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09章 原来故事结尾都相似

第109章 原来故事结尾都相似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杜小暖就一直在房间里等着。

她知道,贺隽樊一定不会对自己动手的。

看在死去的贺隽詹的份上他都不会这样做。

所以,他绝对不会对她动手的!

当天晚上,杜小暖终于等到了贺隽樊。

那时,她的手上还紧紧的攥着那把水果刀,从昨天开始她也没有吃东西,此时脸色都是苍白色的一片。

在看见贺隽樊的时候,她立即站了起来!

“隽樊!“

可能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起来的缘故,她站起来的时候,脚下一软,整个人差点直接跪在地上!

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伸出来,以为贺隽樊会扶住她。

但是贺隽樊始终站在那里没动。

看着她的眼睛里,也是一片的漠然。

杜小暖的手撑在墙壁上,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抬起头来,“隽樊“

“你还想要什么?“

他的声音是同样的冷漠。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的。“杜小暖咬着牙。

“想死么?“他轻笑了一声。

杜小暖的身体不由一凛。然后,她也笑,“怎么,你还真的想要看我死?贺隽樊,你对我就这样无情?“

“无情?“贺隽樊眯起眼睛,“你觉得跟你相比,谁更无情一点?“

“是你先对我无情的!如果不是因为在宴会上,你死死的护着俞菀的话,我会对她的孩子下手?如果不是因为她害死我的孩子的话,我会这么做吗!?“

“她的孩子是一条命,我的孩子就不是了吗?贺隽樊,那也是你的“

“到现在,你还想要将那个孩子讹到我身上吗?“

他将她的话打断。

杜小暖的声音顿时消失,眼睛更是瞪大了看着他。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什什么意思?贺隽樊。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那天晚上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贺隽樊轻笑了一声,“杜小暖,我就算是不省人事,也不会和你发生关系。“

贺隽樊的这句话,就好像是一个响亮的耳光,直接抽在了杜小暖的脸颊上!

那个时候,俞菀刚刚离开海城。

贺隽樊表面上什么都没有。但是杜小暖知道,他还是在意的。

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女人不需要他的感觉。

所以那段时间,贺隽樊都工作的很晚。

杜小暖也知道,那是她的机会,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所以那天晚上,在给他送的宵夜中,她给他下了药。

那个时候,他明明是动了情的!

但是到最后。他还是没有碰她!

她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因此,她就在他床上躺了一个晚上。

她以为,他不记得了。

而且她跟他说她怀孕了的时候,他也没有怀疑!

杜小暖一直以为,他以为他碰了她。

但是现在杜小暖才知道,他一直都清楚

并且,冷眼看着她的表演。笑话!

杜小暖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跟俞菀说清楚?任由她这样误会?“

“她也知道。“

杜小暖脸上的表情全部消失!

俞菀也知道

俞菀,居然也知道!

“是你告诉她的?“

“是。“

“贺隽樊!“

杜小暖直接冲了上去,将他的衣领薅住的同时,手上的水果刀也直接抵在了贺隽樊的脖子上!

“所以说,你们都知道却都一直在看我的笑话!你也从来不关心是吗?你甚至连我跟哪个男人上了床孩子是谁的你都不关心是吗!?“

她的力气很大,刀刃在贺隽樊的脖子上直接划了一道,鲜血直接涌了出来!

“贺隽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贺隽樊没回答,也没有将她推开,看着她的眼睛里甚至都是平静的一片,仿佛不管杜小暖做什么,他都不会有任何的波澜一样!

杜小暖的手缓缓松开了。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我知道,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你以前不是很爱我吗?我知道我那个时候错了,我知道我伤了你的心,但那个时候我是迫不得已!贺隽樊,你应该是爱着我的!“

她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掉,手上的刀滑落在了地上,攥着贺隽樊衣领的手却反而越发用力。

在说话的时候,她的脸庞也朝着他一点点的靠近,下一刻,贺隽樊却是将脸直接转开!

“那只是曾经。“他说道,“已经过去了。“

“过不去!你能过去我过不去!你不知道,从你走后,我就没有开心过!他们都叫我一声大少奶奶,却都不知道我心里装着的到底是谁!我每一天都在盼着你回来!终于,你回来了,却带了另外的一个女人!“

“贺隽樊,你都忘了是吗?你忘了你曾经爱的是我,你怎么能忘?“

“抱歉,我不爱你了。“

贺隽樊的目光终于落在了她的身上。

平静的,漠然的!

杜小暖的身体一凛,然后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你说的没错,不问你孩子的来处是因为我根本不在意,会选择容忍是因为我答应了我哥要好好照顾你。但那是有限度的,这是我给你最后的一次机会,你如果不愿意就随你自己留在这里,但是就算留在这里,我和你也不会再有任何的关系。“

话说完,贺隽樊直接转身就要走。

“你会这么恼怒,不就是因为我将俞菀的孩子杀了么?“

杜小暖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告诉你,她就是死有余辜!她的孩子也该死!贺隽樊,我告诉你我的孩子是谁的,那是你哥哥的!你哥哥唯一的孩子!“

贺隽樊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笑了一声,“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样荒谬的话?“

“没错,时间确实对不上,但是你可以去问一下李医生。“杜小暖的话说着,脸上的冷笑更深了几分,“你哥活着的时候,通过他联系了精子库,那个,就是你哥的孩子!你说,害死了你哥的孩子,俞菀的孩子是不是应该偿命!?他就应该偿命!“

俞菀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依旧是去看了孩子。

孩子已经在病房里观察了一个月的时间,除了小点之外和普通孩子已经没有区别。再过两天的时间就可以离开这病房,和俞菀一起。

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俞菀很没有安全感,因此到了病房后,她通常也只是定定的看着孩子,生怕眼前只是一个梦,梦醒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任琦拦不住她,贺隽樊也吩咐了。俞菀想要做什么就让她去做就可以了,不要拦着她。

因此,任琦现在一般也只是在俞菀去看孩子之前,吩咐她将鞋子穿上。

俞菀经常在里面一呆就是一两个小时,不到医生让她出来的时间,她绝对不出来。

一般贺隽樊也会在这个时候差不多到,但是今天任琦却没有看到人,在看见俞菀出来后。只能自己上前扶着俞菀。

“俞菀姐,你真的要离开这里么?“

“嗯。“

俞菀回答的很平静。

“那贺总怎么办?“

怎么办?

在听见任琦这句话时,俞菀的脚步不由一顿,然后,缓缓看向任琦。

“什么怎么办?“

“贺总。“任琦咬咬牙,“他没有你的话,该怎么办?“

“听说,永年现在他已经是持股最多的人了是么?“俞菀的声音很轻。说道。

任琦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这件事情,嘴上却还是做了回答,“对“

“所以说,没有我的话,他会很好,甚至更好。“俞菀轻声说道,“你就不用担心他了。“

“这只是所有人看见的表面罢了。“任琦咬着牙说道,“俞菀姐。我就不相信你没有看出来,贺总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眼里全部都是血丝!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没日没夜的工作,喝起酒来更好像是不要命一样!这些是因为什么,俞菀姐你不知道吗?“

俞菀没有说话。

“而且这件事情贺总根本就没有做错!“

“我知道。“俞菀深吸口气,说道,“他没有做错,我也没有,只是我们不应该在一起。“

“为什么呀?现在贺总为了你“

“不要说了。“俞菀将她的话打断。“我已经想好了,等孩子可以出院我就带着他走,贺隽樊也已经同意,他肯定也知道,这对我们彼此是最好的结果。“

“才不是那样。“

任琦的声音很低,俞菀却还是听见了,眼睛看向她,“嗯?“

“贺总才不是那样的想法。“任琦干脆将自己的话都说了出来,“贺总才舍不得放你走的,只是因为不想要看见俞菀姐你难过才会答应的,这段时间他过的怎么样,没有人比我们更加清楚,你要是带着孩子走的话,他的生活肯定“

“但是就算这样,贺总还是答应了,才不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对你们最好,而是他太看重你了,所以,只能顺着俞菀姐你的意思,说真的俞菀姐,你跟着贺总的时间比我还要长,你应该知道,贺总从来没有因为什么条件迁就过任阿人。“

“你,是第一个。也应该是最后一个了。“

入夜。

今天贺隽樊一整天都没有来医院。

虽然之前他来了也很少在俞菀的面前晃,大部分都是去看孩子,要么就是在病房外面。

俞菀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也不想要关心。

但是他今天没有来,俞菀的心反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

尤其是在听见任琦的话后。

俞菀忍不住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盯着窗外看。

那时,海城已经快要入秋了。

也已经过去,整整十一年了。

她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

任琦说的没错,俞菀了解他的脾气,如果他想要留住什么东西的话,肯定会不择手段。

所以在她说,她要带着孩子离开时,他答应的那样干脆俞菀几乎直接觉得,是因为,他也不想要再看见自己了。

他也觉得,那该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为了迁就自己么?

俞菀正想着,轻轻的声音传来。

是门锁转动的声音。

俞菀的身体一凛,下意识的要去抓床头的什么东西。

但是,在看见那烟灰缸的时候,动作还是停在了原地,转而,她直接躺了下来,闭上眼睛。

脚步声很轻。

如果不是因为俞菀本来醒着的话。肯定不会发现。

一会儿后,他在自己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她的眼睛还是紧紧的闭着,纹丝不动。

他也始终没有动作,就在俞菀有些忍不住要睁开眼睛时,他的手轻轻的贴在了她的脸颊上。

轻柔的动作。

就好像是在抚摸着一件易碎品一样,小心翼翼到了极点。

俞菀藏在被子下的手不由握紧了。

他也没做什么,轻轻的抚了一会儿她的脸颊后,手又缓缓收了回去。

之后。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俞菀的眼睛虽然还是闭着,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炙热的,还有深情的。

俞菀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

冷不防对上她的眼睛,他显然一愣,但是很快的,他恢复了淡定,“你醒了?“

俞菀的目光很快落在了他的脖子上,“你的脖子怎么了?“

上面贴着纱布,却依旧能看见里面渗透出来的鲜血,俞菀看看,瞳孔不由微微一缩。

“擦伤而已,没事。“他倒是轻描淡写的,“要喝水吗?“

“是不是杜小暖弄的?“

俞菀突然说道。

贺隽樊原本要倒水的动作明显僵了一下。。

也就那一瞬间的时间,但是俞菀却看的清楚,自然的,也明白了问题的答案。

也是。贺隽樊的反应那么快,普通人怎么可能伤到他?

除非是他不想要反抗的一个人。

俞菀很快将眼睛转开,“我不渴,你出去吧。“

他不可能不知道。

就算孩子还活着,杜小暖对她的伤害也绝对不是轻飘飘一两句话可以揭过去的,他都知道。

但是就算知道,他也还是留着杜小暖!

他能处置他的母亲,将她送到疗养院去,却永远会对杜小暖手软!

“菀菀“

他的声音传来,这两个字却好像是火苗一样,让俞菀原本平静的心情一下子炸了起来!

“你不要再叫我菀菀!“

她的声音里,是一片的咬牙切齿!

俞菀的眼睛迅速的红了起来,死死的盯着他看!

贺隽樊的嘴唇一点点的抿了起来。

“你也不要再在我的面前做出多么深情和无可奈何的样子!我知道这件事情你没有错,也知道你为了保护我付出了很多,但是!杜小暖为什么会这么做?就是因为你对她的纵容!你给她的希望!所以她才会这样肆无忌惮!我也知道,因为你答应了你的哥哥,你不想要辜负你的哥哥!所以现在,我不让你为难了,我走!我退出!你和杜小暖怎么样那是你们的事情!我不会再管,但是请你请你也不要再“

再动摇她。

俞菀这句话没有说完。

在话说到这儿的时候,她的喉咙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再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眼底也有什么东西,迅速的蔓延上来。

俞菀立即将头转开。不想要让他看见。

“现在,你出去吧,医生说了,这两天孩子就可以出院,到时候我会直接带着孩子走,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的瓜葛,你和杜小暖是要再续前缘还是什么,我都不会管,和我也不会有任何的关系!“

“我知道了。“

贺隽樊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俞菀顿时愣在了原地。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转过头!

贺隽樊已经站了起来,转身出去。

俞菀原本紧握的手顿时松开了,眼睛盯着他的背影看。

很快的,他的脚步又停在原地,却没有回头,只低声说道,“但是俞菀。“

俞菀没有回答。

“我可以提一个要求么?“

要求?

“什么?“

“你不要忘记我。可以么?“

不要忘记

俞菀原本以为他会说什么奇怪霸道的条件,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么一句。

那一刻,俞菀甚至觉得是自己听错了。

他是贺隽樊。

到今天已经可以在北城和海城都只手遮天的男人,现在却只说,让她不要忘记他?

如同卑微到尘埃里的话。

俞菀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反应.

“可以么?“他转头,又将自己的话重复了一次,眼睛看着她。

房间里没有开灯,但是窗外的月光很亮,所以俞菀一直能清楚的看见他脸上的情绪。

此时,也是如此。

他看着自己的眼睛里全是期盼。

“我为什么要记得你?“终于,俞菀说道,“贺隽樊,我不想记得。“

她的声音艰涩到了极点!

贺隽樊的身体似乎一凛,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似乎笑了一声,轻声说道,“也是,也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忘了也好,那就忘了吧,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了。“

话说完,他抬脚,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手★机★免★费★阅★读★请★访★问↑半亩方塘书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