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44章 杀人诛心

第144章 杀人诛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就在贺公馆被边亚宁拍买下的第五天,边覃晓为了满足自己妹妹的需求,将自己名下好几家公司的股权全部抛售,连带着海城的三处不动产和一块地皮。

当初拍卖会上已经说的很清楚,拍卖会结束后的一周内就要收到款项,若不然,拍卖作废,因此,边覃晓所有的东西都抛的很急,导致价格大缩水。

不动产和地皮也就算了,毕竟那是边覃晓私人名下的东西,但股权就不一样了,他这一抛售,导致那几家公司的股票都跌了好几个点,更有人抓准了这个时机,低价购入。

当然,这些边亚宁都不关心。

她关心的,只有自己什么时候。能拿到贺公馆的钥匙!

贺隽樊的动作倒是很快,在边覃晓将款项打过去的当天,他就委托赵景乾将相关手续办好,把贺公馆的钥匙,直接交给了边亚宁。

边亚宁在他对面坐着,在真的看见那串钥匙放在自己面前时,她的身体忍不住一颤,眼眶也迅速变得通红!

快十年了……

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她原本还以为,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没有这个机会了,现在看来,老天爷还是愿意垂怜她的!

或许……这本来就该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记住网址

边小姐,贺总还有一句话让我转告给您。

赵景乾的声音传来,边亚宁一愣,随即抬起头!

他此时就在贺公馆中等您,他说了,有重要的话要跟您谈。

他在里面?边亚宁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眼睛更是一沉,这是我的房子,他有什么权利出入!?

边小姐,根据合同上说的,这房子的所有权到凌晨之前,还是贺总的,他现在在里面,也是理所当然。

边亚宁不说话了,赵景乾也没有多说,朝边亚宁点点头后,直接起身。

赵律师。身边的助理有些好奇的问。我有个问题没想明白。

什么?

贺总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换句话说,就算他真的要将贺公馆卖了,也没必要将钱都捐出去啊!这么多的钱……

你觉得,贺总是差那些钱的人么?赵景乾看了他一眼,说道。

是……不差,但也不能就这样便宜了别人啊!

怎么就便宜别人了?边家可是拿着真金白银将房子给买回去的,你没看今天早上的新闻么?边覃晓名下的财产可是损失了大半。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想不明白,贺总这样做的原因,你说他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将贺公馆拍卖了?

不是拍卖。赵景乾上了车,从始至终,贺总都知道,最后会买下房子的人,只有边亚宁。

那……为什么?贺总不是不想要她进入贺家吗?这样一来,她不是……

你听过一句话么?赵景乾的眼睛缓缓看向前面,面容平静的,杀人诛心。

得到后,发现那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那才是一个笑话。

……

尽管知道戴文可能不太乐意看见自己,但第二天,俞菀还是早早的去了医院。

进入病房时,戴文已经醒了,她坐在床上,眼睛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义母……

听见声音,戴文这才缓缓的回过头来,看她。

我给您买了一点粥,您……喝点好么?

戴文没回答,但眼睛始终盯着俞菀看。

俞菀被她看的有些窒息,但面上还是努力维持着平静,我知道您在生我的气,但您的身体更重要,不管如何,您吃点吧。

你觉得,贺隽樊爱你么?

戴文突然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俞菀一愣,然后,猛地抬头看她。

事到如今,一些事情你应该算是看清楚了吧?你觉得,贺隽樊爱你么?

我……不知道。俞菀咬紧了嘴唇,不过义母您放心,我知道您对我的付出,所以我绝对……不会和他在一起的,只是我们原来的计划可能会有点变动,因为我不想……

因为我,所以你不想和他在一起,你是这个意思么?

戴文今天有点奇怪,往日她在说起贺隽樊的时候,总是带着怨气和怒火的,很少有和今天这样的……平静。

那如果,我不再反对你和他之间的事情呢,你就想要放弃和覃晓的婚约,重新和他在一起么?

那一瞬间,俞菀只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要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说不反对她和贺隽樊?!

我决定不恨着他们了。至于你……想要追求自己的幸福,就去追求吧。

戴文的声音很平静,俞菀的脸色却不由变了又变。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为……为什么?

因为……我到昨天才知道,边覃晓的妹妹……长什么样子。

戴文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俞菀的眉头皱了起来,什么意思?

你……见过我年轻时候的照片吗?

……

贺公馆。

边亚宁进去的时候,贺隽樊已经在里面等着。

他坐在那张白色的沙发上,面前放着两杯咖啡,显然,有一杯是他给自己准备的。

来了?

听见声音,贺隽樊也没有抬头,只淡淡的说道。

边亚宁也没有回答,只缓缓的走了过去,贺总,有何指教?

恭喜边小姐了,如愿以偿。贺隽樊抬起头来,朝她微微一笑,如今光明正大的到这儿来,是什么感觉?

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边亚宁扬起下巴,看着他说道,从我认识你父亲的那天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能这样进入贺家,光明正大的!这里的一切,本该就是属于我的!

是么?贺隽樊脸上不见往日的半分恼怒,相反,他脸上甚至挂着微微的笑容,不过我有一件事情好奇很久了,你跟我父亲相差这么多岁,如今他也已经不在世上了,这样抓着不放,有什么意义么?

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明白?边亚宁冷笑了一声,你父亲其实从来就没有爱过你母亲,如果不是因为当初他家人逼着他结婚,他这辈子和你母亲都不会有任何的瓜葛,他爱的人,是我。

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他就这样告诉我了,他爱我!我知道我们两个年龄相距很大,也知道我们之间不一定有结果,但是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之间。才是最纯真,最无私的爱!像你这样的人,你怎么可能会明白?

边亚宁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突然笑了出来。

噗嗤一声的,真的是笑。

看着他那样子,边亚宁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你笑什么?

我笑,你还真的是天真。贺隽樊看着她,依旧笑盈盈的。他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你了?这样的话,你也会相信?

当然!你怎么可能会懂?你和你母亲一样,只会强取豪夺!把根本不爱自己的人强留在身边有什么用?你们根本就不会幸福!

那么,你觉得如果你和我父亲最后走到一起,就会幸福了是吗?

当然!

看着边亚宁脸上甚至可以说是幸福的笑容,贺隽樊终于将笑容一点点的收了起来。

那你觉得,我父亲为什么喜欢你?

这个问题你现在问了,还有什么意义么?

边亚宁的眼神中始终带着轻蔑和骄傲,的确。在她看来,她才是贺隽樊父亲这辈子最爱的人,如今,她也终于凭借着自己进入贺家,等到百年之后,和他合于一坟的人,也会是自己!

但是下一刻,贺隽樊却是缓缓开口,你错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边亚宁不由一愣,然后,她的眉头皱了起来,你说什么?

你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你是么?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贺隽樊的话说着,将手上的反盖着的一张照片缓缓的推了过来,打开看看。

边亚宁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在盯着那张照片看了许久后,她终于还是伸出手来,翻开照片。

那照片的时间应该很久了,胶纸有些发黄,上面是一个女人,手上捧着书,笑容恬静,优雅。

咋一眼看并没有什么,但边亚宁很快发现,这个女人……和自己的样子很像!

在意识到这一点时,她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这是谁?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位。就是我父亲喜欢你的理由。

贺隽樊的声音传来,边亚宁先是一愣,然后,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贺隽樊,你想要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父亲会喜欢我,是因为这个女人?我只是这个女人的替代品?

贺隽樊没有回答,但他眼里的情绪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边亚宁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也一点点的消失,然后咬牙,不可能!

这是我父亲当年的笔记本,相信你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不至于连他的笔迹都认不出来。

贺隽樊又将另外一样东西递给她,边亚宁盯着那个文件袋,却没有动。

那定定的样子让贺隽樊一笑,怎么,没有勇气么?

谁说的?

边亚宁立即将手上的东西拆开,但过程中,她的手一直在轻轻的颤抖着!

打开后,里面却是一张张的复印件。

她立即看向贺隽樊,这是什么意思?

原件我已经送给了另一个人,我父亲,真正深爱的人。

边亚宁不理会他说的话,低头开始翻找上面的字眼。

很快的,她看到了一行话。

今天,我在海大见到了一个女孩。和当年的你几乎一模一样,在看见她的时候,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你,因为不愿意忘记我,所以再次回到了我的身边?

那个女孩和你真的很像,而我决定把她当做你,我会好好的对她,弥补我们当年的遗憾。

她的孩子出生了,我给他取名叫隽先。和我们当年给我们孩子取的名字一样,尽管她和你越来越像,但是,我还是好想你。

……

边亚宁一页页的翻着,因为用力,好几张都被她直接撕碎,但是,她毫不在乎。

她只死死的盯着上面的字看。

贺隽樊说的没错,他们两个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他的笔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而且,上面还记载了很多关于他们两人的回忆,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的回忆!

边亚宁知道,自己就是他说的那个女孩。

那个和她长得很像的女孩!

所以说,所有浪漫的邂逅,他给她的所有的回忆和美好,只是将她当做另外一个女人的替身?!

她自认为的真爱,其实在别人眼中。不过是一场笑话?!

我不相信……

边亚宁咬着牙,身体不断的颤抖着,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贺隽樊看,这不是真的,这肯定不是真的!你骗我!这是你用来骗我的东西!

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里应该已经知道答案了。贺隽樊的话说着,缓缓站了起来,如今,你想要得到的都已经的到了吧?接下来。祝你好运了,边小姐。

贺隽樊说着,朝她微微一笑,这才走了出去。

边亚宁的身体一凛,随即想也不想的冲上去,将他的手抓住!

你骗人……你是骗人的对不对?!贺隽樊,你就是在骗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你母亲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爱,而且现在贺家你也守不住了,所以才会这样骗我,对不对?!

不会是这样的。

绝对不会是这样!

他是爱她的。

他绝对是爱她的,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不会骗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因为将自己当做另外一个女人的替代品?!

那她算是什么?

她为他做了这么多算是什么?!

整个海城的人都知道她是他见不得人的情妇,没有一个人支持他们的感情,甚至连她相依为命长大的哥哥因为这件事也和自己生了隔阂,但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

她想要和他在一起,无论如何的。

就算他已经不在,她也一定要进入贺家,让他的儿子名正言顺的,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他们的感情!

只有这样,她活着才有意义!

甚至现在,她觉得自己活着就为了这一件事情,但是现在……现在却有人告诉她,她不过是一个笑话!

何其可笑,何其讽刺!

看着边亚宁的样子,贺隽樊的脸上却是一片平静,在看了她一会儿后,他笑了一声,你自己觉得呢?

他的脸上是一片讽刺,甚至是……同情!

不要……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她不需要他这样的同情!

他为什么要同情她?她活的很好,如今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为什么要同情她?

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瞬间,边亚宁又想到了什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你早就发现了这件事情对不对?所以你才会突然将这里拍卖了,就为了让我将这里重金买下来。然后再告诉我这件事情,对吗?!

边亚宁的声音里,是一片的咬牙切齿!

没错。

贺隽樊倒也不否认,直接回答。

贺隽樊,你怎么会这么恶毒?!看着我的笑话你就这样开心是吗?你早就知道……你早就知道!

路是你自己选的,你怨得了谁?贺隽樊的话说着,脚步突然往前一步!

骤然拉近的距离让边亚宁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人也下意识的往后提,但那个时候。贺隽樊的嘴唇已经抵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如今,你真的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你不就是想要在这个家么?我给你,不过你得到的,也只是这个房子而已,这个家里的一切,都和你无关。早在那个男人还活着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想过要让你融入这个家,你,不过是个慰藉他寂寞的替代品而已。

贺隽樊的话让边亚宁的脸色顿时变了,然后,她的身体开始颤抖,手更是想要将面前的人一把推开!

但贺隽樊的动作比她更快,迅速的后退了一小步后,他转身就走。

站住……贺隽樊,你给我站住啊!

边亚宁的声音尖锐,但不管她怎么喊,那男人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

替代品……

她只是个替代品!?

她努力的这么长时间,一直觉得自己是真的被爱的那个人,但是现在,他却告诉自己,她不过是一个替代品?!

怎么会这样……

不应该是这样的!

绝对不可能!

边亚宁迅速的将那张照片捡了起来,然后,冲到洗手间里。

她对着镜子,盯着自己和那张照片看。

不是……

她们不像……她们长得一点也不像!

他会喜欢自己,和自己在一起,和照片上的这个女人根本没有一点的关系!

他就是喜欢她的!

不是因为任何人,就是她自己!

但是,照片上的人和自己,越来越像……

那瞬间,边亚宁甚至觉得,自己就是照片上的那个人……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啊!

边亚宁尖叫了一声,手用力的将面前的镜子打碎!

鲜红的血顺着玻璃手背迅速的往下滑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