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98章 那洁白的婚纱

第98章 那洁白的婚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贺隽樊最后还是让任琦走了。

任琦自己都觉得奇怪。

贺隽樊一向武断,做任何决定都不会让人动摇的贺总,昨晚让自己连夜赶到海城,现在又让自己回去,怎么让人觉得不奇怪?

但是贺隽樊的脸色难看的很,任琦也不敢多问。

在看见任琦出现在这边办公室时,裴梓宴也是一愣,随即,眉头皱的更紧了几分。

当着贺隽樊的面任琦不敢说,但是在看见贺隽樊进去办公室后,任琦立即将裴梓宴拉住,“裴特助,贺总和俞菀姐到底怎么了?他们又吵架了?“

如果只是吵架就好了。

裴梓宴感觉,这一次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任琦问,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摇摇头。“没什么。“

裴梓宴的话刚刚说完就收到了消息,俞菀订了回北城的机票

裴梓宴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通知了贺隽樊。

后者听着,只坐在那里没动。

裴梓宴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再问一声,“贺总?“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裴梓宴还以为贺隽樊又要追出去,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反应居然这样平静。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缓缓退了下去。

当天下午贺母就来了电话,让贺隽樊晚上回去吃饭。

不用说,肯定是要说这一次滨城的事情。

因为着急回来,贺隽樊连竞标会都没有参加,提交了标书就直接赶了回来,虽然后面还是中标了,但是再发生一次这样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保证。

而且贺母更加不满的。是贺隽樊那被俞菀左右的情绪!

晚上吃饭的时候,她也直接说了,“现在你能不能呆在永年也和俞菀没有关系了,找个机会,和俞菀谈谈分开的事情吧。“

“谁说我要和她分开了?“贺隽樊的眼睛瞬间沉了下来,“还有,我和她结婚,也不是因为要进入永年。“

“你那是为什么?放眼整个海城。北城,比她好的,出身高贵的名媛千金有多少,包括之前的梁诗晴,韩明溪,哪个不比她好?“

“母亲如果晚上是要跟我说这件事情的话,那还是算了,在这上面。我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要站起来,旁边的杜小暖连忙将他拉住,“隽樊,你的脾气也不要太着急了,母亲也不是那个意思,她就是看你们两个经常吵架,替你们着急而已。“

“这是我们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的。“

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我是你的母亲!我不关心你,还能是谁关心你?“贺母沉着眼睛说道,“她根本就不适合你!“

“这个,我要比你清楚。“

话说完,贺隽樊直接转身。

杜小暖看着,连忙几步上前,将他拦下!

“隽樊,你都已经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母亲也是因为关心则乱,你就不要跟她斗气了,晚上就在这里睡一个晚上吧,可以么?“

杜小暖的眼中是一片乞求。

贺隽樊看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转头时,贺母还真的盯着他这边看。

最后,他还是说道。“我知道了。“

入夜。

杜小暖端着煮好的面进去时,贺隽樊还没有睡,眼睛盯着面前的电脑看,但是杜小暖站在门口看了半天也没有看见他的手指动一下。

显然,他的心思根本不在上面。

杜小暖也知道他在想什么,缓缓上前,“还没睡呢?“

听见声音,贺隽樊这才将电脑关上,转头。

“我给你煮了面,吃一点吧。“她将餐盘放在他面前。

贺隽樊看了一眼,没动。

“听说俞菀回北城了?“

“嗯。“

“你们是吵架了吧?因为我吗?“

“和你没有关系。“

“就算你这样说,我也知道的,都怪我,我那个时候,不应该那样任性的,如果不是“

杜小暖的话说着,声音一点点的低了下去。

贺隽樊看了她两眼,“我说了跟你无关,没什么事情你就出去吧。“

“但是隽樊,你真的觉得值得么?“杜小暖深吸口气,说道,“你是贺家的二少爷,从小就是最聪明的那个,任何人都是迁就着你的。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样去哄着别人了,所以母亲的话我觉得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你和俞菀未必是“

“我的妻子,只有她,也只能是她。“

贺隽樊的话让杜小暖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所以,请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还有,国外的学院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下个月你就能直接入学了。“

“我说了我不走!“杜小暖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手紧紧的握成拳头,“除非我死!“

“你应该为你的母亲考虑一下。“

贺隽樊突然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杜小暖的人顿时僵在了原地!

“她从我这里可拿了不少的钱,相信要是突然断了她的资金的话,她肯定会受不住吧?“

“你现在是在威胁我么?为了俞菀,你居然拿我母亲来威胁我!?“

“我也不想这样做。“贺隽樊看向她,“但是,我没有多少耐心了。“

“俞菀对你就这样重要?你根本就不爱她不是吗?你到底为什么“

“你错了。“贺隽樊抬起眼睛来看她,“从你对我哥下手的那个时候开始,你就错了。“

俞菀回清平别墅住了两天的时间。

她原本是想要找别的律师拟定离婚协议的,但是找遍了整个北城都没有人愿意接手。

和赵景乾这样的金牌律师对上没有胜算不说,现在贺隽樊是什么人?

虽然他已经将重心放在了海城永年那边,但是智和在北城的位置还是屹立不倒,傻子才会得罪他。

俞菀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去找了赵景乾。

“姑奶奶,你能饶了我吗?“赵景乾差点給她跪下来了,“你就不能不折腾吗?而且你现在不是还怀孕了吗?就这样你还想要怎么样啊?“

“如果是怀孕的原因。我现在就可以去医院。“

俞菀的声音平静。

“不是,你真铁了心要离婚?“

“是。“

“那我也没办法啊。“赵景乾抓着自己的头发,“你这不是要逼死我么?“

“还需要我做什么?“

赵景乾还想要说什么,那个时候,贺隽樊的电话过来了。

赵景乾连忙接了起来,“贺总,您的电话来的正好,您太太她“

“告诉她。我晚上回北城,让她去red餐厅等我。“

贺隽樊的话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赵景乾看向俞菀,完整的将他的话复述给了俞菀。

俞菀只抿紧嘴唇听着。

“这件事情你到底还是应该和贺总商量好啊,就算真的要离婚,也还是得征求他的同意“

赵景乾的话还没说完,俞菀已经起身就走。

赵景乾顿时松了口气。

他原本以为俞菀算是同意了,却不想下一刻。俞菀却是说道,“告诉他,我不会去的。“

赵景乾的表情顿时僵住。

而那个时候,俞菀已经直接走了出去。

俞菀刚刚回到别墅管家就迎了上来。

“俞小姐,刚刚收到了您的一个快递。“

“我没有买东西啊。“俞菀皱起眉头。

“是贺总寄过来的,让您一定要看。“

管家将盒子递给她,目光定定。

俞菀看了半天,终于还是接了过来。自己进了房间。

那盒子包装的很精致,而且里面的东西还不轻,俞菀拿在手上时,更是觉得沉甸甸的。

俞菀看了很久,终于深吸口气,将盒子打开。

白色的婚纱!

在看清楚里面的东西时,俞菀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垂在身边的手也开始轻轻的颤抖起来!

她记得很清楚。

很久之前。她陪着他和梁诗晴去婚纱店的时候,她看上的那一件婚纱!

而且,里面还有一张请柬。

他们婚礼的请柬!

但是日期是空白的,下面是贺隽樊的亲笔签名。

俞菀盯着,手掐的更加用力了。

所以呢

他这是什么意思?

要给她一个婚礼的意思?

还有必要吗?

他们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意义吗!?

俞菀的心里想着,手却还是下意识的伸出来,将那婚纱拿起。

那婚纱很好看。

让俞菀差点泪流满面的好看。

俞菀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那婚纱差点被她看出一朵花后,管家的声音传来,“俞小姐,外面有客人。“

管家的声音里带几分明显的迟疑。

俞菀这才回过,“谁?“

“是杜小姐。“

杜小暖。

俞菀原本是不想要见她的,但是管家转达了她的话,如果俞菀不见她,她就一直在外面等着。

按照俞菀之前对她的了解,这样的事情,她可能还真的做的出来。

所以最后,她还是下了楼。

“俞菀。“杜小暖的脸上是盈盈的笑容,“好久不见。“

俞菀这两天根本吃不下饭,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杜小暖的脸色倒是红润的好看。

听见她的话,俞菀也不着急回答,只看着她。

“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最近没有好好休息么?“看见她的样子,杜小暖也“心疼“的皱起了眉头,“是不是因为上一次的事情“

“你有话就说。“俞菀不耐烦的说道,“不要在我的面前假惺惺的演戏,我最近胃口不好,想吐!“

俞菀如此直白的话让杜小暖的脸色不免有些发白,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干笑了一声。“俞菀,你还和之前一样啊,说真的,我真的不明白,你这样的脾气隽樊为什么非要纵容着你“

“我也不明白,你那样丑陋的嘴脸,是怎么在贺家藏了十年的时间的?贺隽詹也真的是瞎了眼了才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

“你!“

杜小暖的脸色彻底变了,身体也开始颤抖,“俞菀,你要是这样说的话,就没有意思了吧?“

“我也觉得没意思,但是你非要往我面前凑,我也没办法。“

“呵呵。“杜小暖冷笑了一声,“既然这样,我就不瞒着你了,今天我来。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的。“

俞菀眯起眼睛。

“你怀孕了是吧?算起来,应该是我们贺家的第一个孙子,但是很快的,就有第二个孙子了。“

杜小暖的话说着,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眼睛抬起来看着俞菀。

俞菀的瞳孔明显缩了一下!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难以置信的,“你说什么?“

“我可能。怀孕了。“杜小暖轻声说道,“不过我也不太确定,毕竟才二十天的时间,现在你知道为什么,隽樊一直不同意我离开了吧?“

二十天!?

贺隽詹去世都已经快两个月的时间了,自然不可能是贺隽詹的!

二十天前

正是她在北城贺隽樊在海城,他们两个的传闻最疯狂的那段时间!

所以

俞菀用力的控制着,但是身体还是忍不住的颤抖。“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那再等十天的时间你就知道了。“杜小暖笑了笑,说道,“我想那个时候,隽樊肯定也会很开心的。“

杜小暖的话音刚刚落下,俞菀已经冲了上来,将她的衣领一把薅住!

她的动作很突然,通红的眼睛就一直盯着杜小暖看,那眼神还真的将杜小暖吓了一跳。

但是很快的,她冷静下来,平静的和俞菀对视着。

“所以我那个时候说了,他不爱你,他爱的人是我。“

“滚!“俞菀将手松开,指着门口,声音尖锐的,“给我滚出去!现在!立刻!“

贺隽樊在餐厅里等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

餐厅被他包了下来。每张餐桌上都摆放着玫瑰花,乐队也早已备好,但是,女主角却始终没有来。

贺隽樊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他身上黑色的西装依旧挺括整齐,但是整个人却仿佛垮下去了一样。

时间过了十二点。

餐厅的老板终于没忍住,小心翼翼的上前,“贺总“

他的话还没说完,贺隽樊已经直接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一餐厅的花和浪漫,全部被丢下。

贺隽樊直接开车回了清平别墅。

管家还没休息,在看见他进来时,立即迎上前,“贺总“

“俞菀呢?“

贺隽樊的声音紧绷。

“俞小姐在楼上“

管家的话还没说完,贺隽樊已经直接往楼上走。

房间里是乱糟糟的一片。

贺隽樊一眼看见的,是丢在地上,被撕成两半的婚纱。

还有,是零零散散的红色纸张,贺隽樊在看了很久后才确定,那是他们的结婚证!

贺隽樊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猛地抬头!

俞菀正背对着他坐在窗前,眼睛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你在做什么!?“贺隽樊的声音,咬牙切齿的!

听见声音,俞菀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

贺隽樊几步上前,将她的肩膀抓住,“我问你,你在做什么!?“

“这句话,是不是应该我问你?“俞菀抬起眼睛,定定的看他,“你在做什么?“

贺隽樊的眼睛阴沉,“婚纱是你剪的?“

“是。“

“结婚证是你撕的?“

“是。“

“你疯了吗?“

俞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巴不得我疯了是吗?“

“给、我、捡、起、来!“

他的力气很大,手捏着她的肩膀,声音更是咬牙切齿的!

“我为什么要?“俞菀笑着看着他,“婚纱?结婚证?好脏,我觉得好脏。“

“你“

“你和杜小暖上床了是吗?“

俞菀将他的话打断。

贺隽樊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那紧扣着她肩膀的手也在那瞬间松开了。

说真的,那个时候俞菀心里还有几分期盼。

她想,或许不是她想的那样。

或许只是杜小暖在自己面前胡说的。

但是此时,贺隽樊的反应告诉她。不是。

是真的!

他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在和杜小暖上了床后,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甚至还带她去了滨城?

他将她当做了什么?

傻子?

不,连傻子都不如!

“贺隽樊,你觉得你脏吗?“俞菀看着他,“我觉得很脏,恶心!“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管是什么样!她是你的嫂子!你哥去世才多长的时间!?贺隽樊,你就是个禽兽!“

“不不是!“贺隽樊突然慌了,手将她的握住,“真的不是那样,菀菀,你听我说“

“你去死吧。“

俞菀将他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不要再让我看见你!我现在只觉得恶心!贺隽樊,你让我彻底恶心了!“

“俞菀,你不相信我?“贺隽樊咬着牙,“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么?“

“对,我就是不相信你!你值得我相信么?你不值得!“

贺隽樊不说话了,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俞菀不愿意再看见他,直接将他一把推开,抬脚就要走的时候,他却将她的手抓住!

“你以为这样我就能同意跟你离婚?你做梦!“

“放手!不要碰我!“

俞菀用力的要将他的手扯开,他却更用力了几分,很快的,俞菀整个人被他直接压在了床上!

“我不会放你走的,除非我死!“

手★机★免★费★阅★读★请★访★问↑半亩方塘书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