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87章 只有小偷才惦记别人的东西

第87章 只有小偷才惦记别人的东西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还没到办公室就接到了叶修文的电话。

让她准备东西去相城出差。

俞菀原本是想要拒绝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后,又缓缓咽了回去,回答,“好。”

相城算是近年来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主做电子商务,虽然目前他们公司发展良好,但是叶修文并不满足于现状,这一次来相城,便是看中了这里的一家电子厂,想要直接收购下来。

但是到他们抵达相城后都没能联系上那家工厂的老板。

俞菀调查了一下,发现那老板目前并不在相城,而且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另外两家公司也在打听电子厂的价格,有意收购。

俞菀对叶修文这样不准确的情报感到很无奈,却也没法说什么,只能发动自己的人脉打听,这位神秘的厂长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们在这酒店一呆,就是一天的时间。

晚上贺隽樊电话过来的时候俞菀才想起一件事情,自己来相城的事情,他还不知道。

电话刚刚接起来时她就听见了他那阴沉的声音,“你在哪儿?”

俞菀觉得自己可能要被他生生撕碎了,耳朵都被震的轰轰响。

在过了一会儿后,俞菀才缓缓说道,“那个,我来相城出差了。”

她的话说完,那边的人明显沉默了,俞菀舔了舔嘴唇,还想要说什么时,电话已经直接被挂断。

听着手机那边的忙音俞菀脸上的表情不由变了变,很快的,电话再一次响起。

俞菀连看名字都没有,将电话直接接了起来,“我就过来出差,两三天就回去了,真的是没来得及告诉你。”

她的话说完,那边的人却始终没有回答。

俞菀感觉有些不对,将手机拿开一看,果然发现通话中的人不是贺隽樊,而是……叶修文。

“叶总?”俞菀倒是很快冷静下来,说道,“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找到一个朋友,他和那个厂长认识,明天就带我们过去。”

“哦,几点的时间?”

“明天下午。”

和叶修文确认好时间后俞菀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怎么也没想到,叶修文说的那个朋友居然会是边覃晓。

在这之前,俞菀从来想不到这两人会有什么交集,更不会想到,居然是朋友的关系。

“俞小姐好像不太想见到我。”

边覃晓看着她,笑着说道。

那个时候,俞菀这才算回过神来,朝他一笑,“边总想多了,我只是……有些意外。”

“边总和我是在国外认识的。”叶修文说道,“正好昨天在酒店碰到了,没想到边总和刘厂长也认识,就帮我们牵线了。”

“真的是多谢边总了,边总的人脉果然厉害,真的谢谢您了!”

俞菀只恭维着说道,边覃晓也没回答,像是默认了她的说法。

有边覃晓的帮忙事情自然简单了许多,那个电子厂其实近年的绩效还算不错,只是因为厂长的年纪大了不愿意再折腾,这才想转手出去。

叶修文身上自带的那种木讷的气质让刘厂长很是喜欢,毕竟这是他经营出来的好像孩子一样的东西,自然不可能交给一个只想要用来盈利的商人。

两人交谈甚欢,俞菀自然也是松了口气,安心的坐在旁边喝茶。

边覃晓坐在她边角的位上,看了看她后,低声说道,“听说,你要和贺总离婚了?”

突然的话让俞菀的手一抖,一口茶也正好卡在了自己的喉咙上!

努力的咽下去后,她开始了剧烈的咳嗽。

“怎么这么不小心?”

罪魁祸首的边覃晓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帮她倒了杯水,递给她。

俞菀也顾不上那么多,一口气喝光后,这才好了一些。

那边的叶修文在看了她一眼后很快就转过头继续两人的谈话,冷漠至极。

而另一边,边覃晓却还是抓着这件事情不放,“是真的么?”

俞菀只能勉强的扯了个笑容,“边总,这似乎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吧?”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边覃晓的话说着,声音微微低了下去,样子倒像是有些委屈了!

俞菀才不会相信他,直接转开眼睛,“就算是朋友,也有些说不得的事情,成年人的友谊,更重要的是尺寸,边总觉得呢?”

边覃晓不说话了。

而那个时候,叶修文的谈话也已经结束,双方爽快的签订了合同。

“只可惜我一会儿就要上飞机了,要不然我一定要请叶总你吃个饭,尽一下地主之谊。”

“没关系,以后我会经常到这里来,有的是机会。”叶修文如今也学会了这些客套话,在和对面的人握了握手后,看向边覃晓,“这一次还得感谢边总,要不是边总的话,我们连面都见不上。”

边覃晓微微一笑,“客气。”

话音落下后,他的眼睛又落在了俞菀的身上,显然是希望她说点什么的。

俞菀顿了一下后,终于还是开了口,“是……下次有时间一定要请边总吃个饭……”

“好,我今晚有时间。”

边覃晓干脆的回答让俞菀一愣。

叶修文同样如此。

她就是客套的一说,他还真的当真了!?

但是他现在都已经这样回答了,她又该怎么回答?

倒是刘厂长先反应过来,“既然这样,那我让人改一下机票吧,晚上我们就一起吃个饭,我明天再走。”

……

原本可以免了的饭局就这样莫名的又凑了起来。

虽然那厂长的年纪大了不喜欢喝酒,也没有人灌俞菀喝酒,但是俞菀坐在那里还是怎么坐怎么别扭。

而且,那原本该坐在自己对面的边覃晓,此时就坐在她的身边。

俞菀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懒得去揣测,只能自顾自的吃饭。

“你这两天都没有吃饭么?”边覃晓看着她的样子,轻轻的一笑。

俞菀的动作一僵,在过了一会儿后,她又淡定的将筷子上的东西塞入自己的口中。

“我吃饭就是这样。”

“挺可爱的。”

边覃晓这句话又差点让俞菀噎着。

筷子在停顿了半晌后,她终于忍不住放了下去,压低声音,“边总你陪我出去一下可以么?”

也不等边覃晓回答,她直接转身就走。

边覃晓倒是爽快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到了走廊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后,俞菀终于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边总,你有什么想要说的不如直接跟我说吧?我不想要猜。”

她的眉头微微皱着。

“我说了,我只是关心而已。”

“为什么关心?”俞菀看着他,“总得有个理由吧?边总也不要跟我说,是将我当做朋友的话,毕竟我们认识的时间,也算不上长。”

“你这么说我可是会伤心的呢。”边覃晓的话说着,眉头微微皱起,“毕竟我们可是在同个房间过了一晚上的关系。”

俞菀的脸色没有变化,“那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知道,但是没有发生并不是因为我不想。”边覃晓的话说着,突然一步上前!

俞菀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人也下意识的往后退,下一刻,她便被他抵在了墙上!

“是因为我尊重你,也不想要趁人之危。”边覃晓低头,脸庞靠近她的,说话的时候,气几乎全都喷洒在了她的脸上。

“你要知道,我不是圣人,作为一个女人,你对我的吸引力,很大。”

他定定的看着她。

一时间,俞菀还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了。

“所以我才会关心你的婚姻状态,想要知道你和贺隽樊是不是要分手了,如果你们分手,我追求你,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么?”

追求?

俞菀才不相信他的话。

边覃晓是什么人?

见过的女人肯定数不胜数,而且按照他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怎么可能……会对她有兴趣?

当然了,他唯一可能对她有兴趣的点就是,她的身份。

贺隽樊的妻子。

毕竟他说过,他妹妹的人生被贺家给毁了,如果也毁了贺隽樊的婚姻状态的话,他肯定……会特别的开心吧?

俞菀正想着,一道声音突然传来,“两位,这是在做什么?”

阴沉的,冷厉的声音!

俞菀的身体一凛,猛地转头!

贺隽樊正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两个。

虽然是面无表情,但是俞菀可以感觉到,他大概率更想……将他们两人给撕碎了!

也是那个时候俞菀才发现此时自己和边覃晓的姿势很暧昧,他将她抵在墙上,脸庞靠近她的,仿佛下一刻,他就会直接吻下来一样!

意识到这一点时,俞菀立即要将边覃晓推开,但是有人的动作比她更快了几分!

边覃晓被一把推开!

贺隽樊的力气很大,边覃晓在往后退了几步后才算是站稳了,然后,平静的抬起头来。

贺隽樊正盯着他看,脸色冷冽的!

“哦,贺总。”边覃晓平静的笑着,“我们又见面了,真巧。”

他的话说着,还朝贺隽樊伸出手来!

贺隽樊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贺总?”

边覃晓扬了一下眉头,话音刚刚落下时,贺隽樊已经转身,将俞菀的手一拽,抬脚就走!

边覃晓也没拦着,就站在原地没动。

而那个时候,那人的电话过来了。

“边总,电子厂的出售合同已经发给您了。”

边覃晓什么都没说,直接将电话挂断,脸上的笑容也全部消失不见。

……

俞菀是被贺隽樊拽着回酒店的。

她知道他现在肯定生气的很,也知道自己如果解释的话,相当于也是往枪口上撞,干脆就闭着嘴巴不说话。

让她觉得神奇的事情是,他居然知道了自己住在哪个房间,甚至连门卡都有。

“这酒店的安保不行啊,怎么能将我的门卡直接给你了?”

俞菀没头没脑的一句让贺隽樊先是一愣,然后,他咬牙,“你现在关心的只有这件事情吗!?”

“这件事情难道不应该关心吗?”俞菀认真的,“这要是别人跟他们要门卡他们也直接给了怎么办?我的安全谁来保证?”

贺隽樊盯着她看了半晌,终于咬着牙说道,“这酒店是永年名下的产业。”

俞菀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呀。”她嘻嘻的笑着。

对上她的笑容时,他甚至有些失神。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想起来,现在根本不是可以跟她嬉皮笑脸聊天的时候!

“你就没有要跟我解释的话么?”

“你想听什么解释?”

俞菀理直气壮的样子让贺隽樊很是烦躁!

他盯着她,在将她掐死还是拖着她离开之间犹豫了一会儿后,他直接转身!

在他的手抓住门把的时候,俞菀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是想要知道我和边总的事情么?”

他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却还是背对着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

“你也看见了,我们那个时候就是在谈话,什么都没有,不管怎么样,我们总不会在餐厅的走廊做吧?”

做?做什么?!

她想要做什么?!

贺隽樊猛地转头,手紧紧的握着,因为用力,手背上都是一片暴起的青筋!

但是偏偏,面前的女人脸上却还是平静,甚至,她还能笑出来!

贺隽樊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

也是,他要是没疯的话,怎么可能不管不顾的直接到了这里,怎么可能任由她这样无所谓的说着这样的话!?

她凭什么!?

“你是吃醋了吗?”

俞菀看了看他,说道。

他还是没有回答。

俞菀轻笑了一声,“不可能吧?你可是贺总,想要什么东西什么女人没有,怎么可能……”

“你给我闭嘴!”

听着他的话,俞菀还真的不说了,就盯着他看。

“好,很好!俞菀,你真的很好!”

话说完,他直接将门拉开!

但是下一刻,一只手从后面过来,将房门直接按了回去!

紧接着,她的手从后面过来,将他的握紧的同时,直接吻上他的嘴唇!

贺隽樊的身体一僵,那时,她的手已经搂紧了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他没有将她推开,却也没有回应,身体就僵硬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俞菀自然是感觉到了,一会儿后,她便将他松开。

“贺隽樊,我和你不一样。”她扬起下巴来看他,灯光映在她的眼睛里,亮晶晶的一片。

“我这辈子,只有一个男人,你懂么?”

贺隽樊的身体明显一震!

俞菀也不管他到底有没有听懂,正准备去卫生间卸妆的时候,他却三两步过来,将她的手臂抓住!

紧接着,是他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铺天盖地的,仿佛要将她的一切都咽入自己腹中的吻。

俞菀也没有将他推开,手攥紧了他的衬衣……

其实俞菀清楚的。

杜小暖的身影不可能就这样从他的心里消失。

一个在他心里存在了十几年的影子,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

但是,她也不想要逃避了,不管是杜小暖还是什么,她该相信,总有一天,他心脏的那个地方,会刻上她俞菀的名字!

……

俞菀醒来时已经很晚了,窗帘没拉上,刺眼的阳光让她差点被闪瞎。

她也懒得起床,直接将被子拉高就准备继续睡,他的声音却传来,“还不起床么?”

俞菀没有回答。

他的手伸过来,将她的被子拉开,“既然来了,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

“我不去。”

“所有人都说我们感情破裂,你让我自己去参加宴会,是想要坐实这个传言么?”

“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跟我有什么关系?”

贺隽樊盯着她看了许久,“真想要继续睡?”

“是。”

“好,那我也不去了,我们一起来做点其他的事情。”

他的话说着,人还真的压上了俞菀的,俞菀被他吓了一跳,“不是,你住手!”

他的动作没有任何的停顿,俞菀只能妥协,“好好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男人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晚了。”

最后,俞菀折腾也被他折腾了,宴会还被他拉着过去参加,典型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礼服是他帮她选的,浅蓝色的及地纱裙,俞菀自己化了个妆,头发随意的披在肩上。

毕竟是别人的结婚纪念宴会,俞菀自认这样算是很低调了,却忘了一件事情。

和贺隽樊站在一起,不管再低调也会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

此时,也是如此。

俞菀挽着他的手臂刚刚出现时便有人上前来,“贺总!欢迎欢迎!这位是贺太太吧?”

俞菀对贺太太这个头衔还是有些不习惯,只勉强的笑了一下,“你好,俞菀。”

“贺太太真漂亮!怪不得贺总会这样突然的宣布结婚,这样的美人是该娶回家好好的藏着!”

那人显然是想要通过夸奖俞菀来恭维贺隽樊的,但是那手法有些拙劣,俞菀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但就算这样,她也只能扯着嘴角,敷衍的笑着。

“贺总。”

就在那时,轻飘飘的声音传来。

俞菀的笑容一僵,贺隽樊的眼睛更是直接沉了下来!

“我就知道今天这样重要的宴会,贺总一定会来的。”

说话间,边覃晓已经走到了两人面前。

他身上穿着黑色的燕尾礼服,刘海梳了上去,俊逸的脸上是温和的笑容,眼睛像是“不经意”的从俞菀身上扫过,却是将俞菀上下都看了一圈。

贺隽樊自然是看出来了,眉头越皱越紧。

俞菀看了他一眼,只能主动朝边覃晓一笑,“你好边总,我发现我们最近好像经常能见面。”

“原来俞小姐也有这种感觉,可能是因为我们有缘吧?”

边覃晓很快将俞菀的话接了过来,俞菀原本是想要问他是不是瞄准了他们的行程的,此时听见他的话,不得不将自己的话咽了回去。

“边总请便吧,我们先走一步。”

贺隽樊不愿意听两人在那里掰扯,直接拉着俞菀的手往前。

今天举办宴会的是相城银行行长和他的夫人,两人结婚四十周年,此时看上去样子依旧恩爱的很,行长夫人身上穿着黑色的旗袍,保养得体的脸上是盈盈的笑容。

“你好贺太太,第一次见。”

“您好,恭喜了。”俞菀的话说着,将贺隽樊准备的礼物送上,“这是我们准备的一点心意。”

“客气了。”行长夫人转手将礼物交给了身边的人,眼睛又看向俞菀,“你这两天都会在这里吧?正好明天我办了一个茶会,你也过来参加?”

以前是在海城没办法,现在贺夫人不在,俞菀自然是不愿意掺和这些事情的。

“抱歉夫人,我恐怕没有时间。”

“是吗?”她的眉头皱起,“那真的是可惜了,杜夫人也会参加的说。”

杜夫人?

俞菀一愣,“您说的杜夫人是……”

“哦,便是你嫂子的母亲,贺大少的妻子也会来的。”

俞菀有一种自己好像走到哪儿杜小暖跟到哪儿的感觉。

但是很快的她想起一件事情。

人家根本就不是跟着自己,而是……贺隽樊。

“贺太太?”

听见声音,俞菀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眼前的人后,笑,“好,我会去的。”

……

俞菀和行长夫人约的时贺隽樊正和旁边的人说话,因此对两人的谈话内容并不知晓,自然的,俞菀也没有要告诉他的打算。

宴会进行的很顺利,尽管贺隽樊算是一个焦点,但是主角还是没有变,因此到了后面,俞菀总算没有那种被人时时盯着的感觉。

贺隽樊也没有久留,在听行长致辞了之后便带着俞菀离开,堂而皇之的。

然而,在两人走出酒店的时候,却和一个人撞了个正着。

那人身上穿着白色的礼裙,半长的头发扎成一个小马尾,清秀的面容尽管化了妆但俞菀还是能看出她那有些苍白的脸色。

在看见贺隽樊的时候,她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俞菀自然记得她,葬礼上出现的那个女人,边覃晓的妹妹,边亚宁。

贺隽樊显然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撞上她,眉头不由微微一皱,脚步却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往前面走!

“二少!”

边亚宁咬牙喊了一声,“我……我想要和你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贺隽樊连看她一眼都没有,牵着俞菀直接走到了车边,在他要去拉车门的时候,边亚宁的手却将他的拽住!

贺隽樊的眼睛一沉,想也不想的甩开!

“边小姐,请你自重!”

“我可以不进你们贺家的门,你们也可以一辈子都不承认我!”边亚宁的声音嘶哑,“但是隽先是你父亲的儿子也是你的弟弟,你不能……”

边亚宁的话还没说完,贺隽樊突然转身,一个大跨步站在边亚宁的面前!

“弟弟?你觉得他配吗?你想让他进贺家的门是吧?”贺隽樊的话说着,冷笑了一声,“好,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我就告诉你一个条件,你做到了我就让他进,如何?”

“真的!?”边亚宁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好,你说!”

“你去死。”

他笑着看着她,说道。

边亚宁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而那个时候,贺隽樊已经直接转身,拉着愣在原地的俞菀上车。

边亚宁还站在原地,眼神发愣。

俞菀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转头,低声说道,“你就不怕她真的……”

“那就让她去死好了。”贺隽樊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她早就该死!”

俞菀原本以为,贺隽樊对边亚宁的恨,是因为她抢走了自己的父亲,将他们贺家定在了耻辱柱上,但是那个时候俞菀突然觉得……似乎不是这样。

他对边亚宁似乎是……恨。

“你……为什么这么恨她?”犹豫了片刻后,俞菀还是说道,“是因为你的父亲么?”

“那是贺家一些见不得人的脏事,你不需要知道。”

贺家……

俞菀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没有多问,直接转头看向窗外。

贺隽樊原本心情算是不错的,但是因为边亚宁的出现算是彻底砸坏,一整个晚上他都没有开口,等俞菀醒了时,他也不在房间里。

俞菀按照约定去见了李行长夫人。

茶会就在李家中,虽然比不上贺家的气派,装潢却也是极致的豪华,就连茶杯都是镶金边的。

杜小暖并不在这里。

但是她一眼便看出,坐在长沙发角落的人,是她的母亲。

杜小暖和她长得很像,尽管面前这个女人已经上了岁数,但是俞菀还是能看出她的五官,和杜小暖的很像,但是要比杜小暖的精致,可想而知,年轻的时候必定是一个比杜小暖还好看的美人。

“呀,贺太太来了。”

看见她,立即有人恭维着说道,“您能来真的太好了!”

虽然今天天气有点冷,但是全场穿着皮草俞菀看着嘴角未免有些抽搐,她身上那简单的衬衣大衣打扮更是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她们似乎没有注意这一点,手很快将俞菀的拉住。

“来,坐。”

“贺太太?”杜母坐在那里,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哦,杜夫人还没见过?”李夫人随即说道,“这是二少的妻子。”

“既然是二少的妻子,怎么能说是贺太太?”杜母上下看了俞菀一圈后,冷笑了一声,“我们家小暖可还活着呢!”

也是,作为大少的妻子,杜小暖的确更担得起贺太太这个称谓,也不过是随口的一个称呼,此时被杜母这么一说,李夫人的笑容也直接僵在了原地。

俞菀看着,随即说道,“叫我俞菀就好了,没关系的。”

“哦,原来你叫俞菀啊。”杜母又抢在别人之前开了口,说道,“我之前听小暖说过,你和二少在一起已经有十年了吧?我看你还年轻的很啊,十年前……不过十五六岁吧?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拼的么?毛都没长齐呢就开始为自己的终生大事谋划了?”

她的话说完,场上顿时变成了一片安静!

刚刚可以说是为了维护杜小暖,但是现在,她分明就是在拿着俞菀开涮了!

俞菀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都说母子连心,之前我只是听说,现在倒是见识了。”

“什么意思?”

“我原本以为嫂子对我有偏见是我的误解,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呢。”

俞菀的脸上是盈盈的笑容,杜母看着,也冷笑了一声,“我觉得,你还是该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我需要找什么原因?我又不是钱,可以让每个人都喜欢我,啊,不过我最近倒是见识了一个人,还真的能做到人人喜欢她,其中还包括一对亲兄弟,杜夫人你说,这个人,是真的让人喜欢呢?还是太会装?”

俞菀的话说完,杜母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俞菀可不管她,直接看向李夫人,“昨天没来得及和夫人说太多,其实我一直很想问,夫人这旗袍是定做的吗?真好看。”

听见俞菀的话,一直愣在那里的李夫人这才终于回过神来,立即点头,“对……对!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匠人,我推荐给你?”

“多谢李夫人了。”

俞菀轻易的将话题错开,并且和在场的几个人都交谈甚欢,比起她来,杜母倒是直接被晾在了那里。

她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说完,她直接站起!

俞菀却跟着起身,“我也要回去了,杜夫人,不如我送你一程吧?”

她脸上是诚挚的微笑。

杜母盯着她看了半晌后,也扯了个笑容出来,“好啊!”

……

俞菀今天是自己借了车过来的。

杜母还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司机,放弃了副驾驶,直接坐在了后座上。

俞菀也没说什么,直接上车。

“话说你和二少结婚也有段时间了吧?怎么还不打算办婚礼?还是二少不想要办了?那可怎么办?没有婚礼,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二少的妻子?”

“多谢杜夫人的关心了。”俞菀不动声色的开车,“但是夫人您也应该知道,我们父亲刚刚去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夫人的意思是,现在就要大张旗鼓的举办婚礼么?那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不过,夫人看重表面上的东西也是正常的,毕竟您的女儿,也是一样。”

杜母的每一句话都被俞菀怼了回来,脸色是肉眼可见的发青,在盯着她看了半晌后,转开眼睛,“不入流的女人!”

她说的不重也不轻,俞菀正好能听见。

“是,这个夫人应该最有感触了,就算穿的和别人一样,腰板也努力挺起来想和别人一样,但是骨子里的一些东西是改变不了的,要不然怎么会有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这一说呢?是吧?”

俞菀的话说,杜母的脸色彻底变了,正要发飙的时候,俞菀却将车靠边停了下来。

“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情,可能送不了夫人回去了,夫人,您自己打车回去可好?”

她脸上是歉意的笑容。

杜母的手顿时握紧了,盯着她看了半天后却也没办法,直接将车门打开!

在她刚刚将车门摔上时,俞菀的声音再度传来,“夫人,如果您真心替您女儿着想的话,您还是回去劝她一句吧,不要总是惦记别人的东西,那是小偷,才会有的想法。”

杜母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而那个时候,俞菀已经一踩油门!

杜母站在原地,气的脸都几乎歪了!

她就知道……

就知道这个小狐狸精不是什么善茬!

等着……今天这口气,她一定会出了的!

……

俞菀直接开车回了酒店。

她刚刚在李家吃了不少点心倒也不饿,正要上楼时,正好碰见叶修文从里面急冲冲的跑了出来!

俞菀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出什么事情了?”

见了她,叶修文也不多说,将她的手一把抓住后便往外面走。

“快点,跟我走!”

“怎么了这是?”

“边总的妹妹出事了!”

叶修文的话让俞菀彻底变了脸色。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难以置信的,“什么……什么意思?”

“她自杀了。”叶修文将俞菀塞进了车子里,“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情况特别的不好,你跟我一起过去看看!”

手术室门口。

俞菀刚出电梯就看见了坐在那里的人。

身上白色的衬衣全部都是血迹,头低着,刘海将他脸上的情绪盖住,但是俞菀可以看见,他的身体……在轻轻的颤抖着。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而那个时候,叶修文已经上前,“边总,情况怎么样了?”

边覃晓没说话。

叶修文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安慰,只能在他身边坐下。

俞菀站在那里,脑海里只有昨天晚上贺隽樊说的那句话。

你去死。

所以……她真的去死了!?

她正想着,边覃晓突然缓缓抬起头来。

对上他的眼睛,俞菀的身体不由一凛!

然后,他突然站了起来,直接往她这边走!

俞菀的嘴唇动了动,正要说什么时,他突然伸出手来,将她一把抱住!

俞菀的身体越发僵硬了。

“我只有她一个妹妹了,她要是出事了,我该怎么办?”

他抱着她,声音轻轻的传来。

俞菀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如果让他知道是贺隽樊让她去死的呢?

他肯定会直接和贺隽樊撕破脸皮吧?

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

俞菀的脑袋里在那一瞬间浮现了无数的想法,最后,是一片的空白!

终于,紧闭的手术门打开。

……

俞菀回到酒店门口才发现贺隽樊给自己打了好几个电话。

她看着不断震动的手机,突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

但是很快的,有人帮她直接做了决定。

他将她的手一拽,“你去哪儿了?你身上是什么?你受伤了?!”

俞菀的大衣上也沾了血,咋一眼看上去是有些吓人,再加上她那苍白的脸色……

“说话!”贺隽樊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在发现俞菀怎么都不回答后,他将她的手一拽,准备直接带她去医院。

也是那个时候,俞菀才算回过神来,将他的手握紧了!

“我……没事,这不是我的血。”

“什么意思?”贺隽樊转头看向她,“那这是什么?”

俞菀深吸口气,“我刚刚……去了一趟医院,有人自杀了。”

贺隽樊的脸色有了些轻微的变化,虽然不明显,但是俞菀捕捉到了。

她看着他,艰涩的开口,“你……知道是谁对吗?”

“你没事就好了,跟我回去。”

他的话说着,拉着她的手就要往前面走。

俞菀却将他的手甩开!

“是边亚宁。”俞菀直接说道,“她自杀了,割腕自杀了!”

她的声音在轻轻的颤抖着,“你知道……为什么吗?”

“与我无关的人,我不想知道为什么。”

“真的和你无关吗?”俞菀看着他,“你真的是这样想的么?明明是你……”

“她自己要寻死,跟我有什么关系?”贺隽樊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所以呢?你身上的血是她的?她自杀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去看她做什么?”

话说着,贺隽樊突然想起了什么,“我知道了,边覃晓对吗?你去安慰的他?”

“问题的重点不在这个……”

“就在这个!”贺隽樊粗暴的将她的话打断,“你知道那是什么人吗?我跟你说过的吧?离他远一点!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嗯?”

俞菀不说话了。

她抿起嘴唇来看着他,“贺隽樊,那是一条人命。”

“所以呢?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活着,她是人命么?其他人呢?”

“其他的……谁?”

贺隽樊突然不说了,他直接转身,“别说了,你现在就给我上去!明天我就带你回北城!这里的一切都跟你……”

“你这么恨边亚宁,不仅仅是因为她和你父亲的关系吧?”俞菀看着他的背影,平静的说道,“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说……杜小暖?”

“我叫你别说了!”他转头,厉声打断,“现在,给我上去!”

俞菀不说话了,眼睛盯着他看了很久很久后,也只憋出了两个字,“我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