边覃晓说着,脸上的表情也直接消失,之前为了将贺公馆买下来。我的资金已经损失了大半,这一次他刻意做出野心勃勃的样子要和我们竞争,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幌子,他就是为了让我们将价格压到最低,到时候,只要我们稍稍一个不慎,这个项目很有可能……会将我们两个都拖下水,一起死!

边覃晓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突然笑了出来。

怎么可能?这撑死也就区区四十几个亿,就是真的亏本的话,我们也不会……

你错了。边覃晓深吸口气,这个项目拖不死我们,但其他呢?一旦我们将资金砸在了这个上面,势必没有资金去运转其他的,这甚至还是一个无法实现盈利的项目!你觉得,我们两家公司,能撑多长的时间?

贺正辉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

贺隽樊从会议室离开后,直接准备回星城酒店。

一路上,他都闭着眼睛没说话。

身边的裴梓宴在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贺总,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嗯?

星城这个项目您不是也很看重么?而且还亲自过来这边主导,如今……为什么要放弃?

听着他的话,贺隽樊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所有人都知道,这项目算不上什么肥肉,甚至盈利就很难,贺正辉会这么做很简单,边覃晓会和他联手也很简单,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您……不就是要阻止贺正辉口碑逆转么?

裴梓宴的话说完,面前的人却没回答,只重新将眼睛闭上,薄唇轻启,你记得,我之前跟说过的话么?

裴梓宴回答不上来。

他曾经说过那么多的话,裴梓宴哪里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似乎也知道了裴梓宴的想法,贺隽樊也没等他回答,自己轻声说道,我说过,要让边氏崩盘的。

让边覃晓掏钱买下贺公馆是第一步,今天让他吃下这个哑巴亏也只是个调味剂,更加重要的……还在后面!

贺隽樊正想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立即睁开眼睛,在看见上面显示的名字时,眼中的光亮又很快消失不见。

裴梓宴正想要问他是不是在等俞菀的电话时,贺隽樊已经将电话接了起来,叔叔。

贺隽樊,你耍我!?

贺正辉的声音,咬牙切齿的!

贺隽樊的眉头微微向上挑了一下,叔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就听不懂了,哦对了,刚刚因为人太多,所以我就没有过去,真的恭喜你了,叔叔。

贺隽樊话里的嘲讽贺正辉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他气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在过了一会儿后,他终于笑了出来,嗯,多谢你啊隽樊,你可真的是我的好侄子!

客气。

贺隽樊的话说着,正要将电话直接挂断,贺正辉却很快说道,既然这样,我晚上准备办一个庆功宴,你……应该不会缺席吧?

……

俞菀是从新闻上才知道,星城的项目,是边氏和万通中了标。

之前贺隽樊那自信的样子俞菀也看过,而且如今能让贺隽樊亲自去主导的项目,他肯定特别看重,因此这一次失败,他肯定会有落差。

想了想后,俞菀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

他倒是很快就接了,喂?

你……在哪儿呢?

俞菀也不能直接开口就安慰他,只能先说道。

在酒店。

他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也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俞菀也不大会安慰人,而且她也不确定这个时候他是不是想要听见自己的安慰,半天之后,她只憋出了一句,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想我了?

他的声音中仿佛带了几分轻笑。

不是。俞菀立即反驳,但很快的,她又缓缓说道。项目的事情……不是你的责任。

你现在,是在安慰我么?

俞菀没说话了。

她也的确是想要安慰他,只是现在看来,效果似乎一般。

似乎感觉到了俞菀的纠结,那边的人在顿了顿后,说道,如果是安慰的话,当面是不是好一些?

所以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贺隽樊很快收起了闹她的心思,放心吧,我没事,本来是打算下午就回去的,但晚上还有点事情,等结束后再回去。

好,那……我等你。

俞菀这轻轻的一句,就好像是什么炙热的东西,直接注入了他的胸口,瞬间,他的身体连带着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无比的温暖,脸上也扬起了笑容,嗯。

……

挂了电话后,俞菀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眼睛愣愣的看着窗外。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她的心里突然觉得……很不安。

一种很莫名的情绪,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贺隽樊会失落和难过,但从刚刚他的声音中,俞菀却没有听出这样的感觉……

俞菀正想着,袖子突然被人扯了扯。

她愣了一下,转头时,却发现墨墨正站在她旁边,明亮的眼睛正盯着她看。

俞菀这才回过神,朝他一笑,我们是不是该继续讲故事了?

墨墨缓缓的点头。

俞菀没有再想,将手上的故事本打开……

入夜。

俞菀是被电话吵醒的。

那清脆悦耳的铃声在那个时候突然显得无比的尖锐刺耳,俞菀的心跳都不由快了几分,在将手机拿过来之前,她先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已经快一点了。

深夜的电话,似乎都带着一种让人猝不及防的恐惧。

俞菀在看了那时间两秒的时间后,这才伸手,将手机拿了过来。

周填的来电。

这一次她也跟着贺隽樊出差去了,正是因为这样,俞菀的心里越发的紧张,在盯着那号码看了好一会儿后,这才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俞小姐……周填直接哭了出来!

那哭声落在俞菀的耳中,她的手顿时握紧了,指甲更是直接陷入了皮肉中!

但是,她极力保持着冷静,说道,怎么了?

你……你赶紧来星城一趟吧!贺总……出事了!

周填的话音落下的同时,俞菀的手机直接砸在了地板上!

……

机场已经没有航班了,俞菀来不及等,直接乘坐火车到了星城。

五个多小时的火车,俞菀走出火车站的时候,天空已经蒙蒙亮,昨天晚上,星城刚下过一场大雨,气温又降了好几度,车站的人很少,外面的车子更是少的可怜,俞菀没有管,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

去峡山。

她的声音在轻轻的颤抖着!

那司机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小姐,你没看新闻吗?峡山那里昨晚出了事,被封路了。

我知道。

俞菀的声音里带了几分的咬牙切齿,眼睛通红,手更是紧紧的握着!

司机原本还想要问她是去哪里,他能绕一下路,但此时看见她这样子,心里顿时明白了大半。

这出事的人……恐怕就是她认识的!

他也没有再问,直接发动汽车。

车子里开着收音机,还在播放着早间新闻。

凌晨零点二十分左右,峡山路段发生了一起车祸,一辆车牌号为XXXXX的车子从山路上倾翻下山,根据调查,车子的主人很有可能为海城永年的总经理贺隽樊和他的助理,两人如今依旧毫无下落,具体的事故原因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中……

新闻播报员的声音平静,字字清晰!

俞菀的手顿时握的更紧了,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舌尖尝到了明显的血腥味,但她就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前方看,一动不动的!

终于,车子停了下来。

那里已经聚集了一大片的人,还有……记者!

在看见俞菀下车时,他们立即冲了上来!

俞小姐,听说出事的人是贺总,这是真的吗?

这是预谋还是意外,你知道吗?

这一次贺总怕是凶多吉少,你对此有什么想要说的?

他们的声音不断的传来,俞菀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只一步步的往前。

周斐然先俞菀一步赶到了现场,在看见这场景时,他立即上前来,帮俞菀将那些记者和镜头挡开!

俞小姐,现在搜救队已经进去了,你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会通知你的!

俞菀没有回答,甚至就好像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只不断的往前走,一步步的!

周斐然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那些记者看着,再一次的上前来。但是,他们手上的话筒还没递到俞菀的面前,周斐然的眼神已经落在他们的身上。

各位,还没确定的事情就胡乱报道,是想要丢饭碗还是吃官司!?

虽然比不上贺隽樊,但周斐然如今在商场的影响力还是有的,此时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看着他们的目光,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那些原本往俞菀身上凑的话筒也换换的收了回去。

就在那时,俞菀已经走到了最前面。

警,察在现场,外面是一圈拦起来的警戒线,俞菀却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只不断的往前。

小姐,你不能进去!

很快的,有人将她拦了下来!

我要进去找他。俞菀看着他,目光坚定的!

搜救队已经在找,昨天晚上刚下了一场雨,山路滑,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们负责不起!

不用你们负责。

俞菀的话说着。人继续要往前面走,但是,那人却依旧挡在她面前没动!

俞菀咬紧了牙齿,我说了,我不用你们负责,让开!

周斐然看着,随即上前,俞小姐,你现在上去也没什么用,还是等……搜救队的消息吧,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贺总知道了肯定……

我要去找他。

俞菀将周斐然的话直接打断,说道。

她的脸色苍白,单薄的身体仿佛一直在轻轻的颤抖着,垂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眼里,却是一片的坚定!

俞小姐,我陪你去!

轻轻的声音突然传来,周斐然转头,周填正好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往前走了两步。

周填。你跟着捣什么乱?!周斐然咬着牙说道,里面都是专业的搜救队,你进去除了捣乱能做什么!?

这话周斐然自然是不敢跟俞菀说,此时周填居然跟着一起,他的怒火顿时上来了。

周填没回答,但样子却仿佛铁了心一样!

周斐然还想要说什么时,前面突然传来了声音,小姐,你不能进去!

他转头,却发现俞菀正努力的要将面前的人推开往里面冲,周斐然正要上前拦着,一道声音传来,俞菀,你这是要跟着一起去送死么?!

突然的声音,让周斐然都一愣,转头时,那人已经走到他面前,将俞菀的身体一拽!

他的手紧紧的扣着她的,你现在进去能做什么?他要是还活着,自然会有将他救出来,他要是死了,你现在进去也没用!

他不会死!俞菀立即说道,声音尖锐的!

她的眼睛立即瞪大,死死的盯着他看!

看着她那样子,边覃晓忍不住笑了一声,这个我说了可不算。

俞菀没有管他,只用力的掰着他的手指,想要将他的手扯开,边覃晓自然不可能让她如愿,不断的将手收紧!

放开我,放开啊!

俞菀尖叫着,周斐然这才回过神来,几步上前,边总,你把手松开!

边覃晓没有管他,只看着俞菀,放开你之后呢?你真的要进去找他?你能做什么!?

这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就是不能看着你去送死!昨天晚上刚下了一场大雨,随时会发生山体滑坡!就是专业的人都不敢进去,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就算是死,我也要进去!

俞菀干脆直接的回答,让边覃晓顿时愣在了原地。

现场还有无数的人,那些媒体,就算再好奇再想挖到第一手资料,此时都不敢跟着进去,那些搜救队的人也是做好完全的措施才进去的,原因很简单,如同边覃晓刚刚说的一样,这里随时都可能发生山体滑坡!

去年这里就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当时……十几个人丧命!

但是现在,在看见俞菀那样子时,边覃晓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他这些所谓的关心,所谓的替她着想,其实在她眼里看来……一文不值!

边覃晓那抓着她的手骤然松开了。

发现自己自由后,俞菀立即将面前的人推开,拔腿就跑!

你不能进去!

俞小姐!

所有的声音都被俞菀抛在了脑后,但是,她没管,她只疯了一样的,不管不顾的往前跑!

那个时候,俞菀突然想起他临走前看着自己的眼神。

那样的温柔,那样的……不舍。

那时,她应该跟他一起来的!

她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深夜的时候开这一条路,因为……他要去机场!

他是想要马上回到海城才发生的车祸……

如果……如果她那个时候。答应他一起来的话,他就不需要这样做了,车祸自然也不会发生,眼下的这些事情,也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她没有。

所以……都是她的错!

都是她的错!

头顶突然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在感觉到那冰凉的水滴时,俞菀的脚步这才放慢一些,然后,缓缓抬起头来。

天空是灰蒙蒙的一片,头顶聚集了一大片的乌云,雨……不断的往下掉!

下雨了……

又开始下雨了。

雨一旦继续下,山体滑坡的可能性将会更加大,那么在山底下的人……

俞菀来不及继续想,人还想要继续往前的时候,一只手将她抓住!

放开我!放开!

俞菀用力的挣扎着,周斐然却不管她,直接拖着她就走!

周斐然,我叫你把手放开啊!

你现在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你们的孩子怎么办?!

周斐然的话让俞菀整个人顿时愣在原地。

雨越下越大,将两人的身体都浇透,顺着俞菀脸颊不断滑落下来的。她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她就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就在那时,一道声音传来,找到了找到了,快点!

俞菀猛地转头!

……

医院。

俞菀就坐在手术室外面,身上的衣服还是湿透的状态,但她就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只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周填拿着周斐然吩咐她买的衣服,缓缓上前。

俞小姐……你先换身衣服吧!

俞菀没动。

周填在她的身边坐下,眼睛又红了起来,俞小姐,你不要这样,你这样……贺总回心疼的。

你说,我是不是一个……特别不详的人?俞菀的声音轻轻,好像我身边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贺隽樊他……出院才多长的时间?现在又进去手术室了,都是……因为我。

俞小姐,你不要多想,这就是意外,谁也……不想的。

俞菀抬起头来,看了看她后,什么都没说,重新垂下眼睛。

俞小姐,要不你先换套衣服吧,你这样……会感冒的。

俞菀没有回答,也没有看她。

周填没有办法了,只能陪着她坐在那里。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医院的人不断的从他们的周围出出入入,俞菀却始终没有抬起头来,好几次,周填都以为她是睡着了,但低头仔细看的话,又能看见她的眼睛,并不是闭着的状态。

手术室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周填都已经有些撑不住了,更何况,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没动的俞菀。

她正想要说什么劝一下时,手术室的门被一把打开!

俞菀猛地抬起头来,在盯着那走出来的人时,她却始终没动。

不是因为她不想要上前,而是因为她坐的时间太长了。此时双腿都是瘫软的状态,根本起不来!

周填倒是立即上前,医生,怎么样了?

病人身上有两处骨折,肋骨和小腿,好在没有伤到内脏,出血量也不大,没什么大问题。

听见这句话,周填这才放下心来,而另一边,俞菀也终于撑着站了起来,我现在……能看看他么?

……

贺隽樊出车祸的事情早上就已经在各大新闻网上刷屏,在得知人还没找到时,很多人都已经直接开始留言默哀,还有人问,贺隽樊这一死,永年该是谁的?

他目前没有妻子,倒是有一个孩子,但孩子那么小,根本没有继承权。

更加重要的是,永年以后……该由谁做主?

这样的言论源源不断。就在所有人都在脑补这一出大戏的时候,周斐然通过官方账号直接发布了声明,贺隽樊和裴梓宴都已经找到,并且手术很成功,没有生命危险。

在看见这新闻时,第一个沉下脸色的人,是贺正辉。

这个贺隽樊,命还真的是大!

他的声音里,是一片的咬牙切齿!

就在他的声音落下时,房门也直接被推开!

他被吓了一跳,但在看清楚来人的样子时,他顿时松了口气,随即皱起眉头,边总,下次来的时候,请你敲一下门!

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边覃晓却不管他,直接说道,这件事情,是你安排的?

贺正辉只冷笑了一声,没说话。

那样子,让边覃晓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我在跟你说话。

是我安排的又如何?贺正辉直接说道,早知道他的命这样大,我那时就不应该只是剪断他的刹车线,得让他直接死在车上才对!

贺正辉的话说完,边覃晓突然几步上前来,将他的衣领一把揪住!

那骤然的动作让贺正辉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还没说什么时,边覃晓已经咬着牙说道,你疯了是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

我们现在是合作的关系!刚刚拿下星城的项目,好不容易能挽回一点你的口碑!这件事情一旦被人捅破,你觉得你能是什么下场!?

边覃晓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贺正辉怎么说也算是他的长辈,被他这样训斥,脸上的表情不由变了变,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红着脸,将边覃晓的手一把推开!

边覃晓,你这是什么态度?!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

你自己做了蠢事,我说怎么了?

边覃晓的脸上是一片嘲讽,贺正辉不由愣了愣。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我他妈还不是为了要出口气!贺隽樊他摆了我这么一道,我怎么可能让他好过!

你这样,只会让我们的处境更难!

你就放心吧,贺隽樊查不到我头上的!贺正辉直接坐了下来,这一次没死算他命大,但这笔账,我以后还得继续跟他算!

贺正辉的话说完,却发现眼前的人始终没有什么反应。

他抬起头来,却发现边覃晓依旧站在那里没动,脸色紧绷的。

贺正辉立即想到了什么,轻笑了一声,我知道你现在在激动什么,无非就是因为怕那个女人受伤么?边覃晓,你这样,可永远得不到她的!

这件事情,就用不着你操心了!

话说着,边覃晓直接转身就走!

贺正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边覃晓,我可是完全信任你才和你合作的。你要是敢背叛我的话,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他的话,让边覃晓的脚步一顿,但是,他也没有回答,只抬脚,继续往前走!

……

贺隽樊在病房里躺了一整个晚上后才醒了过来。

俞菀一直趴在他身边,手紧紧的握着他的。

因为,在他的手稍稍一动时,她便直接睁开眼睛!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哪里疼吗?

俞菀认真的看着他的身体,脸上是一片的焦灼紧张。

贺隽樊就看着她没说话。

面对他这样的沉默,俞菀的心里更加没底了,人直接站了起来,我去叫医生!

话说完,她转身就要走,但下一刻,他却将她的手抓紧了!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然后,迅速转身,怎么样?你有什么想要说的?

她那紧张的样子落在贺隽樊的眼中,他看着,不由轻轻的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是不是哪里疼?

我没事。

他的声音很轻,带着几分嘶哑。

终于听见他的声音,在他的话音落下的时候,俞菀的眼泪也直接掉了下来!

她的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想要控制自己的眼泪,但是,怎么也没办法。

贺隽樊看着,很快抬起手来,轻轻的帮她将眼泪擦掉,别哭,我会疼的。

听见他的话,俞菀立即一把将眼泪擦掉,摇头,好,我不哭!

看着她那样乖巧的样子,贺隽樊又笑了出来,嗯,这样才乖。

俞菀不说话了,手紧紧的握着他的,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确定他还活着,在自己身边一样。

贺隽樊自然感觉到了,只笑着看着她没说话。

就在那时,外面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俞小姐,你醒了么?

周斐然的声音。

俞菀立即站了起来,进来!

听见回答,周斐然这才将门推开,在发现贺隽樊醒了时,他显然一愣,随即上前几步,贺总,您醒了?您感觉如何?

我没事,梓宴呢?

他也醒了,他受的伤很轻,没什么事情,周填在那边照顾着。

听见这回答,贺隽樊这才点点头,嗯,公司呢?

舆论我都已经控制住了,我也已经着手让人去调查出事的车子,发现……

周斐然的话说到一半突然不说了,眉头紧紧的皱着,贺隽樊看着,眉头向上挑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俞菀,你都没有吃饭吧?先出去吃饭。

我不饿。

俞菀还是握着他的手不放。

但我想吃饭了。贺隽樊微微一笑,你出去看看吧,有什么好吃的,顺便给我带一份,嗯?

他都已经这样说了,俞菀只能缓缓点头,好……

周斐然站在原地没动,在看着俞菀出去后,他才几步上前,将手上的东西递给贺隽樊看,贺总,这是我调查出来的东西……

……

俞菀在走出病房的时候,正好和一个人对上。

在看见他的时候,俞菀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对面的人倒是笑容满满,哟,俞小姐,我们可是好长时间没见了。

不是别人。正是……贺正辉!

他手上还拿着一束花,显然是来看人的。

俞菀抿了一下嘴唇,辉总。

海城只能有一个贺总,因此在贺正辉离开永年后,商场上的人就都称他为辉总,表面上是恭敬,但这两个字对贺正辉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耻辱!

尤其是此时,从俞菀的口中出来时!

贺正辉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但过了一会儿后,他还是笑了起来,隽樊如何了?听见他的消息,我可是挂心的很,如今,他可是永年的顶梁柱啊,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永年上下上万的员工可怎么办!

放心吧辉总,他现在,很好,只是……需要休息,辉总要是没其他的事情的话。还是请回吧!

俞菀的话,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之前在海城医院她就曾经挡过贺正辉一次,这一次,更是一点情面不给的!

贺正辉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但很快的,他又扯起了嘴角,俞小姐现在可真的是威风啊!也是,你是隽樊孩子的母亲,如今又是隽樊放在心尖上的人,海城最尊贵的女人,就是你了吧?

但是你不要忘了,你的一切,也都只是仰仗于里面的那个男人罢了,一旦他什么都没有了,你也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

多谢辉总的忠告,不过我奉劝辉总,还是先关注一下自己吧!

俞菀的脸上不见丝毫的恼怒,平静的回击,却是无比的致命!

贺正辉听着,不怒反笑,多年不见。还真的依旧牙尖嘴利!好,你的话,我记住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