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23章 那就拭目以待吧

第123章 那就拭目以待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宴会继续进行着。

俞菀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自然的在人群中穿梭,脸上优雅的笑容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贺隽樊是什么时候走的她不知道,她只记得后面她似乎喝醉了,脚下的高跟鞋轻轻的打颤,脚步也开始有些不稳,好在后面宾客也都纷纷告辞,俞菀就趴在桌子边休息。

轻轻的脚步声传来。

俞菀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只说道,你来了?

他没回答。

俞菀自己撑着桌子,想要站起来,但是很快的,她脚下一个踉跄,整个身体直接往前面倒去!

好在面前的人反应快,伸出手来,将她一把扶住。

俞菀笑了笑,我真没事。

我送你回去。

边覃晓的声音阴沉,话说着就要去抱她。俞菀却将他的手推开些许,不用,我可以自己走。

边覃晓的手顿时僵在原地。

俞菀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只自顾自的往前走。

她的精神好了一些,但是脚步依旧颤颤巍巍的,边覃晓在后面看了一会儿后,直接上前几步,从背后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我可以自己走。

俞菀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手更是用力的要将边覃晓的身体推开,但是,他的手很快收紧了!

他的嘴唇紧紧的抿着,样子是明显的强硬。

俞菀的头本来就疼,也没有多少力气,在尝试了几次发现没能推开后,倒也放弃了,眼睛闭上时,更是直接睡了过去。

边覃晓直接抱着她上了车。

整个过程俞菀都没有醒来,相反。睡的越发沉了,显然是对他……毫无防备。

边覃晓转头,在盯着她的侧脸看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忍不住的,缓缓上前。

经过一个晚上的时间,她的口红已经被蹭掉了大半,此时嘴唇微微张着,呼吸均匀。

在两人的嘴唇只剩下零点零几的距离时,边覃晓到底还是停了下来。只看着她。

俞菀依旧没有转醒的迹象。

他也知道,她是不会醒的。

但是最后,他只低笑了一声,帮她将安全带系上后,发动车子。

……

俞菀醒过来时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要炸开一样的疼痛,喉咙也是一片干涩。

这宿醉的滋味她早已习惯,正要去弄点水喝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你醒了?

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随即抬头!

边覃晓已经将手上的蜂蜜水递给她,喝了吧。

你……昨晚没走?

嗯,我在客厅睡的。

抱歉,麻烦你了。

俞菀的话让边覃晓脸上的表情一僵,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嗯了一声,转身,我做了早饭,收拾好出来吃吧。

话说完,他直接走了出去。

俞菀也没再说什么,换了身衣服还化了个妆,磨磨蹭蹭将近一个小时后才走了出去。

她原本以为边覃晓应该先走了,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还在外面等着。

看见她出来后他也没说什么,转身将碗里的粥放入了微波炉。

你……不用等我的。俞菀微微皱起眉头。

我今天要出差。边覃晓背对着她,说道,可能要一周的时间。

去哪儿?

东城。

哦。

俞菀低头喝着蜂蜜水,心不在焉的。

贺隽樊可能也会在那边。

他这突然的一句话让俞菀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看向他,你跟我说做什么?

没什么,闲聊罢了。

边覃晓的话说着,微波炉的东西也已经好了,他平静的取了出来,放在俞菀的面前。

俞菀也没再说什么,低头开始吃饭。

你一个人在这边,没问题吧?

我能有什么问题?俞菀的话说着,笑了一声,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不用这样照顾我的。

如果你真的是小孩就好了。他垂下眼睛,低声说道,那样至少,我可以直接将你带走。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俞菀却是听的清楚。

她直接站了起来,我吃饱了,今天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这些东西你也不用收拾,吃完直接帮我将门关上就好了。

我送你去上班吧。

边覃晓很快也站了起来。俞菀原本是想要拒绝的,但是顿了顿后,到底还是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车子开出小区的时候,俞菀的眼角似乎看见了一辆熟悉的车子,她立即转头,但是那个时候边覃晓已经转了弯,那辆车子很快消失不见。

怎么了?

他的声音传来。

俞菀回过神,朝他一笑,没什么。

……

昨晚晚上的宴会很顺利,今天的新闻也都报道了这件事情,只是俞菀和贺隽樊的那个插曲却没有出现,俞菀不知道是不是贺隽樊压下去的,她也不关心。

边覃晓说的东城的项目她也看见了新闻,是和东城政府合作开发的一个新小区,这小区囊括了学校,医院,体育馆等,耗资巨大,却也绝对是个香饽饽,除去永年和边氏,其他好几个公司都加入了竞标队伍。

贺隽樊和边覃晓都亲自带着自己的团队去了东城,由于当年边覃晓在东城的项目已经竣工,上面的人也十分满意,因此这一次边氏中标的概率算是最大,现在就已经有人开始和边覃晓寻求合作,想要抢在最早的时候,分到一杯羹。

正好那个时候,海城附近的好几个购物广场朝俞菀抛来了橄榄枝,想要让戴夫人品牌入驻。

这是一个扩展业务的好机会,那几天俞菀都在忙着和人开会洽谈,对于东城的事情也没有再关注。

边覃晓的电话过来时,俞菀刚刚从公司离开,正好抵达停车场。

俞菀。

边覃晓的声音很轻,其中似乎带了几分……低落。

俞菀一愣,怎么了?

我想……你能来东城一趟么?

俞菀的眉头微微皱起,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好,我现在就订机票。

挂了电话后,俞菀便直接定了机票,毫不犹豫的。

不为什么,虽然她和边覃晓只是交易的关系,但是他也帮了自己很多,边覃晓也不是一个会随便开口的人,既然他这么说了,俞菀自然是要去。

正好凌晨有一班飞机。俞菀抵达的时候,是凌晨四点。

她给边覃晓打了电话,但是,无人接听。

俞菀的眉头不由皱紧了,还想要再打的时候,边覃晓的特助林青给她打了电话。

俞小姐?

边总呢?他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俞菀的话说完,那边的人明显沉默了一下,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边总在医院。

……

边覃晓是在酒店的房间被林青送到医院的。

酒精中毒。

林青说了,他进去的时候,边覃晓的房间里几乎都是空酒瓶,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因为什么事情。

推算一下时间,他打给俞菀的时候,神志应该还是清醒的,是之前发生了什么还是其他,俞菀也不知道。

也有可能是这一次的项目边总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林青站在旁边,缓缓说道。

俞菀一愣,看向他,嗯?

边总……太想要赢了。

林青说的很隐晦,也没有当着俞菀的面说什么,但是俞菀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边覃晓想要赢的……远远不是项目。

俞菀很快恢复了平静,我在这里守着就好了,你先回去吧。

是。

林青也没说什么,直接转身,在要走出病房的时候,他的脚步又再一次停了下来,转头,俞小姐,我可以提一个请求吗?

什么?

对我们边总好一点,可以吗?

俞菀一愣。

林青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朝俞菀鞠了个躬后,走了出去。

俞菀坐在那里没动,在过了一会儿后,她的眼睛才缓缓的回到了床上的人身上。

她又不是傻子。自然可以感觉到边覃晓对她的感情。

但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才一次次的跟他划清界限,本来这一次婚约的事情她也是不同意的,她觉得凭借自己的能力,假以时日完全可以让公司的人接纳自己,不需要凭借和边覃晓的婚约。

更加重要的是,她不想要给边覃晓多余的希望。

那种燃起希望,又一脚踩空的滋味,俞菀知道很痛苦。

但是边覃晓坚持。而且他也说了,他需要一桩婚姻来排除其他的烦恼,而且,戴文也要求她这样做,所以最后,俞菀还是服软了。

就算是这样,俞菀也依旧和他保持着距离,在她看来,算是安全的距离。

她以为这样……他就能不受到伤害了。

现在看来,她还是错了。

其实俞菀不是没有想过,或许好好的和他在一起,接受他的感情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但是,她做不到。

她无法回应他的任何感情。

她将自己一生的爱情都捧给了另外一个人。

而那些感情到最后,却成为了将她自己焚尽的火焰,她也再也无法……爱上任何的人,甚至连回应,都没有办法做到。

所以。她只能不断的拒绝他。

俞菀就在边覃晓的床边坐了一个晚上的时间。

第二天他的眼睛刚睁开的时候俞菀便察觉到了,你还好吧?胃会不会不舒服?

一个晚上没有开口,俞菀的声音到底还是有些嘶哑,边覃晓听见的时候时候先是一愣,然后转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俞菀。

俞……俞菀?

是我。俞菀看了看时间,我去帮你叫医生吧!

话说完,她转身就要走,边覃晓却想也不想的将她的手攥住!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抱歉。

边覃晓很快意识到了不妥,立即将手松开,我就是……有点蒙,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给我打的电话,你忘了么?

边覃晓的眼里是明显的茫然。

俞菀也没再说什么,再一次转身,我去叫医生。

这一次,他没有拦着她了。

边覃晓只是轻微的酒精中毒,休息了一个晚上后精神便好了许多,加上项目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碌。因此当天边覃晓就要求出院。

林青的眉头紧皱,却也知道自己劝不了,只能看向俞菀。

那就出院吧。俞菀答应的倒是爽快。

俞小姐……

不过我这两天就在这边好了,听说,你都没有按时吃饭对吗?

林青。边覃晓很快看向了另一边的人。

你别怪他。俞菀的话说着,帮他将外套拿了过来,是医生告诉我的,要不是因为你胃不好,这一次也不至于被直接送到医院来。

边覃晓皱着眉头,我没事。

有没有事是医生说了算。俞菀看着他,反正我公司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陪你两天吧,等你项目的事情告一段落我再回去。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不说话了,看着她。

怎么?

没。边覃晓低头一笑,就是觉得有些……不大相信,总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边覃晓。俞菀深吸口气,你是我的朋友。

朋友……

在听见这两个字时,他脸上的表情不由微微一僵,但是很快的,又恢复了平静,嗯,回去吧。

……

这一次的项目浩大,地皮是政府亲自划出来的,因此所有的竞标公司都选择了在工地附近住下,就为了能够根据现场随时调整项目计划。

因此附近的酒店几乎都是爆满的状态,自然的,也有和竞争对手在电梯里遇见的几率。

俞菀不知道贺隽樊是不是也住在这里,她也不关心。

边覃晓住的是套房,俞菀犹豫了一会儿后,最后还是决定和他分开住,就在他隔壁的房间。

边覃晓也没说什么,安排她入住后便直接去了会议室开会。

其实俞菀公司也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从早上到现在秘书已经给自己打了无数个电话,房间里的信号又不好,俞菀只能走到外面接。

东城的气温比海城的要低。入夜后冷风一吹,俞菀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又懒得回房间拿外套,干脆就站在外面打完了电话。

虽然这两年东城的发展很迅速,但是比起海城或者北城便逊色了许多,他们住的又是在工地附近,一眼看过去,几乎就没有亮着的灯火。

俞菀看着,突然很想要抽烟。

在裤子的口袋里她倒是摸到了一包烟。正好有个服务生经过她便直接跟他借了火。

酒店的走廊是安静的一片,俞菀就趴在栏杆上,刚抽了一口时,一只手突然从后面伸过来,紧接着,她手上的香烟被直接掐灭!

俞菀被吓了一跳,猛地转头时,却发现贺隽樊正站在自己面前,脸色阴沉的!

你这是做什么?

俞菀的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

不许抽烟。

他的话说完。俞菀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看着他,咬牙切齿的,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贺隽樊的脸色似乎更加难看了,眼睛盯着她,却是一言不发的。

俞菀懒得和他说,直接转身。

但是下一刻,他的手却从后面过来,将她的手臂一把抓住!

你有病吧?

俞菀想也不想的将他的手甩开!

也是在那个时候。贺隽樊发现了她手臂上的……一道疤痕。

从左手手腕处一直延伸到臂弯,弯弯曲曲的,丑陋至极。

前两次见面贺隽樊从来没有见过,想来,应该是那个时候她化妆盖住了。

你的手怎么了?什么时候受的伤?

他的话说着,还想要上前,俞菀却一把将他推开!

关你屁事!你离我远点!

她的力气很大,贺隽樊被她推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后,这才算是站稳了。

俞菀却没有再看他,直接转身就走!

贺隽樊的身体一顿,下一刻,他便直接跟在了她的身后。

俞菀自然是感觉到了,脚步很快停下,转头,你跟着我做什么?

他没说话。

我说了,离、我、远、点!

我就住在前面。他终于回答了一声,脸色也恢复了平静。

俞菀一愣,也没再说什么,转身继续走。

在她抵达她房门口,正要开门进去的时候,他的声音传来,你那伤口,是在狱中受伤的么?

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一会儿后,她笑了一声,你还关心这个么?这不是拜你所赐?

是有人欺负你么?

不,是有人想要我死。俞菀笑了笑,转身看着他,这个人,不就是你吗贺隽樊?

他又不说话了,但是那垂在身边的手明显握紧起来,手背甚至额头上,都是暴起的青筋!

俞菀不知道他是生气还是恼怒,她也不关心。

但是很抱歉贺隽樊,我没死,让你失望了!

话说完,她直接转了一下门把,在她要开门进去的时候,他的声音再一次从背后传来,我知道你这一次回来想要做什么,但是就凭一个戴文和边覃晓想要将我扳倒,俞菀,你怕也是失望了。

俞菀的动作一僵,却没有回头,那就拭目以待吧!

她的话音落下时,手也直接将房门甩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