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39章 为了她的清白

第139章 为了她的清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二少说的是,其实我今天来,就没想过能好好的走出去。陶连才低声说道,但我还是想请求二少一件事情。

关于陶韫的,是么?贺隽樊直接帮他回答了,你想要我放过她?

我哥去世的早,陶韫是他留下唯一的孩子,我在贺家待了一辈子,她就是我唯一的亲人,就当我求二少,给她一条生路,可以么?

只要她不再做什么,我自然什么都不会真的让她怎么样。

听见贺隽樊的这句话,陶连才这才放了心,缓缓站了起来,多谢二少,也祝二少……心想事成!

我还有件事情想要知道。贺隽樊放下茶杯,眼睛却一直盯着那杯沿看。当初这个计划,是我父亲生前就定下来的,对吗?

陶连才不说话了。

贺隽樊抬起头看他,他为了自己的那个私生子,就可以不管不顾的,将自己的另一个儿子送入监狱,是么?

二少……你很聪明,很多事情也要比别人看的透彻多了,但是二少,有时候活得太过于聪明透彻,未必是一件好事。

陶连才的话说完,贺隽樊直接笑了出来。

你说的没错。

记住网址

二少,保重。

陶连才的话说着,直接转身。

贺隽樊还是坐在那里没动,眼睛盯着那杯沿看了一会儿后,突然抬起手来,将那杯子直接砸在了地上!

在场的佣人都吓了一跳。

而且,贺隽樊这砸的不是普通的杯子,而是……他父亲生前最爱的那套!

但此时,贺隽樊那样难看的脸色,谁也不敢上前,只站在远处看着。

直到,贺隽樊突然站了起来!

从现在开始,你们不用在这里了。

贺隽樊这突然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

二少,您的意思是……

终于,有人鼓起勇气的问了这一句。

贺隽樊却没有回答,直接走了出去。

那个时候。他们还不太懂贺隽樊这句话的意思,直到当天贺隽樊就直接放出了消息,要将贺公馆进行拍卖,所得款项还将全部用来做慈善!

这消息一出,公众一片哗然!

虽说现在贺家也没剩几个人了,但那公馆可是贺家人几代的根基,贺隽樊就这样拍卖了,算是彻底的往贺家的脸上打了一耳光!

贺隽樊似乎也不在意别人到底怎么看,直接将拍卖的日期定在了周末。

在听见这个消息时,远在疗养院的贺母差点直接跳起来,然后,命令人不断的给贺隽樊打电话。

但是,贺隽樊一直没有接。

他不接,她就让人一直打,直到贺隽樊愿意接为止!

终于,贺隽樊接了一个。

贺隽樊,你是疯了是吗!?

拿起电话后,贺母直接说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那是我们贺家几代人的房子,你居然要拍卖!?

为什么不?贺隽樊的声音平静,现在那里也已经没有人住了,为什么不卖?

那是贺家的祖宅!里面还有祖祠!

死了的人,留着也没什么用。

你说什么呢?

您想要说的都说完了吧?

贺隽樊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明显的不耐烦,贺母还想要说什么时,他已经直接挂断了电话。

很快的,贺隽樊的眼睛又落在了面前的名单上,在盯着戴夫人这三个字看了好一会儿后,他才抬头,给边亚宁也发一份请柬吧。

听着他的话,裴梓宴不由一愣。

边小姐?但是……

这一次虽说是公开拍卖,但那么好的地段,加上永年成立后,贺家就在那里盖了别墅,由此可见是一个风水宝地,价格自然是奇高,放眼整个国内,能参加拍卖的人也少之又少,因此这一次拍卖会的邀请名单,是贺隽樊亲自拟定的。

她努力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能进贺家的门么?我今天,就给她这个机会。

听着裴梓宴略带迟疑的话,贺隽樊只微微一笑,只是那眼睛里,却没有半分的笑容!

裴梓宴也知道自己劝不了他,在顿了顿后,只说道,是,对了贺总,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

陶连才已经跟警方自首了,当年永年参与非法交易的事情,是他一手操办的,法院那边应该也会很快通知俞小姐。

在说到俞小姐这几个字时,裴梓宴不由顿了一下,眼睛更是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的人。

贺隽樊倒是没什么反应。只嗯了一声,知道了。

裴梓宴微微松了口气,转身。

那时,任琦也正好进来,贺总,这是刚刚收到的请柬。

请柬?

裴梓宴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但是,在他想要阻止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贺隽樊将那请柬直接拆开。

从里面掉出来的,是一张红色的……结果邀请函!

主角,正是前段时间因为求婚轰动一时的,边覃晓和……俞菀。

贺隽樊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裴梓宴眼看着阻止不了了,随即看向任琦。

任琦也没想到会是这个,对上裴梓宴的眼睛后,她立即低下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裴梓宴只能上前,贺总,这……

还有什么问题么?

说话间,贺隽樊已经将请柬直接放在了一边,脸上的情绪也是……平静的可怕。

裴梓宴先是一愣,随即回答,没有了。

贺隽樊没有再看他,眼睛又落在了面前的电脑屏幕上。

裴梓宴也没敢再说什么,直接拉着任琦出去。

在看着他们出去后,贺隽樊的眼睛这才重新落在了那张请柬上。

若是寻常的结婚请柬,上面都会印张两人的婚纱照,但此时贺隽樊的这张上面,只有边覃晓的亲笔签名。

就好像是迫不及待要给谁看一样。

贺隽樊在看了一会儿后便笑了出来,然后,将那请柬直接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

贺隽樊要拍卖贺公馆的事情立即传遍了整个海城,俞菀也收到了请柬。

她自然是不会去的,但那天戴文却亲自给她打了电话,让她无论以什么样的价钱,必须买下来!

怀着同样心思的人,还有边亚宁。

前段时间陶连才突然就去自首,将当年永年参与非法交易的事情全部揽在了身上,而且还承认,将法人的名字改成俞菀的,也是他的操作!

当初的事情都已经结束,陶连才这个时候去自首,在边亚宁看来,和疯了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陶连才打定了主意,边亚宁也拦不住。

不过好在陶连才知道分寸。将所有的事情都抗了下来,没有提到她分毫。

陶连才这一自首,当年俞菀的事情势必会被翻出来,到时候,肯定又会轰动整个海城,现在还没有消息,是因为警方正结合陶连才提交的证据进行审查,更何况,这段时间媒体也没时间关心。

他们更加关心的。是贺隽樊为何会突然准备将贺公馆给卖了。

如果说是因为资金的话也不对,毕竟贺隽樊已经说了,拍卖所得款项全部捐给慈善机构,比起贺隽樊急需资金这个说法,更像是……他要将贺家给毁了。

如果真是这样,受到影响的可不仅仅是这一幢别墅,还有……整个永年!

当然了,这也仅仅是人们的推测,真的如何。除了贺隽樊之外,没有人知道。

但是,边亚宁倒是能猜到一些。

贺隽樊肯定是从陶连才那里知道了当年的事情,知道当初这样设计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才会这样失望透顶。

不过这样也好,这一次贺隽樊连同一起拍卖的还有贺家的祖祠,只要她买下来,到时候,她的牌位就能堂堂正正的,摆在祖祠中!

万众瞩目中,拍卖会的日子正式到来。

按照戴文的吩咐,俞菀也到了现场。

拍卖会是全公开的,门口围了无数的媒体和记者,在看见俞菀下车时,他们立即涌了上来!

俞小姐,你今天是因为什么来的现场?

如今你已经要和边总结婚,对于过去的事情不应该避讳么为何现在会在这里?

俞小姐你们的婚期定了吗?

俞小姐现在会来这里,是存了报复的心思么?

俞菀知道他们都想知道什么。

无非就是想要从她的口中挖出关于她和贺隽樊之间的事情。

他们怎么可能不好奇?只是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份,加上贺隽樊和边覃晓身份,不好将事情说的太过于明显罢了。

俞菀也不管他们,自顾自的往前走。

边亚宁已经先到了,她就坐在第一排的位置,腰板挺得笔直,脸上是一片的势在必得。

俞菀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却也没说什么,直接在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坐下。

她之所以不上去就是不想要和边亚宁打交道,也不知道是谁跟她说了一声。在俞菀刚坐下来后,边亚宁就转过头来看她。

眼看着躲不过去了,俞菀只能朝她一笑。

边亚宁抿了一下嘴唇后,站了起来,然后,直直的朝她这边走!

那个时候,会场已经有了不少人,他们也都知道边亚宁和贺家的恩怨,一个个都拿着眼睛悄悄打量着边亚宁。此时她突然站起来,他们的目光更是齐刷刷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边亚宁却是不管,直接走到了俞菀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刚刚还在想你会不会来,下一刻你就出现了。边亚宁的脸上是盈盈的笑容。

俞菀回以一笑,好久不见。

哥哥和你都求婚成功了,贺隽樊对你来说,应该是可以放下的过去,你现在出现在这里,不是公开打了我哥的脸么?

俞菀就知道。

她一出现在这里,所有人都会觉得,她就是因为不甘心于当年的事情,放不下过去。

她也不想来,但戴文直接说了,让她必须亲自到场,亲自拍下。

她的身体不好,俞菀也不想要违抗她,因此最后。她还是来了。

不过现在贺隽樊都已经准备给你翻案了,你还有什么不甘心的?

不等俞菀回答,边亚宁的声音再次传来。

俞菀的身体不由一震,猛地转头,你说什么?

怎么,你还不知道?边亚宁眯起眼睛,我还以为警方已经通知你了。

你把话说清楚了。俞菀的话说着,眼睛微微沉了下来。

你还记得陶韫吧?边亚宁冷笑了一声,她是才叔唯一的侄女。贺隽樊封杀了她,让她身败名裂,逼着她交赔偿金,其实就是为了让才叔去自首,帮你翻案!

边亚宁的话说完,俞菀脸上的表情却变了又变。

怎么,是不是又舍不得他了?边亚宁脸上的冷笑更深了几分,我就知道,那天晚上我哥跟你求婚,其实你也没有想到对吧?你根本就不想和他结婚,对吗?

边亚宁的话说完很久后,俞菀总算冷静下来,这是我们的事情。

当然,我也不感兴趣。边亚宁的话说着,直接站了起来,我来这儿就是为了跟你说一句话,今天,你们谁也别想阻止我!

边亚宁后面说了什么俞菀根本就听不见。

当时在电影节上。贺隽樊那样干脆的让人将陶韫除名,其他的品牌方立即和陶韫解约时俞菀还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毕竟陶韫,可是他们品牌的代言人。

后面她也紧急换成了其他的代言人替代上,鉴于他们和陶韫合作的也不算特别差,那个时候俞菀也并没有追究陶韫的任何责任,但对她后续的生活,俞菀也不关心。

她怎么也没想到,陶韫和陶连才居然是……这样的关系。

更想不到。原来当初的事情是陶连才设计的,而贺隽樊做了这么多是为了……让他自首,给她翻案!

俞菀正想着,主持人已经上台。

欢迎各位,欢迎参加此次拍卖会,现在,由我来为大家介绍这一次拍卖……

主持人在台上滔滔不绝,俞菀却一个字都没听下去,但她的眼睛,却始终盯着舞台旁边的门看。

今天这样重要的场合,贺隽樊应该出现的才对。

但让人意外的是,直到主持人将公馆介绍完毕,正式进入拍卖环节时,贺隽樊也依旧没有出现。

今天来的人是不少,但起拍价就已经是二十个亿,能够真的参与的人,少之又少。

而在这其中,之前在海城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大运集团的总经理夫人边亚宁一直没有停,不管别人叫多少,她都要压上一头。

短短的十几分钟,价格已经翻到了三十六个亿。

场上已经没有可以和她竞争的人了,边亚宁也终于满意,微微一笑。

三十六亿一次,三十六亿两次……16号!三十七亿!

听见声音,边亚宁的眼睛顿时沉了下来,人也猛地转头!

举着16号拍牌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俞菀!

边亚宁咬咬牙后,再次举起牌子!

三十八亿!

三十九亿!

……

几分钟后,边亚宁再一次举牌!

五十亿!

俞菀没动了。

虽说近些年公司的收益不错,戴文自己也有一定的资产,五十亿……应该不成问题,但她更想知道的是,值得吗?

那个人已经死了,现在贺公馆不就是一个空房子而已,就算买下来又能如何?

五十亿两次,五十亿三次。成交!

就在俞菀犹豫时间里,主持人已经直接拍板!

俞菀一愣,抬起头时,边亚宁已经站了起来,微笑着朝众人鞠躬道谢。

俞菀也没再多留,直接起身准备离开。

在她刚走准备进电梯时,一道身影却将她拦了下来。

俞小姐,贺总在停车场等您。

听着他的话,俞菀的脚步顿时停下。很快的,她的眉头却又一点点的皱了起来。

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

贺总说了,不管您去不去,他就在那里等着。

那人的话说完,直接朝俞菀鞠了个躬,转身就走。

那仿佛将决定权交给俞菀,其实就是在逼着她去的感觉,俞菀已经太熟悉。

这可是他惯用的伎俩!!

俞菀没有理会,直接往外面走。但那个时候,她又突然想起了之前,她答应去他公寓的那一次。

按照裴梓宴说的,那时他就真的在楼下,等了一天的时间……

想到这里,俞菀的手不由握紧了!

边亚宁刚刚跟她说的话也浮现上来。

他做了这么多,就为了让陶连才去自首,还她一个清白……

俞菀咬紧了嘴唇,在盯着眼前电梯的按钮看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抬手,按了负一层的按钮。

贺隽樊的车就停在了出入口那里,格外的扎眼。

看见她后,车上的司机立即下来,帮她将车门打开后,直接离开。

俞菀在反复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后,低头上车。

贺隽樊就坐在她的身边,在他的手上还拿着个平板,此时上面直播着的是记者采访边亚宁的画面。

显然,他刚刚虽然没到场,却在车里看完了全部的过程。

在她上车后,他立即将平板关掉,抬头朝她一笑,来了?

那样子自然的,就好像是两个老朋友见面一样!

俞菀抿了一下嘴唇,直接问,贺总,有什么事情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