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89章 会有人替我爱你的

第89章 会有人替我爱你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也没动,就站在那里看着。

最后,还是张海山先开了口,“隽樊。”

听见声音,贺隽樊显然一愣,在抬起头来时,正好对上俞菀的眼睛。

他的眉头顿时皱起,“你怎么在这儿?”

他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现在有什么不妥。

杜小暖反而先反应了过来,将贺隽樊的手一把推开,“俞菀,你……来了?”

俞菀的情绪是出乎意料的平静,连她自己都觉得意外。

对上杜小暖的眼睛时,她甚至还能笑出来,点头,“是,您这是怎么了?”

“没事,就是前两天不小心摔了一下而已。”

杜小暖的话说着,人已经走在了前面,“快进来吧!”

俞菀没有看贺隽樊,直接自己往前,张海山和她一道。

贺母他们已经在里面,在发现他们两行人一起进去的时候,贺母的脸色明显有了一些变化,但是很快的,她反应过来,朝张海山一笑,“你好张总,我是隽樊的母亲。”

“你好,我是俞菀的舅舅。”

张海山是什么人,自然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但此时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手和贺母的握了一下。

贺隽詹的脸色也有些尴尬,脸上极力的保持着笑容。

俞菀看了一圈后,正准备在旁边的单人位上坐下时,贺隽樊却突然过来,将她的手握住。

也不等俞菀反应,他直接拉着她的手就走。

直接无视了场上的其他人。

到了后面的院子后,俞菀终于将他的手扯开。

“做什么?”她的声音冷冽。

“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就过来了?”

他反而指责起她来了!

俞菀忍不住笑了一声,“我给你打了电话也发了信息,可能你满心思都扑在了杜小姐的身上,所以才没有时间看吧?”

她的脸上是一片的嘲讽。

尽管那个时候,她心里有个声音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生气。

她现在生气就是给他们两个制造机会。

但是,她还是没忍住。

贺隽樊也没回答。

俞菀懒得和他对峙,抬脚就要往前面走的时候,他却突然将她的手拽住,轻轻一扯后,他的吻直接落在了她的唇上!

俞菀先是一愣,随即用力的要将他推开!

他以为每次都来这一招会有用么!?

他的力气很大,俞菀那要推开他的动作反而慢慢的垂落下去,最后,束手就擒。

在感觉到她平静下来后,他才缓缓松开她的嘴唇,看着她,“你都听见了,她在家里摔了,我哥身体不好,只能我带着去医院。”

俞菀冷笑了一声,“你们家那么多的佣人管家,轮的上你?”

“我哥不放心,我只能去,你懂么?”

“你哥还真大方。”

俞菀话里的嘲讽还是不变,但是脸色明显要好看多了,“明知道你和她……”

“菀菀。”

他已经知道了她要说什么,眼睛直接沉了下来。

俞菀知道他的想法,倒也没有继续说,只看向他,“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你不会多想?”

“当然会,但是你这样瞒着我我会更生气!”

“好,下次一定告诉你。”

“还有下次?!”

“嗯,没有了,这样可以了么?”

杜小暖就站在花园的柱子后面。

她绷直了自己的身体,垂在身边的双手紧紧的握着!

尽管她看不见,但是她能感觉到,他的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无奈,还有……宠溺。

这不是他。

他不应该是这样的。

就算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没有主动哄过她几次。

此时这样小心翼翼的人,怎么可能是他?!

而且,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就这样将她拽了出来,还在花园里吻她!

他这是……有多迫不及待?

“大少奶奶?”

庆姨的声音传来,杜小暖不敢多想,迅速的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后,扶着墙壁回去。

贺母和张海山的交谈倒是很愉快,晚饭也吃的无比的融洽。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以后你们小两口有什么打算呢?”张海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永年这边应该有很多的事情要忙吧?年后隽樊是不是应该长住在海城了?俞菀你有什么打算?”

“我的工作还在北城。”

俞菀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是那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她不会放弃自己的工作陪贺隽樊到海城。

张海山的眉头一皱,正想要说什么时,贺母的声音突然传来,“永年现在有隽詹呢,张总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贺母的话让张海山的表情一僵,但是很快的,他干笑了一声,“也是。”

虽然说起来贺隽詹才是贺家的长子,这些年也一直是他在管理永年,但是谁不知道他的能力一般,而且身体也不好,将来永年的主人,必定是贺隽樊。

不过贺母都已经这样说了,张海山也只能停止这个话题。

今天几乎一直沉默的贺隽詹突然说了句,“隽樊还是回来吧。”

贺隽樊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

“我想要你回来帮帮我,可以么?”他看着贺隽樊。

“当然。”他答应的倒是爽快。

贺母的眉头微微一皱,她倒不是不希望贺隽樊回来,而是……俞菀!

尽管两人已经结婚了,但是贺母心中还是不愿意接受俞菀,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将她给踹出去,如果贺隽樊回到海城,俞菀跟着他一起长住在贺家的话,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贺母正想着,贺隽樊已经看向俞菀,“你呢?你要不要陪我一起?”

“不。”

俞菀拒绝的干脆。

在所有人的眼睛落在她身上时俞菀才发现自己回答的太过于干脆,只能赶紧扯了个笑容,“我们公司现在也在发展的过程中,我不想要轻易放弃。”

“既然你和隽樊结婚了,工作其实可以……”

杜小暖的话还没说完,贺隽樊已经说道,“没事,她喜欢这个工作,就让她继续做好了,反正两个城市也不远,要见面还是很方便的。”

贺隽樊的话说着,将手上剥好的虾放入俞菀的碗里,在那里已经有他剥好的好几个了。

俞菀倒也不客气,攒着一起,塞入口中。

杜小暖就坐在他们对面看着,桌子下的手紧紧的握着,因为用力,指甲在手心中直接被折断,但是那个时候,她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更疼的地方,在别处。

……

入夜。

杜小暖在楼下看着管家将一切都整理好了后,这才转身上楼。

张海山吃过晚饭便离开了,俞菀自然是留在了贺家这边,此时……就在楼上。

二楼是贺母的住处,他们的房间在三楼。

贺隽樊和俞菀的房间在最里处,而她和贺隽詹的,就在三楼的楼梯口。

杜小暖原本该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的,但是在盯着里面那个紧闭的房门很久后,她就好像着了魔一样,一步步的往那里走了过去。

等到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站在那扇门前。

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她什么都没能听见。

杜小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落满细汗的手在握了握后,终于还是抓住了门把手,轻轻转开。

两人都不在房间里。

杜小暖的眉头一皱,正想他们会去哪儿的时候,俞菀的声音传来,“哎,你洗哪里呢!?”

杜小暖的身体一震,猛地转头!

然后她才发现……他们是在浴室里。

两个人一起!

她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仿佛会随时倒下去一样!

而那个时候,俞菀的声音也逐渐小了下去,最后,变成了轻轻的哼声。

杜小暖没有再听,转身就走!

她的脚步踉跄,到了自己房间后,“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她的后背靠在门上,眼泪就好像疯了一样的往下掉。

其实她早就该知道的了,他们都已经结婚了,这样的事情……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吗!?

但是心里知道和亲眼所见,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他……终于还是属于了另一个女人么?

他们可以堂而皇之的牵手,接吻,和她那段被迫埋葬起来的感情……完全不同。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俞菀凭什么……

她到底凭什么!?

“小暖?小暖!”

贺隽詹的声音传来,杜小暖这才回过神来,缓缓的抬头。

贺隽詹刚刚从卫生间出来,身上穿着浴袍,头发上挂着水珠,此时正皱眉看着她,“你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的话说着就要去摸她的额头,杜小暖的身体却是一震,手更是想也不想的将贺隽詹的手扬开!

贺隽詹的动作顿时僵在原地。

杜小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后,咬着牙,“对不起。”

话说完,她直接往前面走,将卫生间的门关上。

她重重的喘着气,想要以此来缓解一下自己疼痛的胸口,但是,并没有任何的用处。

那里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发疯的揪着一样!

她就知道……

她没有忘记他。

她还爱着他!

这些年的幸福,不过是她自欺欺人的想法罢了!

所以,她现在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么?

眼看着,他被另一个女人占有?

杜小暖缓缓的转头。

镜子里的自己双眼通红,脸上全都是泪水。

一会儿后,她缓缓的抬起手来,将脸上的泪水擦掉,打开水龙头。

贺隽詹一直在卫生间门口,在看见她出来时,立即将她的手握住,“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嗯?”

“我没事。”杜小暖朝他一笑,“你头发还没干呢,这样会感冒的。”

她的话说着,将吹风筒拿了起来,“过来。”

对上她的笑容,贺隽詹这才稍稍放下心,也没说什么,直接在床边坐下。

杜小暖帮他吹着头发。

贺隽樊抬起眼睛来看她。

她的眼睛垂下,嘴唇微张,手指轻轻的穿过他的头皮,舒服的让人想要睡觉。

但是下一刻,贺隽詹却是将她的手握住,顺势一转,她整个人便被他直接压在了身下。

杜小暖的身体微微一凛,却也没说什么,只主动的搂住他的脖子……

一个小时后。

看了看身边就要睡着了的男人后,杜小暖轻轻的推了他一下,“你晚上是不是还没吃药?”

贺隽詹的眼皮微微一动,却没有醒,只说道,“今晚不吃了。”

“不行。”

杜小暖立即从床上起来,倒了药和水递给他,“快点,吃了。”

贺隽詹终于睁开眼睛,在看了她许久后,终于接过水和药,吞了下去。

……

俞菀从来没有早起的习惯,加上昨天晚上贺隽樊折腾了一个晚上,她第二天直接睡到了中午的时间。

床边早已空无一人,俞菀在盯着眼前有些陌生的房间看了许久后才想起这里是贺家,贺隽樊的房间。

她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套上衣服就往下面走。

庆姨都已经在准备午饭了。

杜小暖和贺母都在客厅,正在插花。

听见声音,贺母的眼睛微微抬起,看了她一眼后,冷漠的,“醒了?”

“是。”

俞菀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正要走开的时候,杜小暖的声音传来,“俞菀会开车吧?”

“嗯?”

“我要出去买些东西,你陪我一起吧?”

杜小暖看着她,一脸诚挚的。

贺家这么多的司机,怎么偏偏要她帮她开车?

俞菀心里想着,面上却是什么都没说,只点头,“好,我换个衣服。”

她昨天没有带换洗衣服,但是贺隽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让人帮她备下了,尺寸也刚好。

俞菀换上后便跟杜小暖一起出了门。

“隽樊和他哥去和公司的股东吃饭了。”车上,杜小暖说道,“他没跟你说么?”

“他什么时候出门我都不知道。”

俞菀的反应很平静。

“嗯,隽詹也没有跟我说,是我问了隽樊才知道的。”

俞菀知道她想要表达什么,无非就是要跟自己说,她和贺隽樊亲密的关系。

但是俞菀并没有给她什么反应,只微微一笑。

“如果隽樊打算要回到海城工作的话,你真的不跟着一起么?两人分居的话,可是很容易出现问题的。”

“我知道,但是凭什么要我放弃我的事业来迎合他是吧?也可以是他留在北城呀。”

俞菀的话是理所当然的。

杜小暖的手握紧了,“隽樊可不是会为了谁改变自己想法的人。”

“确实,但是让我事事迎合他也是不可能的,说起来嫂子,这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太多了。”

俞菀这突然的“嫂子”这两个字将杜小暖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俞菀不管她,车子转了个弯,“是这里对吧?你要买什么?需要我下去帮忙么?”

“这里附近有个餐厅,我们先吃饭吧?刚刚出门的着急,你还什么都没吃呢吧?”

俞菀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也没拒绝,“好啊。”

早在杜小暖建议说进去吃饭的时候俞菀就能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果然,她刚刚进门就看见了坐在那里的贺隽樊。

贺隽詹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且那杜小暖说的股东也不是俞菀想象的糟老头子,而是一个年轻的女人,长得还挺好看的。

两人脸上都是盈盈的笑容。

“那是杨总的女儿,家境殷厚,可是海城的第一名媛。”

杜小暖的声音传来。

俞菀只笑,“哦,是吗?”

“看来他们正在谈事,我们还是先走吧,隽樊不喜欢别人打扰他工作的。”

其实俞菀原本也没想要过去的。

知道贺隽樊不喜欢被人打扰是一回事,还因为她知道杜小暖在期待自己的反应,她越是期待,她越是不想要动。

但是那个时候,在听了她的话后,俞菀反而直接上前!

“俞菀!”

杜小暖吃惊的要将她拉住,那时,俞菀却已经站在了两人面前,“贺隽樊。”

连名带姓的。

杨小姐顿时一愣,随即抬起头。

贺隽樊也看向她,眉头微微一皱。

“真巧,嫂子带我出来买东西,没想到正好就碰见你了。”

俞菀脸上是自然的笑容。

听着她的话,杜小暖的脸色却明显有些苍白了。

她这样说,让贺隽樊怎么想她?!

而那时,杨小姐也开了口,“这位是……”

“我的太太。”贺隽樊站了起来,将俞菀的手握住,说道,“俞菀。”

“哦,你好。”杨小姐立即伸出手来,“俞小姐真漂亮。”

“过奖,杨小姐更漂亮。”俞菀立即和她握了一下手,笑着说道,“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

她的话说着转身就要走,贺隽樊却将她的手握紧了,“还没吃饭吧?坐下来一起。”

“对啊,一起吧!”

杨小姐也发出了邀请。

俞菀看向杜小暖,“可以吗?”

杜小暖脸上已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了,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咬了咬嘴唇,“好……”

那一顿饭吃的很融洽。

从贺隽樊的口中俞菀才知道贺隽詹本来是要一起的,但是中途突然有事,所以变成了他和杨小姐单独的用餐。

在听见他这句话的时候,俞菀特意看了一眼杜小暖的脸色。

后者正坐在那里,眼睛垂下,一动不动的。

杨小姐很健谈,和俞菀倒也合得来,因此饭局到后面几乎只有她们两个在说话。

“今天我还有点事情,下一次有时间的话,俞小姐我们一起喝茶吧?”

“当然可以。”俞菀笑。

目送着杨小姐离开后,贺隽樊这才看向俞菀,“不是说要去买东西么?走吧,我送你们。”

“不用了,我们自己逛街,你凑什么热闹?”

俞菀的话说着,眼睛看向杜小暖,“你说是吧,嫂子?”

杜小暖只勉强的笑,缓缓点头,“嗯。”

贺隽樊也没再说什么,自己要上车时,俞菀将他的手抓住了。

然后,在场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她直接踮脚,往他的唇上亲了一口!

杜小暖脸上的表情完全消失。

而那个时候,俞菀已经将贺隽樊塞上了车子,“去吧。”

贺隽樊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心思,眼睛看了看她后,什么都没说,发动车子。

俞菀还是站在原地,在看着贺隽樊的车子消失后,她这才转头。

杜小暖的身体仿佛在轻轻的颤抖着。

“嫂子?”

听见声音,杜小暖这才猛地抬起头来!

俞菀微微一笑,“走吧,去买东西。”

杜小暖深吸口气,“你是贺家的二少奶奶,在外面不应该这样轻浮!”

“那是我的丈夫,我不觉得我有什么过分的。”俞菀的样子倒是坦率的很,“怎么,让嫂子觉得不舒服了么?”

杜小暖没说话,但是,她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俞菀看!

俞菀耸耸肩,“那抱歉了,是我没有想那么多,所以说,我们还去买东西的吗?”

“你不用在我的面前炫耀什么,反正……你们现在已经结婚了,他是你的丈夫,这件事情不是让你用来炫耀的!”

“太好了,我还以为您不知道呢。”俞菀笑着说道,“既然您也清楚我们已经结婚就太好了,至于其他的,你放心,我以后肯定会注意,现在……请您上车吧!”

……

杜小暖要买的东西其实不多。

而且都是那种可以让人出去买的小物件。

俞菀也知道她非要带着自己去的目的,也没有戳穿,平静的陪她买完东西,平静的回去。

中间,杜小暖没有再跟她说过一句话。

俞菀想,她应该是被自己气得不轻。

也是,本来是想要给自己难堪的,结果被反将一军,可能谁都不会开心。

俞菀可不管。

反正,只要她开心就好了。

她在贺家住了两天的时间。

在春节假期结束的前一天,她和贺隽樊回了北城。

安安提前一天被接了回来,他的脸色很好,性格也比之前开朗了一些,显然是徐乔照顾的不错。

而俞菀将他接回来后,徐乔更是每天拨着视频电话过来,要和安安见面。

贺隽樊自然也是知道这件事的,在思量再三后,他甚至还建议让俞菀将安安交给徐乔照顾。

“怎么可能?”

听见他的话,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张元元生前将孩子托付给了我,我怎么能将孩子交给别人?”

“但是你工作这么忙,陪着他的时间显然不够,而且你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你真的能一碗水端平么?”

俞菀没想到他突然就扯到了这个上,脸上的表情在变了变后,咬着牙说道,“谁……谁说我要生孩子了?”

“怎么,你不打算给我生孩子?”他的眼睛微微眯起。

“我为什么要?”俞菀的话说着,直接站了起来,“反正,我不会同意的,你别想着能劝动我。”

话说完,俞菀转身就要走,他的手却很快伸出,将她一把拦下!

“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开始动手了。

“你……轻点。”

俞菀知道自己再反抗也没用,只能说道。

“轻点你能满意么?”

他的声音低沉,俞菀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正要说什么时,清脆的铃声响起。

是他的手机。

贺隽樊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继续手上的动作。

很快的,他的手机安静了,但是下一刻,俞菀的手机响了。

她可不像他,立即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

“俞……俞菀。”

熟悉的声音传来,俞菀一愣,在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这才发现,是杜小暖打过来的电话。

“隽樊和你在一起对吗?你把手机给他好吗?我有话要跟他说。”

杜小暖的声音明显是强做的冷静,俞菀犹豫了一下后,到底还是将手机递给了贺隽樊。

后者皱了皱眉头,接起,“喂。”

“隽樊。”

听见他的声音,杜小暖直接哭了出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你慢点说,怎么了?”

他的话说着,原本压着俞菀的身体立即起来,一边说一边往阳台走。

“隽……隽詹快不行了!”杜小暖不断地哭着。

贺隽樊的脚步顿时僵在了原地,“你说什么?”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隽樊,你什么时候能回来?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我马上回去。”

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将电话挂断。

而那个时候,俞菀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将衣服整理好,“怎么了?”

“我哥住院了,我马上要回去一趟。”

“我跟你一起。”

俞菀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

贺隽樊转头,看了她许久后,点头,“好。”

……

俞菀他们坐的是最早的飞机。

抵达医院的时候,杜小暖和贺母都坐在病房门口,两人的脸上都是泪水。

听见声音,贺母立即抬起头来,看见贺隽樊时,她的眼泪立即又掉了下来,“隽樊!”

“医生呢?怎么说?”

杜小暖不断地摇头,哭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哭有什么用?到底怎么样了?”贺隽樊的声音直接沉了下去。

杜小暖的身体微微一凛,终于,她擦了一下眼泪,“医生……医生说他可能……撑不了多长的时间了,他到现在都没有醒!”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俞菀就趴在窗上看着里面的人。

他身上插着各种仪器,除了旁边的心率仪显示他现在还活着这件事情,其他的,俞菀看不见任何的生机。

“我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么惩罚我?隽詹他还那么年轻!”

贺母嘶哑的声音传来,整个人仿佛摇摇欲坠。

贺隽樊看了她一眼后,看向俞菀,“你带母亲回去休息吧。”

俞菀一愣,随即看向旁边的杜小暖。

她也好像要倒下去了,但是那定定站在原地的样子显然是不会走的。

俞菀只能走到贺母的身边,“走吧母亲。”

“我要等隽詹醒。”

“你现在在这里也没有用,先回去休息,他一醒我马上让人通知你。”

贺隽樊的声音里是一片的不容置疑。

俞菀只能将贺母的手挽住,“走吧。”

……

贺母已经撑了一天的时间了,在车上便直接睡了过去。

俞菀紧握着她的手,眼睛看着窗外。

医院在她的视线里渐渐消失。

她和贺母一走,那里自然只剩下了贺隽樊和杜小暖。

走廊很安静,连他的呼吸杜小暖都能轻易的捕捉到规律。

“隽樊。”她哑着声音开口,“你说,隽詹会不会……如果真的就这么走了,我该怎么办?”

“有我在,贺家垮不了。”

“我说的……不是贺家的问题。”

贺隽樊转头看向她,“那你关心的,是什么?”

杜小暖不说话了,但是那放在双膝上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贺隽樊也没再说什么,直接转头看向病房里的人。

贺隽詹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才醒了过来。

尽管贺母已经让人隐瞒了消息,但是贺隽詹昏迷被送入手术室事情迅速的传遍了圈子里的人,好在贺隽樊让人封锁了病房楼层的出入,谢绝了所有人的看望。

包括他的叔叔。

他越是这样,外面的人传的更凶。

也是,如果不是因为情况很不乐观的话,贺隽樊怎么可能这样做?

除非是,贺隽詹的状况特别的不好了。

因为还得在重症病房里,因此就算贺隽詹醒了,也只能一个人进去探视。

他叫了贺隽樊进去。

“隽樊。”

看见他,贺隽詹还努力的扯了个笑容,“你受累了吧?”

贺隽樊没说话。

“我……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你会好起来的。”

贺隽樊终于开口。

贺隽詹微微一笑,“我知道,我好不了了。”

贺隽樊的眉头顿时皱起。

“我也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想要嘱咐你一件事情,可以吗?”

对上他的眼睛,贺隽樊立即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却是没动。

贺隽詹深吸口气,“我知道,因为我身体的原因,从小父亲母亲就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来你的身上,所以对你也要对我严厉很多,甚至很多明明是你的东西,只要我想要,他们都会叫你让给我。”

“你……是不是挺恨我的?”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贺隽樊的声音平静,“现在一点也不重要。”

“嗯……其他东西可以不重要,人呢?”

贺隽詹的这句话让贺隽樊的脸色顿时变了。

“我知道……”贺隽詹的话说着,微微一笑,“从我们刚刚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其实,她该是你的新娘,对吗?”

“因为我,你们才会错过……”

“这和你没有关系。”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们现在该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用从贺家离开,虽然知道你现在过的很好,但是我知道,你肯定受了很多苦,我甚至都不敢想象,你是怎么撑过来的……”

贺隽詹的话说着,呼吸有些急促了,贺隽樊连忙将他的手握紧,“好了,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你现在只需要好好养着自己的身体就好了。”

“我好不了了。”贺隽詹看着他,“我知道我时间不多了,所以尽管……尽管听上去很荒谬也很自私,但是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么?”

“我死了,你替我……好好的照顾小暖好吗?她是一个好女孩,是我见过的,最好最好的女孩,这十年,是我拖累了她,之后的日子,你就帮我好好的照顾她可以吗?给她……幸福。”

“我已经和俞菀结婚了。”贺隽樊的声音紧绷。

“我……我知道!但是,我知道小暖一直还爱着你,所以……你就答应我吧,好吗?”

贺隽詹的话说着,手紧紧的攥着他的手,“就当是我这个哥哥,求你最后一件事情了。”

……

知道贺隽詹醒了后,贺母立即赶去了医院。

俞菀也跟着一起。

但是那个时候,探视的时间已经过了,贺隽詹也再一次陷入了沉睡,贺母和他见面的想法又落了空。

俞菀的眼睛看了一圈后,眼睛落在了走廊尽头的贺隽樊身上。

她顿了一下后,缓缓走了上前。

“你还好么?”

低低的声音传来。

贺隽樊一愣,转头。

俞菀正皱眉看着他。

“嗯……没事。”

“你见过你哥哥了吧?他跟你说话了?”

“嗯。”

“你……不要太难过了。”

俞菀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断断续续的也只说了这么一句,话音落下时,却发现面前的人正定定的看着自己。

那目光让俞菀的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怎么了?”

他什么都没说,却是突然伸出手来,将她搂入怀中!

突然的动作让俞菀一愣,但是她也没反抗,只反手,将他抱紧了。

两人安静相拥的场景很快落入了另一个人的眼中。

她站在那里,牙齿紧紧的咬着。

因为用力,旁边的人都能听见咯吱咯吱的声音。

但是那个时候,谁都没有去注意。

上一次苏醒和贺隽樊见面后,贺隽詹到第三天才再一次醒了过来。

这一次他的精神倒是好了不少,贺隽樊他们也都在他的床前。

在看见自己母亲那通红的眼眶时,他不由轻轻的笑,“母亲,在我的记忆里,你一直都是坚强的女人,最后可不要让我觉得我错了。”

贺母攥紧了手帕,轻轻的摇头。

“你要好好的。”贺隽詹看着她,说道,“以后……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懂吗?”

“放心吧。”贺母的声音终于恢复了一些平静,那攥着手帕的手却明显握的更加用力了。

贺隽詹朝她一笑后,眼睛看向另一处,“对不起。”

突然的话让俞菀一愣。

但是很快的,她反应过来,贺隽詹应该是对自己身边的杜小暖说的。

在听见他的话后,杜小暖立即扑了上前,将他的手握紧了,“你不能这么丢下我就走了!你让我一个人怎么办!”

她哭得仿佛会随时晕过去一样。

贺隽詹看了她一会儿后,伸出手来,将她脸上的泪水一点点的擦去,“傻丫头,有什么好哭的?这不是迟早的事情么?不过……真的很抱歉,没能陪你一起走到最后。”

话说着,他看向贺母,“我想要和小暖单独说一会儿话。”

贺母显然是不舍的,但是在最后这个时候,她也不想驳了贺隽詹的意思,只能点头,转身出去。

俞菀和贺隽樊也跟着一起。

很快的,病房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杜小暖的手还是握着他的,“你要不要睡一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你知道的吧?我爱你。”贺隽詹将她的话打断,说道。

他脸上是苍白至极,却又无比绚烂温暖的笑容,“我爱你,所以不管任何的事情,我都会为你去做。”

他的声音很轻,杜小暖听着,脸色却不由微微变了一下。

“我已经和隽樊说了,他答应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知道……离开你,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贺隽詹的话说着,杜小暖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眼里也是一片的难以置信。

“你……你说什么?”

“我知道你爱着他,从头到尾,你爱着的人,都是他。”他笑着说道,“我什么都知道,但是我还是自私的要将你留在我的身边,我还以为总有一天,你会看见我的。”

“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没有办法,你还是那样爱他,对吗?”

杜小暖没说话,手越攥越紧!

“所以,我放手。”贺隽詹的话说着,眼睛落在了她的手上,说道,“以后没有我,你一定要努力,努力的抓住自己的幸福,好不好?”

“我……你在胡说什么?我的幸福就是你呀!”杜小暖终于说道,“你不要乱想了,如果还是不舒服的话,你就好好的睡一下……”

“小暖,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贺隽詹轻轻的话让杜小暖顿时愣在了原地,眼睛也震惊的看着他!

“但是,我不恨你,相反,我很感谢你,这十年,我就好像是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一样,这个梦,是你编造给我的,我很幸福,以后,你要自己努力了,好吗?”

他的话说着,手抬起来,轻轻的贴上她的脸庞。

“以后,会有人替我爱你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