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04章 离婚协议,我签

第104章 离婚协议,我签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我要见他。“

俞菀平静的将文件还给裴梓宴,说道。

裴梓宴的眉头微微一皱。

那边的杜小暖更是直接笑了出来,“见他?你以什么资格见他?“

“就算是要离婚,也该是他亲自来跟我说。“俞菀抬起眼睛来,看着杜小暖,“没有资格的人是你,杜小姐!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

杜小暖没想到她到这个时候居然还能这样趾高气扬的,脸上的表情不由变了变,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重新扬起了笑容,“俞菀,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以为你还是之前的俞菀?“

俞菀没有管她,直接要往外面走,但是很快的,门口的人将她拦下!

“你们在做什么?“俞菀抬起眼睛来,“我要见贺隽樊!“

“我说了。他不会来见你了。“杜小暖的声音传来,“这,是他给你的最后一份礼物,我劝你还是乖乖将名字签上吧,这样好歹还能拿到一点补偿,要不然的话,你什么都不会得到,懂了么?“

“我要见贺隽樊。“

俞菀只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

杜小暖有些不耐烦了,皱起眉头,“你以为你见了他有什么不同吗?你杀死了我的孩子,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

“是我杀死的还是你自己亲自递的刀,你自己心里清楚。“俞菀冷笑了一声,“我还真的替你那个孩子庆幸,若不然,他要是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母亲,恨不得自己没有出生吧?“

“你说什么!?“

杜小暖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人也几步上前,将俞菀的衣领一把抓住!

裴梓宴看着,立即上前来,将杜小暖拦下!

“杜小姐!“

“你给我让开!你没听见贺隽樊说的么?她俞菀都要成为一个弃妇了!你现在护着她能有什么用?!“

“杜小姐,俞小姐现在还是贺总的妻子!“

贺隽樊的话说着,人一把将杜小暖推开!

杜小暖直接往后退了好几步!

裴梓宴迅速的朝俞菀鞠了个躬,“俞小姐,请您尽快将签名好的文件交给我。贺总交代我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再见!“

话说完,裴梓宴转身,将杜小暖一起带了出去,在俞菀还想要上前的时候,面前的房门再一次被关上!

俞菀的身体先是一凛,随即用力的捶着房门,“出去!让我出去!“

没有人回答她。

俞菀也不知道自己喊了多长的时间。到后面她的喉咙都成嘶哑的一片,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后,她的人这才瘫坐在了地上。

而后一眼看见的,是地上掉落的那份文件。

俞菀咬紧了牙齿,想也不想的将文件拿了过来,撕成粉碎!

这不可能是真的。

就算是贺隽樊签的名字,也不可能是他同意的!

他不会跟她离婚的!

绝对!

想着,俞菀再一次转身砸门。“开门,给我开门!我要出去!“

俞菀也不知道自己砸了多长的时间,到后面,她直接躺在地板上睡了过去,醒过来时,闻到的是一股刺鼻味道!

俞菀的身体微微一凛,随即睁开眼睛!

眼前刺眼的灯光让她的眼睛下意识又闭了回去,但是下一刻,她便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立即重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双腿被分开架了起来,而旁边是穿着手术服的陌生人!

“你们要做什么?“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直接要从床上起来时,整个人却被一把按了回去!

“放开我!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俞菀。“

轻飘飘的声音传来。

俞菀猛地转头,却发现杜小暖就站在自己身边,身上也穿着手术服。

“俞菀。我的孩子在下面,太孤单了。“

俞菀的瞳孔不断的放大,“你你什么意思?你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放开我!放开啊!“

俞菀用力的挣扎着,但是旁边的人牢牢的按着她的肩膀,她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那个时候,俞菀才真的感觉到了害怕。

她立即看向杜小暖,声音颤抖的,“不要我求求你了,不要好不好?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怎么,现在知道求饶了?你以为,我会听你的吗?“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了!“

冰凉的眼泪从俞菀的眼里不断的掉了下来,鼻涕也不断的往下,但是那个时候,俞菀顾不上其他了,只紧紧的看着杜小暖,“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求求你!“

“抱歉,晚了。“杜小暖的脸上是一片冷漠,“而且。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这是隽樊下的命令!“

贺隽樊!?

“不可能!不是他!“

“怎么不可能?你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吗?母亲将他身上永年的股份全部收回了,甚至还差点将他赶出了贺家!俞菀,这可都是因为你!“

“永年和你,贺家还有你的孩子,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所以俞菀,你不要怪隽樊,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你说,你当初要是低个头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弄成现在这样?“

杜小暖说话的时候,医生已经往俞菀的肚皮上消毒。

“不要!住手住手啊!杜小暖,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要求求你不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

但是,来不及了。

虽然打了麻醉,但是俞菀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那刀子在自己肚皮上划开一道!

紧接着,是骨肉从自己身上生生剥离的痛!

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她的手立即覆在了小腹上,上面是一片的平坦。

俞菀立即从床上爬了下来,冲了出去!

房门开着,原本看管着她的人也都消失不见,俞菀没有想也没有管。就好像疯了一样的冲了出去!

外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

瓢泼大雨,犹如俞菀从韩重身边逃离的那一天晚上。

犹如她遇见他的那一个晚上。

俞菀从来没有想过,他离开她也是如此。

街上还有很多车,雨声和车的喇叭声混成一片,就好像是什么东西一样在俞菀的脑袋里交织着,车灯和霓虹灯不断的闪烁着,犹如千百双眼睛盯着她看,无声的嘲笑!

俞菀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的时间。终于,贺家到了。

俞菀想要进去,却被人挡在了门口!

“我要见贺隽樊!“

她的身上全部都是血迹,雨水顺着她的头发不断的往下,脸色就好像一只鬼魅一样,苍白无比!

面前的人没有反应,甚至连最外面的那扇铁门都不让她进去。

“我要见贺隽樊!让他出来!“

俞菀的声音里是一片的歇斯底里。

终于,里面的红木门开了。

俞菀立即抬头。却发现是贺母。

“母亲不,贺夫人,我要见贺隽樊,求求您,让我见见他吧!“

“隽樊已经不想见到你了。“贺母撑着伞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离婚协议你不签也没关系,手续我照样可以让人办下来。从今天开始,不许你出现在我们贺家!“

“不!“俞菀一把将她的手抓住,“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不然让我见见我的孩子好吗?让我见见他!“

“那个孩子,已经死了。“贺母冷笑了一声,“还不足七个月的孩子,你以为能活?“

“不可能,他活着。他一定还活着,您让我看看他好吗,我求求你了!“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跪了下来,不断的磕头!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耳边眼前的是什么俞菀已经听不见看不见了,那个时候,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见到自己的孩子。

也只麻木的重复一个动作。磕头。

“想见到你的孩子吗?简单。“

贺母的声音传来。

俞菀立即抬起头!

“过来,把协议书给签了。“

俞菀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人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我不要“

“好,那我现在就让人将孩子给埋了!你连一眼都见不到!“

“不要!“俞菀立即将她的裤子拽住!

“我签。“

俞菀的全身都已经湿透,衣服上的雨水将她衣服上的血晕开,看上去,触目惊心的。

很快的,有人将协议书放在她的面前。

还是那一份。

在她签名栏的旁边,是贺隽樊已经签好的名字。

俞菀的手不断的颤抖着,连笔都几乎握不住。

“快点!“

贺母的声音传来。

俞菀立即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迅速将自己的名字签上!

贺母立即将协议书抽了过去,满意的看了一眼名字后,让身边的人收了起来!

“孩子我的孩子呢?!“俞菀立即看向她,“我的孩子在哪里!?“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已经死了。“贺母勾起嘴角,扯了个笑容,“我已经让人直接丢了。“

“你骗我!?“

俞菀冲了上去,正要将她的衣领薅住的时候,立即有人上前来,将她按在地上!

俞菀用力的挣扎着,“还给我!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啊!“

贺母没有再看她,直接转身,“你放心吧,好歹你也和隽樊做过一段时间的夫妻。我不会就这样丢下你不管,很快就有人来接你了。“

贺母的话音刚刚落下,外面便传来了声音,“夫人,客人到了。“

俞菀猛地转头!

在看见眼前的人时,她脸上所有的表情顿时消失!

韩重

居然是韩重!?

“韩总,麻烦将你的女儿带走吧,从现在开始,她和我们贺家可再也没有关系。“

“不不要!你不要过来啊!“

在看见韩重那一张脸时,十年前的那个噩梦又不断的翻涌上来!

纠缠着,盘绕着,将俞菀的脖子紧紧的掐住!

然后,是韩重的手将她的抓住!

“跟我走吧!“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裴梓宴到达医院时,贺隽樊并不在病房中。

他的脸色顿时变了,“贺总呢!?“

“刚刚出去了“

“疯了是吗!?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你们让他出去!?“

裴梓宴来不及说其他。直接冲了出去!

贺隽樊没有带手机,裴梓宴只能先回了贺家,刚刚进门便听见了贺母的声音。

“贺隽樊,你是疯了是吗?你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居然真的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

裴梓宴立即进去,正好看见贺隽樊提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

他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

贺隽樊的脸色是苍白色的一片,身上的白衬衣此时被雨水浇透,上面是一道道的血痕!

就在俞菀被贺母带走的那一天。贺隽樊直接说了,他帮俞菀抗下一切。

杜小暖的母亲坚持要报警,声称俞菀是谋杀!

贺母也说了,不会包庇俞菀。

贺隽樊自然是不会同意,因为这件事情,他和贺母大闹了一通,最后,贺母让人直接请出了家法。

为了让他们消气。贺隽樊生生受了五十道鞭子!

当天晚上他便进了医院,直到两天前才转醒!

但是现在

“你就算是离开了贺家,她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贺母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她已经同意跟你离婚!“

贺隽樊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不可能。“贺隽樊很快转身。

“这是她签名的协议书!“

贺母将手上的文件直接丢在了贺隽樊的面前!

“她已经收了钱走了,贺隽樊,她和当年的杜小暖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你以为她爱着你?你错了!他们爱的只有钱!“

“不可能。“贺隽樊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人,“她不是那样的人。“

“协议你都看了,你还不相信?“

“我不信!“

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转身,“我和她的事情从现在开始,和您和贺家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好,你不要我这个母亲,你连你的孩子也不要了是吗!?“

贺隽樊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俞菀醒过来时,人是在床上。

她的手脚都被绑着,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她猛地转头!

韩重正站在那里,手上夹着的香烟发出隐隐的星火,看上去,无比的诡异!

“你要做什么?放开我,放开!“

俞菀用力的挣扎着,声音却不断的颤抖起来!

一样的

眼前的场景和十年前,一样!

她的话说完,韩重突然笑了一声,“俞菀,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嗯?“

“你要做什么“

“你觉得,我要做什么?“韩重的话说着,直接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拜你所赐啊,贺隽樊搞了我的公司好久,就连明溪现在也不愿意跟我说话了,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你?“

韩重的话说着,俯下身体,眼睛定定的看着她,“我当初,就应该将你给弄死了!“

“不过,贺隽樊也真的是会养,这么多年。他把你养活的可真好,我看着都忍不住的心动,来,今天晚上我们就把十年前没做完的事情“

韩重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突然张开嘴巴,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

韩重立即惨叫了一声,“松口!松口啊!“

俞菀用了狠劲,不一会儿,韩重的耳朵几乎被直接拽了下来!

“贱货!“

韩重一手捂着耳朵,一手直接给了她一个耳光!

俞菀没回答,眼睛只定定的看着他。

那眼神让韩重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脚抬起,往她的小腹上一踹!

“贱货!该死的贱货!去死吧!“

边覃晓在半个月后才得知了俞菀和贺隽樊离婚的消息。

从订婚宴之后,贺隽樊和俞菀他们就直接消失在了所有人眼前,如果不是因为边覃晓按捺不住让人打听了一下,可能这个消息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

并且他还得知。韩重将俞菀带走了!

韩重和俞菀的事情边覃晓不知道全部,但是从贺隽樊针对韩重的事情来看,韩重现在对俞菀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因此,在听见这消息后,他立即赶去了韩家。

大门开着,里面却是静谧的一片。

边覃晓顾不上其他,直接冲了进去!

房间门几乎都开着,只有最里面的一间被上了锁。

边覃晓的眼睛一沉,脚直接将房门踹开!

在看见里面的场景时,他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俞菀抱着身体蜷缩在角落,头埋在双膝之间,头发是凌乱的一片,身上的衣服,是一片片干涸了的血迹,听见开门的声音时,她的身体明显颤抖的更厉害了几分,却始终没有抬头。

“俞菀?“

边覃晓的声音艰涩,难以置信。

她没有回答,也没有抬头。

边覃晓缓缓走了上前,手指刚刚碰到她的手臂时,俞菀便直接尖叫起来,“不要碰我!不要啊!“

她的眼睛是通红的一片,脸色好像被水泡过一样的苍白,此时眼中不复以往的半分光彩和骄傲,剩下的,只有惊恐!

边覃晓的动作顿时僵在了原地。

就在那时,一道声音传来,“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手★机★免★费★阅★读★请★访★问↑半亩方塘书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