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96章 将那当做给你的聘礼

第96章 将那当做给你的聘礼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先回去。”

贺隽樊对俞菀说着,同时将杜小暖抓着自己的手抽出。

“那你呢?”

或许那个时候,俞菀应该听从他的安排,安静的走开的。

但是,她没有。

她只定定的看着他,问。

贺隽樊的眉头明显皱的更紧了几分,“俞菀。”

“要走,你就跟我一起走。”俞菀深吸口气,说道。

“隽樊,你也回去吧。”杜小暖很快说道,通红的眼睛也转开,“我没事……”

俞菀对于这些把戏已经看腻了,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道,“杜小姐,我刚刚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如果贺隽詹真的是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了药,也总得有一段时间吧?那些药对他的身体损伤很大,却至少需要半个月一个月以上的时间,你说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假的有些夸张了?”

“俞菀,不要再说了。”

贺隽樊的声音冷到了极点,甚至该说,咬牙切齿的!

俞菀原本盯着杜小暖看的眼睛终于落在了他的身上,“我为什么不要说了?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你难道没有想过吗?关于你哥哥的事情,还是说你知道了,只是因为她是杜小暖所以……”

“我叫你不要说了!”

他的呵斥就好像是一把刀一样,将俞菀说到一半的话,生生截断。

俞菀就站在那里看着他,眼神甚至可以说是……平静的。

“我让人送你回去。”

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看向门口的裴梓宴,“送俞菀回去!”

“贺隽樊,你确定要我回去吗?”

俞菀的声音很轻,却好像是什么一样,直直的落在他的心上!

贺隽樊抿着嘴唇。

“好,我回去。”俞菀突然笑了一下,转身,“我现在回去,这有什么难的,我回去就是了。”

在看着她的背影时,贺隽樊垂在身边的手握了握,但是,他始终没有上前。

俞菀直接走了出去。

贺隽樊还是站在那里没动,腰板紧绷的。

杜小暖看着他的背影,低声说道,“隽樊,你……你要是不放心的话还是跟她回去吧,我没事的。”

听见她的声音,贺隽樊这才终于回过神来,转头看了看她后,“你休息吧,我在外面。”

他抬脚就要走,杜小暖的声音却从后面传来,“你……相信俞菀的话吗?你是不是真的也是那样想的?你也觉得……隽詹是我害死的吗?”

贺隽樊的脚步停在了原地,却没有回头,“如果你没做过,那就是没做过。”

“所以你相信……我吗?”

“你觉得你值得我信任么?”

贺隽樊的反问让杜小暖回答不上来,而那个时候,他已经直接往前面走。

留给杜小暖的,也只有一个清冷的背影。

……

俞菀被裴梓宴直接送回了酒店。

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反抗,乖巧顺从的样子倒是让裴梓宴有些不适应了,好几次都偷偷从镜子里看她。

俞菀的眼睛闭着,脑袋靠在车窗上,一动不动。

但是她显然没有睡着,因为在裴梓宴刚将车停下来时,她便直接开门下车。

“俞小姐!”

裴梓宴到底还是忍不住说道。

俞菀的脚步停在了原地,却没有回头。

裴梓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嘴唇嗫嚅了半天后,只说道,“您不要太难过了,贺总对杜小姐……仅仅是对他哥哥遗孀的照顾而已。”

俞菀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看裴梓宴一眼。

那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让裴梓宴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还想要说什么时,俞菀已经说道,“是这样么?那我为什么要?”

裴梓宴没反应过来,“什么?”

“他有必要照顾他哥哥的遗孀,那我呢?我也必须要忍让吗?甚至必须要宽宏大量的任由自己的丈夫对另一个女人嘘寒问暖?我为什么要跟着一起?”

裴梓宴回答不上来了。

“你们谁都没有资格要求我大度。”俞菀终于转过头看他,“还有,杜小暖怎么想的,我不相信贺隽樊什么都看不出来,她的心思,从来不是安分的做他的嫂子!你现在跟我说着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自己不觉得可笑么?”

俞菀的话说完,抬脚就走!

……

俞菀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了。

她先看了一眼对面的衣柜,里面还挂着贺隽樊的那几件衣服,和昨天的一样。

也就是说,贺隽樊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俞菀坐在床上,在过了很久后,她才起床,换好衣服后,直接出了门。

她去了医院。

在进去病房之前,俞菀甚至还在医院附近买了不少的水果,提着到了病房。

贺隽樊并不在里面。

俞菀有些意外,却也没说什么,直接提着东西进去。

“俞菀,你怎么来了?”

看见她,杜小暖的眼睛顿时瞪大,俞菀朝她一笑,“对,昨天我就那样走了心里总有些担心,所以今天就来看看你了。”

俞菀的话说着,眼睛看了看病房周围。

杜小暖知道她在找什么,笑了笑,“隽樊去工地了,那边有些事情要他过去处理,怎么,你是来找他的么?”

杜小暖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是俞菀能明显听出其中的得意,还有炫耀。

也是,明明是她的丈夫,现在却需要到另一个女人的病房来找他,甚至让另一个女人来告诉自己他的行踪,不可笑么?

“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杜小暖的声音再度传来。

俞菀这才回过神,扯起嘴角朝她笑了一下,“不用了,我是来看你的,又不是来看他的。”

“其实我没什么事情,也没有受伤,医生都说了,我可以直接出院,就是隽樊太紧张了,非要让我在这里住几天……”

杜小暖的声音中,仿佛还带了几分苦恼。

俞菀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他着急一点也是应该的,毕竟昨天你是跟我在一起出的事情,如果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肯定也过意不去。”

俞菀的话,直接将贺隽樊此时对杜小暖的关心,建架在了自己的身上。

杜小暖的表情一僵。

而那个时候,俞菀已经将苹果拿了起来,慢慢的削着。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什么?”杜小暖皱起眉头,认真的回答。

“既然真的想要死,为什么不直接去死好了?为什么非要到这里来呢?”

俞菀抬起头来看她,“为了跟我说那番话?没必要吧?”

“你就这么希望我死么?”杜小暖冷冷的看着她,“这就是你看望病人的态度?”

“要不呢?你希望我以什么样的态度?”俞菀将苹果切成一小块,水果刀直直的戳在了上面!

“我说了,你安安静静的走,就是我留给你最后一点面子,看在贺隽詹都愿意为了你死的份上,但是很显然,你似乎并没有将我的话听进去,怎么,做了贺家大少奶奶,现在还想要做二少奶奶不成?”

俞菀脸上始终是盈盈的笑容,眼中却是森冷的一片,杜小暖看着,身体不由一凛!

“你……你在胡说什么?”

“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怎么,以为将自己的身体当做筹码,就能挑拨我和贺隽樊之间的关系?你以为,你算什么?”

“现在在我肚子里的,是他的骨肉,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还有我们的孩子,而你呢?你要是站在他身边,是什么样的存在?”

“是不知廉耻,道德沦丧!”

俞菀的话音落下时,杜小暖的脸色也彻底变得苍白!

“你给我闭嘴!”

“我为什么要闭嘴?我说的难道不对吗?还是因为我说对了,所以你现在才这样恼怒?”俞菀的话说着,直接站了起来,“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他的妻子,只能是我,你就算蹦跶的再起劲也没用,这个位置,我不会让给你,绝对!”

话说完,俞菀直接转身!

“他根本不爱你!”杜小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觉得有意思么俞菀?留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在你身边……”

“有意思。”俞菀微微一笑,转头看向她,“比如说现在看你气的半死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我就觉得特别有意思,我为什么要让位成全你们?你想得美杜小暖,想要我离婚是么?除非我死!否则,你永远都是那见不得光的!”

……

俞菀回到酒店时,先去了餐厅吃饭。

她吃了一整盘的意面牛排还有几个小吃,果然不是因为胃里实在撑得慌的话,她还能继续吃。

吃饱喝足后,她回了房间睡觉。

刚刚躺在床上时她便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这房间只有她和他,因此俞菀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她也没动,依旧闭着眼睛躺在那里。

“俞菀。”

他的声音紧绷。

她没有回答,眼皮却微不可见的眨了一下。

他的声音越发冷冽了,“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睡。”

俞菀倒也不撑着了,自己爬了起来,平静的看着他。

“你今天去医院了?”

“是。”

“你跟杜小暖说了什么?”

原来,是来兴师问罪的。

俞菀冷笑了一声,却没有回答。

贺隽樊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回答。”

“她出什么事情了吗?”俞菀不答反问,“是又闹自杀了,还是跟你控诉我了?”

贺隽樊没有回答,但是脸色……很难看。

俞菀哦了一声,“不想说就算了,我也不想说。”

话说着,她就要重新躺回去,他的声音却传来,“我让梓宴下午就送你回去。”

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原地,猛地转头!

他已经将身上的衬衣脱下,重新换了一件就要走。

“回去哪儿?你还在这里,你想要我去哪儿?”俞菀看着他的背影,“海城?还是北城?”

他没回答。

俞菀咬牙,将手边的枕头直接丢在他的身上,“回答我!”

那枕头落了地,他也终于转过头来看她,“随便你。”

随便……

俞菀忍不住笑了出来,点头,“好……很好!这话是你说的贺隽樊!这就是你说给我的答案是吗?你说让我等你处理好杜小暖的事情,你现在就是这么回复我的是吗!?既然这样,你当初何必劝着我去海城?你就应该让我在北城自生自灭!不……你就不应该跟我结婚!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俞菀的声音尖锐,整个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着,双手更是紧紧的攥成拳头!

面对她这样,他也不回答,只定定的看着她。

一会儿后,俞菀倒也平静了下来,笑,“所以呢?你现在是要跟我离婚是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不相信我,不在乎我,我问你,我们这婚姻还有什么意义?”

贺隽樊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张了张嘴唇想要说什么,但是很快的,他的手机响起。

在看见上面显示的名字时,他的动作顿时僵在原地。

俞菀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刚刚起来的怨恨和委屈突然消失不见了。

她低头,笑了笑,“你走吧,我下午就回去,回海城,可以了吗?”

“我让梓宴取消机票,等我晚上回来的时候,我们好好谈……”

“有什么好谈的?”俞菀抬起眼睛来,“你的承诺,我还能信吗?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所以贺隽樊,不要……不要再让我觉得我好像一个傻子一样!”

话说着,俞菀站了起来,“我会回去,至于你和杜小暖,我给你最后的时间处理干净,我不想要再看见她,如果你非要将她留在身边,那好,我走,我给你们腾地方!”

……

俞菀直接回了海城。

她没回贺隽樊的公寓也没回贺家,直接在海城找了个酒店便住了下来。

她的手机直接关了机,每天就在酒店附近散步,要么就是在房间里睡觉。

很快的,两天过去。

贺隽樊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住在这里,但是,他始终没有出现。

俞菀便一圈圈的数着时间,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餐厅对面的酒店门口,什么都没有。

“你在等人么?”

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俞菀的身体一震,猛地抬头时,那人也正好在她对面坐下。

“之前听人说你住在这里时我还有些不信,原来是真的。”

俞菀也没回答,只定定的看着他。

“怎么,不欢迎我么?”

“边总好像对我的事情很关注。”

“我也不想,但是贺总现在是海城的风云人物,一举一动都被人看着,我就算不想知道,也总能听见一些话。”

“什么话?我们感情已经破裂的话么?”俞菀轻笑了一声。

“差不多。”

她原本只是自嘲的一句,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样直接回答。

俞菀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在过了一会儿后,这才继续低头吃东西。

“所以,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么?”

“没有。”

“如果,他要跟你离婚呢?”

他的话,让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抬起头来,“边总,这件事情,和你无关!”

她的声音里,带了几分咬牙切齿。

“我说过,如果你是自由身的话,我不会迟疑的。”

“但是,我拒绝!”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站了起来,“所以也请边总你,不要再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谢谢!”

话说完,她直接转身!

边覃晓倒也不生气,缓缓站了起来,跟在她的身后。

俞菀往前走了一段后,顿时有些恼了,“边覃晓,你是听不懂人话么?”

她也顾不上什么了,直接连名带姓的说道!

边覃晓听着倒也不生气,只微微一笑,“听得懂是一回事,听不听是另一回事。”

俞菀不愿意再跟他争辩,正要继续往前时,边覃晓却突然将她的手握住,拉着往前走!

“你做什么?松开!”

“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不去!”

“那你就继续在这大街上拉扯吧,反正明天上了头条,我也无所谓。”

俞菀立即转头时,果然看见不少的人正盯着他们看,手上还拿着手机……

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原地,而下一刻,边覃晓已经直接带着她上车。

……

边氏。

俞菀怎么也没想到,他说的地方居然是这里。

转过头正要说什么时,边覃晓已经带着她下车。

“你到底要做什么?”

“跟我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他的手还是抓着她的手腕,俞菀挣扎了好几次发现他反而越扣越紧后,直接选择了放弃。

边覃晓带她去的地方,是他的办公司,也就是……边氏大厦的顶层。

他办公室装了巨大的落地窗,那时正好入了夜,整个城市的灯火都收入眼中,甚至有一种,仿佛将全世界都踩在脚下的感觉!

“看见那边了么?”

俞菀顺着边覃晓手指的方向看去,却发现那是……永年大厦!

“我可以将那里,当做和你结婚的聘礼。”

边覃晓的话说完,身边的人噗嗤一声直接笑了出来。

“边总,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么?”边覃晓转头看向她,目光灼灼,“嗯?”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