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52章 睢南庄里的人

第152章 睢南庄里的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尽管不情愿,但是周填也不敢真的违抗周斐然的意思,时间一到,便乖乖的跟着他去永年工作。

好在周斐然虽然让她跟着他,但他很忙,每天几乎都是在会议室和别人洽谈,真正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周填倒也还算自由。

因为她这个空降兵,还有她和周斐然的关系,秘书室里的气氛到底有些奇怪,周填也不喜欢和他们相处,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呆着。

就在周填正刷着电脑上的漫画时,一道声音突然传来,周填。

听见声音,她立即从座位上站起,在!

那干脆响亮的声音在秘书室里有些突兀,然后,也不知道是谁笑了一声,周填的脸立即涨得通红!

裴梓宴皱着眉头看了里面的人一眼,其他人见着。立即纷纷缄口,什么都不敢再说。

周填也不敢去看他们,只迅速的走到裴梓宴面前,裴特助,你找我……什么事?

会开车吧?

恩?

送俞小姐去个地方,不用跟着她,但要是有什么问题立即给我打电话,或者直接通知贺总也行。

记住网址

裴梓宴将车钥匙给她,话说完后,却发现面前的人没有丝毫的反应。

他的眉头顿时皱起,听见了么?

啊?听……听见了。

周填的话音刚刚落下,面前的人便直接转身就走。

她站在原地,眼睛看着裴梓宴的背影,那已经憋了一个星期的话,依旧没有机会问出口。

此时追上去是不可能的了,周填只能乖乖的联系俞菀,准备去接她。

听明白她的意思后,俞菀只顿了一下,不用了,一个小时后,你来接我就好。

那……俞小姐,我该去哪里接您?

海城精神病院。

……

俞菀现在就在精神病院里面。

边覃晓给边亚宁安排的,自然是最好的医院,服务态度很好,边亚宁住的是单人病房,因为有伤人的倾向,医生不得不给她上了手铐,病房外面是铁栏门,咋一眼看上去……就好像是个监狱一样。

俞菀无法进去,只能隔着铁栏门看着她。

边亚宁的脸上的伤口有些还没有痊愈。但也不用和之前一样缠着满脸的纱布,只在额头和左边脸颊上还剩下两块,而其他已经痊愈的地方,留下了深深的疤痕。

因为瘦了不少的原因,她的一双眼睛都凹陷了下去,里面充满了血丝,咋一眼看上去……有些渗人。

她似乎是在等着俞菀的,原本无神的眼睛在看见俞菀出现时立即一亮,人更是直接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缓缓朝俞菀走来。

但她手上戴着手铐,所以在走到床尾的地方就不得不停了下来。

扯了扯身上的手铐后,边亚宁笑了起来,看向俞菀,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像不像是一个囚犯?

俞菀抿了一下嘴唇,你……找我什么事情?

我听说,你和我哥的婚礼取消了是吗?你和贺隽樊复合了?

边亚宁的语气平静,声音清晰,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应该在这里的人。

你……是想要为你哥哥说话么?

当然不是。边亚宁笑了出来,我就是想要。亲自恭喜你一声。

恭喜?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起。

你和二少这么多年了,能重新走到一起多么不容易啊,为此,我当然要跟你说一声恭喜了。边亚宁说着,脸上的笑容越发深了起来,恭喜你们终于修成正果,也祝福你们今后呀,能白头偕老!

边亚宁嘴上这样说,但眼睛里的讽刺却再明显不过,俞菀看着,只平静的点头,谢谢。

边亚宁的眼睛微微眯起,没有再说话。

这里的气氛压抑的让俞菀有些喘不上气,眼见着边亚宁已经没有其他话,她直接转身,你要说的都说完了吧?那我就先走了。

等等呀。

边亚宁想要上前,但很快的,手腕传来被拉扯的剧痛,她只能停下脚步,看着俞菀,我还有一句话要告诉你。

俞菀的脚步停下,却没有回头,说。

我刚刚说的白头偕老是骗你的,你和贺隽樊……是不可能的。

她的话让俞菀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然后,她转身,为什么?

边亚宁笑着眨眨眼睛,你猜?

俞菀并没有心思和她玩这样的游戏,看了她一会儿后,说道,那你可能错了,我们会好好的,一定!

是么?那我拭目以待。

俞菀没有再管边亚宁,抬脚就走。

边亚宁还是站在床尾,盯着俞菀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后,轻轻的笑了出来,怎么可能如你所愿呢俞菀?贺隽樊……就要死了呀,他就要死了……

话说着,边亚宁脸上的笑容越发深了起来,然后缓缓抬头看着窗外。你看见了吗?你的儿子……就要死了!他不想让我好过,他也别想过!他以为从此后他就能和俞菀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他做梦!你说,如果他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一场即将醒来的梦……会如何?

那真是……让人期待呢。

……

尽管俞菀说的时间是一个小时后,但周填还是提前开了车出来,刚将车停下没多久她就看见了俞菀,连忙上前,俞小姐!

俞菀朝她一笑,麻烦你了。

不会,我送您回去吧!

那个,你知道睢南庄吗?

周填认真的想了想,那好像是贺总在郊外的一个别墅,怎么了?

我想去那边,看一个人。

这些日子俞菀不是没有要求过见孩子,但贺隽樊都一直都说过段时间,俞菀总觉得有些奇怪。

而且,这些年外界的人都只知道贺隽樊有个孩子,却都不知道他将孩子养在了什么地方,他也从来不带孩子出席任何的公开场合,说他是想要保护孩子俞菀也相信,但现在,她就是想要见到他。

听见俞菀的话,周填为难的皱起眉头,但是……贺总只让我送您回公寓那边……

我会自己跟他解释的。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上车。

她如果自己能去的话,肯定不会麻烦周填,但俞菀只知道那个地方叫做睢南庄,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连导航都找不到这个地方,可想而知,贺隽樊肯定做了很多的保密工作。

所以,她只能让周填带自己去。

周填虽然有些忐忑,到底也没有拒绝俞菀,扣上安全带后,发动车子。

睢南庄建在海城的郊区,依山而傍,还有一栈修好的木架桥,此时正好是冬天,桥底下的水面起了一层薄薄的雾,很是朦胧美丽。

车子开过木架桥后,一座白色的别墅缓缓的出现在眼前。

外面是黑色的铁栏门,门打开后往里面才能抵达别墅,但此时,大门紧闭。

周填先下了车按门铃,里面的人倒是很快出来了,谁?

周填立即下车和那人打招呼,你好,这是俞小姐,麻烦你,开一下门。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对俞菀自然也是陌生的,眼睛上下看了俞菀一圈后,皱起眉头,贺总吩咐了,这里……闲杂人等勿进!

俞小姐怎么能是闲杂人等?听着他的话,周填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你都不看……

抱歉,没有贺总的吩咐,谁也不能进。

男人的话说着,直接转身就要走。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谁在外面?

那声音……有些熟悉。

俞菀微微一愣,抬起眼睛时,正好对上来人的眼睛。

那人也明显愣了一下!

然后,她有些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俞小姐?

孙姨。俞菀扯了扯嘴角,扬起了个笑容。

她的话音落下时,孙姨便直接冲过来,将门打开后。一把抱住她!

真的是你俞小姐!都长这么大了!

孙姨的话说着,眼眶都直接红了起来,布满皱纹的手也不断的在俞菀的脸上抚摸着,真的太好了,能见到你,真好!

孙姨是最开始在贺隽樊北城清平别墅工作的保姆。

也是俞菀被贺隽樊带到那里时,照顾自己的人。

后来俞菀执意自己搬出去,孙姨不久后也辞了职,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

你吃了不少苦吧?孙姨握着俞菀的手,我都从报纸上看到了,真的苦了你了,你看看,现在都瘦了这么多!

俞菀很快收起情绪,朝她笑了笑,我没事,没想到您现在会在这里。

我也是一年多前来的,本来我年纪大了,也干不来这活了,但二少亲自找了我,让我一定要回来帮他照顾一个人,磨不过他,我也只能回来了。

俞菀的心头一抽,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是……我的孩子吗?

听见她的话,孙姨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在变了变后,这才点头,是……

我现在,能看看他么?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的人却没有立即回答,眼睛转了两圈后,孙姨这才犹豫着说道,但是二少吩咐了……这孩子不能随便见人,我可能也……

可是,我是孩子的母亲。俞菀的眼睛看着她,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哎,也好,这么长时间了,你也该见见孩子。跟我进来吧!

孙姨的话说着,拉着俞菀的手往里面走。

有了孙姨的首肯,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自动的让开,让他们两人进去。

从铁栏门进去后,还有一片空旷的院子,再往里,才是别墅的大门。

越往里面走,俞菀的心里越是忐忑。

因为孙姨刚刚的眼神,也因为自己内心的那一份不安。

从她回来到现在,其实每一天都在想着见他,一开始是因为她和贺隽樊还是对立面,她想要见到孩子,就能将他带走。

后来,是因为真的……害怕。

害怕见了自己他却不认识,害怕在他成长最重要的时间自己却不在,他会怨恨自己,更害怕……他已经忘记,自己这个母亲。

就在俞菀想着时,孙姨已经将房门推开。

小少爷。有人来看你了。

房间的布置很简单,一张床,一张小书桌外就再无其他东西,书桌上是规范整齐的书本,小男孩正背对着他们坐在地毯上看书,身上穿着蓝色的小西服,短寸发。

听见孙姨的声音,小男孩缓缓的转过头来。

他的皮肤很白,脸很小,一双大眼此时正滴溜溜的盯着俞菀看。紧抿的薄唇和贺隽樊简直一模一样。

而在他的身上……俞菀看不见自己的一丝影子。

小少爷,你知道这是谁吗?

孙姨缓缓上前,想要将他手上的书收起,但他却紧攥着不放,眼睛依旧定定的看着俞菀,嘴唇,越抿越紧。

小少爷,你先把书给我,和你……

孙姨的话还没说完,男孩突然站了起来!

俞菀就定在那里没动。

他似乎刚学会走路不久,脚步还有些不稳,但眼神里却是一片的坚定,朝着俞菀一步步的走来!

俞菀垂在身边紧握的手不由的伸了出来,她想要将他抱住。

但是下一刻,男孩的手却是抵在她的腿上,然后,用力的一推!

俞菀猝不及防,而他的力气更是大的出乎她的意料,俞菀直接往后退了两步!

小少爷!

孙姨也被吓了一跳,正想要上前来拦着时。男孩动作却是不停,不断的用力的推着俞菀,直到她退到了房门外,他再伸手,用力的将房门关上!

嘭!的一声!

俞菀站在原地,脸上有些发愣,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尽管在来之前她已经设想过很多的可能性,但唯独没有想到的是,他连见……都不想见到自己!

孙姨很快也出来了。在发现俞菀站在那里没动时,她立即上前来,俞小姐,你……还好么?

俞菀想要说自己没事,但动了动嘴唇后,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哽咽,什么都说不出来。

孙姨自然是感觉到了,手将她的握了握,其实……小少爷对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她的话,让俞菀的身体一凛,看向她,什么意思?

小少爷对其他人都很排斥……不愿意跟人互动,也不愿意开口,二少带他去做过检查,医生说可能有些轻微的……自闭症,但因为小少爷没有开过口,所以,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自闭症!?

俞菀的手攥的更紧了,没有开过口……又是什么意思?

小少爷到现在都没有开口叫过任何人,也没有说过话……孙姨低声说道,平时除了我和二少,他也不愿意让任何人接近。

俞菀不说话了。

她的嘴唇紧紧的抿着,身体颤抖的越发厉害,为什么……他之前都不告诉我?

二少……也可能是不想让你担心吧?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孩子现在还小,任何的事情都可以慢慢来……

俞菀低头笑了一下,在反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后,她终于平静的重新看向孙姨,我想再进去看看他,可以么?

……

贺隽樊在得知俞菀从医院离开后没有回公寓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但他也不想让俞菀觉得自己好像是在监视她一样,因此没有马上追问她的下落,但在一个小时后,周填依旧没有回来公司,他随即感觉到了不对劲,直接亲自给周填打了电话。

俞小姐现在在哪儿?

贺……贺总!听见他的声音,周填身体直接哆嗦了一下,俞小姐……我们……

我问,她现在在哪儿!?

贺隽樊有些不耐烦了。

我们现在……在睢南庄这边……

周填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贺隽樊却听得清楚,脸色也立即变得难看,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们在睢南庄……

谁让你带她去那儿的!你是想要造反么!?

那个时候,裴梓宴和周斐然正好进来,在听见贺隽樊这声怒吼时,两人都是一愣。

而那时,贺隽樊已经直接挂断了电话,站了起来!

贺总,出什么事情了么?

裴梓宴立即上前。

贺隽樊的眼睛却直接略过他,看向周斐然。俞菀要是出了什么事,她就是你妹妹,我也绝对不会放过!

也不等周斐然回答,贺隽樊抬脚就走。

周斐然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随即给周填打电话。

你做什么了?

……

贺隽樊自己开车赶到了睢南庄。

在被他那么一通吼后,周填也不敢去别的地方,就在门口等着,此时看见贺隽樊下车,她立即上前,贺总。对不起,但是……

贺隽樊没有管她,甚至连看她一眼都没有,直接从她身边走过!

周填的脚步顿时僵在原地,然后,眼眶红了起来!

她努力的忍着,但里面的眼泪还是不断的往外翻涌,她低下头,用力的擦了擦眼睛,就在那时,一块手帕递到了她的面前。

周填的身体一震,然后,缓缓抬起头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