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15章 替罪羔羊

第115章 替罪羔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贺总不会来了。“

赵景乾轻轻的一句话,让俞菀的脸色更加紧绷了几分,“什么意思?“

“而且目前的状况,警方也不会让你们两个见面的,所以“

“我问你是什么意思?他想送我去死,却连来见我一面都不愿意是吗!?“

俞菀的声音极其冷静,眸光却冷到了极点,双手紧握成拳头,手指的关节都已经是苍白色的一片!

“俞菀,这件事情很复杂,而且这件事情说起来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尽管你是法人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但是只要我帮你辩护的话,肯定可以“

“你现在的意思是,我还得感谢他对我手下留情是吗?“

俞菀再一次将他的话打断。

赵景乾不说话了。

俞菀看着他的样子,脸上的笑容不由更深了几分,“嗯,看来你还真是这样想的。“

“俞菀。我今天来是想要跟你谈一下案子的辩护,检察院那边的核对很快就会完成,案件移交给法院后“

“你走吧。“

俞菀的话让赵景乾一愣,“什么?“

“我叫你走!“

俞菀的声音突然尖锐了起来,后面的人立即上前来,将她一把按住!

赵景乾看着,原本想要说的话只能一点点的咽了回去。

“我知道了,我过两天再来看你。“

话说完,他起身离开。

俞菀没有说话,眼睛紧紧的看着他的背影,拳头紧握的!

“起来。“

粗暴的声音传来,俞菀这才意识到自己坐在那里已经好一会儿,看了看眼前的人后,缓缓起身。

她的身体都在颤抖着,肩膀不断的抖动,旁边的人看着,冷漠的脸上也有了一些温度,皱起眉头。“你没事吧?“

俞菀看向他,还没回答时,整个身体已经一晃,然后,直直的倒了下去!

永年的事还在不断地发酵,俞菀在婚礼当天被带走的照片挂在头条好几天的时间都没有消失,至于贺隽樊,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

俞菀之前虽然曾是贺隽樊的得力助手,但是自从和贺隽樊结婚之后就告别了职场。永年更是从来没有进去过,这一次法人的事情不乏有人大胆猜测,俞菀不过是一个顶罪的,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贺隽樊,他和俞菀结婚,打从一开始就是想好了让俞菀做替死鬼!

当然了,虽然贺隽樊现在还没有露过面,但是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乱说话,网上不断渲染的。也仅仅是俞菀的事。

贺隽樊不出现,永年又传出了另一个消息。

之前贺隽樊亲自带领拿下的西城的项目投资方已经决定撤资,而且上面的人已经决定,更改西城项目的主办方,重新招标。

这个消息一出来,永年的股东和董事会的人顿时都坐不住了。

之前的事情本来就让永年的股票连续几天是跌停的状态,但是毕竟最关键的人在于俞菀,股票的波动对他们的损失也不算严重,俞菀对他们更是无关紧要。因此,他们也都不关心。

但是这一次的事情就不一样了,西城的项目算是近年来利益最可观的一个项目,现在被上面的人撤除,利益分不到手不说,这两年可能都别想竞争和上面合作的项目,其他人怎么可能不恼怒?

因此,不少人纷纷请求,尽快落实调查的事情,如果真的是俞菀的责任,就应该将她判刑入狱!

而那时,失踪许久的贺隽樊,终于重新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媒体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纷纷堵在了智和门口,在贺隽樊下车的时候,所有的人全部一拥而上!

那些镜头和话筒差点直接怼在了贺隽樊的脸上,声音更是一波高过一波。

“贺总,关于这一次洗钱案的事情您有什么想说的?“

“贺总。那是您的妻子,这些天你却从未露面,是否在想尽办法挽救?“

“贺总,永年做的这些勾当是真的吗?“

面对询问,贺隽樊的脸上始终保持如一的平静。

他身上穿着青灰色的西服,白色的衬衣,衣服的每一个褶皱依旧挺括整齐,刘海梳了上去,深邃的眼眸如同一汪看不见的潭水,薄唇紧抿,样子冷漠至极!

他的脚步始终没有停,眼眸甚至连多看旁边的人一眼都没有。

“贺总,听说这一次的事情俞菀是无辜的,她不过是当了你们贺家的替死鬼是吗?“

一道声音传来。

贺隽樊原本往前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所有人甚至都纷纷看向了那个提问的人,无比震惊!

虽然这件事情这段时间都已经传疯了,也有人觉得这是更有可能,但是当着贺隽樊的面问出来,在场的人可都没有这个胆量!

贺隽樊也缓缓转过头看他。

对上他的眼睛,那记者也不免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拿着话筒的手也在轻轻的颤抖着。

就在场面几乎降为冰点的时候,贺隽樊缓缓张口,说道,“这件事情,是俞菀咎由自取。“

他的声音还是平静,冷漠!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而那个时候,贺隽樊已经转身。快步进入智和大厦!

裴梓宴跟在他的身后,那些记者原本还想要跟着的,但是很快的,那些保安和保镖都将他们拦在了门外!

裴梓宴跟着贺隽樊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时候,贺隽樊紧绷的身体明显晃了一下!

裴梓宴立即伸出手,本来是想要扶着贺隽樊的,但是很快的,贺隽樊扬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贺总,要不要联系医生“

“我没事。“贺隽樊的声音低沉,“警局那边有消息吗?“

“俞小姐这两天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精神还是不大好,听说她一直想要见您。“

贺隽樊不说话了。

裴梓宴咬咬牙,“贺总,要不您还是去见见她吧“

“见了,能改变什么吗?“贺隽樊轻笑了一声,“对面前的局势没有任何的改变,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见?“

“但是“

“别说了。“贺隽樊缓缓直起身体,眼睛看向前方,“我知道,她会恨我,梓宴,我和她这一次算是彻底完了。“

贺隽樊从头到尾就只回答了那么一个问题,但是很快的,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贺隽樊之前一直都没有出现也没有回应。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是在寻找机会和证据帮俞菀翻身,怎么也没想到,他现身回应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说俞菀咎由自取!

既然如此,事情就很明了了,贺隽樊没想过要保俞菀。

甚至该说,之前人推断的,俞菀是替罪羔羊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

如果不是这样。贺隽樊怎么可能如此回应?

在这之前,他可是要给俞菀一个盛世婚礼的人!

新闻在网上炸开,边覃晓更是第一个知道了消息。

他的手紧紧的握着,脸色更是铁青的一片!

才叔和其他股东对警方施压,就是为了逼迫贺隽樊出面,他也真的出现了不错,却不想,他居然会是这样的回答!

“边总。“

身边的人小心的说了声,“关于西城项目的会议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

“取消。“

边覃晓的话说着,直接站了起来,“给我车钥匙。“

边覃晓的话让对面的助理脸色顿时变了,“边总,您这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边覃晓的眼睛已经沉下,他也不好再说什么,缓缓将车钥匙交出。

边覃晓拿了就走。

他直接开车去了智和。

此时还有不少不死心的记者守在门口,在看见边覃晓下车时。在场的人不由一愣,当有一个人上前时,其他人纷纷跟着上前!

“边总此时出现在这里是否为了西城的项目来?“

“听说这一次上面最属意边氏接管西城的项目,是真的吗?“

“这一次永年的事情对边氏会有什么影响吗?“

他们的镜头和话筒也都往边覃晓面前凑,边覃晓始终没有回答,脸色更是紧绷的难看,比起刚刚贺隽樊的,更甚。

很快的,他穿过人潮。直接进入了大厦,直上顶层。

任琦就在外面的秘书室,在看见边覃晓过来时,她先是一愣,随即拦在了边覃晓面前。

“边总,您这是“

“我要见贺隽樊。“边覃晓的脸色很难看。

“抱歉边总,贺总现在还在开会,恐怕没时间“

“你给我让开!“

边覃晓的话说着,将任琦一把推开。脚更是将贺隽樊的办公室门已经一脚踹开!

贺隽樊正在进行着视频会议,在听见这声音时,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抬头。

站在他身后的裴梓宴率先上前,“边总,请您先出去“

“我现在就要和贺隽樊谈话!“

“贺总现在还在会议“

“梓宴,你出去吧。“

贺隽樊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裴梓宴的身体不由一震,转头时,贺隽樊已经将电脑合上,眼睛看向边覃晓。

裴梓宴看着,只能将自己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在看着裴梓宴出去将门关上后,边覃晓这才走到贺隽樊的面前,“贺隽樊,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

“边总指的是什么?“贺隽樊的样子依旧平静。

“你觉得我说的是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俞菀?她做错了什么你们贺家要这么对待她!?所以说,你当初非要她跟你一起回来,做了那么多出戏让她留下来就是为了今天是吗?为了今天让她代替你坐牢,代替你去死!?“

边覃晓的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看着贺隽樊的眼睛更好像是要将他整个人撕碎一样!

贺隽樊看了他许久,低头,轻笑了一声,“你现在,是在质问我吗?“

“怎么,你觉得我没有资格?我要是知道今天的话,当初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她跟你回来!“

“这件事情,不是你妹妹的杰作么?“贺隽樊抬起眼睛来看他,“你真以为我不知道?永年的那些勾当。是你妹妹的人做的吧?为了将我弄垮,好让她的孩子上位?边覃晓,这里面,是不是也有你的一部分?“

贺隽樊的嘴角还挂着笑容,但是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边覃晓看着,身体不由一震!

贺隽樊看在眼里,还是笑,“我说对了,是吗?“

“我没有。“边覃晓深吸口气,“而且,这件事情和亚宁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是你的父亲策划的!如果当初你的态度能稍软一些,不将亚宁和隽先逼迫到那个地步的话,你父亲可能也不会这样做!“

“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全都是我的错,对吗?“贺隽樊眯起眼睛,“之前。我是打算让边亚宁的孩子进入永年的,她想要的贺家的地位,我也可以给她,但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她根本就不配!“

“我现在跟你说的是俞菀的事情!“

“她现在会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妹妹?!“

“但是你也不应该让她顶罪!“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让我抗下这一切?我又凭什么?“

贺隽樊的话让边覃晓无言以对。

他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睛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边覃晓这才算是回过神来。“所以说,两个月前你就知道了所以才变更了法人的身份,对吗?“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有!你就是想要让俞菀给你顶罪!打从一开始!“

“让俞菀顶罪的人是边亚宁!边覃晓,你在指责我之前,先去问问你妹妹做了什么事情!“

“那是你父亲的安排!“

“如果不是边亚宁,他会这样做吗!?“

贺隽樊也站了起来,隔着桌子,两个男人面对面的站着。眼睛都死死的盯着对方看!

一会儿后,边覃晓率先后退了一步,笑,“好,看来你是不打算管俞菀了对吗?好,既然如此贺隽樊,从现在开始,你和俞菀就不再有任何的关系,以后,我来护着她!“

话说完,边覃晓直接转身!

贺隽樊看着他的背影,嘴唇紧紧的抿着,双手紧握!

边覃晓没有等他回答,走出去后,将门狠狠甩上!

裴梓宴一直都在门外等着,在看见边覃晓出去后,他立即进去。

贺隽樊还是站在桌边,手撑着桌面。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

裴梓宴连忙上前!

“贺总,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贺隽樊将他的话打断,“让赵景乾来见我。“

在贺隽樊对俞菀的事情做出回应的第三天,北城下了一场雨。

绵绵的细雨让北城的气温骤降,一夜入秋。

赵景乾又来见过俞菀两次。

但是俞菀都拒绝了他的见面。

对于案件的进展,她似乎也并不关心。

直到她入狱后的第十天,警方传来消息,检察院已经将所有的证据审核完毕,其中永年涉及非法交易的金额达到了三十个亿,如此惊人的数目,如果确定为俞菀所做的话,足以判刑二十年以上!

这些还是他们帮俞菀普及的,因为俞菀对此好像毫不关心,他们不得不提醒她。

但是就算说了,俞菀也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好像这件事情,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永年毕竟还是在海城,因此在检察院审核完毕后,俞菀被移交给了海城警方,也会在那里的法院进行开庭审理。

因为案件重大,还是以专机运送她抵达海城。

开庭的日子,定在了月底,此时距离还有,五天。

赵景乾来找过她,边覃晓也派了律师过来,但是俞菀一律都不见。

这对她很不利。

俞菀显然也是知道的,但是,她似乎并不在乎。

她不愿意见。其他人也没有办法。

贺隽樊没有再让赵景乾过来,边覃晓倒是没有放弃,每天都让自己的律师过来,一直到,开庭的那天。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加上贺家是海城豪门中的豪门,娱乐圈的那点事情比起豪门圈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媒体早早就守在了法院门口,能有一点门路的更是直接进入了法庭。

此时,海城最大的法院中已经坐满了人,纷纷议论着。

边覃晓坐在最前端,眉头紧皱,脸色冷峻。

而贺隽樊,并没有到场。

很快的,陪审团和法官入座。

现场终于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秉着呼吸看着前方。

“现在,正式开庭审理永年集团非法交易一案,请被告人!“

法官的声音落下。旁边的小门顿时打开,所有人的目光更是齐刷刷的看了过去。

紧接着,一个女人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她的长发盘了起来,身上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服,眼睛垂下。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五官也依旧精致,腰板挺直,表情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

“被告人俞菀,二十六岁,永年集团现法人代表“

旁边的人介绍着的时候,俞菀已经被带到了被告席。

如果不是因为现场禁止拍照,此时闪光灯必定疯狂!

“现在,请原告。“法官的声音继续传来。

“原告人,贺隽樊,三十三岁,永年集团现任总经理“

听见声音,俞菀原本挺直的身板明显一震,随即抬起头来!

手★机★免★费★阅★读★请★访★问↑半亩方塘书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