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17章 全部还清

第117章 全部还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海城,永年大厦。

距离俞菀审判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申请上诉的期限是十天的时间,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消息,加上当天俞菀在法庭的表现,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她不会上诉了。

俞菀的事一落定,永年盯着贺隽樊看的目光也用算是松懈了一些,毕竟贺隽樊的能力不容小觑,而且西城的项目已经成为定局,这个时候处置贺隽樊,只会让永年的状况更加糟糕。

因此,本该是在风口浪尖的贺隽樊反而相安无事。

而当天贺隽樊在法庭上揭露的韩重和大华银行的事也很快审查清楚,大华银行的林行长以及韩重都被一并带走,贺隽樊趁此机会收购了大量韩氏的股票,不管韩重最后会不会被定刑。等到他出来的时候,整个商场必定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就此所有人也能看出,贺隽樊的生活并没有因为俞菀的事有任何的影响,甚至该说,越发的顺利。

他想要做的事,也都按照计划顺利完成,有幸运也有实力,但似乎也有几分可怕!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随着俞菀上诉期限结束,所有的日子也都会恢复平静的时候,法院却传来了消息,俞菀递交了上诉申请!

并且主张无罪释放!

消息很快传到了永年总经办。

裴梓宴一边说着,眼睛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贺隽樊,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始终没有什么变化。

“贺总?“

听见声音,贺隽樊这才抬起头来看他。“我知道了。“

“赵律师刚刚打了电话过来,问该怎么做“

“让他把我之前交给他的证据交给警方。“

贺隽樊说的证据,是关于韩重的。

这和俞菀的案子有什么关系?

“只要证明了韩重和俞菀之间的关系不和,他们勾结没有可能性,就够了。“

“这不是在帮俞菀么?“

裴梓宴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贺隽樊的手指一僵,眼睛也缓缓看向他,“怎么,连你也觉得。我是在逼俞菀认罪么?“

贺隽樊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裴梓宴愣住。

那瞬间,他也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贺隽樊那天为什么会出庭,为什么会当着俞菀的面提起韩重的事情,不是在逼她认罪,而是在逼她死心!

俞菀如今主张无罪,永年的事却始终需要有人承担责任,不是俞菀自然就是他自己!

想到这里,裴梓宴的脸色顿时变了。“贺总!你不能这么做!“

“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

裴梓宴不说话了,贺隽樊看出了他在想什么,眯起眼睛,“梓宴,你还记得我上一次跟你说的话吗?“

贺隽樊这冷不防的一句话让裴梓宴的脸色微微一变,“贺总,您的意思是“

“不要再违抗我的意思,懂么?“

贺隽樊的声音冷到了极点。

就算是裴梓宴听着。脸色也不由微微一变。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低声应了,“我知道了。“

赵景乾这段时间也在海城。

在听了裴梓宴的话后,他只平静的点头,“我知道了。“

看着他那样子,裴梓宴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赵律师,你听懂了贺总的意思么?“

“听懂了,你让他放心吧。“

赵景乾的话说完后却发现面前的人还是一动不动,显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扬了一下眉头“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赵律师不可能不知道贺总想要做什么吧?“

“知道。“

赵景乾的话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自己桌子上的文件,漫不经心的样子就好像是这件事情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裴梓宴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知道你还打算按照他说的去做!?“

“要不呢?“赵景乾也皱了皱眉头,“你让我违抗贺总?这事情我可做不来。“

“所以呢?你要眼睁睁看着贺总入狱?“

裴梓宴的话让赵景乾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抬起头来。“可能贺总觉得这样更好呢?你也知道,俞菀对他来说“

“那智和怎么办?永年怎么办?真的判刑的话,少说也需要两年以上!你觉得两年以后,世界还能是这样吗?贺正辉会放过他?还有其他人,你觉得之后,贺总的处境会如何?还有,贺总做这么多无非就是为了俞小姐,到那个时候,他谁都护不了!“

赵景乾不说话了。

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裴梓宴还想要说什么,赵景乾又突然笑了一声。

莫名的笑容让裴梓宴不由一愣,随即,眉头皱的更加紧了起来,“你笑什么?“

“我笑我们贺总真的是将你想的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赵景乾的话说着,扬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就在你来之前,贺总已经亲自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按照他吩咐的去做。“

裴梓宴的嘴唇顿时抿了起来!

“看来,他现在也不是很信任你了,要是知道你又来跟我说这么一番话,肯定会一脚将你直接踹出去。“

“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做?“裴梓宴定定的看着赵景乾。

赵景乾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眼睛垂下,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赵律师!“

“我听见了。“赵景乾的眉头皱起,看了看他后,叹了口气。“算了,以后贺隽樊要是将我们两个都杀了,我们死在一起,好在有个伴儿。“

俞菀提起上诉后,法院很快受理了,并且和韩重的案子决定合并审理。

但是和俞菀的不同,韩重的证据确凿,而且韩氏涉嫌的不仅仅是违法交易,虽然警方没有对外公布具体的其他罪名是什么,但是按照事情的严重性,应该和严禁的那东西脱不了关系。

因此合并,只是为了从韩重这边参考俞菀刑期的量度。

转眼间,又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

随着几场秋雨的降临,海城也正式进入了初冬。

二审时,贺隽樊没有再出现。

和上一次不一样,因为案子的影响太大,上一次俞菀当场认罪的新闻在两城间更是炸开一样的讨论度,因此这一次法庭允许了记者进入,一大早开始,法庭中就挤满了人。

俞菀出来的时候,闪光灯更是不断!

俞菀的脸色比上一次好了一些,腰板依旧挺得笔直,在被带到被告席后,她抬起头来。

对面。是见到了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的韩重。

他的头发白了大半,身体也摇摇欲坠,在看见自己的时候,眼中的冷冽和仇恨却丝毫不减。

俞菀看了一眼后就直接转开眼睛。

虽然贺隽樊没有到场,但是赵景乾倒是准时到了,作为原告律师。

“现在,关于永年非法交易案子正是开庭二审!现在,有请被告律师率先发言!“

“是。“张律师立即站了起来。“我代表我的委托人,被告人俞小姐陈述以下事实,第一,俞小姐对担任永年法人一事毫不知情,目前除了几份法人变更书之外也没有其他的证据,所以我们怀疑,有人利用了身份便宜,陷害我委托人;第二。关于原告控诉的我委托人和嫌疑人韩某的交易没有任何的证据,相反,我委托人和韩某的关系极其恶劣,这是我委托人在三个月前和韩某在一起时的验伤报告“

比起上一次来,张律师这一次从容不迫许多,字字清晰。

“由此可以看出,我委托人和韩某的关系恶劣,就是和平相处都不可能。更不用说共同犯罪!“

法官很快看完了证据,这才看向赵景乾,“原告律师有什么想说的?“

“关于法人的这件事情,我这里有另外一份文件,是在当初我委托人贺先生和被告的离婚协议,我委托人将名下所有的公司股份产权都转给了被告,当初法人变更也是一同变更的,法官可以看一下时间。和当初的法人变更时间无异。“

“但是我委托人并没有签名同意!“

“变更文件上可是被告的笔迹,张律师没有看见吗?“

“那是有人伪造的签名!“

“那可是检察院审核后盖章确认的。“

“你怎么又扯到检察院了?“

“肃静!“

法官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双方只能都安静下来,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

“先请证人吧。“

证人!?

在听见这句话时,张律师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眼睛看向旁边的边覃晓。

后者的眉头也顿时皱起!

俞菀缓缓抬起眼睛,看向那边的小门。

很快的,那人被带了出来。

却是韩明溪!

她的头发剪短了。身上穿着白色的毛衣,脸色平静。

“证人,请陈述。“

听见法官的声音,韩明溪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了看场上的人后,开口,“我是韩重的女儿,韩明溪,我可以证明俞菀就是和我父亲一起勾结做的交易!“

韩明溪的话一出,原本俞菀这边已经转好的形势顿时消失!

“你有证据么?“

“没没有,那段时间我不在家里,但是我知道他们两个一直都有私情!“

韩明溪的话音落下,整个法庭都直接炸了!

私情的意思是他们两个,有染!?

所以说,贺隽樊之前会这样针对韩重,这一次甚至将韩重直接送入监狱是因为这件事情!?

而他之所以会不管俞菀,甚至将她闭上绝路,也是因为俞菀给他戴了绿帽子!?

现场的人根本控制不住,如果不是因为前面有栏杆还有警察围着,那些记者可能已经冲上去,将镜头和话筒都怼在俞菀脸上了!

俞菀的脸色明显苍白了几分,身体更是剧烈的颤抖着!

边覃晓坐在最前面,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他直接站了起来,“休庭!将俞菀先带下去!“

边覃晓忘不了那个时候韩重是怎么将俞菀折磨到失去神智的。现在还是在众人的眼前,她怎么可能承受得住!

“肃静,肃静!“

法官拼命的敲着法槌,却没有丝毫的作用,他正想要喊休庭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韩明溪,你确定要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么?“

那不轻不重的声音不是来自于任何人,而是俞菀!

所有人的眼睛纷纷看向了她!

一时间,他们也都安静了下来,等着俞菀的下文。

边覃晓的牙齿紧紧的咬着,“张律师,将俞菀先带下去!“

张律师随即上前,正要上前时,俞菀却是摇摇头。

极其平静的!

在听见俞菀的话后,在场的人瞬间安静下来。法官也没有继续要求休庭,只看向俞菀,“被告人有什么想说的?“

“证人说,我和韩重有私情是吗?“俞菀说着,低头一笑,说道,“其实你们也都知道,他虽然是我名义上的父亲。但是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所以呢?

她这是要承认的意思吗?!

所有人纷纷将镜头对准了俞菀,有的甚至已经将新闻标题都已经写好了。

豪门的乱L之恋,怎么可能不劲爆!

“十四岁那一年,我亲生父亲去世,不久后,我母亲和韩重相识,结婚。“俞菀的声音轻轻。娓娓道来,就好像是在讲一个故事一样。

“那时,我也将他当做了我的长辈,和他相处,直到十五岁那一年,他意图强暴我。“

俞菀的声音落下,在场的人再一次炸开。

十五岁!?

那可还是未成年!

“你胡说!“韩明溪尖锐的声音传来,“明明就是你在那个时候勾引了我的父亲!你不想要承认,现在居然还将所有的罪名推给了他!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证人冷静,被告人,继续说!“

法官的声音传来。

“当天晚上我便逃了出来,到了海城“

俞菀的声音始终保持如一的平静,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一样。

边覃晓在下面看着,手上的拳头却直接被他掐出血来!

虽然他知道那段时间俞菀遭到了非人的待遇,但是他从来不知道她过去遭遇了那些!

十五岁!

被自己当做长辈的人这样对待,边覃晓都不敢想象当时的她。该是怎么样的绝望!

他都不敢想象,此时表面上平静的她心里是什么样的锥心刺骨!

“所以,我和韩重不可能有任何的私情,让我和他这样的人牵扯上关系,我宁愿去死。“

终于,俞菀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法官平复了一下心情后,看向一边的韩重,“嫌疑人韩某,你有什么想要辩驳的吗?“

原本落在俞菀身上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了韩重。

后者的身体仿佛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仿佛会随时倒下去一样。

“韩某!“

法官的声音再度传来,韩重终于开了口,“是真的。“

法庭上是一片平静。

“禽兽啊“终于,有人说了一句。

“就是!“

很快的,有人附和,紧接着,所有人都说开!

“这样的人就应该死刑!“

“对,千刀万剐!“

“他就不配还活着!“

这一次,法官也镇不住了,还有人直接冲了上去,不知道是要给韩重拍照还是要做什么,被警察给拦了下来!

法官不得不宣布休庭。

边覃晓去了后方看俞菀。

张律师也在里面,眉头紧紧地皱着,一言不发。

俞菀则是垂着眼睛,里面的情绪边覃晓看不见。

“俞菀“

听见声音。俞菀终于抬起头来,看了看他后,嗯了一声。

“你还好么?“

半天,边覃晓也只说了这么一句。

“我没事。“

“其实你刚刚不用说那些事情也可以的。“边覃晓深吸口气,说道,“有那份验伤报告就够了,其他的张律师会帮你,毕竟你是女人,就算现在那些人义愤填膺的都觉得是韩重做错了,但是以后时间一长,对你的声誉,很不好。“

“你觉得到现在,我还在乎这个吗?“俞菀低头一笑,“而且,说出来了也挺好的,这个噩梦缠绕我已经十一年的时间了。也该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俞菀表现的坦然,边覃晓也没有再说什么,伸出的手在挣扎了半天后,到底还是平静的落在身侧。

一个小时的休庭后,案子终于重新开始审理。

目前和韩重的勾结基本可以排除,但是永年参与了非法交易是事实,目前案子主要围绕的,还是关于俞菀刑期的审判。

张律师还是主张无罪,但是他说俞菀并不知情法人变更没有任何的证据,因此最后判决结果为,韩重被判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权利终身,大华银行前任行长有期徒刑十二年。

因俞菀并没有在永年中任职,可判定没有直接参与交易,只因法人身份监督不足,被判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一年。

在两城一个多月的热烈讨论中,这个案子,算是告了一段落。

边覃晓原本还想要上诉的,但是,俞菀阻止了他。

“就算只是坐一年的时间,对你也是冤枉!“边覃晓沉着声音说道。

“一年时间就当是我还给贺隽樊的了。“俞菀抬起头来,定定的说道,“一年后,我欠他的全部还清,而他欠我的我也该讨回来了!“

手★机★免★费★阅★读★请★访★问↑半亩方塘书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