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48章 我们需要你

第148章 我们需要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挂断电话后,陶韫缓缓的走到了俞菀面前,你好奇么?他会为你做什么。

俞菀没有回答。

那仿佛无视了自己的样子让陶韫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我在跟你说话,你听见了么?

听见了。俞菀本来不想回答的,但是她也怕会惹恼了陶韫,只能说道,你想要说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想要让贺隽樊尝一尝,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是什么滋味,不过你说,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到底能为你,做到什么地步?

陶韫仿佛已经想到了无数个折辱他的方式,眼睛里是一片的兴奋,嘴角的笑容更是越发的狰狞!

俞菀的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开心!陶韫咬着牙说道,我看着你们痛苦我就开心!他在折磨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不过说起来,这还得感谢你俞菀,如果不是你的话。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听我的话?

你疯了。俞菀看着她,咬着牙说道。

疯了?

陶韫依旧笑,然后,不断地点头,对,没错,我就是疯了!是被你和贺隽樊逼疯的!是你们逼疯的我,有什么资格说我?!你现在肯定很害怕吧?因为你真的没有办法想象,一个疯子,到底会做出什么。

首发网址

陶韫的话说着,直接后退了两步,将旁边的纸箱踢开!

在露出后面的东西时俞菀才知道,从刚刚自己就一直闻到的难闻的味道是什么。

汽油!

在那些纸箱的后面,居然全部都是汽油!

怎么样,我给你准备的这份礼物还不错吧?陶韫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笑着洒汽油,你是不是很害怕呀?不过你放心,这火烧起来肯定很快的,所以你也感觉不到多大的痛苦,很快,你就能离开了,只是别人看见你的时候,你可能会有点难看。

说话间,陶韫已经将两大罐的汽油都倒在了俞菀的身边,那刺鼻的味道让俞菀差点直接吐出来,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你看看你,这么漂亮的脸蛋,真的是可惜了。

陶韫的话说着,手轻轻的捏住了俞菀的下巴,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我看见你这张脸就讨厌,就这样消失……最好不过!

你要陪我么?

俞菀的脸色已经一点点的变得苍白,但声音却还是维持着冷静。

陶韫直接笑了出来,陪你?我为什么要陪你?

你以为你还能逃走么?警方,贺隽樊他们都不会放过你的!

你错了俞菀。陶韫的话说着,直接将打火机拿了出来,找到我又如何?你已经死了,警方也不会找到证据的,贺隽樊再能力通天,能将我弄死么?他不会,他才不会为了你,断送自己的前程!

陶韫的话说着,将打火机打开,火焰立即窜了起来,风一吹过来,那火焰便轻轻的摇晃着,仿佛一个抬手间就会直接掉在地上,引起通天的火光!

就算俞菀再怎么样保持淡定那个时候也忍不住颤抖起来,眼睛定定的看着她,你……冷静一点。或许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糟糕,或许……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外面的门突然被一脚踹开!

她还没看清楚来的人是谁时,他已经冲上来,将陶韫一把抓住!

陶韫的脸色顿时变了,一把将打火机丢在地上!

俞菀立即将眼睛闭上!

那个时候,她都以为火光会烧到自己身上了,但预想中的疼痛却始终没有传来,相反,脖子上冰凉的触感倒是清晰。

贺隽樊,你再动一下,我就杀了她!

陶韫尖锐的声音传来,俞菀的身体一凛,抬起头来时,却发现贺隽樊正紧紧的攥着那个打火机,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看!

他身上就穿了一件深棕色的衬衣,额前的刘海梳了上去,鬓角处有细微的汗水,胸口微微上下起伏着。

退后!

陶韫指着他,尖叫着说道!

贺隽樊原本就站在俞菀的面前,一个伸手就可以将她拉住,但此时,在看了看陶韫后,他还是往后退了一步。

再退!

贺隽樊没动,陶韫的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我叫你往后退!

她的话说着,抵在俞菀脖子上的匕首更加用力了几分,鲜血立即涌了出来!

贺隽樊看着,脸上的表情越发的阴沉,但下一刻,他还是后退了两步,你想要什么?

呵呵呵,我想要的很简单。陶韫的眼睛落在俞菀的身上,我想要你看着你的女人,死在你面前!

这是我跟你之间的恩怨,将她拉进来做什么?

要不是她,你现在能出现在这儿!?陶韫脸上的冷笑越发深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贺隽樊,俞菀就是你的命对吧?现在。我就要你看着……

她要是死了,你也活不了,还有你的叔叔,我保证,你们的余生每天都会活在无尽的痛苦中。

贺隽樊的声音依旧平静,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陶韫看,那眼神,就好像随时能从陶韫身上剜西下一块肉一样!

怎么,你还想杀了我不成?陶韫满不在乎的,你不会,你现在可是永年的总经理,前途一片光明,如果你将我怎么样了,你肯定也会……

你刚刚不都说了么?她是我的命,你觉得比起这个,其他的还重要吗?

贺隽樊的脸色依旧平静,眼睛缓缓落在俞菀上,声音轻柔。

俞菀的人顿时僵在原地。

原本垂着的眼睛更是猛地看向面前的人!

将近十二年的时间。

她陪在他身边那么长的时间,从陌生到亲密,从懵懂到确定,却极少听见他说两句好话,情话……更是几乎没有。

但是此时他却站在直接自己面前,如此坚定的说,她是他的命。

贺隽樊,这不关你的事情,你走!现在就给我走!

俞菀咬着牙,努力的忍着喉咙间的哽咽。

贺隽樊却不管她,只看着陶韫,你现在将她放了,我就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你要是不听的话……

陶韫也是一愣,然后,她冷笑了一声,贺隽樊……你觉得你现在在我面前说这些,我会相信你么?!

我不需要你的相信,我只是想要你知道,你敢动她一下,我会还给你十倍百倍的痛苦,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贺隽樊的样子,笃定认真,还带着……寒光!

陶韫的手不由握紧了,好……好!反正我也不想要活了,那就一起死好了!

陶韫的话说着,手高高举起,要将俞菀的喉咙直接刺穿!

贺隽樊想也不想的冲了上来,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那匕首就这样直接的刺入他的手臂上!

鲜血直接喷溅出来!

贺隽樊!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想要挣扎着起来,但她的手脚都被绑着,根本动弹不得!

好。既然这样,那你们两个一起去死吧!

陶韫的话说着,一把将贺隽樊推开!

她的力气很大,贺隽樊又受了伤,此时直接倒在了地上,在听见陶韫的话时,他的脸色顿时变了,想要去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陶韫的手拿出了另一把打火机,将旁边的箱子直接点燃!

周围全都是汽油。火立即窜了起来!

贺隽樊就在那里附近,火立即蔓延到了他的身上,俞菀用力的喊着,贺隽樊,你给我起来,贺隽樊!

听见声音,原本趴在地上的人终于有了一些反应,缓缓抬起头来。

你快走!

在看了她两眼后,贺隽樊的手用力的撑在地面上,缓缓站了起来!

走。快走!

俞菀的声音尖锐,他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摇摇晃晃的走到她身边,帮她解身上的绳子。

我不用你管,你快走啊!

俞菀想要将他推开,但是她的手脚此时都被绑着,根本动弹不得。

贺隽樊!我叫你走!

俞菀的话刚说完,身体却突然一阵悬空!

她一愣,转头时,却发现男人将她的人连带着那张椅子,直接抱了起来!

他的手臂上还有伤,此时一用力,鲜血立即涌了出来!

你疯了?你这样是带不走我的,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那就一起死吧。他终于回答了一句,声音平静的。

俞菀一愣,然后,她咬紧了嘴唇,我不要……我不要这样!

你会没事的。我会让你没事的,一定。

他的目光坚定,在听见他这句话时,俞菀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掉了下来,一滴滴的,从脸颊上滑落。

火势越来越大,贺隽樊带着她,在好不容易到达门口的时候他们才发现,门被锁上了,根本出不去。

贺隽樊也没慌,直接抬脚,一下下的踹着门!

俞菀闭了闭眼睛,你先把我放下来。

她知道。就算受了伤,他一个人肯定也能出去,但是带着她就不一样了,她不能……真的让他和自己一起死在这里!

她不愿意……

他愿意陪着她死,她也不愿意!

如果真的只有一个生还的机会,她……愿意给他。

那个时候,俞菀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年法院宣判的时候,他要将过错推给自己。

他和她说,是为了让她恨着他。若不,她肯定会为了保全他,而将罪名揽在自己身上时,俞菀是不相信的。

她甚至觉得他对自己的这种认知很可笑。

没有人会为了另一个人放弃自己的名誉,人生,甚至性命的!

但是现在俞菀发现,她可以。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愿意!

她都已经想好了,只要他将自己放下来,她便直接往旁边的火场倒,只有这样,他才会彻底的放弃自己!

但是下一刻,他的回答却传来,我不。

你这样我们谁都走不了!

要么一起走,要么,谁也别出去!

他的态度坚定,脚还是一下下的踹着那扇紧闭的门,毫不犹豫的!

贺隽樊!

俞菀,如果我们真的出去了,答应我一件事情好么?

他转头看着她。留下来。

俞菀的整个人顿时愣住!

原来……他猜到了。

她约他直接在律所见面,就是为了跟他讨论抚养权的事情,就是为了将孩子接过来后,永远的离开这里!

他……全都猜到了。

俞菀忍不住笑,眼泪却更加飞快的往下掉,为什么?

因为……我们需要你。

……

当天晚上,海城郊外发生大火的消息很快刷遍了新闻首页,着火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废弃仓库,若只是这样就罢了,却还有人被困在了里面。而这人……听说还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立即遭到了封杀,因此大多数人只知道郊区有个仓库着了火,真相具体如何,扑所迷离。

但越是这样欲盖弥彰,在有人透露出受伤的人是永年总经理贺隽樊的时候,流言更是夸张了起来,他们觉得永年这样掩盖,肯定是因为,贺隽樊受伤极重,就要死了。

一开始他们只是推测,但是在发现永年并没有辟谣后,传的便越发狠了起来。

如今永年就是贺隽樊在撑着,如果连他都倒下去了的话,不说永年的处境如何,贺家这曾在海城傲视群雄的豪门,可能也会就此没落。

就在这时,之前一直没有了消息的贺正辉突然出了面,想要代替贺隽樊代理公司的一切事宜。

虽说当年他是被贺隽樊请出永年的,但他好歹也是贺家的人,这以要求。似乎也算合理。

但他刚刚在会议上这么一说,贺隽樊身边的特助裴梓宴突然走了进来。

裴特助,贺总如今在医院昏迷不醒,你不在医院里好好照顾,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贺正辉的眼睛一沉。

贺总已经醒了,并且,有话想要对各位董事说。

裴梓宴的话说着,将手机的录音直接放了出来。

本人贺隽樊,现任永年总经理一职,在我缺席期间。公司一切事宜将由周斐然周副总暂代,其他人等,不得干预。

贺隽樊的话一出,在场的很多人都变了脸色,贺正辉更是直接站了起来!

周斐然是贺隽樊一手提拔起来的,当初副总的这个位置也是贺隽樊力排众议让他任职,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他一直都没有什么作为,如今却要他代理贺隽樊的位置!?

贺正辉原本是要发火的,但在看了看裴梓宴后,又笑了出来,这永年也不是他贺隽樊一个人的,虽说周副总跟着他的时间不短,但这职位关系到的,是我们所有人的利益,甚至是永年的生存,能让他一个人决定吗?

这个问题,贺总也说了,各位如果有异议的话,可以投票决定。

投票?

会议室的人都是面面相觑,裴梓宴却不给他们任何考虑的机会,直接说道,现在就可以投票了,赞成贺总决定的人,现在举手。

贺正辉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眼睛更是盯着周围的人看!

虽然在场的人对平时贺隽樊的独断也有些不满,在贺隽樊上任的时间里,董事会就好像不存在一样,平时公司的什么事情他都是一个人做决定,根本不会顾及其他人。

但是现在不得不说,在这期间内,他也给公司创造了巨大的利益,比之前贺隽詹在任好了很多,至于贺正辉……

他是被贺隽樊踢出局的,如果现在让他掌权,在短暂的时间内他要是能将永年抢回来还好,要是到时候贺隽樊一回来,这些今天没支持他决定的人……

短暂的考虑后,立即有人举起了手。

第一个人举手后,其他人纷纷效仿!

很快的。整个会议室里除了贺正辉,所有人都举起了手!

贺正辉就站在那里,脸上是一片的目瞪口呆!

全票通过。裴梓宴微微一笑,那么各位,我先告辞了,关于这件事情我稍后会在公司内网公布。

裴梓宴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转身!

贺正辉顿了一下后,直接跟在了裴梓宴的身后。

裴特助。

听见声音,裴梓宴的脚步这才停了下来,缓缓转身。

贺正辉笑着看着他。这段时间你肯定很忙吧?隽樊伤势可还好?

贺总已经醒了,伤口也愈合的很快,多谢您的关心了。

是么?但是我觉得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今天为什么不亲自打个电话?这录音……倒像是他提前准备好的一样!

贺正辉的话说完,裴梓宴的眼睛直接沉了下来!

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隽樊的叔叔,如今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关心他一下也是应该的,而且,今天举手的人是因为什么才支持这个决定,你也应该是清楚的。隽樊他要是回不来的话,这公司会是什么样,你应该比我要清楚。

多谢您的关心了,贺总他现在……很好!

那自然是最好。贺正辉微微一笑,他要是真的醒不过来的话,这事情你们也瞒不了多长的时间,你说,是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