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86章 贺隽樊,我会痛

第86章 贺隽樊,我会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的眼睛微微眯起,“哦?他说我什么了?”

“他说,原生家庭真的很重要。”

俞菀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而旁边韩明溪在听见杜小暖的这句话时,脸色也明显苍白了几分。

杜小暖没有看她,只盯着俞菀看。

“他真的这么说么?”终于,俞菀说道。

“若不呢?你觉得我在骗你?有必要么?”

的确,没必要。

而且,知道她和韩重事情的人并不多。

如果不是他告诉杜小暖的,杜小暖又怎么会知道。

原来她的伤痛,可以被他这样当做戏谑的话一样说。

俞菀忍不住笑了一声,“恩,还有呢?”

“你还希望他说什么?”

“我没希望什么,我还能希望什么,你说,是吧?”俞菀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所以呢?你今天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的?”

“你们两个,不合适。”杜小暖深吸口气,说道,“现在他事业上也需要一个可以帮到他的人……”

“你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话?”俞菀忍不住将她的话打断,“嫂子的身份?我看不是吧?你是怕我会抢走他?想让我走好给你腾位置?”

“你在胡说什么?”

“等等!”

眼看着两人就要吵起来了,韩明溪不得不说道,眼睛看向俞菀,“姐姐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腾位置?腾什么位置?难道小暖姐姐和……”

韩明溪的话说着,眼睛震惊的看向对面的杜小暖,那个时候,她已经直接站了起来!

“抱歉明溪,我还有事,先走了。”

在盯着俞菀看了好一会儿后,她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话说完,她转身就走。

俞菀倒是坐在那里没动。

韩明溪只能看向她,“姐姐,这是什么意思?小暖姐姐……”

“嗯,不是说要吃饭么?点菜。”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将菜单接了过来,自己点了好几个菜。

她的样子已经恢复了平静,就好像她刚刚和杜小暖的针锋相对只是韩明溪的错觉。

韩明溪到底还是没忍住才,说道,“姐姐,你们到底……”

“是你想的那样。”俞菀直接说道。

韩明溪的眼睛瞪大,“这是什么意思?”

“不管是什么意思,事情就是你现在想的那样,至于其他的,你自己去想吧。”

俞菀的话说着,平静的拿起筷子吃饭。

韩明溪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一顿饭韩明溪根本就没有吃下去什么东西,倒是俞菀吃的很愉快,一桌的菜几乎都是进了她的肚子。

韩明溪已经憋了一个晚上了,在临走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说道,“姐姐,既然你已经和姐夫结婚了,不管有什么问题还是你们两个人好好的谈比较好,你……不要太固执了,好吗?”

韩明溪的眼睛里是一片的真挚。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韩重,俞菀还真的可能真心喜欢她。

但是现在,俞菀没办法。

所以不管韩明溪的眼神有多么的诚恳,俞菀也只是微微一笑,“好,我知道了。”

韩明溪自然是看出了她的敷衍,也不愿意再说什么,看了看她后,转身上车。

俞菀脸上的笑容也终于消失不见。

她撑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现在嘴角都是僵硬的一片。

她也没有马上回去,刚刚在餐厅的酒喝的不过瘾,在送走了韩明溪后,俞菀直接自己打车去了附近的一个酒吧。

她的酒量算不上好,但是那天晚上倒是喝了不少,而且,意识还特别的清楚。

如果不是因为贺隽樊联系给她打了十几个电话着实破坏了气氛的话,她还真的能一直往下喝。

酒吧很吵,俞菀接起电话也是直接吼了出来,“干什么!?”

那凶巴巴和理直气壮的一句话让对面的人明显沉默了一下。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你在哪儿?”

“你管我在哪里,莫名其妙!”

话说完,俞菀将电话直接挂断。

那个时候,两个陌生的男人也凑了上来,“小姐,一个人呢?”

……

贺隽樊抵达酒店的时候俞菀正在舞池里跳舞。

身上的外套不知道被丢到了什么地方,身上是短款的毛衣,下面白色的短裙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曳着,长发散开,精致的面孔上带着极致的妖艳和诱人。

她周围全部都是男人,而且一个个都还往她的身上凑,恨不得直接贴在她的身上!

贺隽樊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想也不想的上前,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俞菀的身体被人这么冷不防的一拽肯定是一愣,抬起头来想要看看是谁的时候,他已经拽着自己的手就走!

俞菀是被好几个人同时盯上的猎物,突然被人这样拽走了,那几个男人自然是不同意。

“你谁呀?”

“就是,先将人家小姑娘的手给松开了!”

有人话说着就要去拉俞菀的手,想要将她重新拽回来,贺隽樊那森冷的眼睛却很快落在他的身上,“你敢碰她一下试试看!?”

他的眼神很可怕,那男人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趁着那个时间,贺隽樊将俞菀直接拖了出去!

“疼……”

俞菀的酒已经醒了大半,但是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那个时候也只下意识的要反抗。

听着她的话,贺隽樊不仅没有将手松开,相反,扣得越发紧了!

“放……放开啊!”

“你到底想要什么!?”

这一下,他倒是将她松开了,却是将她的人抵在了停车场的墙壁上,眼睛死盯着她看,“说!”

他不应该在意的。

她什么想法,想要做什么都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两人和以前没有任何的变化,不过是多了一张结婚证而已。

但是这两天他渐渐感到了,不对。

他的一举一动,他的情绪居然全都被这个女人调控着!

他想要控制,想要努力的回到以前的状态,所以在她回到北城后,他没有管她,只留在东城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他告诉自己,他可以不受影响的。

但是东城项目的失败就好像是一个耳光一样直接的落在了他的脸上!

三百万的误差,一个多么可笑的数字!

明明他已经调整了报价了的,却在最后的关头……送错了文件。

多么弱智可笑的失误!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了,那个他自认为不好的预兆,其实不是预兆。

而是……事实。

包括此时。

他真想要拖着她直接去民政局将婚姻关系给解除了,再将她一脚踹出北城踹出自己的生活。

虽然永年的规矩摆在那里,但是他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却步的道理!

但是……他没有。

包括此时,对上她的眼睛时贺隽樊突然发现,自己对面前这个女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所以他此时才会如此可笑的开口。

问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俞菀的眼睛还是有些朦胧,但是在听见他这句话的时候,她还真的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她说道,“我想要的,赵律师应该跟你说了。”

“离婚?”他轻笑了一声,“这就是你想要跟我说的?”

“对。”

贺隽樊不说话了,眼睛盯着她看,“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给裴梓宴打电话?你是关心我死了没有吗?”

俞菀轻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他会告诉你。”

“所以呢?”贺隽樊咬着牙,“为什么打电话?”

俞菀不说话了,眼睛垂下,身体也是摇摇晃晃的。

“你是不是真的希望我死?”

贺隽樊一把将她的肩膀抓住,但是下一刻,俞菀的身子却是往他的怀里一倒!

他愣住!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贺隽樊才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她……睡着了。

……

俞菀是在房间醒过来的。

而且,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此时他的手,正搂着自己的。

俞菀的身体微微一凛,正要将他的手拉开时,他的手却更搂紧了几分。

“贺隽樊。”

他没回答,眼睛也没有睁开,但是俞菀知道,他一定醒了!

她咬了咬牙,“你把手给我松开!”

“你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还没有给你算账呢。”他总算不装了,睁开眼睛看她,“你觉得你现在这个身份去酒吧买醉跳舞,合适吗?”

“你都可以和你的嫂子抱在一起了,我做的又算是什么?”

俞菀的话将贺隽樊的所有话都直接堵了回去!

而那个时候,俞菀也已经将他的手扯开,“还有,现在北城谁都知道我们感情破裂,自然也没有继续演的必要。”

“感情破裂?”他的眼睛顿时沉下,“谁说的?”

俞菀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翻身就要下床,贺隽樊的手却从后面伸过来,紧接着,她整个人被他压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

“你说我要干什么?”他的话说着,直接伸手去扯她的睡裙,俞菀立即挣扎着,“放开我!贺隽樊,你都不觉得脏吗!?”

脏……

他的脸色沉下,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

“放开我贺隽樊!不要用那碰过她的手碰我!”

她的话让贺隽樊的动作一顿,但是很快的,他说道,“我没有碰她。”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那你和边覃晓呢?”

“我当然是和他……”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低头,将她的嘴唇封住!

俞菀的手被他抓着,身体更是被他牢牢地压在身下,做不了任何的反抗。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将她松开。

“不要告诉我菀菀。”他盯着她,“我怕我会真的弄死你。”

他看着她,那眼神让俞菀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为什么不听?你可以有那么多的女人,却要求我必须对你忠诚到底,凭什么?”

“因为你觉得我欠了你的?因为你觉得我就应该好像一个物件一样完完全全的属于你?但是贺隽樊,我不是物件,我有情绪,我会难过,会愤怒,在看见你和杜小暖在一起的时候,我还会吃醋!”

“我不喜欢你和她在一起,不喜欢你为了她说话,不喜欢你抱她!但是你是怎么做的?你当着她的面,给了我一个耳光。”

俞菀原本不想要跟他说什么了的。

尤其是这件事情,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如果说起来的话,肯定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而她……一点也不想要在他的面前哭。

但是那个时候,俞菀忍不住了。

“你知道那个时候我是什么感觉吗?你有想过,我……会多疼吗?”

眼里有什么东西迅速的落了下来,俞菀没有管,只盯着眼前的人看。

他的身子还是在她的上方,脸庞距离自己不到五厘米的距离,眉头一点点的皱了起来。

“你没有。”俞菀轻笑了一声,转开眼睛,“我知道,你心里眼睛里只有杜小暖对吗?你会跟我结婚是因为永年,但是现在……我觉得没有必要了,所以……”

她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低头,再一次吻住了她。

这一次,俞菀缓缓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

不同于之前的蛮横霸道,这一次他的吻温柔了许多,一手撑在她身边,另一只手则是捧住了她的脸,细细的吻着。

俞菀也没有反抗,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从杜小暖成为我嫂子的时候开始,我和她就已经不可能了。”

他的声音传来。

俞菀这才回过神,看向他。

“至于那个时候……我是不应该打你的。”他的话说着,眼睛垂下,“对不起。”

对不起?

那个不可一世的贺隽樊现在……是在跟她道歉么!?

俞菀没回过神来。

而那个时候,他的手已经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疼么?”

俞菀反应过来,随即将他的手推开,“废话,你说疼不疼!”

“我那个时候没用力。”

“所以呢?没用力就可以打我了是吗?”

“你后来不是打回来了么?”

“那……那怎么一样?”俞菀咬咬牙,说道,“所以呢?你现在是想要怎么样?”

“这是我问你的,你喜欢怎么样?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

俞菀不知道。

前两天还异常坚定的要离开他的心情在那个时候荡然无存。

但是,她不想要这样。

他以为他哄这么一下,她就会轻易原谅他了么?

休想!

想着,俞菀将他的身体一把推开!

“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现在,你离我远一点!”

……

比起前两天,贺隽樊今天的心情显然好了不少。

原本因为他今天会议室的人都战战兢兢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当做炮灰轰炸,但是让他们意外的是,没有。

别人不知道,裴梓宴自然清楚。

左右贺隽樊心情的不在于会议上的内容,而在于那个人。

就在裴梓宴还没松一口气时,前台的电话过来。

一个姓杜的女人要找贺总。

在犹豫了半天后,他到底还是去了贺隽樊办公室。

“贺总,杜小姐来了。”

贺隽樊没抬头,但是那敲键盘的手明显顿了一下,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说道,“让她进来。”

裴梓宴也没说什么,出去将人带了进来。

杜小暖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蕾丝长裙,外面是同色的外套,头发扎成一个低马尾。

可能是在外面逗留了一会儿,她的鼻子明显有些红。

在看着裴梓宴将门关上后,她才看向贺隽樊,“隽樊。”

“怎么?”

他还是坐在那里,给她的反应也只是,抬起头来看她。

杜小暖握紧了手,“我要回海城了,本来想直接上车的,但是想到你,还是觉得应该和你……打个招呼才是。”

“嗯,我知道了。”他的反应很平静。

杜小暖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怎么,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你和俞菀……现在怎么样了?”杜小暖深吸口气,说道,“我可以理解她,肯定特别的伤心难过吧?但是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是你的妻子,是我们贺家的儿媳妇,她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

“她不需要守着贺家的家规。”贺隽樊直接将她的话打断说道,“这样就挺好的。”

他的话让杜小暖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但是母亲那边……”

“贺家听话的儿媳妇有你就够了,她肯定做不到你的那个地步,我也不想要勉强她。”

“你变了,隽樊。”杜小暖终于忍不住说道,“你不是一个……会为了别人妥协自己的人,为什么……”

“这是我们的事情,嫂子你是不是越线了?”

嫂子……

越线……

杜小暖忍不住笑了出来,低头,眼泪一滴滴的往下掉。

“是,我是越线了,我……我怎么有资格跟你说这样的话是吧?抱歉,打扰了!”

话说完,她直接转身!

但是,在她的手放在门把上时,她的脚步又忍不住停了下来,说道,“其实你是在报复我对吗?你一直都恨着我,所以才想要这样报复我对吗?”

她背对着他,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着。

“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杜小暖轻笑了一声,“隽樊,我不是傻子!我看过她十年前的照片,和我几乎一样!贺隽樊,你会将她留在身边,真的,不是因为我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