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84章 从未有人如此

第84章 从未有人如此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

然后,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赵景乾可笑不出,“俞菀,作为朋友我真的想要劝你一句,真的没必要……”

“没必要什么。”

俞菀抬起眼睛看他。

那定定的眼神让赵景乾又慢慢的将自己的话咽了回去。

“那能怎么办?贺总肯定不会同意离婚,你这……”

“那我就直接提交法院好了,不过到时候闹成什么样子,就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

话说着,俞菀直接转身。

看着她的背影,赵景乾终于还是开了口,“为什么这十年你都这样过来了,现在他如愿给了你妻子的位置,你反而不开心了?”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转头,“你……说什么?”

“俞菀,你变得贪心了。”赵景乾看着她,说道,“你还记得以前有人跟你求过婚,你拒绝之后跟我说的话吗?你说你知道贺总不会跟你结婚,知道他最后会属于别人,你想要的,只是陪在他身边就足够。”

“但是现在,为什么不行了?是贺总变了吗?其实不是,是你变得贪心了,俞菀,在得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后,你也……越来越贪心了。”

出了律所后,俞菀的脑海里还一直想着赵景乾说的话。

贪心……

没错,她是贪心了。

一开始只想要在他的身边,慢慢的,她希望他能时时刻刻看着自己,到现在,她希望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甚至希望他将那个留在心里的名字剜掉。

但是,难道不应该是这样么?

他们已经结婚了,难道要她一直容忍着他的心里眼里看着其他的女人么?

她做不到。

或许就好像赵景乾说的那样。

她贪心了。

但是,如果让她一直守着一个满心满眼都是另一个女人的人,她宁愿……什么都不要。

没有期待后,自然也不会有失望。

……

很快的,东城的项目接近了尾声,这个俞菀还是从新闻上得知的消息,这两天将会以最后各家公司给出的底价,来确定最后的中标人选。

而在这过程中,贺隽樊都没有联系过俞菀。

俞菀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至于离婚的事情,俞菀已经催促过赵景乾好几次,他都劝自己稍安勿躁,等贺隽樊从东城回来再说。

俞菀原本是想要直接带着安安离开别墅的,但是她之前租的房子被通知收回了,俞菀又在租房网上看了一圈,每一次她准备签下来的时候,房子总能提前一步被人签走。

一两次俞菀还能当做是巧合,次数多了后她自然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贺隽樊!

俞菀干脆想要自己买个房子,但是在看了一眼自己银行卡的余额再看看北城这寸土寸金的房价后,她到底还是按下了这个想法。

而那个时候,东城的项目也宣布了中标结果。

原本,所有人都看好贺隽樊带领的团队,毕竟贺隽樊当年自己一个人都可以在北城这样的地方打拼下如今的事业,到了永年更应该是如鱼得水。

但是,结果出来时,所有人都跌碎了眼镜。

以三百万的差价,贺隽樊……失败了。

中标的是,边氏。

除了外界的人,永年内部也对贺隽樊极其的看好,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总报价超过五十亿的项目,只差了三百万的报价落选,如果不是有人动了手脚的话,那贺隽樊就真的是个笑话了!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贺隽樊这段时间要承受的实在太多了,毕竟他的父亲刚刚去世不久,永年也将重担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所以落选,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万众瞩目中,贺隽樊回到了北城。

一下飞机便是堵在门口的记者,镜头和话筒都不断的往他的脸上怼,俞菀看现场视频的时候总担心他会将那些人全都一把推开。

按照他的性格,他也不是做不出来。

不过,他并没有。

俞菀也只在网上看见他的一些片段,后续还有他的人,她都没有看见。

没错,在贺隽樊回到北城整整三天后,俞菀还是没有见到他的人。

他没有回清平别墅这边,至于去的是哪里,俞菀不关心也不知道。

不过想想,他现在应该再也不愿意看见她了,他们谁也不用见着谁,也挺好的。

很快的,春节进入了倒计时。

北城的温度一降再降,俞菀本来就怕冷,套了两件毛衣后又加了件外套,围了围巾。

叶修文虽然接受了贺隽樊开出的条件,但是重心还是放在了上锦这边,在和遇光的合作达成后,他们的游戏顺利上市,目前的收益很不错。

俞菀作为叶修文的秘书,一些应酬的场面自然少不了她。

一到了年底,各种派对宴会更是应接不暇。

叶修文比之前好了不少,至少见了人知道打招呼和攀谈,俞菀站在他身边也终于不用时时刻刻想着帮他应付,也算是松了口气。

“那不是贺总吗?”

就在俞菀正和面前的夫人分享着自己的美容方法时,轻轻的声音传来。

俞菀微微一愣,跟着其他人转头。

他瘦了不少,额前的刘海有些长了,将他的眉毛盖住,深邃的眼睛看不出情绪,薄唇微微向上扬起。

“贺总。”

尽管东城的项目失了利,但是贺隽樊在北城的地位依旧不变,更何况不管如何,他都是贺家的儿子,能不能当上总经理另说,现在只要和他搭上就等于和永年搭上,这又是他回来北城以后第一次参加宴会,此时身影刚刚出现,便有无数的人端着酒杯上前。

俞菀反而向后退了一小步。

“你去哪儿?”

叶修文的声音传来。

俞菀转头,却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看。

俞菀扯了个笑容出来,“我去一下洗手间。”

也不等叶修文回答,俞菀转身就走。

卫生间和宴会厅就隔着一条走廊的距离,俞菀在里面都能清楚的听见那边传来曼妙的音乐声,还有人的欢声笑语。

她并不着急出去,洗过手后就靠在墙上,点了根烟。

她原本不喜欢抽烟的,但是这段时间却抽的有些凶,有时候半夜醒过来也是需要半包烟的量。

因为什么俞菀不知道。

反正不管是因为什么,都不会是因为……他。

俞菀将包里的两根烟都抽完后才转身出去。

他就站在走廊的另一侧,修长的手指同样夹着一根香烟,他并没有抽,只垂眼盯着那烟头的星火看。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他很快感觉到了她的目光,转头。

和他的眼睛对上时,俞菀的身体一凛,随即转开眼睛,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直接往前走。

很快的,她的手被一把攥住!

俞菀的眼睛一沉,正要将他的手扯开时,他的手却是一收,她整个人便被他直接搂入怀中!

俞菀用力的挣扎着,“放开我!”

他没说话,力道却不断的收紧了。

“贺隽樊,你给我松……”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他还真的将手一把松开了!

俞菀猝不及防,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算是站稳了,抬起头来时,贺隽樊已经转身就走!

俞菀站在原地还真的是懵了,直到贺隽樊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后,她才算是回过神来。

所以刚刚……他是在做什么?

他还真的疯了不成?

要不,抱自己一下后就走,是什么意思?!

她想要问他,但是很快的,俞菀又将自己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不管是什么。

都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俞菀回到宴会上时贺隽樊已经走了。

和以前一样,他就是来晃一下就直接离开,好多没能跟他打上招呼的人都有些懊恼。

俞菀和他的关系他们也都是知道的,但是这段时间两人一直都没有同框,加上贺隽樊出现后两人也几乎零交流,如此的场景所有人都想到了一件事情。

两人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结婚还不到一个月就闹成这样,还真的……像是一个笑话。

当然,这个笑话指的是俞菀。

俞菀也知道他们的想法,面上还是若无其事的,陪着叶修文敬酒。

宴会到晚上十二点才结束。

俞菀叫了代驾,刚刚上车的时候她便接到了赵景乾的电话。

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名字后,她直接挂断。

赵景乾再想拨第二个的时候,那边已经提示关机了。

他的眉头顿时皱起。

“怎么样?”裴梓宴的声音传来。

赵景乾收起手机,摇摇头。

然后,两人齐刷刷的看向前方。

贺隽樊正坐在吧台边,桌面上是一片空了的酒瓶,此时他还在往自己的酒杯里倒着。

赵景乾和裴梓宴都知道该拦着他,但是谁也不敢上前。

“我去找她。”

话说完,裴梓宴转身就要走,赵景乾连忙将他拉住,“别,贺总现在……肯定不想要让她看见自己这样。”

“那能怎么办?”裴梓宴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就这样看着?”

目前,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俞小姐未免太狠心了。”裴梓宴说道,皱着眉头说道,“不管怎么样……”

“你知道,贺总对俞菀和对其他女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赵景乾将裴梓宴的话打断。

裴梓宴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什么?”

“其实就算贺总要和梁小姐订婚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结不成婚的,贺总就不可能和俞菀分开。”

“什么意思?”

“贺总对俞菀和对其他女人是不一样的。”赵景乾的话说着,干脆给自己倒了杯酒,“贺总的人生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尽管在感情上受过一些挫折,但只要是他想做的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所有人都只有附和适应他的份,什么时候,需要他为某个人做改变还是迁就?”

赵景乾的话说完,裴梓宴也没回答,只皱眉看着他。

赵景乾将自己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俞菀就是这样的人。”

贺隽樊为俞菀破了多少例赵景乾就不说了,放眼整个北城,或是整个国内,也只有俞菀敢这样和他唱反调,而且,贺隽樊还纵容着!

赵景乾的话刚刚说完,他们前面那原本一杯接着一杯没停的人突然“咚”的一声,直接倒了下去!

“贺总!”

……

第二天是周末,俞菀倒在床上睡了中午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管家正在厨房熬着汤。

俞菀眯起眼睛,“怎么这个时候熬汤?”

“贺总住院了。”管家很快转过头来,说道,“我正准备熬了汤过去。”

说话的时候,他一直看着俞菀。

俞菀的动作一僵后,很快哦了一声,往客厅走去。

管家犹豫了几分钟后,终于还是上前,“太太,你不去看看……”

“不去。”

俞菀的回答毫不犹豫。

“但是太太……”

“我今天还有其他的事情。”俞菀朝他一笑,算是将他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管家只能不说话了。

俞菀自己从桌上拿了个牛奶,一边喝着一边回到了楼上。

其实她今天根本没有什么事情。

但是话都已经说出来了,而且为了避免管家一直跟自己说贺隽樊住院的事情,俞菀上楼换了个衣服就出了门。

虽然是周末,但是安安还得上补习班,俞菀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只随便找了个商场。

俞菀原本是想要好好的喝个咖啡的,然而,她刚刚坐下不久,另外两人便进了咖啡厅。

秦霜霜和她的一个小姐妹。

为了避免她看见自己,俞菀立即将手上的杂志举了起来,挡住自己的脸。

但是,她还是慢了一步。

“呀,这不是俞菀么?”

俞菀还是拿着杂志,知道秦霜霜过来,将她手上的杂志直接拿了过去,笑着看着她,“俞菀?”

俞菀立即做出一副自己好像很惊诧的样子,“呀,秦小姐。”

“没想到你在这里呀。”秦霜霜说着,拉着自己的小姐妹在俞菀的面前坐下,“你还不知道吧?这就是俞菀,就是贺总的老婆!”

“原来就是你啊!”那女人立即笑着说道,“我之前就听说过你的事情了,在贺总的身边呆了十年的时间才换来了这样的位置,你肯定特别的不容易吧?”

她的脸上全是讽刺。

俞菀自然也是听出来了,也只微微一笑,“你好。”

“不过贺总不是回到北城了吗?这大周末的,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贺总不陪着一起?”

俞菀没说话。

“哦,我听说贺总生病住院了是吗?”秦霜霜说道,“不过现在看来,贺总应该也没什么大事情吧?要不然的话,你怎么会有时间在这里喝咖啡?”

“那也不一定。”女人又接着说道,“也可能是连病房也进不去,被赶出来了。”

那两人在俞菀的面前就好像是说相声一样,一句接着一句说。

俞菀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

“不过你们不是刚刚结婚吗?十年的感情就这样散了,不至于吧?”

秦霜霜看上去像是惋惜,其实眼角眉梢全都是笑容。

俞菀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那你以后可怎么办呀?”秦霜霜的话说着,皱起眉头,“一个离婚的女人可不一样了,以后在这北城可不好混了。”

“多谢你的关心。”俞菀终于回答,“但是在担心别人之前,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吧,如今嘉望已经易主了,秦小姐不如先好好的想想自己以后的日子。”

秦霜霜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而那个时候,俞菀已经直接站了起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也不等秦霜霜回答,她转身就走。

“贱人……”秦霜霜立即握紧了手,“贱人,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她的声音有些尖锐了,周围的人立即看了过来,俞菀的脚步却是不停,一把将咖啡厅的门推开。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雪。

俞菀站在商场门口时,脚步不由顿了一下,在盯着天空看了好一会儿后,这才抬起脚来,继续往前走。

她一直在外面晃荡到了晚上八点过才回的别墅。

管家知道她是听不进去自己的劝解,自然也没有再说什么。

俞菀去安安房间看过他后便回了自己房间。

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了,外面的北风不断的往房间里灌。

俞菀进去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进了冰窖。

她立即走了过去,将窗拉上。

她的房间在二楼,俞菀站在窗边一眼可以看见的,是停在下面的一辆车。

陌生的车牌号码,车窗却正好对准了她的房间。

俞菀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却也没有多想,直接将窗帘拉上!

房间的灯也很快暗了下去。

坐在车子里的人眼睛同样如此。

薄唇紧紧的抿着,垂落下来的刘海将他的眼睛盖住,脸色有些苍白,放在膝盖上的手轻轻握起,坐手的无名指上,是一个银色的戒指。

他就一直坐在那里,安静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面的司机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贺总,你……不进去吗?”

他的话说完,车后座的人也没回答。

司机还想要问时,他的声音传来,“走吧,回医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