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93章 该出去的人是你

第93章 该出去的人是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眯起眼睛,“嗯,什么笑话?”

“看来你还不知道。”秦霜霜的话说着,不断地摇头,“真的太可怜了,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我想秦小姐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俞菀懒得和她掰扯,直接转身,秦霜霜的声音却从后面传来,“我和贺总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会看着我的脸出神,你知道,为什么吗?”

俞菀的动作停在原地,却没有回头。

秦霜霜继续说道,“我原本以为,他是看着我的,但是现在我才知道,他看着我的时候,想起来的,应该是另外一个女人的脸。”

俞菀的身体一震!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转头。

“你在说什么?”

“那个女人叫做,杜小暖对吗?是他的,亲嫂子。”

俞菀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那抓着车门的手也轻轻的颤抖起来。

“真的是可笑,在你和他结婚的时候,我还一度真的以为,他对你的感情是真的,现在看来可能,也只是慰藉罢了。”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俞菀忍不住看向她,脸色阴沉的,“你有话就直接说,不要在这里跟我阴阳怪气的!”

“怎么,着急了?”秦霜霜笑着将自己的手机拿出,“这是我朋友在海城一个餐厅里拍到的视频,想看么?”

她手机上的视频还没点开,画面定格在最初的那一秒,那是……贺隽樊的身影。

在俞菀盯着看的时间,秦霜霜已经“贴心”的将她点开。

那餐厅的现场似乎有些混乱,贺隽樊站在那里,脸色也难看的很,俞菀的眼睛却定定的落在他身后……护着的人身上。

杜小暖。

尽管视频是拍到了她半张脸,但是俞菀一眼便认了出来。

她似乎和什么人起了冲突,面对着他们的,是一个肥大的男人的身影,因为背对着镜头,俞菀看不清楚他的脸,但他的声音是显而易见的愤怒。

“你又是什么人?你这女人可真行,同时勾搭了这么多个男人吗?!你把我当做什么,跟商品一样给你挑是吗?你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货色!”

他这话明显是对杜小暖说的,话音落下时,镜头中的杜小暖的脸色顿时变成一片苍白!

贺隽樊的脸色也更加阴沉了几分,“她是我们贺家的人。”

“贺家?哦,我知道了,你就是贺二少是吧?怎么着,你现在还管起你嫂子的事了是吧?你有资格管吗?”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

话说完,贺隽樊抓着杜小暖的手,刚刚转身时,男人的声音再度传来,“你就是没资格管!你贺二少管天管地,还管得着你嫂子另嫁不成?!”

“我就管的上,你有什么意见么?”贺隽樊转头看向他,冷冽的目光,“只要我不同意,她谁都别想嫁!”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俞菀的眼睛却还是盯着秦霜霜的手机看,一动不动的。

秦霜霜知道她在想什么,将手机收了起来,“哎呀,这贺总可真的是个痴情种,原来这么多年漂浮不定,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居然是为了一个求而不得的人,你说,之前是因为他哥哥还在,他没办法做什么,如今他哥哥已经死了,他们两个会不会……重新搞在一起了?”

秦霜霜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伸出手来,将她的手机直接抢了过去!

不消片刻,那个视频被俞菀直接删除干净!

“你做什么?!”秦霜霜的脸色顿时变了,“你凭什么删除我的视频?”

俞菀没有回答,直接上了车,按了启动。

在她调转车头的时候,秦霜霜还以为她要撞上自己,立即往后退了好几步。

但是,俞菀的车却没有在她的身边停留半刻,直接从她身边开过,扬长而去!

“俞菀!你别以为把视频删除了就没事了,就算删除了又怎么样?你以为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别自欺欺人了!他根本就不爱你!”

俞菀将车内广播的新闻播放声调到最高,但是就算这样,秦霜霜的声音还是好像魔咒一样,源源不断的传来。

俞菀踩紧了油门!

就在那个时候,原本该是明天到来的暴雨突然开始下。

路上的车子都不约而同的减了速,俞菀的脚却还是死死的踩着油门,连连超了好几辆的车。

雨刷不断的左右,俞菀的手紧扣着方向盘,因为用力,手指的关节都是苍白色的一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交警突然从后面追了上来,不断的拍着她的车窗,勒令她停下来。

俞菀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

“我命令你马上停车!”

外面人的声音很快被雨声淹没,紧接着,他突然一个转弯,直接挡在了俞菀的车前!

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这才好像刚刚回过神一样,猛地转动方向盘!

“嘭!”

车内的安全气囊被弹出,等到俞菀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路了。

是栏杆。

……

边覃晓接到警方的电话后便直接去了医院。

他是俞菀手机最后一个打给她的人,所以警方才联系到了他。

在看见里面躺在病床上的俞菀时,边覃晓的眼睛立即沉了下来,皱眉看向门口的人,“我是边覃晓,怎么回事?”

“超速驾驶,而且还闯了两个红灯。”旁边的人回答,“驾照吊销了,至于其他的处理结果得等……”

“我的意思是,她人现在怎么样?”

边覃晓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

“人倒是没什么事情,左手臂被车窗玻璃划伤了一点,其他都没事。”

边覃晓这才放了心,打电话让人和交警协调处理后,自己进了病房。

俞菀已经醒了,人躺在病床上,眼睛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你是想要上路自杀的么?”

边覃晓的声音阴沉。

俞菀没有看他,人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边覃晓也不着急,直接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不过,警方怎么会通知到我这边?不应该通知你的丈夫么?”

不知道为什么,俞菀总觉得他说丈夫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中带了明显的讽刺。

她深吸口气,看向他,“多谢边总帮忙,我没事了。”

很明显,她已经下了逐客令。

边覃晓听着,只扬了一下眉头,“没事,既然我将你当做了朋友,这点忙我还是要帮的。”

听着他的话,俞菀的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边覃晓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笑,“怎么,难道你没有将我当做朋友?”

“边总太抬举我了。”俞菀将眼睛转开,“我受不起。”

“只是朋友而已,你也不用想那么多,你还没吃晚饭吧?我……”

边覃晓的话还没说完,俞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在听见那独特的铃声时,俞菀的身体明显一凛,眼睛也立即转了过去,盯着手机看!

边覃晓一眼便看出了她的心思,往手机屏幕上一看,果然上面显示着的,是贺隽樊的名字。

“你不接电话么?”

边覃晓的声音传来。

俞菀这才回过神,立即将手机拿了过来,却是将电话挂断。

对方又打了一个。

俞菀再一次的挂断,并且直接,关了机。

边覃晓就坐在旁边看着。

病房里终于安静了下来,俞菀的手却还是紧攥着手机,直到边覃晓说道,“你还好么?”

“抱歉边总,我想要一个人休息,请你先回去好吗?”

俞菀没有心思和面前的人周旋了,直接说道。

边覃晓倒也没有多做纠缠,缓缓站了起来,“好,那你好好的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俞菀没有回答,眼睛再一次看向窗外,嘴唇紧紧的抿着。

脚步声远去。

在关门的声音传来时,俞菀终于松了口气,那紧攥着手机的手也直接松开。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俞菀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

闭上眼睛的时候,各种混乱交织的画面便会直接涌上来,就好像是一只无形的手一样,将自己的脖子紧紧的掐住,让她无法呼吸。

俞菀不得不睁开眼睛。

映入眼中的,却是一张模糊的脸庞。

俞菀被吓了一跳,直接尖叫出声,手抓了床边的东西就要往他身上砸。

那人的反应却很迅速,直接将床头柜上的灯打开。

“是我。”

低沉的声音。

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原地,在盯着眼前的人看了很久后才确定。

他是贺隽樊。

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西服外套被丢在一边,衬衣上还有未干的水迹,深邃的眼睛,此时正看着自己。

俞菀的脸色在变了变后,这才说道,“你怎么来了?”

“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你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脸色凝重,“超速,闯红灯,你不要命了吗?”

俞菀看了他很久后,直接将眼睛转开,“不是。”

“不是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我怕麻烦到你。”俞菀的话说着,讽刺的笑了一声,“毕竟,你那么忙不是吗?”

贺隽樊自然是听出了她话里的嘲讽,眉头皱的更紧了,“麻烦?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反正我现在没什么事了,你不用特意来看我,现在你就可以回去了,忙你该忙的事情。”

俞菀的话说着,将自己的被子拉高,刚刚将自己的脸挡上时,贺隽樊的手便伸了过来,将她的被子一把扯下!

“航班停运,我开了七个小时的车到这里来,就为了听你说这一句,不用来看你的吗?”

他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怒火,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她看!

俞菀的目光重新落在了他的身上,却是什么都没说,就那样平静的看着他。

“说话。”

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咬牙切齿的!

“我没有要你过来。”俞菀说道,“航班停运是我的错吗?我让你来看我了吗?你现在何必对我发怒?”

贺隽樊不说话了,眼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他轻轻的笑了一声,点头,“你说的不错,你没让我来看你,是我自己犯贱,对吧?”

话说完,他将手松开,转身就走!

俞菀看着他的背影,“你是应该走了,回去海城,好好的照顾杜小暖吧。”

他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俞菀看在眼中,忍不住笑,“好好的保护她,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贺隽樊爱慕着自己的嫂子,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俞菀……不过是一个笑话。”

有什么东西从眼底疯狂的涌出,俞菀死死的忍住了,也不愿意再看他,直接扭头。

“你在说什么?”

他的声音传来,低沉的。

俞菀不愿意说话了,直接闭上眼睛。

他却几步上前来,将她的手腕一把扣住!

“我在问你话!”

“放手。”

“俞菀!”

“我叫你放手!”

俞菀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发现他还是没有松开的意思后,直接张嘴咬在他的手臂上!

正好,他的袖子是挽起来的,俞菀一口便能咬到他的皮肉,很快的,腥甜的味道在她口中蔓延开。

他却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手依旧紧攥着她的不放。

俞菀是想要将他的肉给咬下来的,但那血腥味逐浓烈后,她到底还是松开牙齿。

贺隽樊就看着她,眉头紧皱,但是眼中却是一片的笃定。

那一种……笃定了俞菀不敢对他怎么样的感觉。

俞菀心一横,将旁边的花瓶直接拿了起来!

“松开!”

他的身体依旧没动,甚至仿佛,就等着她将花瓶砸下来一样!

俞菀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突然笑了一声。

那莫名的笑容让贺隽樊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时,俞菀已经将花瓶往下一砸!

她砸的不是贺隽樊的脑袋,而是,她自己的。

“哗啦”一声,那花瓶顿时碎成一片,鲜血顺着俞菀的头发一滴滴的往下落,糊在她的睫毛上,让她有些睁不开眼睛。

而那个时候,他终于将她的手松开了,一向淡定自若的眼睛俞菀看见的,是一片的惊慌失措。

“菀菀!”

俞菀没有回答,是因为不想,也因为……无法。

在贺隽樊的话音落下时,她整个人也那样直直的,倒了下去。

……

俞菀对自己下手狠极,脑袋被她自己直接砸了个将近五厘米的伤口,如果不是正好在医院里,肯定又要出大事。

贺隽樊就一直在她病房里守着,脸色冷峻难看。

海城那边最近还有几个重要的会议,裴梓宴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没有接,人就定定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边覃晓进门的时候,一眼便看见了他。

“哟,贺总。”

听见声音,贺隽樊的身体微微一凛,随即转头!

“我刚刚听医生说俞菀和人起了冲突,又受伤的时候还在想能是谁,没想到居然是您。”

贺隽樊没回答,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俞菀还没醒呢?这么久了,不会……”

边覃晓的话说着,手一边伸了出来,正要探一下俞菀的体温时,贺隽樊却一把将他的手抓住!

“边总,这似乎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吧?”

“呵,那贺总显然还不知道,昨天俞菀出事的时候,是我过来帮她处理的,我那个时候还奇怪为什么没有人通知贺总你,不过转念一想,贺总你在海城肯定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也就没有打扰了。”

“所以呢?在俞菀面前搬弄是非的那个人是你对吗?您却做这样的事情,不觉得掉价么?”

“贺总误会了,并不是我。”

贺隽樊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他也不想和边覃晓纠缠,直接将手松开,“请你出去。”

“我是来探望朋友的。”

“俞菀是我的妻子!”

“就算是你的妻子,你也没有不能让我探望她的权利吧?”

“你觉得我有没有?”

“俞菀是个人,不是你的物件,该在她身边的时候你不在,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说?”

“你给我出去!”

“吵够了吗?”

轻飘飘的声音突然传来。

那两个面对面对峙的男人身体都是一震,随即转头。

俞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此时就看着他们。

“你们要吵架出去吵可以么?”

贺隽樊抿着嘴唇,在过了一会儿后,他终于将边覃晓的手松开。

“边总,你想看的现在看见了吧?请你出去!”

“该出去的人是你。”

俞菀的声音传来。

贺隽樊的脸色顿时变了,猛地转头,“你说什么?!”

“我不想要看见你,现在,请你出去。”

俞菀的声音平静,清晰。

贺隽樊的双手顿时握紧了,手背上都是暴起的青筋,脸色是俞菀从未见过的难看。

但那个时候,俞菀就平静的和他对视着。

让他觉得越发烦躁愤怒的平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笑了一声,点头,“好,很好!”

话说完,他转身就走!

“嘭!”的一声巨响,他那关门的声音让整个天花板都微微震动了一下,俞菀的脑袋更是嗡嗡作响。

“倒是难得看贺总这样吃瘪的样子。”

边覃晓的声音传来。

俞菀这才想起他的存在,转过头,“戏看完了么?你也可以出去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