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14章 这也是你唯一的机会

第114章 这也是你唯一的机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贺隽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俞菀看着,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了几分,真的出事了?

没有。

俞菀不相信,还想要说什么时,贺隽樊却已经伸出手来,将她直接搂入怀中。

他低头,嘴唇埋在她的脖子间,声音低沉,什么事情也没有。

他的话是这样说,但是扣着俞菀身体的力气却是那样大,紧紧的,就好像是要将她整个人揉进自己的身体一样!

俞菀也没有再问,只伸出手来,轻轻的覆上他的后背。

深吸口气后,他轻声说道。菀菀,不管如何,你要记住一件事情。

恩?

我爱你。

……

婚礼的那天,是北城的夏末。

记住网址

空气中属于夏天的燥热已经消失不见,微风中带着的是秋天的凉爽,是一年中,最舒服的季节。

俞菀一大早就被叫醒,梳洗打扮,换婚纱,佩戴首饰。

她身上的婚纱是贺隽樊后面让人重新设计的,和她之前看中的那一件有些相似,也依旧是俞菀喜欢的风格,就是头顶的皇冠有些重,上面镶嵌了好几颗钻石,纯金的边框,加上造型师将俞菀的头发薅的很紧。俞菀只觉得自己的脑门疼的慌。

俞菀没有特别亲昵的朋友,因此也没有伴娘,但就算没有伴娘,贺隽樊想要进来估计也够呛,毕竟门口都被媒体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所有人都举高了镜头,想要拍到第一手的照片。

这红包……自然也少不了。

就在那时,十几辆黑色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上面没有贴纸。众人正在猜测是什么情况时,车上的人纷纷下来。

他们身上却是穿着……制服!

而那个时候,礼堂也早已经布置好,宾客基本都已经到齐,脸上都是盈盈的笑容,三两成群攀谈着。

边亚宁一个人坐在那里,倒是显得有些突兀。

在场的哪个不知道边亚宁和贺家的关系,此时看见她坐在这里脸色都有些不齿,甚至该说是,轻蔑。

边亚宁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只挺直了腰板坐在那里。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按照正常的流程时间,此时贺隽樊应该已经到酒店接俞菀才对,媒体也早应该有照片视频出来,但是一直到现在,依旧什么都没有。

就在所有人翘首以待时,一条新闻突然跳了出来。

永年陷入一起国际重大洗钱案,贺家深陷丑闻!

这一条新闻传来,在场的人瞬间炸开!

这可不是某个狗仔的爆料,而是由一个官方账号发出来的信息,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已经直接提交到了检察院那边了!

今天……可是贺隽樊大婚的日子!

另一边,酒店同样是炸开的状态。

门口的记者就好像疯了一样的要涌进来,就算是警局为了配合检察院调取了一个队的人过来,此时也依旧有些压不住场合。

徐乔站在原地,眼睛瞪大!

你们……说什么?俞菀的声音有些艰涩,脸上却还是极力保持着冷静。

我们怀疑永年和一桩国际犯罪有关,作为永年集团的法人,请俞小姐您,跟我们走一趟吧!

为首的人走到俞菀的面前,说话间,他手上的手铐也直接落在了俞菀的手上!

俞菀手上拿着的捧花顿时掉在了地上!

什么法人?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徐乔终于回过神来,咬着牙说道,她怎么可能是永年的法人!?

有什么问题请你们到警局再说,俞小姐,走吧!

……

永年涉嫌有关的犯罪集团警方已经追踪了几个月的时间,因为涉及金额重大,加上那集团狡猾的很,警方一直都没有拿到确切的证据。

但是就在两天前,检察院突然收到了一封检举信,上面列举了永年这些年一些交易异常的账目。加上国内能和那犯罪集团勾结的公司本就不多,警方立即锁定了永年,到今天和检察院的人一起,直接将永年的法人俞菀缉拿归案!

俞菀到现在还是没反应过来的状态,尽管面前的人说的每个字她都能听清楚,但是凑在一起的意思,她却怎么都听不明白。

你的意思是,我作为永年的法人,一直都在和那个团伙勾结犯罪是吗?

终于,她听明白了一些,说道。

是。

我不知道,而且,我什么时候是永年的法人了?

永年的法人变更是在两个月前,对此,你会不知道?

我不知道。

这需要你的证件还有一系列的签名认证,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

俞菀对他们说的事情都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警方也问不出什么来,只能暂时放弃,将她收押。

警官,今天是我的婚礼。俞菀咬着牙说道,我想,您也应该知道的。

我知道,但是很抱歉,目前我们是不可能放你出去的。

俞菀深吸口气,那我要见我的丈夫。

目前你们夫妇两个都是我们怀疑的对象,如果你对此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很有可能便是你的丈夫,也就是现任永年总经理贺隽樊帮你做的法人变更,你懂吗?

不可能。俞菀想也不想的说道,他不可能这样做的。

她如此笃定的回答让面前的人直接失笑。

看着他的笑容,俞菀的眉头不由皱起,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好好的呆着吧,也希望你能积极配合我们,知道什么就告诉我们,不为了别人,为了你自己。

俞菀还想要说什么,面前的人却已经转身就走。

我的话还没说完,我要见贺隽樊,你们听见了吗?我要见贺隽樊!

……

边覃晓赶到礼堂时。现场基本没剩下几个人了。

永年的事情一爆出,整个礼堂都是混乱的状态,贺隽樊和俞菀也始终没有出现,在场的人便直接自发离开。

边亚宁倒是坐在那里没动。

她原本以为,检察院的人会到礼堂这边来抓人的,所以才亲自过来,想要看看这一场好戏,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的动作会那么快,直接在酒店就将人给带走了。

可惜,这一场好戏,她是看不见了。

边亚宁正想着,边覃晓的声音传来,亚宁!

她缓缓转头。

边覃晓的额头上都是汗水,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这到底怎么回事!?

边亚宁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我不知道,听说贺隽樊被抓了是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偏偏就在今天婚礼的时候……

边亚宁这一招骗别人还可以,边覃晓是她的哥哥,一眼便直接看破!

是不是你?

哥,你这是在说什么呢?是贺隽樊自己说的事情,和我能有什么关系?

被带走的人不是贺隽樊,是俞菀!

边覃晓的话有些失控了,边亚宁脸上的表情也直接消失!

你说什么?

边覃晓握紧了拳头,你还说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怎么可能是俞菀?边亚宁的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来,应该是贺隽樊才对!

永年在两个月前就做了法人变更,现在的法人是俞菀,带走的自然是俞菀,而且现在……贺隽樊失踪了!

边覃晓不可能骗她。

而且这么大的事情,他骗她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边亚宁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突然将他一把推开,冲了出去!

在礼堂门口。她和一个人正好撞了个正着!

才叔!怎么回事!?被抓走的人怎么变成了俞菀!

边亚宁死死的掐着才叔的手,你骗我!?

边小姐,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能是……二少早在两个月前就发现了……

发现什么?边覃晓几步上前,你不是贺家的人吗?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

贺隽樊离开贺家多年,在他父亲临终之前回来,就是打定了主意,不会让他父亲将永年交给边亚宁和她的孩子。

那个时候。贺父在医院也已经有一段时间,贺母早已经将他的遗嘱收好,不允许他和除了贺家以外的人见面,就是不想让他修改遗嘱。

因此,贺父只能将这件事情交代给了最信任的才叔。

贺隽詹不会是统领永年的料子,所以之后他被必定会给贺隽樊让位,这些年贺正辉一直虎视眈眈,按照贺隽樊的性格,肯定会将贺正辉铲除,自己独占永年的大权。

这对边亚宁和她的孩子是一件好事,毕竟只有等贺隽樊帮他们将这些障碍都扫除了,才能让他们两个,毫无顾虑。

永年和那些事情的勾结也是贺父一手安排的,但是他做的极其隐秘,除了才叔之外,没有人知道。等到贺隽樊成为永年新法人代表后,由才叔揭发这件事情,贺隽樊必定身陷囫囵,而那个时候,便是边亚宁和她的孩子,进入永年的最佳时机。

这是贺父为边亚宁谋划的一切。

所有的事情进展都极其顺利,但是才叔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贺隽樊会在两个月前变更了法人的身份,今天被抓走的人也从贺隽樊,变成了俞菀!

二少爷从小就灵敏机智,想必他肯定是知道了什么,这才会将法人变更成了俞小姐……才叔的声音紧绷,这件事情是我没有弄清楚,抱歉边小姐……

真的是疯了!

听才叔说完,边覃晓的手直接拍在了桌子上!

他毁了亚宁的一生,真以为将公司给她就能弥补了?!

边总。老爷有老爷的难处……

什么难处?边覃晓咬着牙,他真能明白自己的处境自己的难处,当初一开始就不应该招惹亚宁!这些年亚宁为他受的委屈还不够是吗!?

哥!边亚宁忍不住说道,现在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吗?现在我们该想的是,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边覃晓看向才叔,这件事情是你们做的,就应该让你们承担!俞菀是无辜的,你现在就去警局自首!

我要是自首的话,谁来护着边小姐?

我会护着!

我想要的是让隽先进入贺家,进入永年!边亚宁咬着牙说道,贺隽樊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俞菀入狱的,所以他肯定会想办法救俞菀,到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可以……

啪!

边亚宁的话还没说完,边覃晓已经直接将一个耳光甩在了她的脸上!

边亚宁的声音顿时消失,眼睛瞪大了看着面前的人,哥,你……打我?

我不打你你怎么清醒过来?!我说了,不许你……

我就是要这么做!边亚宁也站了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现在这样激动,无非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到了俞菀!你怕她受伤!

边、亚、宁!

我是不会收手的!边亚宁的话说着,眼睛看向才叔,贺隽樊现在失踪了,肯定是想要找别的证据指控我们,我们必须要先下手,贺隽樊不想俞菀真的判刑入狱的话,只能他自己顶罪!到那个时候,隽先便是永年唯一的继承人了!

才叔没说话,眉头紧紧的皱着!

才叔!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边亚宁,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边覃晓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知道!边亚宁看向他,怎么。你要去揭发我吗?那你就去揭发好了!反正如果隽先进不了贺家,我这辈子活着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如果你想要看你唯一的妹妹死在你面前的话,你就去揭发好了!

边覃晓紧握的拳头顿时松开!

边亚宁看着,立即将他的手握住,声音也软了起来,哥,你放心吧,俞菀她肯定不会有事的。贺隽樊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入狱的,所以……他一定会救她!到那个时候,俞菀又是一个人,你不也有机会了吗?哥哥,我知道你爱俞菀,这也是你唯一的机会了!

……

从俞菀被带到警局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而且除了审问她的人,她也没有见过其他人。

贺隽樊……也始终没有出现。

俞菀尝试从他们的口中打听贺隽樊的下落,但是。没有人回答她。

第三天,俞菀倒是见到了另一个人。

赵景乾。

他是作为她律师过来的。

看见他时,俞菀立即伸出手,将他的握住!

贺隽樊呢?他现在怎么样?他是不是也被抓起来了?他会不会有事?

赵景乾的眼睛里全是血丝,脸色也明显憔悴了不少,此时听见俞菀的话,他只看了看她,然后。垂下眼睛,你现在……不如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俞菀一愣,什么意思?

现在你才是永年的法人,所有的责任你都逃不掉,你懂吗?赵景乾咬着牙,现在警方已经开始核实永年的账目往来了,我也不知道涉及的金额会是多少,一旦超过……你这辈子都会在监狱里度过了!

此时赵景乾的样子却严肃的不能再严肃,俞菀看着,紧握着他的手也缓缓松开。

不会的。她的声音笃定,我没有做过的事情,凭什么……

你还听不懂我说的话么?赵景乾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就算你没做过,只要你是在公司法人的位置上,这些事情你也逃不掉!

所以,为什么?俞菀缓缓看向他,为什么公司的法人,会是我?

俞菀这句话让赵景乾一愣,然后,他缓缓抿紧了嘴唇。

是杜小暖吗?俞菀缓缓说道,不对,她没有那么大的权利,还是边亚宁?不对,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插手永年的事情,那是谁?贺隽樊的母亲?还是……贺隽樊?

后面的三个字,俞菀的声音放的很轻,但是眼睛却始终死死的,盯着赵景乾看!

赵景乾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他那沉默,仿佛跟俞菀说了问题的答案。

俞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摇头,不可能。

俞菀,你听着,现在更加重要的事情是……

我说,不、可、能!俞菀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不可能是贺隽樊对吗?他怎么可能这么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说过的,他……

爱她。

俞菀突然想起了婚礼前一天,他突然到了她房间,说的那一句,他平时怎么也不愿意说出口的话。

而且婚礼一整天,他都没有出现过。

他……是先知道了这件事情的。

法人的变更是在两个月前,也就是在他们刚刚复合的时候……

俞菀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赵景乾看,赵景乾,我在问你话,你现在就回答我!到底是不是他?!

赵景乾看了她很久,终于说道,俞菀,贺总也是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

俞菀有些想要笑,但是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却是连一丝虚伪的假笑都扯不出来!

你骗我的对吗?不可能,他怎么可能这么对我?你在骗我,你肯定……是在骗我。

俞菀的声音艰涩到了极点,身体更是颤抖的厉害,你让他来见我,现在就来见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