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43章 如何和解

第143章 如何和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贺隽樊亲自开了车。

俞菀就坐在他左手边的位置,因为怕她冷,因此他也没开空调,只开了一点车窗,因此俞菀很快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她缓缓转头,一眼看见的,是他手臂上的那一片鲜红。

其实不仅仅是手臂,他的脸上也挂了好几处彩,俞菀记得,他以前练过跆拳道,反应也很快,由此可想,他们两个刚刚打的,是有多狠。

俞菀的身体不由微微一凛,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缓缓开口,你……不疼么?

她的声音很轻,带着几分嘶哑的。

贺隽樊似乎一愣,然后,想也不想的回答。不疼。

其实,怎么可能不疼?

俞菀不用想也知道他是在骗自己,但她也没回答,只扭头看向车窗外。

很快的,车子抵达俞菀住的公寓楼下。

在看了看眼前的建筑时,俞菀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贺隽樊看在眼里,直接将车子熄火,我陪你上去吧。

一秒记住http://

俞菀原本要下车的动作顿时停下,转头看向他,还没说什么时,他已经从车上下来,帮她将车门打开,朝她伸出手来。

俞菀坐在那里,看了他很久后,终于缓缓的伸出手来,将自己的手覆在了他的上面。

他似乎微微一笑,然后,用力的握住她的手。

她公寓的门就那样开着,里面的东西也都整整齐齐,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俞菀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身体却明显开始颤抖起来,脸色也越发苍白。

贺隽樊只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没事的,我在这儿。

俞菀深吸口气,转头看向他,我……自己可以了,你先回去吧。

贺隽樊的眉头微微皱起。

真的……你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吧。

她的声音里,仿佛带了几分恳求,贺隽樊终于将她的手松开。

你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

贺隽樊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俞菀站在门口的地方,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后,这才缓缓的将门关上。

她已经在这里住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但此时,却是一片的陌生,还有几分……恐惧。

她正站在门口看着时,清脆的铃声突然响起!

那骤然的声音让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人也猛地转头!

是她昨晚就丢在这里的手机,此时上面的电量已经所剩无几,屏幕上不断闪烁着的,是戴文管家的电话。

俞菀的心头一跳,随即上前几步,将电话接起,喂。

不好了俞小姐,夫人现在在医院,到现在还没醒,您赶紧过来吧!

听着管家的话,俞菀没有心思再想其他的,直接开门冲了出去!

也是那瞬间。她才发现,贺隽樊走了之后又返了回来,此时就站在她的门口。

看见她冲出来的时候,贺隽樊微微一愣,下一刻,他便干脆的伸手,将她的人一把抓住!

怎么了?

我……我义母出事了,我要去医院!

俞菀也来不及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声音也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了,贺隽樊的眼睛一沉,想也不想的,跟我走,我带你去医院。

……

到了病房门口后,俞菀的脚步很快又停了下来,转身,我自己进去就好。

想也知道,此时戴文最不愿意见到的人,肯定是贺隽樊。

如果他们两个一起进去的话,根本就是将戴文往死路上逼!

贺隽樊自然是懂得她的意思,点点头,脚步也停在了原地。

俞菀站在病房前,反复的深呼吸几次后,这才走了进去。

俞小姐来了。

看见她,管家立即站了起来,夫人……还没醒。

此时,戴文正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往日总是盘的整齐的头发此时散开来,衬得她越发憔悴。

俞菀第一次见到戴文的时候,是在监狱里。

在这之前,两人从来没有见过面,也没有任何的交集,但那个时候戴文却直接跟她开出了条件。

她可以帮俞菀,甚至,她名下所有的财产都可以给她。

以后,戴文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在俞菀二十七年的人生中,除了她父亲没去世前的那段短暂的童年在,戴文是对自己最好的一个人了。

俞菀甚至觉得,她是真的将自己当做了她的女儿,真诚的对待。

所以。俞菀……不想伤害她。

本来早上还好好的,但也不知道怎么了,在接了个电话后,戴总便直接晕了过去,到现在还没醒……

管家的声音传来,轻轻的。

俞菀的身体一凛,眼睛也立即看向他,什么电话?

好像是……边总打来的。

管家的话说完,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牙齿更是紧紧地咬了起来!

管家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她后,小心翼翼的,俞小姐,您和……边总是不是吵架了?

俞菀垂下眼睛,我不会和他结婚的。

这一次,俞菀不再是以商量的口吻,而是坚定的,肯定的话!

那您……是要和贺总在一起么?

管家的话,让俞菀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但很快的,她回答,我不和边覃晓结婚,就非要和贺隽樊在一起么?

如果不是因为贺总,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真的要和他结婚。

管家不说话了。

俞菀坐在那里,您先回去吧,我想单独陪陪义母。

好。

管家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出去。

俞菀就在那里陪着戴文,她一直睡着,俞菀就一声不吭的坐在她床边。

到将近中午的时候,戴文终于醒了过来。

义母,您醒了?感觉如何?

俞菀立即将她的手握住,还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戴文也不说话,眼睛只平静的看着俞菀。

我去找医生。

俞菀说着就要起来,戴文却反手将她的握紧了!

我有话要问你。

她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俞菀,很是……难看。

义母,您说。

你是不是和贺隽樊重新在一起了?之前你和边覃晓说的,都是在骗我的,对吗?

我没有……

你没有骗我,还是没有和贺隽樊在一起?

我和他……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不是?好,那我问你,在度假村的时候,你们两个是不是上床了?

俞菀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起这个,手骤然握紧,脸色也变成一片苍白!

她虽然没回答,但是那样子已经说明了一切。

戴文的身体顿时开始颤抖,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对我说谎了是吗?你从那个时候就和他在一起,却一直在欺骗我,联合边覃晓一起骗我,对吗!?

不是……

不是?那是什么?你倒是解释给我听!俞菀,你可真行!我戴文活了大半辈子。现在看来,就是一个笑话!居然会被你耍的团团转!

戴文的情绪很激动,身体更是颤抖的厉害,俞菀还想要说什么,她却直接将手上一个杯子拿起来,砸在了俞菀身上,别说了!我不想听你说话!滚出去!我叫你给我滚出去!

戴总,我们谈谈吧。

轻飘飘的声音突然传来,在场的人都不由一愣,俞菀更是猛地转头!

贺隽樊正站在病房门口。平静的看着戴文。

你还有脸出现?戴文咬着牙,出去……你们两个都给我出去!现在就给我出去!

贺隽樊看着她,却是极其平静的说道,我有话想要跟您说。

我不想听!

是关于我父亲的。

贺隽樊的话让戴文一愣,然后,她咬着嘴唇。你父亲如何?他都已经死了,你还有什么想要替他辩解的?

贺隽樊没回答,只转头看了俞菀一眼,俞菀,你先出去吧。我想和戴总单独谈谈。

他的脸上是一片笃定,刚刚对他还无比排斥的戴文也没有说话,俞菀在犹豫了一下后,到底还是缓缓站了起来。

她就在病房外面等着。

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因此,俞菀什么都听不见。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俞菀有些担心了,正想要进去看看时,另一个人出现在她眼前。

眼睛对上他的时,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垂在身边的手也紧紧的握了起来!

边覃晓自然也看见她了,嘴唇抿了一下后,上前。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俞菀已经先说道,是你给义母打的电话,对吗?

俞菀虽然是在问他,但是语气中却是一片肯定!

边覃晓倒也没有否认,只直接说道,是。

干脆肯定的回答。

俞菀突然说不出话了,只定定的看着他。

我只想让你知道,如今这已经不是你和贺隽樊两个人的事,这是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问题!

你是真的这样想,还是仅仅因为,不想让别人好过?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的人也不回答,只定定的看着她。

一会儿后,他轻轻的笑了出来,到现在,我已经不想解释什么了,反正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不是吗?

因为得不到……是吗?

俞菀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因为得不到,所以你干脆就想毁掉是吗?

俞菀,我父母去世的早。边覃晓突然说道,当年边氏在我父亲那里,不过是一个不到二十人的小公司,他们发生意外走的时候,公司甚至还欠了一大笔钱,我和亚宁两个人每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不敢上学。对于那个时候的我们来说,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活下来更加重要。

也是那个时候,我发誓,一定要活到让所有人都羡慕我的生活,不管我想要什么,我都要努力的去得到。边覃晓的话说着,眼睛缓缓的落在俞菀的身上,所以俞菀,这个世界上,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

贺隽樊在里面整整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脸上是一片平静。

那时俞菀原本是坐在椅子上的,在看见他出来的瞬间,她立即站了起来,看着他,你和我义母说了什么?

她已经休息了,我先送你回去,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贺隽樊出来的瞬间就看见了站在俞菀对面的边覃晓,但是他也仅看了她一眼。目光略过后就直接看向俞菀,就好像边覃晓这个人就不存在一样。

俞菀抿着嘴唇没说话。

那时,贺隽樊伸出手来,看着她,走吧。

边覃晓就在对面看着他们两个,脸上是无尽讽刺的笑容。

俞菀在看了贺隽樊的手好一会儿后,终于还是摇头,不用了,义母不想看见我的话,我可以自己回去。

话说完。俞菀直接转身。

贺隽樊的手就僵在了原地,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缓缓的收回手。

看来,贺总也是失算了。

轻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贺隽樊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然后,转身。

边覃晓正站在那里看着他,不管俞菀心里是怎么想的,如今我们两个要结婚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不说别人,戴总就绝对不可能让你们两人结婚,所以就算是为了戴总,俞菀肯定也不会……

边覃晓的话还没说完,贺隽樊已经直接打断,你就这样肯定吗?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边覃晓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眼睛也眯起来看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想告诉边总一句,不管戴总现在是什么态度,我都会说服她,让她接受。

可能么?她是不可能和你们贺家和解的!

是么?那就拭目以待吧。而且边总有这工夫。不如先关心一下你妹妹的事吧,房子她已经买了下来,如果几天后她拿不出钱的话,事情可就麻烦了。

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转身。

看着他的背影,边覃晓脸上的表情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贺隽樊从来不会说大话。

他会这样说,肯定是已经……找到了和戴文和解的办法!

边覃晓不信。

他父亲都已经死了,在这个时候,戴文怎么会和他们贺家和解?!甚至……接受他和俞菀在一起?

边覃晓正想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在看见上面显示的号码时。他连多看一眼都没有,直接将电话挂断。

但很快的,她又再次打了过来,一遍遍的。

边覃晓没有办法,终于还是接了起来。

边亚宁,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给你钱的,你……

舅舅,救我!

边覃晓的话还没说完,那边突然传来了孩子的哭声,他的脸色顿时变了,隽先?你怎么了?

边覃晓。

那边电话很快又回到了边亚宁的手上,她的声音冷静清晰,你要是不给我钱也没关系,反正我这辈子活着就这么一个愿望,如今你不帮我实现,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现在我就带着隽先走,你就当从来没有我这个妹妹,也没有隽先这个外甥好了。

边亚宁,你是疯了是吗?你现在就这样威胁我?!

对,我就是在威胁你,反正愿不愿意,你自己看着办好了,我就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你要是不来……就等着给我们两个收尸吧!

话说完,边亚宁直接将电话挂断!

边覃晓站在原地,在盯着面前的病房看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转身!

……

边覃晓进去的时候,只闻到了浓重的汽油的味道,孩子被边亚宁绑在了床上,脸上全是泪水,舅舅……

边亚宁就坐在床尾的地方,手上拿着打火机,一下打开,又一下关上,不断地重复着动作。

边覃晓直接冲了过去,将她手上的打火机一把夺下!

边亚宁,你真的是疯了!隽先是你的孩子!

我知道。边亚宁一脸平静的,但如果不能进贺家。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包括他的存活。

边覃晓回答不上来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看。

所以你现在,要帮我吗?边亚宁看着他,在你看来,这些钱比你妹妹和你外甥的命还要重要,是吗?

边覃晓不说话了。

好,既然这样的话……

我给你!

边覃晓终于说道,咬牙切齿的,我帮你买下来!

你说真的?

边覃晓没有回答。直接将孩子身上的绳子解开,在松绑的那瞬间,孩子立即扑到他的怀中,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钱呢?边亚宁压根不管孩子如何,只将边覃晓的手抓住,你现在就给贺隽樊打钱,让他马上把房子交给我!

边覃晓看了她一会儿,终于拿出手机来,给林青打电话,将我昨天跟你说的那几处地产抛出去。拿到钱之后,转给贺隽樊。

边总,这……

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边覃晓什么都没再说,直接将电话挂断,然后,他缓缓看向边亚宁,这样,你满意了?

边亚宁没说话,但脸上眼里,都是掩藏不住地兴奋。

边覃晓没再看她,抱着孩子就走。

在他走到门口时,一道声音却传了过来。

听说,俞菀准备悔婚了?

边覃晓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

如果你想扳倒贺隽樊的话,我知道有个人可以帮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