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90章 他尸骨未寒

第90章 他尸骨未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医生……医生!”

杜小暖尖锐的声音从病房里面传来,外面的人脸色顿时变了,跟着医生一起冲进去的时候,贺隽詹已经没有了呼吸。

杜小暖愣愣的蹲在那里,空洞的眼睛看着眼前,里面连泪水都没有了。

俞菀看了看她后,转头看向身边的贺隽樊。

他的嘴唇紧紧的抿着,一言不发。

俞菀悄悄伸出手,在刚刚碰到他手指的瞬间,他已经将她的手握住,紧紧的!

贺隽詹的葬礼很简单。

白头人送黑头人,再加上年前贺父也刚刚去世,贺家接连出了这样的事情,除去贺母的原因肯定也不想要张扬。

然而,外人没来的葬礼上,贺正辉却是先挑起了话头。

“嫂子,我知道隽詹走了你很难过,但是现在更加重要的是公司的事情,原本吧,隽樊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选,但是你也知道,去年东城的项目他到现在都没有给公司的人一个交代,所以这个人选,我觉得我们贺家是不是应该再好好的商讨一下?”

“你想要说什么?”贺母咬牙看着他,“你一定要在隽詹的灵前说这样的话吗?”

“我也是迫不得已,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贺家关系到的,还有永年那几千上万的员工,我们应该替他们想想不是?”

贺母说不出话了,而那个时候,贺隽樊已经走了出来。

“叔叔,公司的事情就留到公司说,如果你今天不是来吊唁的,请你离开。”

贺隽樊的脸色很难看,贺正辉对上时,身体不由微微凛了一下。

贺正辉作为一个长辈被他这样对待心里肯定是不忿的,但是在盯着贺隽樊看了一会儿后,他终于还是干笑了一声“你看你这孩子也不用急眼吧?那就到公司的时候再说吧,嫂子,我先走了。”

话说完,他直接转身。

整个过程,杜小暖就低着头站在一边。

贺正辉的脚步在她的面前稍微一停,“还有你小暖,也不要太难过了,节哀。”

杜小暖没有回答。

贺正辉也没管她,自己往前面走。

入夜。

贺隽詹的葬礼已经顺利结束,贺隽樊已经在准备接手公司的事情,一整个晚上都坐在电脑前,俞菀坐在床上看了他一会儿后,悄悄走了出去,准备去厨房给他弄点东西吃。

刚刚下楼时她就看见坐在客厅的人。

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裙,头发披了下来,咋一眼看见时,俞菀还以为自己见到贞子了。

在认真的看了看那里的人后,她终于认出那是杜小暖,缓缓走了过去。

她正趴在餐桌上,手上端着酒杯,旁边的酒瓶已经空了大半。

说真的,按照她平时的表现俞菀真的看不出她对贺隽詹能有多大的感情,但是此时她也知道自己不该说什么,只平静的从她身边经过,进了厨房。

杜小暖的声音却传了过来,“你陪我喝一杯吧。”

嘶哑的,平静的声音。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下,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转身。

杜小暖已经将酒杯推给了她,“喝。”

“你醉了。”俞菀说道,“我扶你上去吧。”

“醉?”杜小暖直接笑了出来,“我怎么可能喝醉?我告诉你,我的酒量可好了,怎么喝都不会醉!”

俞菀不愿意跟她说,直接将冰箱打开。

在她准备去拿牛奶的时候,杜小暖的手却突然过来,将冰箱门一把关上!

如果不是因为俞菀反应快立即将手缩回来的话,可能已经被直接夹住!

她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做什么?”

“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如何?”杜小暖笑着看着她,“你知道吗?其实隽樊以前可没有感情了,就算是一个人在他面前死了,他都可以视而不见的,但是十年前,他为什么会收养你呢?”

杜小暖的身体靠在冰箱门上,整个身体都是摇摇欲坠了,眼睛还是盯着她看。

俞菀只能顺着她问,“为什么?”

“因为……我。”

杜小暖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几分,“我看过你十年前的照片,你知道吗?你穿着校服的样子和我很像,所以说俞菀,你……就是我的一个替代品。”

杜小暖的话说完,面前的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甚至脸上,还是那片平静。

杜小暖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你听见我说的话了么?我说,你是我的……”

“我不是你。”俞菀将她的话打断,平静的。

杜小暖的身体一震!

“你……说什么?”

“我和你不像,我也不可能是你,至于替代品,更不可能。”

“你不过是不敢承认而已!”

“既然你说是,那就是吧,今天这日子,我也不想要和你吵架。”

话说完,俞菀重新将冰箱门打开,将牛奶取出来后,转身就走。

杜小暖还是站在原地,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尽管俞菀什么都没说,但是杜小暖可以感到她身上的那一种笃定……还有自信!

她凭什么?

她真的以为贺隽樊爱的人是她?

怎么可能!?

杜小暖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不可能!

……

俞菀拿了牛奶回到房间时,贺隽樊已经进了浴室。

她敲了敲浴室的门,“我拿了牛奶放在桌上,你睡觉之前喝一杯再睡吧。”

他没有回答。

俞菀也没说什么,转身就要走。

但是下一刻,他突然将浴室的门打开,然后,她的人被他直接拽了进去!

冷水从俞菀的头顶倾泻而下,俞菀的身体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手也想要将他推开,但是在抵在他胸口上时,到底还是缓缓的收了回去,转而抱住了他。

“他问我,恨不恨他。”

贺隽樊抱着她,嘴唇就抵在她耳边,声音嘶哑的,“其实,怎么可能不恨?”

俞菀的身体微微一凛。

“从小到大,因为身体,他得到了家里一切的关心,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但是我却必须要按照贺家的继承人来生活,甚至……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能选择。”

在他说到后面这句时,俞菀的牙齿不由咬紧了,却是什么都没说。

“但是他对我很好,我的性格不好,在学校经常会和人吵起来,是他一直护着我,他尽到了一个哥哥该尽的所有责任,所以,我……无法恨。”

“现在,他走了,菀菀,我没有父亲,也没有哥哥了。”

他的声音微微低了下去,那样子,就好像是一个委屈的孩子一样。

在俞菀的记忆里,贺隽樊一直都是自大狂妄的,到……目空一切的地步。

但是那个时候俞菀才发现,其实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渴望亲情,渴望……被爱。

所以那个时候,她只抱紧了他,一遍遍的在他耳边重复,“你还有我,你还有我。”

……

俞菀第二天醒过来时,贺隽樊已经不在房间,应该是去了永年那边。

昨天冲了一个冷水澡后,俞菀今天起来嗓子明显不对劲了,疼的很,是感冒的前兆。

庆姨也听出了不对劲,“二少奶奶,需要给你准备感冒药么?”

俞菀点头,本来是想要答应的,但是转头一想,她又说道,“不用了,应该没什么事情。”

庆姨点点头,退了下去。

俞菀很快看见了坐在那里的贺母。

她的头发还是梳的一丝不苟,但是眼里是明显的通红,手紧攥着茶杯,因为用力,手指的关节都是苍白色的一片。

俞菀犹豫了一下后,到底还是上前,“母亲。”

听见声音,贺母这才缓缓转过头来。

“您还好么?”

贺母也没有回答她的话,直接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她的手上还攥着那个茶杯,但很显然,她连这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只一步步的往前走。

俞菀看着她的背影,眉头微微皱起。

“二少奶奶你也不要在意。”庆姨低声说道,“夫人这一次打击肯定很大,需要时间过渡。”

“我没事。”俞菀朝她一笑,随即发现,杜小暖并不在。

庆姨随即知道了她在想什么,“大少奶奶出门了,似乎是她母亲到了海城,大少奶奶去见她了。”

她这么一说俞菀才发现,昨天贺隽詹的葬礼杜母也没有出现,包括上一次贺父的葬礼也是如此。

“为什么他们不在贺家见面?”俞菀看向庆姨。

“大少奶奶当年……是被卖入贺家的。”

庆姨的话让俞菀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还没说什么时,一道声音传来,“庆姨!”

是贺母的声音。

庆姨顿时不敢说什么了,朝俞菀鞠了个躬后,转身上去。

俞菀站在原地没反应过来。

被卖入贺家?

是……因为贺隽詹喜欢杜小暖吗?

俞菀正想着,胃里突然有什么东西一阵阵的翻了上来,她立即捂住了嘴巴,往卫生间的方向冲去!

……

永年会议室。

贺正辉就坐在贺隽樊的对面,下巴扬了起来,带着几分咄咄逼人。

“虽然如今隽詹去世,二少的确是继承的不二人选,但是不要忘了去年二少你是怎么跟我们保证的,最后东城的项目以区区三百万的价格失手,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

“也是。”旁边立即有人附和,“而且二少行事……有些激进了,可能不太适合我们永年的管理经营。”

有人开了口,其他人也立即跟着一起,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几乎没有人给贺隽樊说话了。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平静的坐在那里,脸上波澜不惊的。

“这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么?”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所有人齐刷刷的转过头,却发现是一直坐在那里沉默的杨小姐。

“我觉得,二少倒是一个可以考虑的人选,但是作为公司的股东,盈利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半年之内,我要看见公司的股票往上翻百分之十,不知道二少能不能做到?”

贺隽樊的眼睛微微眯起。

“百分之十?这不可能吧?”

“大少在的时候股票基本就是稳了,没有大跌却也从来没有升过,半年的时间……”

其他人都开始交谈起来,而那个时候,贺隽樊已经站了起来,“好,我接受。”

毫不犹豫的!

“今天我就在各位下了这军令状,如果我做不到的话,不仅退出总经理的推选,手上永年的股票也会尽数送出,退出永年!”

……

会议结束。

在所有人的瞩目下,贺隽樊出了会议室。

裴梓宴已经在昨天抵达了海城,此时也已经在总秘书待命,看见他从电梯里出来时,他立即上前,“贺总,办公室……有人等。”

“谁?”

“杜小姐。”

贺隽樊将门推开。

杜小暖原本是背对着他的,听见声音后,她立即转过头来。

她的脸色还是苍白,单薄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牙齿紧咬着下唇。

“有什么事情么?”

他的态度有些冷漠。

“我……公司的事情是不是很难?有什么需要我……”

“我说了,有我,贺家垮不了。”贺隽樊的声音笃定,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来看她,“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我……想要到公司帮你忙,可以吗?”

“不用,你在家好好照顾母亲就可以。”

杜小暖不说话了,那攥紧的双手也骤然松开!

“我母亲进来来海城了。”杜小暖看着她,“当年……就是因为她收了贺家的钱,我才不得不和你哥哥结婚的,隽樊,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背叛你!至于我的心意,我之前已经和你说过,我……”

“杜小暖。”贺隽樊的声音沉了下来,“我哥现在尸骨未寒,你在我的面前说什么呢,嗯?”

他的脸色很难看。

杜小暖到嘴边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然后,眼泪一滴滴的掉了下去。

“当年,因为知道你哥喜欢我,所以你母亲就用钱让我母亲将我送到了贺家,现在,你哥哥不在了,我母亲便要将我带走,她想要再将我卖一次!你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么?”

“我答应了我哥会好好的照顾你,这个你不用担心。”

“照顾?这就是你说的照顾?你现在的样子,是恨不得用刀将你跟我之间划开!”

“你是我的嫂子,这辈子,都只会是我的嫂子,你懂么?”

杜小暖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你……喜欢上俞菀了,是吗?”她的声音里是一片的难以置信,“你根本就不是因为需要结婚而跟她结婚,而是因为……你喜欢上她了,对吗?”

“这和你无关。”

“怎么和我无关!?你不能喜欢上她,你喜欢的人明明就是我!”

杜小暖的话说着,人直接冲了上去,将他的手抓住的同时,直接吻上他的嘴唇!

她不相信。

他说过喜欢她的!

他说过,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他都会在她身边的!

然而,在她的唇碰上贺隽樊的瞬间,整个人却被他一把推开!

“杜小暖,你疯了么?”

“疯了?”她低头一笑,“对,我就是疯了!我要不是疯了的话,怎么会是今天这样!我输了,我错了隽樊,你原谅我好不好?我那个时候应该跟你一起走的,我错了好吗?你原谅我吧,我求求你了……”

她的话说着要去拉他的手,他却直接扬开!

“有些事情,不是说重来就能重来的,我答应了我哥的事情一定会做到,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但是其他的,你不要想。”

杜小暖的动作顿时僵在了原地。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抬头看向他,“好,你说过的贺隽樊,所以不管我发生任何的事情,你都会护着我对吗?这句话,我记住了!如果你做不到的话,隽詹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贺隽樊的眉头顿时皱起。

杜小暖却不管他,直接转身就走!

那垂在身边的手缓缓的握紧了。

她才不会认输。

现在,还剩下一个障碍。

他们之间还剩下最后一个障碍。

俞菀!

……

俞菀坐在洗手间里,眼睛盯着手上的验孕棒看。

上面的两条红线格外刺眼。

她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怎么就怀孕了!?

明明后来她都让贺隽樊做了措施的!

但是很快的,俞菀想起了上一次,过年她来贺家的第一天……

就那么一次!

俞菀没有再看,直接站了起来。

在她刚刚将验孕棒放在抽屉时,手机响了起来。

杜小暖的来电。

“俞菀。”她的声音嘶哑,“我刚刚让司机先回去了,现在打不到车,你能来接我么?”

俞菀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格外喜欢使唤自己。

不过她也没有拒绝,直接应承下来。

临出门前,她的眼睛又落在了那根验孕棒上,想了想后,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方。

在确定贺隽樊进来一眼就能看见后,她转身出去。

杜小暖说的地方有些偏僻。

俞菀跟着导航绕了好几圈都没能找到地方。

她不得不停下车。

她原本是想要问一下旁边的人的,但是在她刚刚将车门打开时,眼角却瞥见了街头出现了几辆摩托车,此时正直直的,朝她这边冲了过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