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45章 不爱才最残忍

第145章 不爱才最残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不好意思,您不能进去,您现在不能进去!

病房中,俞菀正看着戴文给自己的日记本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她的眉头微微皱起,正想要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人已经直接冲了进来!

却是许长时间没有见到的,贺隽樊的母亲。

在看见俞菀的时候,她显然也是愣了一下,但很快的,她看见了病床上的戴文,脸色在那瞬间更是直接变的苍白!

真的是你……你居然还没有死!

关于戴文和贺家的往事,戴文依旧没有全部告诉俞菀,但她给自己看了一本日记本,上面没有写任何人的名字,俞菀却能猜出几分。

日记本的主人应该是贺隽樊的父亲,那个他念念不忘的恋人,是戴文。至于那个和她长得很像的女孩,便是边亚宁了。

俞菀大概也能猜到这日记本是谁给的戴文。

贺隽樊。

或许正是因为知道了当年的事,所以他才会将贺公馆进行了拍卖,就为了……让边亚宁重金将那房子买下来!

一秒记住http://

而此时,在看见贺母的瞬间,俞菀这才发现,在这个故事中,贺隽樊的父亲只字没提的,是他真正的妻子,贺隽樊的母亲。

她在日记本中甚至都没有出现,就好像没有存在过贺隽樊父亲的生命中一样。

看见她,戴文也从床上坐了起来,眉头皱起。

你还真的没死!瞬间的失神后,贺母的牙齿立即紧紧的咬了起来,你还回来做什么?他都已经死了,你还回来做什么?还有你俞菀,你们两个勾结在一起了?你害了我的丈夫,抢走了我的丈夫还不够,现在,你又来抢我的儿子吗!?

贺母的身体在轻轻的颤抖着,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看!

没错,很遗憾,我没有死。戴文的样子倒是平静,你很失望,对吧?

所以呢?你现在来做什么?他都已经死了,临死之前都还一直念着你的名字,你还想要怎么样?!

我知道他死了。戴文缓缓说道。他在临走的时候,还联系了我。

这件事是俞菀也没有想到的,眼睛猛地看向戴文!

贺母的脸色更是刷的一下变得苍白,他去找你了?所以呢,他跟你说什么了?

你认为,他能跟我说什么?

我现在没有心思跟你猜这个!我告诉你,不管是任何的东西,我都不会给你的!你休想从我身边再抢走任何的东西!

你还有什么吗?

戴文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好像是直接往她的心上开了一枪一样!

贺母的身体一晃!

她还有什么……

确实,她什么都没有了。

这辈子,她想要控制自己的丈夫,为了将自己的丈夫留在身边,她不惜伤害另一个女人,这辈子都在提防着边亚宁,不愿意她踏入贺家的门半步,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她的丈夫连死,都不愿意再见她最后一面!

她还想控制自己的儿子。想要给他安排好最好的人生,却又被自己的儿子送入了疗养院中,一年都不见他来看自己一次。

她这辈子……还有什么?

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贺母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却还是不断的发抖,好像下一刻就会直接倒下去一样!

俞菀看着,正想要上前扶着她的时候,却被她一手甩开!

我需要你来安慰我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存了什么心思?我告诉你,你想要和隽樊在一起,除非我死了!

你怎么在这里?

贺母的话音刚刚落下,另一道声音传来。

她的身体微微一凛,随即转头!

贺隽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来,此时正沉着一张脸看她,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贺母的话说着,手指向戴文,你知道她是谁吗?你父亲会这么对我,这么对你,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戴文住的虽说是单人病房,但这楼层还有其他的病房,贺母这一闹,其他人都纷纷凑了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贺隽樊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你回去。

我为什么要回去,我是你的母亲!贺隽樊,你父亲这样对我,你也这样是吗?

你会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你自己!贺隽樊的话说着,眼睛沉了下来,你现在还想要怨谁?你丈夫已经死了,你现在争这些,还有什么用?

没错,他是死了,所以你也不打算管我了是吗?我告诉你,你别想和俞菀在一起,你要想和她在一起,除非我死了!

那你去死吧。

贺隽樊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愣在了原地。

别说贺母,就是俞菀他们都不由瞪大了眼睛,贺隽樊的脸色却是不变,只看着她,我跟你说过,别想要控制我,我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都是我自己的决定我自己的事情,你要是觉得这样你就难受的话,那你就去死吧。

贺隽樊,我是你的母亲!

我知道,我这不是替你着想么?你要是活的这样难受,早点解脱也是好的。

贺隽樊表现出来的,还是一副体谅她的样子,让贺母顿时愣住。

贺隽樊却不给她任何的机会,直接看向门口的人,还愣着做什么?将她带回去!

听见贺隽樊的声音,外面的人这才进来,将贺母一把抓住!

后者到现在还是出神的状态,在那些人抓着自己的时候,她连丝毫的反应都才没有。

看着他们将她带出去后,贺隽樊这才看向戴文,抱歉,打扰您休息了,我先告辞。

话说完,他转身就要走,戴文看着,随即说道,等等。

贺隽樊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

戴文深吸口气,看向俞菀,你先出去,我有话要跟他说。

俞菀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却是没动。

戴文的眉头微微皱起,俞菀。

我……知道了。

她没再说什么,转身出去。

贺隽樊的眼睛始终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后,这才看向戴文,戴总有什么想说的?

俞菀和覃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按照之前边覃晓的态度,今天肯定会跟着俞菀一起来的,但她始终没见到他,而且她在和俞菀说起来的时候,她也带着几分明显的闪躲,戴文立即肯定,两人是出了什么事情。

听着戴文的话。贺隽樊也没直接回答,只皱着眉头。

好,你不说也行,但现在,你母亲都已经反对成这样了,你还能当做她的意见不存在么?

我会好好安置她,我和俞菀的事情,我也不会让任何人影响,当然……如果是俞菀不同意。我也不会强迫她。

贺隽樊的声音很轻,其中甚至仿佛带了几分……委曲求全。

戴文看了他一会儿后,缓缓说道,但是,她就要和覃晓结婚了,这是整个海城,甚至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

戴总,如果您真心为俞菀考虑的话应该清楚,边覃晓。不会是一个好的归宿。

你呢?你是么?

……

俞菀就在病房外面等着。

贺隽樊和戴文谈了一小会后便出来了,脸色依旧是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平静,俞菀在看了他一眼后便要直接往里面走,贺隽樊的声音却是传来,你能陪我在下面走走么?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

那个时候,她原本是想要拒绝的,但在看了面前的人一会儿后,她终于还是缓缓的点头。

尽管戴文解开了和贺家之间的误解和隔阂,但这不代表着,她就可以和贺隽樊在一起了。

挡在他们面前的,岂止是一个戴文?

还有边覃晓,还有他们无法磨灭和消失的过去。

那些伤害和疼痛是清晰的印在心口上,刻在骨子里的,就算戴文松了口,俞菀却还是害怕。

害怕那些伤痛会再一次卷土重来,如果真的再来一次的话,她可能……再也没有办法承受。

那么那个时候,他们会如何?

这些俞菀都不敢细想,就好像此时他站在自己面前,她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一样。

恨么?

她已经不恨他了。

还是……爱?

俞菀不知道。

我今天去了一趟公馆。

就在俞菀想着那些时,贺隽樊的声音突然传来。

俞菀一愣,原本往前走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抬起头。

贺隽樊就站在她不远处的地方,我和边亚宁见了一面。

她……都知道了?

是。

贺隽樊回答的倒是云淡风轻,但是俞菀知道,当时的状况肯定不会如此。

边亚宁努力执着了这么多年,就是因为深爱着他的父亲。并且她一直以为,他的父亲也是一样的深爱自己,她一旦知道,所有的深爱不过是一场欺骗的话,或许会……疯掉吧?

她,怎么样?

良久后,俞菀才终于说道,她能接受么?

我不在乎。

贺隽樊的回答依旧平静,那是她自己选的路。自然,也得让她自己承受。

所以说,你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甚至是因为知道,所以你才决定把房子拍卖,就为了让边亚宁买下那个房子,对吗?

是。

贺隽樊回答的倒是干脆利落。

俞菀不说话了。

她难以想象,边亚宁在好不容易进入了那个房子,却被告知,所有的一切都是镜花水月,她为此付出一生的男人其实从来没有爱过自己的时候,她会是什么样!

之前她就知道贺隽樊讨厌边亚宁,她也不想去同情她,但听见贺隽樊的话后,一时间,她还是有些哑然。

贺隽樊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怎么,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残忍?

听见他的话,俞菀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他。

在对上他眼睛的瞬间,俞菀突然想起了刚刚戴文和自己说的话。

她问她,觉得贺隽樊爱的那个人,是不是自己。

因为她发现,对不爱的人来说,贺家的男人可以做到多么的残忍。

就好像他父亲对他母亲,对边亚宁那样。

所以,她想知道。贺隽樊爱的,是不是俞菀。

但是,俞菀也不知道。

以前不知道,此时……也不知道。

或者说,不敢去想。

你会这么想,也是正常的。贺隽樊的话说着,轻轻的笑了一下,在你眼里,我不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听着他的话,俞菀这才回过神来,却依旧没有回答,只定定的看着他。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走了。

贺隽樊不愿意再说,直接转身,在他抬脚要走的时候,俞菀的手却突然伸出来。将他的袖子一把扯住!

贺隽樊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

送我回家吧。

俞菀深吸口气,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

边覃晓给边亚宁打了一整天的电话。

她都没有接听,边覃晓没有办法,就算公司的事情再多也只能丢下,自己前往边亚宁的住处。

但是,那里也没有人。

边覃晓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在想了想后,终于还是开车,前往贺公馆。

按理说。公馆应该明天才会正式属于边亚宁,但是按照她那性格,现在早早在那边守着也不是不可能。

贺隽樊之前已经将管家和佣人全部都撤了,因此边覃晓开车进去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人看着他。

这里很大,除了那一栋别墅之外,还有果园,假山,豪华的建筑此时因为没有任何人在的原因,反而显得荒芜,落魄。

边覃晓的眉头越皱越紧,在将车停在大门前后,直接将门推开,走了进去。

亚宁。

没有人回答。

边亚宁,你在这里么?

边覃晓有些不耐烦了,一边不断地给边亚宁打电话,就在那时,轻轻的音乐声传来。

似乎是在……里面卫生间的方向。

边覃晓的脸色微微一变,冲进去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边亚宁就站在洗手台前,面前的镜子被她直接打碎,地上全部都是碎片,而在她手上,还紧紧的攥着一块,鲜红的血不断的从她的手上滚落下来,但这些都不算什么,让边覃晓愣在原地的,是她的脸!

全部是被她划开的一道道的疤痕,鲜血横流!

但她就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依旧拿着碎片,不断地往自己的脸上划着,一道接着一道!

边亚宁!

短暂的错愕之后,边覃晓终于回过神来,人更是直接冲了上去,劈手将她手上的东西夺下!

在听见他声音的瞬间,边亚宁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缓缓的转头!

那一张可怖的脸就盯着边覃晓看,像不像?现在是不是不像了?

边覃晓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将她手上的东西夺下后,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不要!放开我!还是像对不对!?我不要,我不要这张脸!我不要啊!你放开我,我还要继续,放开啊!

边覃晓没有回答,咬着牙将她直接抱了出去!

我不是她,我不是她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是爱我的!他肯定是爱我的啊!

边亚宁还在不断地挣扎着。声嘶力竭。

边覃晓没有管,将她直接塞进了车里!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不走,我不走啊!我应该是在贺家的!他说过,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他说过的啊!

为了防止边亚宁跳车,边覃晓直接将自己的领带扯下,绑住她的双手!

放开我!放开啊!

……

边亚宁被直接送到了医院。

就算是医生,在见到她那张脸的时候也是一愣,随即冲了上来。将她直接推入了手术室!

边覃晓的身上全部都是血,整个人就愣愣的站在原地,身体不断地颤抖着!

此时在他手上攥着的,是刚刚边亚宁就一直攥在手上的东西。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边覃晓才算反应过来,将那东西摊开。

上面全都是鲜血,但边覃晓依稀能看清楚上面的照片,还有字眼。

在反复的看了几次后,他终于看清楚了上面的东西。

替代品……

原来,边亚宁被一直被当做了一个替代品!

从她遇见那个男人开始!

那个男人甚至到死了还一直瞒着她!

所以说,这场边亚宁自认感动天地的爱情,其实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边覃晓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紧攥着的手背上和额头上,全都是暴起的青筋!

但很快的,他又恢复了理智。

将这些给她的人,又是谁?

贺隽樊……

只能是他!

所以说,他才会突然决定将公馆给卖了,就为了让他们买下来,然后再告诉边亚宁所有的真相!

让她知道,她所做的一切在其他人看来,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边覃晓没有再看,直接转身就走!

贺隽樊!

就在他要进入电梯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是传来,家属呢?边亚宁的家属!

边覃晓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在往前走还是回去之间犹豫了几秒钟后,他到底还是回身,我是。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