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41章 让边氏,崩盘

第141章 让边氏,崩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边覃晓的动作很突然,等到俞菀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人已经紧贴着自己,而她的后背则是贴在墙上,瞬间,她整个人都被边覃晓钳制住,无法动弹。

边覃晓这一靠近后,他身上的酒味更加重了起来,俞菀忍着胃里不断翻涌上来的难受,只咬了咬牙,你先把我松开。

松开?边覃晓轻轻的笑了一下,我为什么要松开?俞菀,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要结婚了,你是我的未婚妻!

边覃晓的声音嘶哑,眼睛里却是一片的通红,死死的盯着俞菀看的时候,俞菀的心头不由一跳,自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你喝醉了。

我没有醉。

他的声音,咬牙切齿的,你明明知道我在说什么。你也明明知道,我没有醉!

他的力气很大,紧扣着俞菀的手就好像是要将她的手腕给掰断一样,俞菀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你先把手松开!

如果,我说不呢?

边覃晓的声音突然沉了下来,在听见他这句话的时候,俞菀的身体一震,然后,猛地抬头!

在对上他眼睛那一瞬间,俞菀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一张久违了的面孔。

韩重!

记住网址

然后,15岁那一年的经历和那个夜晚的记忆,再一次翻涌上来!

俞菀努力的保持着镇定,咬着牙,你冷静一点……边覃晓,你冷静一点!

冷静……边覃晓轻轻的笑了出来,你放心,我现在特别的冷静,再也没有什么时候,比我现在更加冷静了,你放心,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

他的话说着,轻轻的笑了出来,我说过,我会等你的,等你忘了他,等你接受我,但是现在,你却连等的机会都不给我了,是吗?

他的眼睛游走于冷静和狰狞之间,俞菀只咬着牙,你现在喝醉了。我不想和谈,等你醒了后,我们再……

我说了我没醉!边覃晓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我是因为在你的面前控制太久了!你凭什么?俞菀,你到底凭什么这么对我!?我为你做的还不够多吗?我哪里比不上贺隽樊吗?你的眼睛在只看见他的时候,你有想过我吗?!

他的话说着,手越发用力了,俞菀想要将他推开,但很快的,双手被他用力的按在墙上,无法动弹!

俞菀不回答,边覃晓便自己说了,你没有,你从来都没有想过任何人,你的眼睛里,只有贺隽樊!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忘不了他?

既然这样的话,我又何必对你怜惜?

边覃晓的话说着,脸上所有的理智和才冷静都被吞没,剩下的,只有狰狞的欲望!

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手更是用力的要将他推开,但他单手就能将她的双手钳制住。另一只手,则是一把扣住她的下巴!

今晚,我会让你忘了他。

俞菀的眼睛瞪大,还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时,边覃晓已经直接低头,吻上她的嘴唇!

俞菀立即开始挣扎,用力的,但他的力气远远的凌驾在她之上,在单手抓住她的同时,另一只手将她身上的衣服直接撕扯开!

那陌生的,恐惧的感觉就好像是黑暗中无形的烟雾一样,将俞菀整个人抓住,狠狠的拽入那一场噩梦中!

下一刻,俞菀直接张嘴,将他的舌头咬破!

血腥味迅速的蔓延开来,吃了痛后,边覃晓终于将她松开!

放开我!

她的眼中是通红的一片,身体更是不断的颤抖着,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恐惧。

他碰你的时候,你也是如此么?边覃晓看着她,为什么他可以,我却不可以?

你放开我,我叫你放开啊!

俞菀的声音里是一片的歇斯底里,但下一刻,边覃晓却是将自己的领带扯了下来,单手一拉,身上衬衣的扣子直接崩落在地上!

我、不。

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然后,他低头咬出她的脖子!

放开我,边覃晓,你放开啊!

俞菀的后背依旧抵在墙上,在她挣扎着的时间里,不小心触到了旁边的开关,头顶的灯顿时熄灭!

那骤然一片黑暗的感觉,瞬间将俞菀拽入了那个噩梦中!

男人带着酒气的身体,充满欲望的眼睛,狰狞的面孔,还有那冰凉的手掌!

而韩重那带着嘲讽的声音,更好像是什么一样,在俞菀的脑海里不断的交织着,纠缠着!

俞菀,你以为我你挣脱了我吗?

不是的,我一直都在啊。

你以为过去了这么多年。你真的忘了?

不,你会记得的,你永远都会记得我的!

俞菀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但那些声音就好像是魔咒一样,不断的在她的耳边缠绕着。

不要……我求你了,不要啊!你不要碰我!

让开我,放开啊!

她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还有……绝望。

覆在她身上的男人终于还是挺了下来,抓着她的手,也缓缓的松开来。

就在他稍稍松开手的瞬间,俞菀直接尖叫了一声,然后,她将他一把推开,转身就跑!

俞菀!

……

今年海城的冬天,来的格外的早。

仿佛夏天都还没有认真的过,冬天就来了。

拍卖会结束后,贺隽樊去了疗养院一趟。

他母亲将房间里能砸的东西全部砸了个稀烂,而他,就冷静的站在门口,看着她。

其实,你都知道的,对吗?

听见声音,原本恶狠狠的砸着东西的人终于停了下来,转头,你说什么?!

他做了什么,其实你都知道,而且,时间比我还要早,所以你才赶在那个时候,将法人的名字变更成了俞菀,想要让她替罪,对吗?

贺母没有回答,只死死的盯着他看。

所以……你肯定也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么?

因为他就想要扶持那个狐狸精上位!就想要让边亚宁的孩子成为永年的继承人!我不会让她得逞的,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得逞的!对,法人变更是我做的,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我保护我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不对的!他想要让那个狐狸精上位?他在做梦!

你错了。

贺隽樊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贺母顿时愣在了原地,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转头看他,你说什么?

我说,你错了。贺隽樊看着她,平静的说道,他会这么做,甚至当年会出轨,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喜欢边亚宁,而是因为,他厌恶你。

贺隽樊的话让贺母顿时愣住,然后,她咬紧了牙齿,你在胡说什么?!

在知道当年的事是他策划的之后,我就一直觉得很奇怪,因为不管怎么说。就算再怎么想要让边亚宁的孩子继位,我到底,也还是他的孩子不是么?他为什么……就能这样狠心?那个时候我甚至怀疑过,会不会是你曾经背叛过他,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

怎么可能?!背叛了的那个人是他!是他背叛了我们的家,背叛了我!

后来我就知道了。贺隽樊也不管面前的人说了什么,只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他会这么做,其实最厌恶的那个人,是你,因为厌恶你。所以连带着你的孩子,他也统统不喜欢,所以当年我出走的时候,他连关心都不愿意,所以我哥小时候生病时他也不管,一切都是因为……他不爱你。

贺隽樊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不说话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贺母突然噗嗤一声,直接笑了出来!

对……你说的没错,他是厌恶我,或者不应该说是厌恶。而是怨恨!因为他一直觉得,我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他一直觉得,是我逼死了那个女人!其实根本就不是!逼死了那个女人的,是他的父亲!你的爷爷!我做错了什么吗?我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不爱我的男人!

那你知不知道,其实那个女人没有死,而且,她回来了。

……

从疗养院回去的路上,贺隽樊始终没依旧说话,眼睛看着车窗外。

贺总,贺总?

听见裴梓宴的声音,贺隽樊这才算回过神来,嗯?

是回哪里?

听着裴梓宴的话,那瞬间贺隽樊居然有些失神。

去哪儿?

似乎哪里,都不是他的家。

就在他想着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在看见那号码时,贺隽樊的眉头不由向上挑了一下,以往都不会接听陌生电话的他那个时候却直接接了起来。

喂。

你好,请问你是贺先生吗?

陌生的女人声音。

我是,怎么了?

我碰见了一个女人,她现在精神状态很不稳定,就一直念着你的名字,你是她的朋友对吗?你现在能不能能过来接她?

女人?

谁?

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我在日娱广场这边,你能过来吗?

贺隽樊看了一眼时间,又看了一眼前面的路,终于还是答应,好。

车子很快掉转了方向,往日娱广场的方向去。

那个时候,夜已经深了。

广场上已经没多少人,那穿着单衣的女孩显得尤为突兀,还有……蹲在她身边的女人。

远远的,贺隽樊的目光就锁定在了地上的女人上。

在确定不是自己看错了后。贺隽樊便直接冲了上去!

她蹲在那里,头发是凌乱的一片,里面的衣服被撕扯坏了,外面披着的外套应该是旁边女孩给她的,此时身体依旧在不断的颤抖着,犹如一只受伤的小野兽。

菀菀……

听见声音,俞菀的身体似乎一凛,却始终没有抬起头来,相反的,她的身体似乎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贺隽樊没有多想,直接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覆在她的身上。

在他要将她抱起来的时候,俞菀却是往后退了好几步,不要碰我,我求你了……

她的声音嘶哑干涸,却犹如锋利的刀刃一样,直接往贺隽樊的心口上划了一道!

这样的场景,何等熟悉!

十二年前,那个雨夜!

贺隽樊在反复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后,终于开口,菀菀,是我。

听见他的声音,俞菀终于缓缓的抬起头来。

在对上他眼睛的瞬间,她的眼泪立即开始往下掉,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衬得脸色越发苍白!

贺隽樊也没说什么,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没事了,我现在就带你回家。

女孩一直站在他们旁边看着,在看见贺隽樊就这样抱着俞菀要走的时候,她的脸色顿时变了,人也要上前,裴梓宴却将她一把拦下!

这位小姐。不知道怎么称呼?

我……我叫周填。

周小姐,我现在不方便和您说太多,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您方便的话,请您明天联系我,至于今晚的事情,我希望您什么都不要说,否则的话,我不敢保证会出什么事情,谢谢。

迅速的将话说完后,裴梓宴直接转身就走。

周填站在原地。那原本想要说的所有的话就那样被直接堵在了喉咙间。

眼看着那辆黑色的车子消失在夜色中后,周填这才低声嘀咕了一句,我的外套还在她身上呢。

……

贺隽樊将俞菀直接带回了公寓。

里面还是一团糟,在看见那满地的酒瓶时,裴梓宴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然而,贺隽樊却极其熟悉的躲过了脚下所有的障碍,直接抱着俞菀到了房间。

她的身体还是在颤抖着,脸上遍布着泪水,脸色苍白。

没事了。贺隽樊只能一下下的拍着她的后背,没事了,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俞菀死死的抓着他的手,如同一个溺水的人,紧紧的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缓缓平静下来,闭上眼睛……

裴梓宴知道贺隽樊肯定还有事情要吩咐,因此一直站在客厅的地方等着,一个多小时后,贺隽樊终于从里面出来。

边覃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但从中裴梓宴却可以轻易的听见压抑的愤怒。还有他那紧握的拳头,和刚刚在俞菀面前温和平静的人,完全不同。

贺总,现在去找边总不是很理智……

裴梓宴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突然抬头看向他,那可怖的眼神让裴梓宴的身体一凛,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更何况现在俞小姐的情况,如果您就这样走了,她肯定会找您的……所以……

听见他这番话。贺隽樊紧握的拳头总算是缓缓松开了。

但很快的,他抬手,将拳头直接打在墙壁上!

鲜血立即沿着墙面和他手指关节的皮肉流了下来,裴梓宴也不由微微一颤,但那个时候,他不敢动,更不敢说话。

就在这时,贺隽樊的声音传来,刚刚那个女人,得把她的嘴巴封严实了,但凡要是走漏了半点消息,我不会放过!

贺总放心。

还有,边亚宁用高价拍下了公馆,但她肯定没有那么多的资产,蔡毅是不会管她的,所以,注意一下最近边覃晓资金的动向。

贺总,您的意思是……

听见裴梓宴的这句话,贺隽樊这才慢慢的抬起头来,让边氏,崩盘。

……

俞菀又做了那个梦。

黑色的噩梦,男人狰狞的面孔和可怖的笑声。

只是这一次,她怎么也没有办法将他推开,他的手就好像是什么一样,紧紧的缠绕在她的身上,不断的撕扯!

这是你欠我的!

慢慢的,那张脸从韩重,变成了边覃晓。

通红的,充满欲望的眼睛,一模一样!

不要,不要,放开我,放开啊!

俞菀不断的尖叫着,手用力的要将面前的人推开,但是很快的,她的手被人抓住,紧接着,一道声音传来,菀菀,醒醒,是我!菀菀!

俞菀猛地睁开眼睛!

在对上眼前的人时,她的身体先是一震,随即用力的,将他一把推开!

不要!不要过来啊!我求你了。你不要碰我好不好?不要啊……

她一边不断的往后退着,一边用力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声音嘶哑却又尖锐,眼睛红的就好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不要……

贺隽樊就站在床边看着她,拳头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最后,有些无措的向后退了一些,俞菀,是我……

出去,出去啊!

俞菀不断的将手上的东西砸了过来。枕头,台灯,看见什么她就砸什么。

贺隽樊终于还是转身,好,我出去,但你不要激动好不好?我就在外面,你叫我我才进来,可以吗?

俞菀没有回答,抬手间,台灯却已经直接砸在了他的脚边!

贺隽樊没有再多看,直接转身出去。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他的背靠在门上。牙齿咬得咯吱响,因为用力,手上的伤口更是直接裂开,鲜血不断的往下滚落。

房间里再也没有动静。

贺隽樊想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悄悄开了门。

俞菀并不在床上。

在意识到这一点时,贺隽樊的脸色顿时变了,猛地转头!

那时,俞菀已经爬到了窗上,半个身子都悬挂在了外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