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30章 你来不来,我都等

第130章 你来不来,我都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先这样吧。“

高先生率先站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朝俞菀伸出手来,“今晚和俞小姐谈的很愉快,相信我们如果能有机会合作的话,必定融洽。“

俞菀立即和他握了握手,“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多谢高先生包涵。“

高先生点点头,转头看向另一边空空如也的位置,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贺总去洗手间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

听见他的话,俞菀也看了一眼时间。

的确,从他离席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半个小时了。

“抱歉,这个时候我是真的得走了。“高先生皱起眉头,“贺总这里。就烦请俞小姐你照顾一下?“

高先生这暗示再明显不过,他这一开口,其他两人也纷纷站了起来,“是得走了。“

俞菀哪能不知道他们的意思,依旧撑着笑容,点点头,“好的,放心吧,高先生。“

将他们送到酒楼门口后,俞菀这才转身回到了走廊的洗手间外面。

那毕竟是男洗手间,俞菀看了看后,脚步到底还是停下,叫了个服务生过来。

“我一个认识的人进去里面很久了,麻烦你进去看看,他是不是出事了。“

服务生立即进去,但是很快的,他从里面出来,“小姐。里面没有人。“

没人?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那贺隽樊去哪儿了?

自己先回去了?

俞菀没有再管,自己转身就要走的时候,另一个服务生的声音传来,“小姐,包厢里的是你的朋友吗?“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那服务生说的人,正是贺隽樊。

此时,他就趴在桌上,仿佛已经睡了过去,脸颊上有些潮红。

俞菀知道他的酒量。就晚上那一点酒,他怎么可能喝醉?

俞菀深吸口气,推了他一下,“醒醒。“

他没有任何的反应。

俞菀的眉头不由皱紧了,“贺隽樊,你别给我装!“

男人依旧一动不动。

俞菀干脆转身,给裴梓宴打电话。

然而,以前就算是凌晨四五点都能准时接起电话的裴梓宴那个时候,却关机了。

而且。任琦也是这样的情况。

俞菀一下子明白过来,这就是他安排好的!

“小姐,需要帮忙吗?“

服务生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

俞菀这才抬头,看了看他后,微微一笑,“要的,你帮我叫辆车可以吗?我一会儿给你地址和钱,你帮我叫司机将他送回去。“

“这可以吗?“

华荣作为全国连锁的饭店,招待的基本也都是上层圈子里的人。因此这里的服务生对这些人基本也能混个眼熟,更何况,谁不知道这是永年的贺总

服务生正想着,俞菀已经从包里拿出纸笔将地址写下,又拿了几张前塞给他之后,转身就走。

背影中,不带一分留恋。

俞菀晚上是开着车过来的,原本以为晚上要叫代驾了,结果因为一滴酒没喝和灌了一个晚上的茶,她现在整个人反而清醒到不行。

在她准备上车的时候,正好看见那服务生扶着贺隽樊出来。

他的脚步踉踉跄跄的,头低着,额前的刘海落下,将他的眼睛和盖住,再加上两人的距离,俞菀看不见他脸上的情绪。

“贺总,您等一下,我这就给您叫“

服务生的话还没说完。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将他扶上我的车吧。“

俞菀的声音紧绷。

服务生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俞菀的意思,立即扶着贺隽樊过去。

他倒也安静,整个过程中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任由他们摆布。

俞菀也没多说什么,帮他将安全带扣上后便回到了驾驶位,发动车子。

她不想要去贺家,因此在绕了一圈后,她将车子开到了他公寓那边。

这里的环境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连楼下的灌木都剪得和从前一般高。

俞菀在看了两眼后,转头,“贺隽樊,到了。“

他还是没有反应。

俞菀握了握方向盘,“贺隽樊!“

车后座依旧安静。

俞菀突然后悔自己刚刚管这一茬了,不管他是不是真醉,裴梓宴和任琦同时关机就说明,这就是他设计好的!

而她也真的是傻,刚刚就应该将他丢给司机,什么都不管!

在叫了他几声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后,俞菀终于还是不得不下车,将他拉了出来。

虽然他比以前瘦了不少,但是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却还是沉甸甸的,俞菀脚上又踩着高跟鞋,每走一步,都想要将他直接丢下去。

好不容易的,终于到了他公寓门口。

在看着那一扇熟悉的门时,俞菀的动作却直接停在了原地。

然后。她转身。

贺隽樊正靠在墙上,眼睛闭着,倒像是睡着了。

“你自己进去吧。“

丢下这句话后,俞菀转身就要走。

但是下一刻,他的手却是攥紧她的!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转头。

他的眼睛却还是闭着,仿佛抓着她手的动作,只是他下意识的一个反应而已。

俞菀才不会相信,想也不想的要将他的手甩开,但是他的手却扣紧了,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没能甩掉。

“贺隽樊!“

他依旧不说话,那样子就是打定了主意要装醉到底。

俞菀就伸出手来,将他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两人都在用力,指尖的关节都是苍白色的一片。

终于,俞菀将他的手掰开!

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他的手却再一次将她的抓住!

“别走“

他终于舍得将眼睛睁开了,看着俞菀,灯光下幽深的眼眸中,清晰的映出她的模样。

“贺隽樊,我就知道你是装的!“

俞菀咬着牙,脸上是一片的愤怒,话音刚落下时,面前人的脸色却不由微微变了一下,然后,他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

那样子。仿佛是要吐出来。

俞菀连忙向后退了两步,但是,他没有。

下一刻,他却是捂着自己的胃,一点点的蹲了下来。

“贺隽樊,你少在我的面前装,我告诉你,我不会相信你的!“

俞菀站在旁边,咬牙切齿的。

但是。他没回答。

他的手越发用力了,脖子上都是暴起的青筋,脸上仿佛有冷汗已经落下来了

俞菀看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贺隽樊!“

“嗯“

他应了一声,却也只说了这一个字,其他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俞菀咬紧了嘴唇,终于还是只能走到他门前。“密码多少!?“

他没回答。

俞菀看了他一眼后,直接按了之前的密码。

正确。

一年多了,他连换都不换一下!

俞菀什么都没说,直接扶着他进去。

刚进门她就踢到了什么东西,哐当一声,应该是易拉罐瓶。

在俞菀将灯打开的时候她才发现,不仅仅是门口,整个客厅里都是酒瓶。

真的是一地的酒瓶,毫不夸张的!

俞菀记得之前他很喜欢整洁。甚至有点小洁癖,住的地方都会有人定期去打扫,何曾在这样的环境下待过!

俞菀也没有多想,将他扶着到沙发上坐下后,转身去找药箱。

里面除了一些创可贴和消炎药之外,什么都没有。

俞菀翻遍了整个客厅,终于在茶几下面发现了几盒止痛药。

强效的。

而且,屋子里也没有水。

冰箱里,只有啤酒。

俞菀的手不由握紧了。将药丢给他后,转身。

“你去哪儿?“

他的声音立即传来,焦灼的,不安的。

仿佛一个害怕被人抛弃的小孩。

“买水。“俞菀的声音紧绷。

“不用。“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起,转头时,却发现他已经将药拆开,直接放入口中,就那样干咽着,直接吞了下去!

俞菀就站在边上看着。嘴唇紧抿。

吃过药后,贺隽樊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缓缓抬起头来看她,“你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晚上你没怎么吃东西。“

“用不着你关心这个。“俞菀咬牙,“你不如先看看自己活成什么样子吧?贺隽樊,你是不是以为我看见这些就会心软了?“

“不是。“

“那你算了,反正这也和我没什么关系,药你都吃了吧?没事我就走了。“

话说完,俞菀再一次转身,贺隽樊立即伸出手来,在握住她的时候,又好像是触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一样,又立即松开。

俞菀看着,有些想冷笑。

刚刚他装醉攥着自己不放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现在倒是知道分寸了!

“那你能给我煮点东西么?我吃了药,得吃饭。“

他说道,低沉的,甚至仿佛带了几分的哀求。

“我凭什么给你煮?“

“我晚上帮了你,不够吗?“

“我没让你帮我!“

“但你还是接受了,你应该也不想要欠着我吧?所以,就当是做个交换。“

俞菀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转身,往厨房的方向走。

家里连水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有食材?

俞菀正想要问他没东西怎么煮时,门铃响了。

是楼下超市送来的东西。

这速度快的,就好像是贺隽樊吩咐好了,他们掐着点送过来的一样!

俞菀心里的怒火又上来了。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回到厨房。

她也不打算做多复杂的,直接随便给他煮了个粥,炒了个菜。

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因此动作快的不像话,不到半个小时就将东西端上饭桌,“做好了,你吃吧。“

“你不陪我一起吃么?“

“我为什么要陪你一起吃?“

“既然是要还人情,不应该是得顺着我的意思来么?“

他现在说的倒是理所当然了!

俞菀的嘴唇抿的更加紧了,在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后,她终于还是走回去,拉开椅子坐下。

她今天晚上的确没有吃什么东西。

对着这么一个饭局还有对面的人,她能吃下就有鬼了。

包括此时面对自己做的饭菜,她也依旧没有胃口。

贺隽樊倒是吃了不少,几分钟的时间就喝完了一碗粥,放下筷子的同时,把碗推到了俞菀面前。

意思,再明显不过。

俞菀的眼睛顿时沉了下来。但自己要是说的话,他肯定又会用刚刚的话来反驳自己,俞菀懒得和她争辩,直接站起来,帮他再盛了一碗。

“你,给边覃晓做过饭么?“

贺隽樊的声音突然传来。

有些莫名的话让俞菀的手一顿,但是很快的,她回过神来,“跟你有什么关系。“

“就是想知道。“

“你想知道我就必须要告诉你吗?“

“那倒也不是。“他垂下眼睛。样子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小心翼翼提问的孩子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一样。

这样的贺隽樊,俞菀一点也不习惯。

她也没有再说什么,低头迅速的将碗里的东西吃完后,站了起来,“我吃好了,贺总应该没有其他的吩咐了吧?“

他没说话。

“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为什么,你都不问问孩子的事情?“

贺隽樊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从你回来的那一天开始。你从来没有问过我关于孩子的事情,你都不关心的吗?还是因为你就要和边覃晓结婚了,所以这个孩子对你来说,也根本不重要了?“

“谁说的不重要!?“

俞菀转身,咬牙看着他!

“那,你不想见到他吗?“

想。

当然想!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俞菀的脑海里都是孩子的身影,做梦都想要见到他!

但是,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她还没有能力将他带走。

现在见了又能如何?

俞菀也没回答,就盯着他看。

“这个周末,我带他出来和你见面吧。“贺隽樊将自己的话说完,“就在这里,来不来随便你,但是,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直到你来。“

俞菀回到车子上。

她的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嘴唇已经被她咬破,血腥味在她的口中蔓延开来。但是那个时候,俞菀就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只一动不动的坐着。

周末

他为什么突然要她见孩子?

俞菀不知道。

他今天晚上的表现甚至好像是在挽回。

在这想法浮现上来时,俞菀直接掐断。

她真的是疯了。

他想挽回什么?

他现在做的一切,不过是因为愧疚!

他甚至连挽回都不配!

想到这里,俞菀直接发动车子,掉转车头。

她的眼睛只盯着眼前的路看,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在路边停着另一辆熟悉的车子。

在他们从华荣酒家离开的时候,就一直跟在他们车后,一路到这里的车子。

此时,俞菀的车从他身边开过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半分的逗留。

车里的人手不由缓缓握紧了。

在他手上握着的,是一个戒指盒。

他用力的程度,就好像是要将那盒子直接捏碎了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缓缓将手松开来,拿起旁边的手机。

“戴总。“他的声音嘶哑,“你之前说的事情,我同意。“

或许是贺隽樊亲自开了口的原因,戴夫人最后还真的拿下了电影节的珠宝独家赞助权。

临场的所有演员的珠宝都将由他们公司承包,因此,他们需要和每一位演员对接洽谈,忙得不可开交。

但是这一次后,戴夫人将会在全国,乃至全球打开知名度!

很快的,周末到来。

戴文早在两天前就打了电话过来让她回去吃饭。

但是,她说的是晚饭。

因此白天。她还有时间。

而上一次贺隽樊说的,也应该是白天。

她想要见的是孩子,和贺隽樊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更何况,在她真的有能力将孩子的抚养权拿回来之前,到底也还是要见这一面的。

只是时间的早晚罢了。

想着,俞菀直接从床上起来,从衣柜中挑了一套淡青色的裙子穿上后,又化了一个妆。

在她正描着口红的时候,门铃声响起。

俞菀一愣,“谁?“

“我。“

边覃晓的声音传来。

俞菀的动作一僵,却也没有多想,直接将门打开。

在看见她的样子时,边覃晓的眉头微微向上挑了一下,“你要出门?“

“嗯有点事情。“

“什么事情?“

边覃晓或许只是随口一问,但不知道为什么,俞菀总觉得他的眼神中带了几分审度。

俞菀很快转开眼睛,“没什么,你来找我做什么?“

“戴总不是让你今天回家吃饭么?我来接你一起过去。“

“她说的不是晚上?“

“是晚上。但她现在一个人在家,总是需要人陪伴的,更何况上一次你能早点过去陪她说说话也好。“

俞菀不说话了,眉头紧紧的皱着。

“怎么,你要办的事情很重要么?“

“不是“

“那走吧。“

边覃晓的话说着,伸手要将她的握住,俞菀立即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的动作。

那如同触电一样的反应让边覃晓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俞菀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随即说道,“我进去拿点东西先,你在楼下等我吧。“

话说完,她转身进了房间,顺手,将房门关上。

边覃晓看着那一扇房门,僵在半空中的手终于还是缓缓的收了回去,握成拳头!

手★机★免★费★阅★读★请★访★问↑半亩方塘书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