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91章 我的确是错了

第91章 我的确是错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贺隽樊回到贺家已经将近晚上十点。

贺母在客厅喝茶,但是那紧攥着的茶杯现在连一口都没喝。

听见声音后,她才缓缓抬起头来,“听说,你今天在所有股东面前下了军令状?”

“是。”

“你有想过后果么?”贺母咬着牙,“你哥拖着病体坚持了这么多年,你现在直接就是想要毁了是吗?”

“怎么,母亲不相信我?”

贺隽樊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贺母立即皱起了眉头,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而那时,贺隽樊已转身,“但是没办法,您现在也只能相信我。”

也不等她回答,他直接转身上楼。

俞菀并不在房间里。

在推开卫生间门发现她还是没在后,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直接转身出去!

“俞菀呢?”

看见庆姨,贺隽樊立即将她拦下!

庆姨微微一愣,“二少奶奶?她下午好像出去了,一直没回来。”

贺隽樊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直接冲了出去。

路上,他一遍遍的给俞菀打电话。

通了,但是无人接听。

他的心里越发不安,脚下的油门踩的越发紧了。

就在那个时候,俞菀的电话拨了回来。

贺隽樊想也不想的接起,“你在哪儿?”

“贺隽樊。”

她的话说着,直接哭了出来。

听着她的哭声,贺隽樊顿时觉得,心口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揪了一下!

他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菀菀,你在哪儿?”

……

贺隽樊很快找到了俞菀。

她蜷缩在车座上,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膝,车窗是破碎的一片,她的衣服是被明显撕扯过的痕迹,头发凌乱。

在她的脖子上,还有一道被刀子剌出来的伤口,此时还在不断的往外面涌着血。

饶是贺隽樊,在看见她这样子的时候,他都不由愣了一下,但是很快的,他回应过来,几步上前,将外套覆在她身上后,抱了起来!

在他的手触碰到俞菀的瞬间,她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随即抬起头!

对上她的眼睛,贺隽樊只觉得心口痛感更加明显了几分,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抱着她往自己的车走。

俞菀的脸庞埋在他的胸口上,轻轻的抽泣。

她的手攥紧了他的衣领,用力的。

贺隽樊一言不发,带着她直接去了医院。

整个过程,他们都没有说话。

那沉默却好像是一只无形的手一样,将他们的脖子紧紧的勒住!

俞菀的伤口虽然吓人,但是明显避开了大动脉,出血不算严重,医生很快缝合好,上了药。

贺隽樊原本是想要让俞菀住院的,但是那个时候,俞菀看向了他。

他立即改了口,“我们明天过来换药吧,现在可以走了么?”

那是个年轻的女医生,在贺隽樊一直盯着俞菀的眼睛终于落在她身上时,她的脸甚至微微红了起来,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点头,“可以,那要注意伤口不要碰到水。”

“谢谢。”

贺隽樊没有再看她,将俞菀的手握住,“走吧。”

他的声音很低,甚至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俞菀抬起眼睛,看了他很久后,终于缓缓的点头。

回去的路上他也没有说话。

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是握着她的。

俞菀可以感觉到他是想要握紧的,却又害怕她会疼,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掌控着力道。

他没有带她回贺家,而是去了他的那个公寓。

“你好好休息,我在外面,有事叫我。”

将她送到房间后,他转身就要走,俞菀却叫住了他。

贺隽樊的脚步停在了原地,却没有回头。

“你都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她的声音嘶哑,身体也开始轻轻的颤抖着。

“不管发生什么。”他转头看向她,说道,“都过去了。”

他的脸上是一片平静,但是俞菀一眼看见的,却是他垂在身边,那紧紧攥着的手。

她两步上前,伸出手来,轻轻的将他抱住。

“没有……那个时候我用刀子划开自己脖子的时候他们被吓到了,所以,他们没有……”

虽然是这样,但是一想起那个时候,他们几个围上来,将车窗直接砸碎,涌进来的那个场景,俞菀的身体还是忍不住的颤抖。

贺隽樊似乎一愣,然后伸出手来,将她抱住。

“不管你发生什么,我都不会不要你。”他的声音传来,低沉的,却坚定的。

俞菀咬紧了嘴唇,手上的力气更加紧了几分。

就在那时,他又继续说道,咬牙切齿的,“所以,是谁?”

……

俞菀忘了自己那天晚上是怎么睡着的了。

醒过来时,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俞菀看了一眼时间,正想着该不该自己去医院的时候,旁边的手机响起。

那急促的铃声让她的心头一跳,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缓缓的伸出手来,将电话接起来。

庆姨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二少奶奶,你快回来吧!二少疯了!”

俞菀穿了外套就往外面冲。

出租车刚刚在贺家门口停下时她就直接将车门打开,往里面跑!

“贺隽樊你疯了?!”贺母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客厅传来,俞菀的脚步不由一顿,随即将大门推开!

佣人几乎都在客厅,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杜小暖正坐在沙发上,眼睛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

杜母将她护在身后,和她们对峙着的,是贺隽樊。

他背对着俞菀,她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是从贺母和杜小暖的表情她可以知道,必定……难看至极。

“母亲,你让开。”

“她是你的嫂子!你哥刚刚去世几天的时间?你是想要让整个海城都看我们贺家的笑话是吗!?”

“谁愿意看笑话就笑话去,我今天,必须要将她带走!”

贺隽樊的话说着就要上前,那个时候,俞菀的声音却是传来,“贺隽樊。”

她的声音很轻,在整个闹哄哄的客厅,却是那样清晰可见。

贺隽樊的身体一震,随即转过头!

在看见她的时候,贺隽樊的眼睛顿时沉下,“你怎么来了?”

俞菀什么都没说,只缓缓走了过去。

看见她的时候,杜小暖也直接站了起来,盯着她,“俞菀,你这是跟隽樊说了什么?嗯?”

她的眼中明显带了泪水,身体也轻轻的颤抖着。

“我什么都没说。”俞菀深吸口气,轻声说道。

杜小暖直接笑了出来,然后,她咬紧了牙齿,“不、可、能!”

“她的确什么都没说。”贺隽樊平静的说道,“你是怎么觉得,我会查不出来的?”

杜小暖的身体一震,随即看向贺隽樊!

“你不相信我!?”

“昨天她出去最后一个电话,是你给她打的不是吗?”

“够了!”

贺母大声说道,眼睛看了一眼俞菀后,落在了贺隽樊的身上,“那现在她人不是好好的吗?既然没事,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当真要将自己的嫂子送入监狱么!?”

“母亲,她错了。”贺隽樊的声音平静,却是无比的坚定。

俞菀这才知道,贺隽樊刚刚要带杜小暖去的地方居然是……巡捕局!?

她看向贺隽樊,想要说什么,对面却传来“噗嗤”一下的笑声。

“错了……”

这一声笑后,杜小暖的笑容开始不断的加深,眼里却有泪水一滴滴的往下砸。

“没错,我是错了!我就是错了贺隽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可以……”

“没什么好说的了。”贺隽樊看向旁边的庆姨,“将母亲带上楼休息。”

“你敢!?”贺母咬着牙,“你今天要是敢动小暖一分,明天就等着给我收尸!”

贺隽樊就站在那里和她对视着。

那定定的目光让贺母的脸色越发苍白,身体也轻轻的颤抖。

就在那时,俞菀上前,将贺隽樊的手握住!

那一刻杜小暖看的清楚,原本脸色阴沉的贺隽樊那瞬间的表情,有了一些轻微的变化。

而那时,俞菀的声音传来,“不要。”

贺隽樊的眉头顿时皱起。

但是,他没有说一句话。

他……没有拒绝。

她,甚至贺母都已经以死相逼了,他都没有松口,但是现在……却因为俞菀一句轻飘飘的话,就这样放了?!

杜小暖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牙齿紧咬着嘴唇,“我不需要……俞菀,我不需要你帮我求情!”

她才不要!

让她接受俞菀的同情和怜悯,她宁愿去死!

“我不是在替你求情。”俞菀看向她,说道,“我只是不希望,我的孩子一出生,却没有奶奶。”

俞菀的话说完,在场的人都直接变了脸色!

贺母的身体甚至一晃!

贺隽樊更是皱起眉头,“你怀孕了?!”

俞菀缓缓的点头,“所以,就这样过去吧,我也没有……受多大的伤害。”

她的话说完,贺隽樊却突然将她的手反握住了,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拽着她就往外面走!

留下一屋子目瞪口呆的人。

杜小暖站在那里,身体一晃后,直接坐在了地毯上!

怀孕了……

她居然怀孕了……

俞菀怀孕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以!

“大少奶奶。”

庆姨的声音传来,杜小暖这才回过神,猛地抬起头!

贺母正冷眼看着她,“真的是蠢货!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杜小暖没说话。

贺母也没有再看她,转身直接往楼上走!

杜小暖还是坐在地毯上,那个时候,她连眼泪都忘了掉了,眼睛里是一片的空洞。

“杜小暖。”

贺母的声音突然传来,杜小暖转过眼睛。

“如果俞菀真的将孩子生下来,这个家里,你可能再也没有地方站了。”

话说完,她也不等杜小暖回答,人直接往楼上走。

杜小暖的手缓缓的握紧了。

她知道贺母的意思。

她也知道为什么她会护着自己,不是因为真的想要护着自己,而是为了贺家的名声,还有……牵制俞菀。

……

俞菀原本还以为贺隽樊要带着自己去什么地方,在他将车子停下她才发现,他是要带她来做检查的。

在确定她真的怀孕的时候,他的嘴角顿时扬了起来,说真的,他这样的笑容俞菀还真的是少见。

她忍不住开口,“你很喜欢孩子么?”

“嗯?”他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

“你以前可不像是一个喜欢孩子的人。”

听见她的话,贺隽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好像有些夸张了,立即收回了嘴角,“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也是刚刚知道的。”

“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不信也得信。”俞菀的话说着,转身就要下床,贺隽樊却将她一把拦下!

“哎,我是真的刚知道的。”俞菀的话说着,伸出手来,“我腿有些疼,你抱我回去吧。”

那个时候俞菀只是想要逗逗他的,怎么也没想到下一刻,他还真的伸出手来,将她一把抱起!

医院里的人不少,此时几乎都盯着他们看。

俞菀纵然是努力的绷着脸皮也有些遭不住,只能投降,“那个,我还是自己走吧!”

“不是说脚疼么?”

“我骗你的。”

“正好你现在也少动为好,就这样吧。”

他倒是一脸的坦然,在面对周围人打量的目光时,连眉头都可以不向上挑一下。

也是,之前他都可以在火车站将她整个人扛出去,这点程度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在快回到车上的时候,俞菀突然说道,“我想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

突然的话让贺隽樊一愣,随即皱起眉头,“怎么,你原本不是这样打算的?”

俞菀一笑,缓缓的摇头,“我的意思是,好好的将这个孩子生下来,然后我们好好的陪在他身边,陪着他一起长大,好吗?”

她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那个时候,她没有任何的委婉。

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想跟他讨要……一个承诺。

一个一辈子的承诺。

贺隽樊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俞菀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挣扎着从他的怀里下来,“好了,你该去公司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话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但是下一刻,他的手却是将她的握住,然后,是他的回答,“好。”

俞菀的脚步顿时僵在了原地。

……

之后的几天俞菀都住在了贺隽樊的公寓这边。

贺隽樊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经常踩着零点的时间回来,就算到了这边,他也经常得看电脑到两三点,有时候俞菀睡了一觉醒来时,他还坐在那里忙碌。

俞菀还是想回北城,毕竟那边还有工作,但是贺隽樊说了,让她至少等脖子上的伤口愈合了再说。

他的态度强硬,俞菀只能听从他的安排。

至于杜小暖的事情,似乎也就这么过去了,贺隽樊没有再提起,但是贺家也没有再联系她,应该是就这么过去了。

俞菀也不愿意再跟杜小暖见面。

她那一天会开口完全是因为,不想让贺隽樊和他母亲闹太僵了。

否则,就算贺隽樊不将杜小暖送入监狱,她也要报警。

而这段时间杜小暖也似乎安静了下来,没再闹什么事情。

俞菀才刚刚想起时,贺母的电话就过来了,让她这个周末和贺隽樊一起回家吃饭。

她毕竟是贺隽樊的母亲,俞菀也不好拒绝,只能应承下来。

贺隽樊当天还有工作,为了不耽误时间,俞菀先去了贺家。

“二少奶奶。”

庆姨对她的态度明显要恭敬多了,迎着她坐下来后,立即给她倒了杯茶。

“俞菀来了?”

轻飘飘的声音传来。

俞菀的身体微微一凛,却也没说什么,转头。

那时,杜小暖已经走到她面前。

她的脸上明显化了妆,腮红也至少上了两层,脸看上去虽然通红,但是那带着血丝的眼睛已经说明了一切。

俞菀也没说什么,只朝她点点头,“嫂子。”

“你这段时间可还好?妊娠反应大么?”

杜小暖的话说着伸出手来,在要碰到俞菀的小腹时,俞菀直接向后退了一些,眼睛警惕看着她。

杜小暖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然后,慢慢握紧了。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深吸口气,“其实上一次的事情……真的是个误会,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会盯上你,但是我知道,不管我现在怎么解释你都不会相信,所以我只能跟着你说……对不起。”

杜小暖的话说着,眼睛又红了起来,眼看着泪水也要往下掉。

俞菀看着,心里只想要冷笑,但是面上还是维持着假笑,“没事,我也没受什么伤。”

“隽詹已经走了,我们结婚这么多年,我却始终没能给他生个孩子。”杜小暖迅速的擦了一下眼睛,“不过现在好了,你怀孕了,这个孩子就是我们贺家的长孙……”

“我只希望我的孩子能平安的长大,至于其他的,不强求。”

俞菀的话说完,杜小暖突然笑了出来,看向她,“也是……这应该是每个母亲的心愿吧?实不相瞒,其实我当初怀孕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心情。”

“只可惜……我的孩子没能留下。”

她的话让俞菀的身体微微一凛,“你有过孩子?”

“有过。”杜小暖平静的,一字一句的说道,“十一年前的时候。”

俞菀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