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40章 你能不能,不结婚?

第140章 你能不能,不结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有个东西要给你看。

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将手边的一个信封递给她。

俞菀看了一眼后,没动。

我不需要。

你都还没看,怎么就知道你不需要了?

不管里面是什么,我都不需要。

俞菀的声音里是一片的冷硬。

贺隽樊的动作似乎一顿,却也没说什么,只将信封放了回去,好,那就不看。

那乖巧顺从的样子,让俞菀的手不由握了握,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说道,陶韫的事情,是你设计的么?

嗯?

包括,她叔叔的事情,是不是你?

一秒记住http://

俞菀转头看着他。

你都知道了。他低头一笑,我原本还想着,你什么时候能发现……

所以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他们的计谋是吗?为什么在一年前的时候不拆穿他们?为什么那个时候,只能在你自己和我之间选一个?

我没有证据。

俞菀一愣。然后,缓缓皱起了眉头。

你知道,真正设下这个局的人,是谁么?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我的父亲,我的……亲生父亲。

贺隽樊的话,让俞菀的瞳孔微微一缩!

他已经算好了的,他知道我不会让边亚宁和她的孩子入门,就用这样的方式来对付我,当时,他已经死了,所有的证据销毁的干干净净,就是为了,将我送入监狱,给他的私生子让位。

贺隽樊的声音虽然很低,但里面却一片的平静,俞菀盯着却难以想象,他在知道这件事情时,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所以说……这才是他拍卖掉公馆的原因?

也是,一个从来不将自己放在心上的父亲,留着那个家……又有什么意义?

但是,为什么最后……法人会变成了她?

俞菀想要问,但看他那样子,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放在膝盖上的手在紧紧的握了握后,这才说道,都已经过去了,没……什么好难过的了。

她是想要安慰他两句的,但酝酿了半天后,也只挤了这么一句话。

贺隽樊缓缓抬起眼睛来看她。

那目光让俞菀的身体一震。然后,她直接转过头,贺总没有其他的事了吧?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

话说完,她转身就要下车,贺隽樊却从背后,将她一把抱住!

他的力气不是很大,一手绕过她的博自己,一手搂在她的腰上,却是一个可以绝对钳制住她的动作!

俞菀的牙齿咬紧了,正想要说什么时,他的声音传来,陪我坐一会儿吧,就一会儿。

那原本已经放在车门上的手,就那样缓缓的落了下来,最后,慢慢的握成了一个拳头。

以前她看见的贺隽樊总是冷硬坚强的,做事武断淡定,仿佛泰山崩于面前都能不动声色。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俞菀开始发现。原来,他也会受伤,也有柔软的那一面,甚至……脆弱无助。

身后的人始终没动,俞菀也没有再挣扎,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手似乎缓缓松开了。

俞菀一愣,还没说什么时,他那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在过了很久后俞菀才意识到,他睡着了。

就这样……趴在她身上!

……

俞菀不知道自己在车上坐了多长的时间。

司机始终没有回来,贺隽樊也一直没醒。

俞菀原本是想要叫醒他的,但是在看见他那消瘦的脸庞还有黑眼圈后,到底还是什么都没做,调整了一下坐姿后,就任由他趴在自己肩上继续睡着。

终于,手机轻轻震动的声音传来。

俞菀一凛,正想要将电话直接挂断时,贺隽樊已经醒了过来。

他的眼里有些朦胧,在看见俞菀的时候,更甚。

你……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伸出手来,轻轻的贴在她的脸庞上。

我在做梦吗?他的声音很轻,手指轻轻的摩擦着她的脸庞,菀菀……

俞菀的眉头一点点的皱起,正想要说什么时,他的脸庞突然一点点的靠近了,深邃的眼瞳中映出的,全是俞菀的模样。

他的脸庞越靠越近,手轻轻的摩擦着她的脸庞,温柔的。

俞菀的动作就僵在了原地,手机还在不断的震动着,但她却连基本的思绪都已经全部被打乱,然后,消失。

在她闭上眼睛的瞬间,贺隽樊的吻也落在了她的唇上。

轻柔的,细长的吻。

俞菀的身体不自觉的朝他靠近,手也缓缓伸出,想搂住他的脖子,但在下一刻,手机却直接掉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清脆无比。

也是那个时候,俞菀也醒了过来,一把将他推开!

贺隽樊也有些懵,俞菀坐在原地,在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地上的手机后,迅速的将手机捡了起来,开门下车!

菀菀!

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他的声音从车内传来。

俞菀的脚步顿时僵在了原地,却没有回头。

你……不要和他结婚,好不好?

……

俞菀在离开了停车场后才发现,给自己打了无数个电话的人不是边覃晓,而是……戴文。

也是在看见上面的名字后俞菀才想起了拍卖会的事情。

她甚至都忘了她需要和戴文解释这件事情!

俞菀不敢耽误,从停车场后便直接打了车,去往戴文的住处。

里面倒是安静。

但俞菀知道,这只是表面的,平静底下不知道有多少暗潮涌动……

俞菀正想着时,一道声音传来,你来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俞菀吓了一跳,人也猛地转身!

戴文就站在不远处,平静的看着她。

义……义母。

你去哪了?

戴文的样子依旧平静,一边说着一边往餐台那边走,俞菀才发现在那里,是她准备好的红酒和酒杯。

对不起义母,拍卖会的事情……

听着俞菀的话,戴文只顿了一下,然后笑,我知道,我在新闻上都看见了,房子被边覃晓的妹妹拍下来了,对吗?

戴文的话说着,给自己倒了杯酒,轻轻的晃着酒杯,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边覃晓妹妹的那个孩子,也该姓贺。

戴文的样子看不出情绪,但俞菀不用想也知道,她现在肯定特别的生气。

抱歉义母,这件事情是我错了,但是……就算您将房子买下来又如何?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俞菀的话说完,戴文突然轻轻的笑了出来。

什么都没有……没错,你说的对,他已经死了,就算我将他的房子买下来又如何?但是……这就是你违抗我的理由吗?

戴文的声音骤然沉了下来,俞菀看着,身体不由微微一凛,对不起义母……

对不起?戴文笑,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很多次了,但是俞菀。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是吗?嗯?

俞菀还不大明白她的意思时,戴文突然抬手,一沓照片就直接扬在了俞菀的脸上!

你真以为你和贺隽樊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但是俞菀,我一直在给你机会!这就是你给我的回答!俞菀,你可真没让我失望!

照片在俞菀的身上甩了一下后,纷纷扬扬的落在了地上。

上面……全部都是她和贺隽樊。

俞菀低着头没说话。

怎么不解释了?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你会成为我的刀刃,你说你会报复贺隽樊,会让永年和贺家倒下的,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戴文的话说着。手上的酒杯直接砸了过来!

俞菀也不敢躲,就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没动。

那酒杯就直接砸在了俞菀的额头上,里面的酒连带着额头上的鲜血,一点点的流淌下来。

俞菀还是站在那里没动。

怎么不说话了?戴文冷笑了一声,你连解释都不愿意了吗?

很抱歉……让您失望了。

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全部?俞菀,我对你付出了这么多,甚至连我的财产都可以全部给你,就为了听你说这一声对不起的吗!?

戴文的情绪越发激动了,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俞菀正想要上前时。一道声音传来,戴总,这件事情我来跟你解释。

突然的话让俞菀一愣,戴文也猛地抬起头,那时,边覃晓正好走到了俞菀身边,其实,俞菀一直都没有忘了复仇的事情,会这样做……都是在我们的计划中。

什么意思?

当年贺隽樊辜负了俞菀,单单是让他的公司破产,让他的名誉利益受到损害怎么够?想要摧毁一个人,最容易,也是最难的,是从他的心底将摧毁,相信戴总上一次在宴会上也看见了,贺隽樊的脸色并不是很好,这都是因为病情还有心理上的折磨,也是……俞菀的计划。

边覃晓说着的时候,俞菀就站在那里,皱着眉头看他。

戴文的情绪平静了一些,但眼里还是有些不相信,看着俞菀,这是真的么?

我……

俞菀想要说什么,边覃晓却将她的手一把拉住,一边回答,是。

戴文不说话了,眼睛盯着两人看了一会儿后,终于转开眼睛,你带她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是。

边覃晓什么都没说。拉着俞菀就要走的时候,戴文的声音却又从后面传来,等等。

边覃晓的脚步顿时停下,那握着俞菀的手,也悄悄地收紧了。

俞菀额头受伤了,回去帮她好好擦一下吧。

戴文的声音里,带了几分嘶哑。

俞菀听着,身体不由一震,正想要转头和戴文说什么时,边覃晓却更快回答。我知道了,戴总您……好好休息!

戴文没有回答。

边覃晓也没有久留,直接拉着俞菀出去。

……

边覃晓的车上就有医药箱,他先拿了手帕,想要帮俞菀脸上的酒擦干净,俞菀却挡住了他的动作,自己将手帕接了过来,我自己来就行。

边覃晓顿了一下,却没有坚持,只将医药箱打开,你明知道戴总最在意的是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跟她解释两句,哪怕是,骗着她的也好。

我不喜欢骗人。

她的话,让边覃晓的动作顿时停在原地。

那个时候,他甚至差点脱口而出,所以,也不愿意骗他是么?

但是,他的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没事了,你送我回去就好。俞菀的将脸上的红酒擦干净后,说道。

嗯。

边覃晓也没有多问,将手上的创可贴递给她后,转身开始发动车子。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在车子即将抵达俞菀的小区时,边覃晓这才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一样,说道,对了,婚礼就定在月末。

这突然的一句话让俞菀一愣。眼睛也猛地看向了他,什么?

婚礼定在了月末。

边覃晓的声音里是一片的肯定,也就是说,这不是商量,而是……通知!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为什么这么快?

我下个月很忙,没有时间弄这些,而且当时,不是你说了,时间可以让我自己定的么?

俞菀不说话了,但那放在膝盖上的手,一点点的收紧了。

你也不用紧张,婚礼不会多隆重,我想就请几个要好的朋友就可以了,婚纱我也会找人帮你定制,你要是有其他想要……

边覃晓。

俞菀突然说道。

那低沉的声音,就好像是什么一样,将边覃晓的声音生生切断!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嗯了一声,怎么?

我们。不结婚了吧?俞菀转头看着他,说道,我明天就去找义母说,包括贺隽樊当年的事情……我也想要跟她坦白。

俞菀的话说完,身边的人突然踩了刹车!

虽然他的车速一直不快,俞菀的身上的安全带也绑着,但他那突然的刹车还是让俞菀吓了一跳,手更是下意识的抓紧了旁边的吊环!

边覃晓也没看她。

他坐在驾驶位上,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眼睛看着前方。

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想复仇了。俞菀深吸口气,说道,你应该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其实不能怪贺隽樊,而且,才叔已经去自首,他们很快就可以给我一个清白,在那之后,我想要将我的孩子接回来,然后就离开这里。

俞菀的声音很平静,甚至在边覃晓听来,仿佛还带了几分的欢快!

那样子,就好像终于做了一个决定,所以无比轻松一样!

他们计划了那么长时间的事情,她现在就要轻轻松松的结束!?

那你想过你的义母吗?良久,边覃晓这才说道,咬牙切齿的,她帮你谋划了那么长时间的事情,你现在说放弃就放弃?你想过她的感受吗!?

义母那边,我会亲自去解释。俞菀深吸口气,说道,她的身体不好,而在短时间内扳倒永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想……

是不可能,还是你不想。边覃晓盯着她看,俞菀,是你心软,是你不忍心了,对吗?因为什么?因为贺隽樊?他现在随便在你面前演场戏你就相信了?你忘了当初他是怎么对你的吗!?你是不是个傻子?!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不想坚持了,真的,不想再坚持了。

边覃晓看了她一会儿后,轻轻的笑了出来。

好……很好!真的很好俞菀!你不是傻子,我,我才是!我才是那个彻头彻尾的傻子!明知道……我他妈明明知道!

边覃晓……

下车。

边覃晓的话说完,面前的人却没有反应,他很快转头,我叫你下车!

他的声音里。是一片的狂躁!

俞菀在看了他一会儿后,终于还是转身,开门下车。

她刚刚在地上站稳时,边覃晓的车子就从她面前呼啸而过,极致的……疯狂。

……

边覃晓将俞菀放下的地方距离她小区也不远,俞菀也没有打车,自己走了回去。

公寓里,是一片的漆黑和冰冷。

俞菀也来不及想其他,倒在床上便直接睡了过去,半夜的时候。她是被惊天的敲门声吵醒的!

那一下下的,就好像是要将她的门给拆了一样!

俞菀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谁?

外面的人也没回答,相反,砸门的声音越发大了。

俞菀不得不将门打开。

在门打开的瞬间,俞菀先闻到的,是一股刺鼻的酒味!

边覃晓身上就穿着衬衣,领带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脸上和眼睛里都是一片通红,在看见俞菀开门后。他才微微抬起眼睛。

你这是在做什么?俞菀皱起眉头。

她的话说完,边覃晓突然笑了出来,做什么?我也想知道……我现在是在做什么?

他的话说着,往前走了两步,那踉跄的脚步像是随时会倒下去一样,俞菀不得不伸出手来,将他一把扶住!

你喝醉了,我让林青来接你回去。

俞菀的话说着就要去拿手机,边覃晓却将她的手抓住,下一刻,她整个人便被他直接抵在墙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