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101章 等他彻底厌恶了你

第101章 等他彻底厌恶了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他身上穿着的黑色衬衣早就被雨水浇透,胸口处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的晕开

俞菀盯着看了一会儿后,将窗帘直接盖上,转身!

她的手更加攥紧了,嘴唇更是被她咬出了血!

下一刻,管家的声音传来,“俞小姐,贺总在外面“

俞菀没有回答。

管家站在门外也不敢进来,听着半天没有动静后,终于还是无奈的下了楼,走到贺隽樊面前。

“贺总,您要不进来吧,您这刚刚受了伤,哪能淋雨啊?“

贺隽樊也没回答,眼睛只盯着楼上窗口的地方看。

管家两头都劝不了,只能站在那里。

贺隽樊的确要扛不住了,伤口的血不断地渗透出来,尽管腰板还是挺得笔直。但是身体明显开始摇晃了。

“贺总“

管家还想要说什么,楼梯口突然传来了声音。

贺隽樊立即抬起眼睛。

俞菀抿着嘴唇走了过来,一步步的。

贺隽樊也没动,就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她。

俞菀什么都没说,走到他跟前,看了看他后,直接伸出手来,将他的手抓住!

贺隽樊愣愣的站着,直到她将他拽进了屋!

“管家,叫医生!“

管家显然有些没反应过来,在过了好一会儿后,这才应了一声,“好!“

贺隽樊就躺在床上,身上的衬衣已经脱下,医生正帮他处理着伤口。

“这伤口有点深,现在淋了雨怕是要感染了,还是上医院“

“不用。你帮我换药就可以。“

贺隽樊的声音坚决。

俞菀就在旁边,在看见医生将他的纱布剪开露出里面鲜血模糊的伤口时,她立即转身。

她不想看,抬脚就要出去时,身后的手却将她的一把抓住!

“你要去哪儿?“

医生的手上还拿着剪子,贺隽樊这冷不防的动作让他差点将剪子直接戳在他身上,此时立即将剪子举高了,脸上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贺隽樊却是不管,眼睛只盯着俞菀看。定定的。

“我回避一下。“

“我身上你哪里没看过,回避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见他这句话时,俞菀的耳朵莫名一红,牙齿也咬紧了嘴唇。

而那个时候,医生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伤口会再裂开的。“

听见声音,贺隽樊这才重新躺了回去,但是手还是紧紧的攥着俞菀的。仿佛害怕他这一松手,俞菀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俞菀倒是没有挣扎了,老老实实的站在床边,看着医生帮他重新缝合,上药。

就在医生刚刚将纱布缠好时,楼下管家的声音传来,“贺总,贺家传来了消息,说有人到了那边。闹得快翻天了。“

贺隽樊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

俞菀倒是立即想到了一个人。

边亚宁。

她看向贺隽樊,后者已经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回去。“

“贺总,您现在需要卧床休息“

医生的声音传来,贺隽樊却直接略过他的,看向俞菀,“你就不要跟我回去了,等我回来。“

俞菀抿着嘴唇没说话。

贺隽樊握紧了她的手,“嗯?“

他的力气很大,俞菀的手都好像要被他给捏碎了,半天,也只能点头。

听见她的回答,贺隽樊这才笑了笑,转身出去。

管家说的没有丝毫的夸张。

边亚宁刚到贺家贺母就几乎炸了,不断的扔着东西让她滚出去,但是边亚宁直接说了,是贺隽樊同意让她的孩子回来的。

贺母当然不相信。

但是边亚宁坚持不愿意走,贺隽樊又不在。两人就在那里僵持着。

好不容易的,庆姨终于看见了贺隽樊的身影,随即上前来,“二少爷!那女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说是您同意让她的孩子“

“是我同意的。“

贺隽樊不高不低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纷纷转过头来!

贺母的眼睛更是瞪大,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贺隽樊看了一眼那个和自己眉目有些相似的男孩,又重复了一次,“是我同意的。“

“你疯了!?“贺母冲到他面前,“我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你就这样羞辱你的母亲是吗?我告诉你,你想让这个女人进门,除非我死!“

“我只同意了让他进门。“贺隽樊看向边亚宁,“至于边小姐你,还是请回吧。“

“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让我将孩子一个人丢在这里不成?“

“怎么,边小姐还以为我能让你跟着孩子一起进入贺家?“

贺隽樊的眼中是一片讽刺。

边亚宁的手顿时握紧了!

如果是之前贺父还在的话,她或许还会同意,但是贺家现在就没有一个可以让这个孩子依靠的,她怎么可能单独将孩子留下来!

她就知道!

当时贺隽樊答应的那样爽快她就知道肯定有什么不对,没想到他想的是这个!

“嗯?“

贺隽樊的声音再度传来,边亚宁这才缓缓说道,“如果我说,我非要一起呢?“

“那也不是不可能。“

贺隽樊微微一笑。

贺母的脸色顿时变了,“贺隽樊,你在说什么?!“

贺隽樊不管她,只看着边亚宁,“那就等我死了。“

边亚宁紧握的手顿时松开了,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笑。“好!很好!贺隽樊,你真的很好!隽先,我们走!“

话说完,她将孩子的手一扯,转身就走。

贺隽樊看着她的背影,一言不发。

“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贺母的手重重的拍在桌上,“你为什么要答应边亚宁那样的要求!?她刚刚要是真的狠心就将孩子丢在这里呢?你想要让海城和北城的人都看我们家的笑话么?“

“你以为她的孩不进门这件事情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了么?“贺隽樊轻笑了一声,“至于笑话,该笑话的人,早就已经笑过了。“

“贺隽樊!“

“母亲您身体不好,好好的休息吧,我先走了。“

话说完,贺隽樊直接转身,贺母的声音却是传来,“小暖受伤了,在楼上的房间,你不去看看么?“

贺隽樊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却没有回头。

“我会让人安排让她出国的事情,就这两天。“

“出什么国?她现在怀了你的孩子!就算是身份有别,但既然是你的孩子,就该留下!“

“母亲,您知道您在说什么么?“贺隽樊的眼睛骤然沉下,转头看她。

“我当然知道!“

“就算她真的怀孕了,我也不会让那个孩子留下的。“

贺隽樊的声音里是一片冷冽,杜小暖原本要下楼的脚步就生生的停在了原地。

她刚刚在楼上就听见了他的声音,拖着自己受伤的双腿不管不顾的下了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听见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句!

她的身体不由颤抖了一下,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极力保持冷静,继续缓缓的往下走。

“我想要将孩子留下。“

她的声音轻轻。

看见她那样子,贺隽樊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

杜小暖自顾自的走到他面前,扬起下巴来看他,“贺隽樊,你听见了吗?我要将这个孩子留下,无论如何的!“

“你非要成为海城的众矢之的是么?“

“就算是拼尽全力。我也要保护这个孩子!我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不想再失去第二个。“

杜小暖的话说着,眼眶瞬间红了起来,贺隽樊原本冷漠的表情也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贺母就站在旁边,冷眼看着。

“隽樊“

杜小暖的声音艰涩,话说着,她伸出手,想要将他的握住,贺隽樊却是直接扬开!

“我再好好想想。过两天再说。“

话说完,他抬脚就走。

杜小暖站在原地不动,眼睛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

“杜小暖。“

贺母的声音传来,杜小暖的身体不由一凛,随即转身,“母母亲。“

“你可真行,现在都在我的面前,明目张胆的勾引我的儿子了是吗?“

杜小暖的脸色一变,看了看她后。再一次跪下!

“母亲,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要求什么,我只求你一件事情,让我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吧!我不想要求什么名分,但是求你我只想要我的孩子可以活下来“

杜小暖的话说着,贺母已经缓缓走到她面前。

她的手指掐住杜小暖的下巴,让她抬起眼睛看着自己。

“想让你的孩子活下来很简单,只要你帮我办成一件事情,我不仅能让你的孩子活下来。还能让他光明正大的,在贺家长大。“

贺隽樊回到清平别墅时,俞菀已经睡着了。

她身上的衣服也没有换,身体蜷缩成一团,脸色有些苍白,眉头紧紧的皱着。

他立即放缓了脚步,用最轻的动静走到她身边。

俞菀睡觉一向很轻,但是那个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呼吸依旧平稳。

在盯着她的侧脸看了好一会儿后。他伸出手来,指腹轻轻的擦过她的鼻梁。

俞菀的眉头顿时更皱紧了几分,人也有转醒的迹象,在她就要将眼睛睁开时,贺隽樊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那轻柔的动作让俞菀又恢复了安心,人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俞菀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

房间里没有贺隽樊的痕迹。

俞菀坐在床上,在盯着那紧闭的衣柜看了很久后,这才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往楼下走。

管家已经将早餐都准备好了。

“他昨晚没有回来是么?“

俞菀的声音带了几分艰涩。

“贺总回来过了,但是他为了不吵着俞小姐,是在客房睡的。“

听见管家的话,俞菀的动作明显迟缓了几分,却也没说什么,嗯了一声后,开始吃早餐。

虽然她嘴上什么都没说,但是她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吃东西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吃过饭后,她直接去了张家,准备将安安接回来。

在她刚刚走出小区门口时,一辆车直接在她身边停下。

边覃晓摇下车窗看她,“上车,我有话要跟你说。“

俞菀抿了一下嘴唇,却也没有拒绝,开门上车。

边覃晓的手握了握方向盘,“你昨天到贺家怎么样了?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

“你将贺隽樊都捅伤了,贺夫人没有为难你?“

“边总想要知道什么?“

俞菀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冷漠。边覃晓的动作不由一僵,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深吸口气,“昨天亚宁在你面前说了一些话,她曲解了一些我的意思,其实我接近你“

“没关系。“俞菀平静的回答,“其实我也知道,边总您接近我总不可能是因为喜欢我,我不是十五六岁憧憬爱情的小女孩,所以,边总您也不用跟我解释。“

俞菀的眼中是一片的认真。

她很平静,甚至应该说是不在乎!

边覃晓看了她一会儿,笑了出来,“不是因为不憧憬爱情,而是不憧憬我的爱情吧?你想要的,只有贺隽樊,对吗?“

“边总,我很感谢您几次的援助。但是令妹和贺家的关系,我们之间的交往实在不太合适,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

话说着,俞菀直接转身,正要将车门打开时,边覃晓的声音传来,“就算他爱的不是你,甚至让别的女人有了他的骨肉。你也能义无反顾的原谅他吗?俞菀,你爱的就这么没有羞耻心么?“

俞菀的手顿时握紧了。

边覃晓还想要继续说的时候,俞菀的声音传来,“边总,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您操心。“

也不等边覃晓回答,俞菀直接开门下车,抬脚就走。

她的脚步中没有丝毫的留恋,甚至连回头看他一眼都没有!

边覃晓盯着看。直到发现她真的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直接上了车的时候,他的手这才重重的砸在了方向盘上!

不对这一切都不对了!

这个女人!

俞菀打车到了张家在北城的别墅。

张海山似乎就等着她来,人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俞菀朝他点了一下头,“您好,安安呢?“

“您好?俞菀,你还有没有将我这个舅舅放在眼中!?“

“张总没必要总算强调这件事情,我今天来,是来接安安的。“

“我问你,你和贺隽樊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

“解决?你想要怎么解决?那天晚上要不是我护着你,你现在人已经在监狱里了!俞菀,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

知恩图报?

俞菀嘲讽的笑了一下,“是,我记住了,所以,安安到底去哪里了?“

“你舅妈已经决定领养那个孩子,我也觉得挺好的。反正你现在也怀孕了,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孩子,从现在开始“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俞菀的眼睛顿时沉了下来,“安安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能同意是那个孩子的福气!怎么,难不成你还真的打算带一个别人的孩子和贺隽樊过一辈子?“

“贺隽樊都没说什么,轮到你开口了?“

俞菀心里着急,自然也顾不上什么了。

张海山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怼过,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手更是直接扬了起来!

但是,那个巴掌却始终没有落下去。

倒也不是因为他舍不得,而是他不敢!

贺隽樊到生死关头还护着的人,他这一巴掌下去,不得闹出多少的事情?

因此,在盯着俞菀看了半天后,张海山只能软下来,“俞菀,我是真的为了你好!“

“谢谢,但是我不需要。“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转身,“安安?安安你在哪儿?“

“你舅妈带着孩子出去了!“张海山终于没忍住,绷着声音说道。

俞菀看了他一眼,直接转身。

“俞菀,就你这样的脾气,以后是要吃大亏的!你现在是有贺隽樊护着你,等到有一天他彻底厌恶了你,我看你能是什么样子!“

“多谢您的关心,我很好。“

“呵呵。你现在是很好,但是你不要忘了,贺家现在还有一个怀孕的女人!而且,贺隽樊那样的背景,你以为你的孩子算是什么筹码?放眼整个北城海城,谁不愿意给他贺隽樊生个孩子?“

俞菀的脚步停在原地,却没有回头。

“俞菀,不要太自信了,要不然,你会摔的比谁都惨!“

“感谢您的提醒,我会记住的!“

俞菀抬脚就往外面走。

到了门口,正好碰见了徐乔和安安。

俞菀朝徐乔点点头便将安安的手握住,“走吧,跟我回家。“

“俞菀!“

徐乔却将她的手握住,但是很快的,她又意识到自己这样的做法有些不妥,很快又将手松开,低声说道。“我刚刚在外面听见了一件事情。“

“嗯?“

“是关于贺隽樊和杜小暖的。“

俞菀的瞳孔微微一缩,脸上却极力保持着冷静,“嗯,你说。“

“杜小暖原本是要出国进修的,但是就在早上,贺隽樊取消了这个决定,而且现在杜小暖已经在容蓝小区那边住了下来,这件事情,你知道么?“

俞菀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那个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他容蓝别墅那边的设计和布置。

俞菀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比起清平,那里更像是一个家。

手★机★免★费★阅★读★请★访★问↑半亩方塘书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