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03章 我没有错

第103章 我没有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是在医院!

贺隽樊身上还有重伤!

俞菀就这样的不要脸,居然在这个时候勾引

杜小暖的手越握越紧,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裴梓宴看着,只对任琦说道,“任秘书,你送杜小姐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杜小暖的话说着,人直接转身!

裴梓宴倒也不拦着。

杜小暖自然清楚裴梓宴对自己的态度为什么这样。

很简单,他现在就是觉得,贺隽樊最看重的是俞菀,自己是可有可无的人物,所以他才敢这样对待!

其实不仅仅是裴梓宴,杜小暖清楚,一旦她从贺家脱离,从贺隽樊的身边脱离,所有人对她的态度都会截然不同!

那个时候。她就是从云端的高高在上,被人直接碾在地上!

但是她绝对不会!

不会再回到那种任人鱼肉的日子!

贺隽樊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他是个工作狂,就算是住院每天该看的文件该参加的会议还是一个不落下,不过好在他的精神比前段时间好了很多,伤口愈合的也很好,因此出院时,医生也没说什么。

贺母来看过她两次,在见到俞菀陪着他的时候也没说什么,只沉默的看了他两眼就走。

至于杜小暖,俞菀倒是没再见过。

她也没有问贺隽樊,杜小暖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贺隽樊那天能给她一个答案,俞菀就已经知足了。

更何况她也知道,就算自己问了,贺隽樊也不会告诉自己。

他愿意说的话,一开始就不会想着要将这件事情扛下来了。

俞菀也没有再想这件事情。

很快的,盛夏来临。

俞菀很喜欢夏天。尤其是游泳,但是贺隽樊下了命令,严禁她下水,家里除了管家之外还有好几个同时看着自己的人,俞菀一出去就是前呼后拥的夸张的很,她干脆也不愿意出门了。

在俞菀怀孕满六个月的时候,收到了一张请柬。

来自于边氏的。

边亚宁要结婚了。

在看见请柬上面的字眼时,俞菀甚至觉得是自己看错了。反复的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后这才发现,自己没有看错。

对方是大运集团的总经理蔡毅。

年纪在四十岁上下,前两年刚刚离婚,相貌还算端正,但是一些风评不太好,和前妻离婚的时候还被爆出了家暴,虽然后来新闻被压下去了不知道真假,但是俞菀在看见请柬上的婚纱照时就感觉。这个男人,不是善茬。

让俞菀觉得奇怪的是,边覃晓一直很在乎边亚宁,而且之前还有人传说,边覃晓之所以一直都没有结婚,就是因为考虑到了边亚宁和她的孩子,现在怎么就让她和蔡毅结婚了?

俞菀这样想,也就直接这样问了贺隽樊。后者只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这不是好事么?边亚宁结婚了,也就不用总盯着贺家看了。“

理论上说是这样不错。

但是俞菀总觉得,没有那样简单。

边亚宁曾经爱的那样轰轰烈烈,将自己的人生都赌上,生了一个孩子,现在却会跟另外一个男人结婚?

俞菀不相信。

但是此时请柬都已经摆在了俞菀的面前,俞菀就算不相信也没有办法。

原本按照两家之前的关系,贺隽樊是不可能出席的。

但是边覃晓亲自给俞菀打了电话邀请,俞菀不好拒绝,而且贺隽樊也不会让她一个人过去的,因此事情发展到最后便是,贺隽樊带着俞菀一起过去了。

订婚宴就在海城举办。

边覃晓出手阔绰,将一整个酒店都包了下来,现场随处可见粉色的玫瑰花,布置的极其浪漫温馨。

外面停车场停满了一排排的豪车。宴会厅自然也是热闹非凡。

俞菀进门就看见了站在那边的韩重,脸上笑着,只是那笑容,勉强至极。

之前永年和韩重是有合作的,但是自从贺隽樊成为永年后便直接终止了这个合作,韩重为此损失惨重,而其他人也纷纷从中得知贺隽樊对他的态度,看在贺隽樊的份上也会自觉疏远韩重,因此听说这段时间,韩重的公司经营十分困难。

此时俞菀见了他也没说什么,直接将眼睛转开。

贺隽樊倒是有意无意的握紧的她的手,让俞菀感到,很安心。

“贺总,欢迎。“

边覃晓的声音传来,一边笑着说道,一边朝贺隽樊伸出手,“有失远迎,失礼了。“

“理解,恭喜了。“

尽管两人谁都看不上谁,但是人前却可以笑的比谁都灿烂,俞菀站在旁边看着都想给两人颁个影帝奖杯了。

边覃晓的眼睛很快落在了俞菀隆起的肚子上,眼睛微微眯了下,“俞菀,也恭喜你了。“

边覃晓这带了几分亲昵的称呼让贺隽樊的脸色有些不悦。俞菀倒是很快一笑,“多谢。“

边覃晓没再说什么,这边算是和贺隽樊打了个招呼后,便直接去了别处。

贺隽樊一出现,身边自然少不了奉承的人,俞菀站在他身边笑得嘴角都僵硬了,加上今天为了配合礼服她还穿了一双高跟鞋,站久了后,脚自然有些支撑不住。

贺隽樊倒是立即感觉到了她的不适,直接让她坐在旁边休息。

只是俞菀如今这身份,现在的肚子也已经遮不住了,谁都知道俞菀这怀着的,是贺家的长孙,日后身份必定金贵无比,一见着俞菀独自坐在那里,立即有人抢着机会过来攀谈。

俞菀只能继续陪着笑。

眼看着订婚宴就要正式开始,俞菀立即抓到了机会站起来,“抱歉,我要去一下洗手间。“

“我陪您去吧!“

立即有人说道,俞菀正要拒绝,身边却有人更快的将自己的手扶住,“我陪你吧。“

轻柔的声音。

俞菀的身体一凛,转头时,正好对上杜小暖微微笑着的脸庞。

一段时间不见。她倒是瘦了不少,下巴更尖了一些,今天也难得化了浓妆,整个人看上去和之前,很不一样。

俞菀的眼睛很快落在了她的小腹上。

不见怀孕的迹象。

俞菀的孩子已经满六个月的时间,按时间来算,杜小暖现在也应该三个多月了

杜小暖似乎知道了她在想什么,直接说道。“我没有怀孕。“

俞菀一愣,然后,慢慢皱起了眉头。

杜小暖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扶着她往前,“我陪你去洗手间。“

这里这么多人,俞菀也不好和她弄的太难看,所以,只能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不用,我可以自己去。“

“那怎么行?你现在肚子里的可是我们贺家的长孙,该好好的保护着。“

她的话一边说着,手一边攥紧了俞菀的。

俞菀的手被她掐的生疼,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发现没有结果后,眼睛顿时沉了下来,“你要做什么?“

“我刚刚看见韩总了。“

杜小暖冷不防的话,让俞菀一愣。

“现在隽樊针对他的事情谁都知道了。毕竟是你的继父,闹成这样,不太好看吧?“

“这件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听说“杜小暖缓缓看向她,“你15岁就勾引了自己的继父是吗?真的是厉害,不过也是,听说你母亲当年就是跟着野男人跑了才生下的你对吗?这基因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不知道你以后的孩子是不是也会和你一样“

杜小暖的话还没说完。俞菀已经直接将她的手甩开!

俞菀的力气很大,杜小暖被她甩开后,整个人都往后退了好几步!

周围的人立即看了过来。

俞菀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不断的尝试控制自己的情绪,整个身体却都在轻轻的颤抖着!

“我说错了么?“杜小暖用只有她们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也只有隽樊单纯才会相信你的话,鬼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以后孩子出生,能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谁么?“

杜小暖的脸上是盈盈的笑容。眼中却是无尽的嘲讽和鄙夷!

俞菀猛地抬起眼睛来,随即想也不想伸手,用力的将杜小暖的身体一推!

在杜小暖的身后,是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上面是一个高高垒起的酒杯金字塔,俞菀这一推,杜小暖直接向后退了好几步,身体狠狠的撞上那桌子!

“哗啦!“一声,那酒桌被撞倒,上面的杯子瞬间落下,碎了一地!

巨大的动静让整个宴会厅的人都看了过来!

贺隽樊也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冲过来时一眼看见的,是瘫坐在地上的杜小暖,身下的玻璃碎片将她的皮肤划破,一片的鲜血淋漓!

饶是贺隽樊,在看见眼前的场景瞳孔也不由微微缩了一下,随即越过她,上前将俞菀的手拉住,“你受伤了没有?“

俞菀的身体还在不断的颤抖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杜小暖看!

“小暖!“

就在这时,一道尖叫声传来,却是杜小暖的母亲。

她看了看杜小暖,一时间竟不敢上前扶她,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看向俞菀,“你在做什么!?“

俞菀抿着嘴唇没说话。

而那个时候,现场的保安也已经将杜小暖扶了起来。

“疼“

杜小暖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小腹,身后的女人立即尖叫了一声,“好多血!“

听见这句话,俞菀这才低头。

在杜小暖刚刚瘫坐的地方,是一大片的血!

杜小暖被紧急送到了医院。

临走之前,她那苍白的脸色和盯着俞菀看的眼神俞菀才算明白过来,她为什么会说那些刺激自己!

为什么会在这之前跟自己说,她没有怀孕!

“你这恶毒的女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在俞菀和贺隽樊刚刚抵达医院的时候,杜母便直接将俞菀的身体一推!

“小暖还怀着孕!你怎么这么恶毒!?“

贺隽樊扶着俞菀,在杜母还想要动手的时候,他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这件事情,是意外。“

“意外?“杜母直接冷笑了一声,“整个宴会的人都看见了!她俞菀就是故意的!贺隽樊。现在你哥哥死了,你就觉得也可以将你嫂子踢出门了是吗?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不让我带着小暖走?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想要将这个女人包庇到底吗!?“

贺隽樊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一言不发。

“我没有错。“

就在这时,轻飘飘的声音突然传来。

贺隽樊的身体一震,眼睛也猛地看向俞菀!

她扬着下巴,定定的看着杜母,“我就是故意的。但是,我没有错!“

“俞菀。“贺隽樊的声音沉下。

“我就是没有错。“俞菀咬着牙,说道,“你为什么不问问你女儿当时说了什么?凭什么我要忍着?就因为她是贺隽詹要护着的女人!?他贺隽詹怎么爱她是他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凭什么要忍着!?“

“放肆!“

阴沉的声音突然传来!

贺隽樊猛地抬头,在看见来人时,他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随即一把拉住俞菀!

但是,来不及了。

那人走到俞菀面前,抬起手来,直接给了她一个耳光!

俞菀没反应过来,倒是贺隽樊的速度很快,直接挡在俞菀的面前,生生受了那一耳光!

“啪!“的一声,格外清脆!

俞菀一愣,抬起头来时,正好对上来人。

“贺隽樊,你给我让开!“贺母的声音,咬牙切齿的!

“母亲,这件事情是俞菀的错,她只是一时冲动。“

“她的错?“贺母冷笑了一声,“我刚刚可都听清楚了!她说她一点错也没有!怎么,现在是仗着你贺隽樊护着她。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了是吗?今天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嫂子动手,明天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母亲,她没有那个意思。“

“她自己没张嘴吗需要你在这里说话!“贺母盯着俞菀看,“说,你是不是故意推倒的小暖!?“

“是。“俞菀抬起头来,平静的,肯定的说道。

那定定的目光让贺母的瞳孔都微微一缩,然后,她直接笑了出来,“你还挺自豪的是吗?你还说,你没错是吗?“

“是。“

“好,很好!“

贺母看向身后自己带来的人,“将她给我押回去!“

“母亲!“

贺隽樊立即挡在了俞菀的面前!

“贺隽樊,你给我让开!你要是不想要今天在这里给你母亲收尸的话,就给我让开!“

贺隽樊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下一刻,俞菀突然将他的手拉住!

那轻轻的动作让贺隽樊的身体一凛,眼睛也猛地看向她!

俞菀抬起眼睛来看他,“我自己走。“

俞菀被贺母的人直接带到一个陌生的房子里,在她刚刚步入那个房间时,外面的人便将门直接锁上!

俞菀的身体微微一凛,却也没做什么,平静的坐在床上。

她的手始终握着拳头,因为用力,此时松开时。手掌心都是几道明显的指甲印痕,有的,还出血了。

俞菀就愣愣的盯着看。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杜小暖今天看着自己的,最后的那个眼神。

俞菀在那个房间呆了三天的时间。

到了饭点后就有人给她送饭,但是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话。

贺隽樊没有出现,贺母也没有。

俞菀就好像是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妃嫔一样,突然,谁都见不到了。

除了在门口守着的人,似乎也没有谁,会注意到她的存在。

七天后。

俞菀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个艳阳天。

那时俞菀原本是躺在床上睡觉的,外面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和平时送饭的完全不同,她紧闭的眼睛立即睁开。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人也正好将门推开。

来的人是杜小暖。

她的脸色还是苍白,但是精神看上去还算不错,嘴角上扬。

仿佛一个胜利者的微笑。

俞菀就平静的看着她。

“你还好么?“杜小暖的后背靠在门上,说道。

俞菀没回答。

“哦对,今天我来,是给你带一样东西的。“杜小暖的话说着,眼睛看向门外,“进来吧!“

听见她的声音,外面的人很快进来,却是裴梓宴!

俞菀的瞳孔微微一缩,随即几步上前,“贺隽樊怎么样了?他现在还好吗?他有没有什么事情!?“

俞菀的声音里是一片艰涩,更多的,是焦灼。

“贺总很好。“裴梓宴的眼睛始终没看她,手缓缓伸出,“这是贺总让我给您的。“

那是一个密封的文件袋。

俞菀看着时,脸色不由微微一变,却什么都没说,直接文件袋拆开。

在看见最上面几个字时,她整个人顿时愣在了原地!

“这是什么意思?“俞菀猛地看向裴梓宴!

文件上赫然的几个大字是离婚协议书!

他要跟她离婚!?

“贺总说了,会尽力补偿您,请您尽快签名“

裴梓宴的话还没说完,俞菀已经直接笑了出来,摇头,“不可能。“

裴梓宴没回答。

俞菀迅速的翻到文件的最后一页,在那上面,是贺隽樊的亲笔签名。

她看过几千上万的签名!

“你们骗我。“俞菀停止了笑容,看着裴梓宴和杜小暖,“这不是真的,你们骗我。“

“俞菀,你还不懂么?隽樊,他不要你了。“

手★机★免★费★阅★读★请★访★问↑半亩方塘书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