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08章 只怪当初爱的汹涌

第108章 只怪当初爱的汹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边覃晓就坐在病房外,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但是那放在膝盖上的手,始终紧紧的握着。

边亚宁看着,忍不住低声说道,“哥“

“你给我闭嘴。“

边覃晓的声音里,带了几分咬牙切齿!

“你是不是恨我?觉得我不应该将贺隽樊带到这里来?“

“难道你真的觉得你做对了吗?“

“就好像贺隽樊说的那样,难不成你还想要将俞菀在这里藏一辈子的时间么?“

“我就藏着了怎么了?“边覃晓咬着牙,“她在这里比在他身边开心多了!“

“那是因为她什么都忘了,如果她想起了过去的一切,就好像现在这样,她会同意跟你留在这里?到了那个时候,她甚至可能会怨恨你!“

边亚宁的话让边覃晓愣在了原地。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说道,“你就这么肯定她会跟贺隽樊走?“

“是。“

边亚宁的话,甚至毫不犹豫!

所有人都看得清楚。其实他也清楚。

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边覃晓轻轻的笑了出来。

他还想要说什么,那时,病房门却打开了。

边覃晓立即站了起来!

贺隽樊缓缓走了出来。

“她怎么样了?“边覃晓的声音紧绷。

“边总,我们谈谈吧。“贺隽樊看着他,平静的说道。

边亚宁一直坐在那里。

两个男人走到了对面的走廊谈话,说的什么边亚宁没有听见,但是两人的表情,同样严肃。

边亚宁不得不看向病房里的人。

俞菀已经直接将身上的病号服换了下来,就穿着那一身还沾着血迹的裙子,一瘸一拐的往病房外走。

边亚宁连忙将她拦下,“你要去哪儿?“

“回国。“

俞菀的声音里没有任何的犹豫。

“你现在就要回去了?“边亚宁咬着牙,“俞菀,你是不是太没有良心了一些?你想过我哥吗?!“

俞菀的动作一僵,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抬起头来。“但是,不是你将贺隽樊带过来的吗?“

她这突然的问话让边亚宁一愣。

“我是!是我带他来的没错!但是这和你走不走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哥照顾了你这么长的时间,对你掏心掏肺的!你怎么能“

“边总,我以后会自己跟他谈的,但是我现在,非要回国不可!“

俞菀的话说着,将边亚宁直接推开,自己往前面走。

那个时候。两个男人也已经结束了谈话。

在看见俞菀的样子时,边覃晓的眼睛顿时一沉,三两步过来!

“你这是做什么?你就这么着急“

“是。“俞菀看着他,“我现在就要回国,立刻!“

边覃晓那原本要扶着她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然后,缓缓收了回去。

“我知道了。“

边覃晓如此大度的做法让边亚宁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哥!“

“贺隽樊。你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边覃晓不管她,只转头看向贺隽樊。

“我会记得的。“

他们做了什么交易,俞菀一点也不关心,那个时候,她脑海里只有一件事情。

她的孩子!

她要见到她的孩子!

贺隽樊很快安排好了航班。

航程将近十个小时的时间,俞菀连眯一下眼睛都没有,全程盯着窗外,放在膝盖上的手更是不断的握紧!

贺隽樊坐在她身边。在看了她那苍白的拳头好一会儿后,终于还是将牵手的想法压了下去,只低声说道,“你先休息一下吧。“

俞菀没有回答。

“你总得保持一点体力看孩子,而且你还刚刚出了事“

“我很好。“

俞菀终于回答了一句,眼睛却依旧看都不看他。

贺隽樊没办法了,只能陪着她在那里坐着。

其实俞菀受伤的小腿此时疼的很,但是,她什么都没说。

更重要的是,她不愿意跟身边的人说!

“如果不是因为孩子,你是不是不愿意陪我回来?“

贺隽樊的声音突然传来。

俞菀依旧没说话。

“我知道,是。“他似乎笑了一声,“你恨我,是吗?“

“不。“

她轻飘飘的回答让贺隽樊一愣,眼睛也看向她。

“恨一个人,太辛苦了。“

俞菀的回答。让贺隽樊脸上的表情全部消失。

原来连恨也没有了。

她已经彻底的,将他当做了过去。

一点痕迹也没有的,全部抹掉。

飞机抵达后,俞菀直奔医院。

在看见玻璃窗里的孩子时,她的眼眶迅速的红了起来,手趴在玻璃上,一点点的握紧了。

那是她的孩子。

尽管从他出生的时候开始俞菀就没有见过他,但是此时俞菀却无比肯定,那就是她的孩子!

“我要进去抱抱他。“

俞菀立即看向贺隽樊。

“现在还不可以,我先让人给你安排“

在对上俞菀的眼睛时,贺隽樊那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最后变成了一个字,“好。“

裴梓宴到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一幕。

俞菀穿着防护服在病房中看着孩子,贺隽樊就站在外面看她,一动不动的,目光甚至连移开一下都不曾。

看着这一幕,裴梓宴的脚步不由一顿,然后,直接停在了原地。

当初贺母将离婚协议书交给自己让他给俞菀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

“她当初要杀了隽樊隽樊都舍不得伤害她,以后迟早有一天,隽樊会真的死在她的手上!“

那个时候,裴梓宴是信了的。

所以他才会将那封协议书递给俞菀。

或许,俞菀离开对贺隽樊来说。能是一件好事。

但是现在看来是他错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裴梓宴终于平复下来心情,上前,“贺总。“

“嗯。“

贺隽樊头也不回。

“杜小姐不愿意去机场,吵着要见您。“

“不见。“

贺隽樊的回答,毫不犹豫。

“但是杜小姐“

“你就告诉她,如果她不走,她母亲也走不了,让她好好想想。“

说话的过程中,贺隽樊的眼睛始终没有从里面的人身上移开。

裴梓宴看着,只能缓缓转身,在他抬脚要走的时候,贺隽樊的声音传来,“协议书的事情,和你也有关对吗?“

听着他的话,裴梓宴的身体不由微微一凛,却也没否认。

“梓宴,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以后你也不用出现在我的眼前了。“

贺隽樊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情绪,但是声音里却是明显的阴沉。

“我知道了。“

俞菀的身上毕竟还有伤,在看了孩子后,贺隽樊强制将她带到单人病房,让护士给她输液。

“我说了我没事。不用输液!“

俞菀不耐烦的将面前人的手扬开,“我要去看孩子!“

“你要是不听话的话,我现在就让人将孩子转走。“

“你敢?!“

“你就看我敢不敢。“

俞菀盯着他,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终于还是缓缓的坐了回去,咬紧嘴唇,“所以贺隽樊,你现在是想要拿孩子来威胁我了是吗?“

“我没想要威胁你。“

他的话说着。人缓缓走到了她床边,看了一眼护士。

那护士立即会意,将输液针头重新拿出。

俞菀倒也没有挣扎了,只盯着贺隽樊看。

“只要你听话,我肯定会让你能见着孩子。“

“听话?“俞菀冷笑了一声,“听你的话吗?你以为我会这么做?“

“会。“

他的回答,依旧那样自信笃定!

俞菀的手不由紧紧的握了起来,刚刚扎上的针头立即开始回血。贺隽樊看着,眉头顿时皱起,“俞菀。“

“我要是不听话呢?你想怎么样?将孩子弄死?“俞菀脸上的冷笑不变,“会吧?这不是你们贺家一贯的风格?所有的人都必须按照你们的吩咐你们的想法来做是吗?稍有不顺意就想要别人的性命让别人去死?凭什么!?“

她的情绪本来算是平静的,但是那瞬间后顿时有些控制不住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贺隽樊看,红的就好像要滴出血来一样!

“我没有那个意思。“

贺隽樊的声音倒是很轻,话音落下时。手也伸了出来,他原本是想要握住她的手的,但是在对上俞菀眼睛的那一瞬,他到底还是将手收了回去,垂在身边。

“我现在,就是想要你好好的,你可以看孩子,但是你刚刚出了事情。现在给自己一点时间好好休息,可以吗?“

他的声音里,仿佛带了几分恳求。

旁边的护士看着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是贺隽樊投资的私人医院,在场的谁不知道贺隽樊是什么身份?

本来就是贺家的二少爷,天子骄子,高高在上。

再加上,前段时间和他叔叔的半年之约正好到期,贺隽樊任职期间。永年一共拿下了五个大项目,其他资产盈利逐步上升,股票涨了将近十二个点,远超当初立下的军令状。

贺正辉被理所当然的踢出局,而后,贺隽樊更是力排众议,声称自己的母亲年纪大了不宜操劳,硬生生将他母亲送去了海城的一家疗养院,自己独掌了永年的大权。

今年,贺隽樊还不到35岁。

如此出众的男人,现在放眼整个海城,甚至整个国内都找不出第二个的男人,此时,却低声下气的,和一个女人说话。

俞菀盯着他看了很久,那紧攥着的手到底还是松开了。

“你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好歹,她的人是躺下来了。

贺隽樊顿时松了口气,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转身出去。

护士等人也不敢说话,迅速的帮俞菀整理好被子后,将门关上。

俞菀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的时间。

她又梦见了那一个晚上。

冰凉的器皿,周围人狰狞的面孔。骨肉生生剥离的痛,每一样,都让俞菀疼的喘不上气来。

她不断的挣扎着,尖叫着,那噩梦却好像溺水时的水草一样,将自己不断的缠紧,让她无法呼吸!

俞菀猛地睁开眼睛!

天已经亮了。

她重重的喘着气,眼睛盯着天花板的灯看。

“俞菀姐,你醒了?“

轻柔的声音传来,俞菀猛地转头!

任琦正看着自己,“这是我给你买的早餐,你要不要吃“

“孩子。“

俞菀突然的话让任琦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时,俞菀已经直接掀开被子冲了出去!

“俞菀姐!“

任琦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俞菀的脚步却没有任何的停留。

终于,她到了孩子的病房前。

在看见躺在里面的孩子时。俞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人就趴在玻璃上看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还好。

还好她的孩子还活着。

“俞菀姐,这地上凉,你连鞋子都没穿,跟我回去好不好?“

任琦追的气直喘,在看见俞菀那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天。也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俞菀没动。

任琦还想说什么时,一道身影已经走了过来,眉头紧皱的。

“贺总“任琦的身体不由一凛,声音更是忐忑,“俞菀姐她“

任琦的话还没说完,男人突然蹲了下来。

在看清楚男人在做什么时,任琦的眼睛顿时瞪大!

贺隽樊单膝跪在地上,一手捧着鞋。另一只手则是轻轻的抬起了俞菀的脚,极其自然又温柔的帮她将鞋穿上。

那可是贺隽樊!

俞菀却始终没有看他。

甚至她都没有意识到他做了什么,只紧紧的看着里面的孩子。

“过两天他就能从里面出来了。“

贺隽樊帮她将鞋子穿上,又仔细帮她将鞋带绑好后,这才缓缓站了起来。

俞菀立即看向他!

“到时候,我会让他跟你在一起的。“他的声音很轻,“所以你现在要好好养身体,到时候才有精力照顾他。“

俞菀的脸上还全都是泪水,但那个时候她也来不及擦了,只紧紧的看着贺隽樊,“你说的是真的?“

“我不会骗你。“

“我想带他回伦敦。“

俞菀的声音,毫不犹豫!

贺隽樊垂在身边的手一点点的握紧了。

任琦看着,正犹豫要不要说点什么时,贺隽樊的回答传来,“好。“

一句话。

一个字。

却仿佛承载了无数的重量。

俞菀没什么反应,反而是任琦愣在了原地。

贺隽樊居然居然愿意让俞菀带着孩子走!?

这怎么可能?!

谁都能看出来。俞菀对这个孩子有多看重,只要贺隽樊将孩子留在这里,就没有人可以将他带走!

那时自然的,俞菀也会留下来。

这是任琦想到的,贺隽樊会做的事情。

但是现在

贺隽樊居然会愿意让俞菀带着孩子走!?

“谢谢。“

俞菀轻飘飘的声音传来。

贺隽樊紧握的手瞬间松开。

然后,他低头一笑,“不用。“

曾经那么亲密的两个人。

甚至许诺过一辈子的两人,现在,只剩下了陌生的疏远以及消不去的隔阂。

杜小暖坐在房间中,手紧紧的捏着水果刀,因为太过于用力,她手指的关节都成了苍白色的一片。

脚步声传来。

杜小暖立即站了起来,“隽樊!“

好不容易有点亮度的眼睛在看见来人的时候,迅速地沉了下去。

“怎么是你?隽樊呢?他为什么还不来见我!?“

“抱歉杜小姐,贺总不会来了。“裴梓宴的声音规矩,客套。

“怎么可能?他要是不来的话,我就死给他看!我就是死也不会离开海城的!“

“杜小姐,命是您自己的,请您自重。“

杜小暖已经抵在脖子上的手微微一颤,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笑,“这就是他要跟我说的话?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会这么对我!他是爱我的,你们知道吗?贺隽樊他是爱我的!“

“杜小姐,贺总说了。他答应过大少爷好好照顾你,让你离开,已经是他能给你的最后一份体面。“

“体面?“杜小暖直接笑了出来,“谁要这份体面!什么体面,什么大少奶奶!我什么都不要!我就想要他,我什么都没有了啊“

杜小暖的话说着,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眼泪就好像疯了一样的往下掉。

“梓宴你帮帮我好不好?我求你,你帮帮我吧!“

“贺总已经知道了孩子的手术是您带人去做的,杜小姐,这换做是别人,贺总早就直接交给警方处理了,您还是知足吧。“

“是我做的又如何?俞菀害死了我的孩子,她的孩子不应该偿命吗!?贺隽樊为什么要护着她?她凭什么被他护着?一个15岁就勾引自己继父的贱蹄子!她有什么资格站在他身边?她根本就不配!“

杜小暖的话说着,眼睛里是一片怨恨!

裴梓宴不说话了。

“他不来见我是吗?好!那我自己去见他!“

杜小暖的话说着,撑着站了起来。正要往前走时,裴梓宴却是将她拦了下来!

“你给我让开!“

“杜小姐,您要考虑一下您的母亲。“

“不要再拿她来威胁我!你们要做什么都无所谓!我今天非要见到贺隽樊不可!他要是坚持不见我,也好!那就让他现在将我给杀了!否则的话,只要我不死,我就一定不会让俞菀好过!我会让她死在我的前面!“

手★机★免★费★阅★读★请★访★问↑半亩方塘书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