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25章 我还有一个人,没有见

第125章 我还有一个人,没有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鲜血从手指关节处立即涌了出来,但是,贺隽樊就好像没有看见也感觉不到痛楚一样,只一下下的重复着动作。

终于,“哗啦“一声传来,玻璃窗被打碎!

在摸到俞菀脸庞的那一瞬,贺隽樊的眼睛迅速红了一片,随即,他反手将车门打开,又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了出来。

“菀菀“

他的声音都在轻轻的颤抖着,手指更是僵硬的不敢去确认她的呼吸。

在反复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后,他终于将手放在她的鼻子间。

她还活着。

贺隽樊顿时松了口气,正要抱着她上去的时候,“嘭!“的一声巨响传来!

贺隽樊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

那声音他自然能分辨出来。

是枪响!

这地方怎么会有枪响?!

俞菀显然也听见了那声音,神志开始转醒,因为痛楚,她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乖。再睡一会儿。“

贺隽樊的话说着,迅速将手电筒关掉,眼睛看向山上。

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今天这一场车祸本来就很值得推敲,如今再听见那枪声,贺隽樊顿时明白了过来。

一切的原因在于郭盛!

他想要她死!

他看了看怀中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话起了作用,俞菀还真的再一次睡了过去。

贺隽樊想了想后,原本要上山的脚步一转,直接往树丛里面走。

郭盛安排的人就在普通的出租车里面,到时候警方一查他只需要和司机撇清关系就好,和他不会有一点的关系,但是他也不放心,害怕自己的计划会功亏一篑,所以现在,这是他安排的第二批人!

贺隽樊不知道上面有多少人,也不知道警方会在什么时候赶到,此时他只能带着俞菀到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天似乎要下雨了。空气里是一片的闷热,但是斜坡往里却是密密麻麻的树林,空气中又带了几分潮湿,让人十分不舒服的感觉。

正值夏天,树林中可能会有蛇出没,贺隽樊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他也不敢打开手电筒,只能凭借着熟悉了黑暗的眼睛观察着四周。

为了不让那些人发现,他往前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确定他们搜不到这边后,他才开始找地方休息。

很快的,他发现了一个小山洞。

外面长满了杂草,但比周围的要干燥许多,确定安全之后,他才终于将俞菀放了下来。

她额头上的伤口鲜血已经开始凝固,呼吸也逐渐恢复了平稳。

贺隽樊将自己身上的衬衣撕了一角下来,帮她将伤口缠上。

可能是碰到了发疼,俞菀哼了一声后。缓缓睁开眼睛。

“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俞菀原本还有些发蒙,在听见这声音时,她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随即猛地转头!

那时,贺隽樊已经打开了手电筒,在看清楚眼前人的样子时,俞菀想也不想的伸出手来,将他一把推开!

那山洞不大,贺隽樊的后背原本就已经抵在了洞壁上。她这么一推,他的额头直接撞在了旁边!

“你怎么会在这儿?不不对,这里是哪里!?“

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他看,就好像是他将自己怎么样了一样。

贺隽樊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你失忆了么?忘了自己发生了什么?“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但是很快的,她和郭盛告别,上了车,然后车子跌落山崖的画面一幕幕的浮现!

“那你呢?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俞菀很快又看向他,眼里是一片警惕!

“你觉得呢?“

俞菀的眉头皱的越发紧了,眼睛缓缓往下时,正好看见了他那还在不断流着血的手

“你是来救我的?“俞菀的声音里是一片的难以置信。

“嗯。“

他的回答倒也简单干脆!

“为什么?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还是说“

俞菀不说话了,手缓缓握紧!

“怎么,你是想说,这出戏是我安排的?“贺隽樊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我让人将你弄到这里来,然后再救了你?“

“这不是你的行事风格么?“俞菀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做,我就会感动,就会原谅你了!?“

“那如果你真的死了呢?“贺隽樊平静的看着她,“如果你在摔下山的时候就死了,那我做这些,有意义吗?“

俞菀不说话了。

不是他?

那能是谁?

她的脑袋很疼,此时也想不出什么来,只能警惕的盯着他看。

贺隽樊垂下眼睛,“我不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段,更不会用你的命来博。“

“在你的眼里,我的命重要么?“俞菀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如果真的重要的话,当初你就不会“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伸出手来,将她的口鼻一把捂住!

另一只手更是直接将手电筒关掉。

俞菀先是一愣,随即用力的想要挣扎,贺隽樊却死死的搂紧了她,嘴唇抵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不要说话!“

俞菀不愿意听他的,还想要挣扎的时候,却听见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还有人交谈的声音。

“她指定还活着!现在必须要快点找到!“

“真的是废物!快点找!“

那粗犷的男人的声音让俞菀的身体忍不住凛了一下,然后,她缓缓抬头。

她原本是想要问一下贺隽樊那些都是什么人的,却发现贺隽樊的眼睛始终定定的看着前方,手更是搂紧了她的身体。那坚毅的样子让俞菀突然有一个想法。

他会保护她。

不顾一切的!

那些人并没有到他们这边来,从他们不远处的树丛走过后便继续往前走。

在确定他们走远了后,贺隽樊终于将捂着她的手松开。

“那些是什么人?“

“杀你的人。“贺隽樊的声音很平静。

俞菀的脸色却不由变了,猛地看向他,“你说什么?“

“你以为这场车祸是意外?“

俞菀答不上来了。

不可能是意外。

从餐厅到她回酒店,根本就不用走那条路,而且那司机开车时的反应明显就是紧张和害怕,说明他已经知道了会发生什么事情,也知道了他和她可能都会死!

“那是谁?“

俞菀的声音艰涩。

“不太确定,回去我再查。“

“我们能活着回去么?“

那时,贺隽樊的手已经松开她的,俞菀下意识抱紧了自己的双臂,抬头看着天上。

“如果,不能呢?“

她原本以为贺隽樊会安慰自己两声,告诉自己,他们肯定能活着回去之类的话。

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回答。

“如果我们真的死在这里的话,你会有遗憾么?“

“当然。“俞菀咬着牙,“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做,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人没见。“

她的孩子

她做了这么多,就为了她的孩子!

从她回来之后,每天都想要见到她的孩子,但是她怕她见了他,却又没有能力将他带走。

所以,她只能死死的忍着这个想法!

怎么也没想到,现在,她连见他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是边覃晓么?“

贺隽樊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俞菀的身体不由一凛。却没有回答。

单纯的是因为不想。

贺隽樊看着她的侧脸,低头一笑,“你喜欢他吗?“

“这和你无关。“

“和当年喜欢我一样的,喜欢他吗?“

他的声音越发轻了,但是这里就他们两个人,而且周围都安静的可怕,因此他的声音便显得格外的清晰。

“当年的我,是个傻子。“俞菀咬着牙说道,“但是现在。我已经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

贺隽樊不说话了。

他的手撑在旁边的洞壁上,抬头看着天空。

其实现在他们的状况糟糕透了。

贺隽樊活了三十几年,都没有此时这样的狼狈过。

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时候会找来,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甚至连自己是否能活下去,都不知道。

这一种什么都掌控不了,也无法预知到任何事情的感觉,真的很糟糕。

但是这糟糕中。似乎也有那么一丝丝不错的地方。

比如,此时坐在他身边的她。

重逢以来,他无数次的想要靠近她,尽管心里的声音告诉自己,他不应该靠近。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远离她。

但是,他还是没忍住。

尽管每一次,她都会用浑身的刺来逼迫他离开,但是能有那么一瞬间的靠近。他就已经满足。

更不用说,此时她居然还能和自己肩并肩的坐着。

贺隽樊没有再开口,俞菀也没再说话,两人就那样坐着,沉默的,僵硬的。

后面,俞菀又睡了过去。

这一次贺隽樊很确定,她只是累了,所以睡着了。

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覆在她的身上。

俞菀睡的很沉,甚至连贺隽樊将她的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都没有发现。

在能感觉到她的呼吸一下下的拂过自己耳边时,贺隽樊终于放了心,重新抬头看着天上。

尽管上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其实我知道,你和边覃晓已经在一起了。“他的声音很轻,“那一天晚上,我就在你的公寓下面,等了一个晚上。“

戴文给她办了庆功宴的那一天。

所有人都在祝贺她。她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自信和开心,站在人群中,和以前耀眼美丽的她,没有任何的区别。

而且,越发迷人。

在跳完了那一支舞后,他离开了现场,却是转道去了她公寓。

车子在她公寓门前一停就是一个晚上的时间。

他看见边覃晓送她上去,之后,再也没有下来。

那个时候,他的眼睛就一直盯着楼上的那一盏灯看,心中无数次想着冲上去,将门踹开。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

直到第二天,看着他们并肩从楼上下来,又一起上了车。

画面是那样的协调,温和。

“他爱你,我知道。“贺隽樊缓缓转过眼睛,看着她,“那个时候,我也想着,他是可以守护好你的,我怎么样无所谓。“

“但是俞菀,我错了,我算错了一件事情我用这辈子也挽回不了的一件事情。“

他的话说着低头,轻轻的笑了一声。

“所以,我失去了你,彻底的。“

他的话音落下。脚边突然传来了轻轻的动静。

贺隽樊的身体微微一凛,转头时,和那双在黑夜中晶亮的眼睛正好对上。

俞菀醒过来时,人是在医院里。

鼻子间是消毒水的味道,额头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疼,身体更是酸胀无比。

她眨了眨眼睛,正努力的回想自己昏睡过去之前的画面时,一道声音传来,“你醒了?“

低沉的,温和的声音。

俞菀的身体微微一凛,随即转头!

边覃晓就坐在她的床边,目光虽是温柔,眉头却紧紧的拧着。

俞菀的眼睛不由微微眯了一下,“现在是什么时间?“

“快十一点了。“

边覃晓看了一眼时间,“你睡了一天,要吃点东西吗?“

俞菀摇了摇头,撑着床坐了起来,“你今天不是竞标会吗?结束了么?“

“你还关心这件事情呢。“

边覃晓的声音很轻。

俞菀没听清。转过头,“嗯?“

“我弃权了。“

边覃晓直接回答。

俞菀的瞳孔微微一缩!

那一瞬间,她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她看着边覃晓,“你刚刚说什么?“

“我弃权了。“边覃晓又将话重复了一次。

“为什么?“俞菀直接要跳起来,但是很快的,她的脑袋一阵阵的发晕,手立即撑在了床边。

边覃晓将她扶着,“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这样的激动。“

“不是什么大事?“俞菀的眼里是一片难以置信。“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为什么要弃权?“

边覃晓不说话了。

“所以中标的是贺隽樊,是吗?“

俞菀咬了咬牙,说道。

“不是。“

边覃晓的回答让俞菀一愣,随即看向他,“不是?为什么?“

这一次就属他们两人最有可能中标,边覃晓都已经退出了,中标的不是贺隽樊是谁?

“他,也弃权了。“

俞菀的瞳孔一缩!

“你说什么?“

贺隽樊也弃权了?

不对

虽然搜救队到的时候她还在昏睡,但是那个时候她还是有一些意识的。那时,最多不过凌晨三四点,贺隽樊去参加竞标会完全有时间的,怎么可能

“他人呢?“俞菀立即看向边覃晓。

“还没醒。“

“什么意思?他怎么了?“

“他受了伤。“边覃晓深吸口气,“被毒蛇咬了。“

搜救队抵达的时间的确不晚,但到的时候,贺隽樊已经晕了过去,那条蛇已经被打死,足足有两米多长,贺隽樊手上被咬了一口,伤口不深,但是因为没有及时处理,从昨天晚上送到医院到现在,他都还没有醒。

俞菀就坐在病床上,听边覃晓说着。

“俞菀?“

边覃晓又叫了她一声,那时,俞菀才算是回过神来,看了看他。“我听见了。“

“你要去看看他么?“

“不用了,我又不是医生。“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躺了下来,盖上被子,“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他肯定不会有事的。“

她的话说完,身边的人却始终没有回答。

俞菀转头看向他,“嗯?“

“会吧,医生也说了,不会有性命危险。“

“嗯,所以没事的。“

话说完,俞菀闭上眼睛,但是很快的,她又睁开,“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我没事。“

“我就在这里守着你。“

“我没事。“

俞菀的态度坚决,边覃晓看着,只能缓缓站了起来,“我知道了,那你好好的休息。“

“嗯。“

边覃晓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出去。

林青一直在门外,看见他出来后,立即上前,“边总,您弃权的消息一传出去后,公司好多人都表示了不满。您要不要先回海城处理“

“俞菀现在还在病房里躺着,我能去哪儿?“

边覃晓的话说着,声音沉了下来,林青看着,只能将话咽了回去。

边覃晓看了他一眼后,直接转身,“贺隽樊在哪个病房?!“

裴梓宴就在贺隽樊的病房中,在看见边覃晓进来时,他的眉头顿时皱起,“边总,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贺总。“

“贺总还没醒,边总还是请回吧!“

边覃晓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点头,“嗯,看来也是这样,不过没关系,我有一句话要跟他说,你帮我转达也是一样的。“

“边总请说。“

“不要以为这一次救了俞菀她就会原谅他。当年他做的事情,现在就算是死在俞菀的面前也补偿不过!也不要想着用项目来绑架俞菀!“

话说完,边覃晓转身就要走,裴梓宴却三两步过来,挡在了边覃晓面前!

“既然边总说到了这个,我想要请求边总一件事情。“

边覃晓皱起眉头。

“您带着俞小姐走吧,永远不要出现在贺总的面前了!“

手★机★免★费★阅★读★请★访★问↑半亩方塘书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