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81章 烙印在心上的名字

第81章 烙印在心上的名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有效还是无效,需要我让赵律师来跟你说么?”

俞菀不说话了,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而那时,他已经上了车,在将安全带系上的时候才发现,她还是站在那里没动。

他的眉头皱起。

下一刻,俞菀已经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

贺隽樊抿了一下嘴唇后,直接开门下车。

他的脚步很快,很快将她的手抓住,然后,拖着她上车!

“放开我,放开!”

俞菀挣扎着,在发现他还不想要松开时,她转头,张嘴就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她用了狠劲,尽管他身上西服加衬衣两件的衣服,那瞬间她还是听见他疼的哼了一声。

然后,她被他直接丢在了车上!

在他要回驾驶位的时候,俞菀直接转身去拉车门。

“梓宴,现在就将杨林小区的那个孩子带到清平别墅那里。”

贺隽樊的声音传来。

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猛地转头!

他已经挂了电话,看着她,“你不是还想要走么?走啊。”

“你要将安安带去哪儿?”

“看我心情。”他的话一边说着一边上了车,“可能是带回别墅那里好声好气的养着,也可能让梓宴将他丢在路上,到时候是死是活,都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俞菀的双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一双眼睛红的就好像要滴出血来一样!

她想要将他的衣领薅住,想要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想要问……

为什么明明不爱她,却不愿意放她走!?

但是那个时候,俞菀什么都没做。

她只将要开车门的手收回,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

贺隽樊满意的看了她一眼,转身朝她靠近!

俞菀立即往后退,眼睛警惕的看着他!

但是下一刻,他却是将她的安全带拉了过来,扣上。

俞菀的身体松懈了一些,但是下一刻,他却是抬起头来,吻上她的嘴唇!

俞菀的眼睛瞪大,手更是下意识的要将他推开,但是他很快将她的双手抓住,另一只捧住了她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俞菀的身体都在颤抖着,在发现推开他无果后,干脆只闭紧了自己的嘴唇,不给他丝毫的回应。

他自然发现了这一点,手滑下,往她的腰上掐了一下!

俞菀痛呼了一声,那时,他也将她的牙关撬开,长驱直入。

俞菀直接往他的嘴唇上咬了一口!

血腥味在两人的口中蔓延开,那时,他也终于将她松开,嘴唇都是鲜红的血,加上他眼里的气急败坏,俞菀顿时觉得解气了很多。

她原本以为他会发脾气的。

就好像赵景乾说的那样,他是天之骄子,何曾被人这样对待过?

但是,她又错了。

他只擦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平静的回到驾驶位上,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

俞菀坐在那里反而觉得没意思了。

“我不会跟你去海城的。”她说道。

“随便你。”

“我也不会陪着你演戏的!”

“随便你。”

“如果有人发现了你和杜小暖的关系,我也不会帮你打掩护!”

“随便你。”

俞菀的话说着,面前的人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

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那垂在身边紧握成拳头的手也一点点的松开来。

“现在永年的事情你都顾及不过,还将嘉望给收购了,你就不怕永年的事情会脱手?”

“你现在是在关心我么?”

“不是!”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没办法,谁让你突然去勾搭了叶修文,我不这样做的话,怎么逼叶修文退步?”

他说的倒是理所当然!

“至于永年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他的话说着,回头看着前方,“在我身上,从来没有脱手这一说。”

他的样子,是那样的笃定和自信!

俞菀转开眼睛,盯着窗外,“贺隽樊,你就这样的有自信么?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你猜不到,或者是……没有信心去预料结果的吗?”

她的话说完,身边的人很长时间都没有回答。

俞菀随即意识到了什么,轻笑了一声,“抱歉,我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有的吧?比如说……杜小姐。”

她的话说完,他的声音突然传来,“还有,你。”

……

俞菀不愿意去海城贺隽樊也没有逼迫她。

在送着她到了清平别墅后他就直接开车离开。

俞菀就站在原地没动。

眼睛定定的看着他车子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

俞菀终于转身,缓缓进了别墅。

裴梓宴很快将安安他们接了过来,在看见俞菀的时候他也直接说了,“恭喜您了,俞小姐。”

恭喜……

俞菀也不知道这喜从哪里来。

她终于成为了贺太太?

说真的,俞菀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就在俞菀和贺隽樊领证的第三天,海城传来了消息。

贺隽樊的父亲去世了。

虽然他病重已经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但是这消息传来时还是掀起了一片波澜!

俞菀是跟着裴梓宴一起去的海城。

俞菀没有见过贺隽樊的父亲,但是从贺隽樊此时脸上平静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和他父亲的感情或许……十分的一般。

贺正辉他们也都在,看在贺隽樊父亲尸骨未寒的份上,他倒也什么都没说。

杜小暖站在贺隽詹的身后,一身黑色的打扮,身体轻轻的颤抖着。

俞菀也没有多看,低着头站在贺隽樊的身边。

贺父作为永年的董事长,前来吊唁的人自然数不胜数,贺家墓园几乎都是人,一眼看去,全是黑压压的一片。

就在那时,原本有些喧闹的墓园突然安静了下来!

俞菀有些奇怪,顺着所有人的眼睛看了过去。

一个约莫三十多岁左右的女人正站在前方,她的手边……正牵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女人哭得双眼通红,眼睛定定的看着前方的遗像。

“你来做什么?”一片沉寂中,贺母先开了口,咬牙切齿的,“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敢带着孩子来这里?给我滚出去!”

女人擦了一下眼睛,“我只想来送他一程……”

“梓宴。”贺隽樊的声音传来,“让人将她丢出去。”

他的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情绪。

“我……我只是想要带着孩子来送他一程!”女人立即说道,“我真的没有其他的意思!”

“不需要你来送。”

贺隽樊的话说着,裴梓宴已经走到了那女人的面前,“走吧!”

“我不走!”女人的脚一跺,“你们……你们可以不承认我,但是隽先是他的孩子,怎么样也该让隽先给他磕个头……”

“磕头?他凭什么磕头?”贺母冷笑了一声,“你们边家现在,是不要脸面了是吗?”

女人的脸色顿时变成了一片的苍白!

俞菀也是一愣。

边家……

海城边家?

那个在海城可以和贺家永年一较高下的庞大集团,所以眼前的这个女人是……

而那个时候,一道声音传来,“贺夫人说话未免有些伤人了。”

说话间,男人正好走了过来。

他身上穿着黑色的西服,没有领带,黑色的短发,五官俊逸精致,身材高大挺拔,此时眼里却明显带了几分阴沉。

俞菀之前在电视上看见过他的报道。

边氏的总裁,边覃晓。

“边总都来了。”贺母冷笑了一声,“怎么,你们边家不嫌丢人么?”

边覃晓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女人,“我妹妹只是想来吊唁一下贺董而已。”

“抱歉,她就是没有资格!”贺夫人的情绪有些激动了,“现在,请你们给我离开!”

“夫人,如今贺董都已经去世了,你还争着这些,有什么意义吗?”

“既然觉得没意义,边总现在又何必出现在这里?”贺隽樊缓缓走到他面前,说道,“人都已经死了,得不到的东西就是得不到,何必执着?”

“哦,你便是贺隽樊了是吧?”边覃晓伸出手来,“幸会。”

贺隽樊看了一眼他伸出手的手,没管,直接转身,“不想要我说滚的话,现在就给我消失。”

“不要!”

女人还想要上前,边覃晓却是将她拉住,“走吧。”

“哥,我就想要让隽先给他磕个头,我求你了……”

女人的话说着,直接拉着孩子跪了下来,贺隽樊看着,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贺母也冲了上去,想也不想的往那个女人脸上打了一个耳光!

“我说了这里你们没有资格进,滚,都给我滚出去!”

她的声音尖锐,在整个墓园的半空盘旋着!

而那个时候,边覃晓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将自己的妹妹护在了身后!

“贺夫人,今天是贺董的丧礼我不想要闹的太难看,但是你这是在做什么?”

“做什么?你们边家不会教女儿我就来替你们教!勾引别人的丈夫,生下一个没名没分的孩子你们倒是有理了?!”

“贺夫人的意思是,你的丈夫没错么?我妹妹是有错,可就她一个人错了么?”

“他都已经死了,你们现在还不打算放过他是吗?好啊!反正外面多的是记者,我倒要看看,你们边家打算怎么闹!”

“坏女人!”

就在那时,一直憋着气的孩子突然冲了上来,将贺夫人的身体一推!

俞菀连忙上前,将贺夫人扶住!

下一刻,那孩子衣领就被贺隽樊拎了起来!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呢敢在这里撒泼?”

“放开我的孩子!”

“放开!”

“人呢?将他们都给我丢出去!”

贺隽樊的话说着,将那孩子往旁边一丢!

“贺隽樊,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边覃晓的声音传来,阴沉的!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贺隽樊冷眼看着他,“我该认识你么?”

边覃晓笑了起来,点头,“好,很好!我们走!”

话说着,他将地上的女人拽了起来!

“不要,哥,你让我送送他吧,我求求你了!”

女人最后还是被拖走了,但是因为被她这么一闹,葬礼的气氛明显变了。

最后是怎么结束的俞菀已经不记得,回去的时候,贺隽樊只一脸紧绷的坐在她身边,一言不发的。

俞菀就算是再迟钝也知道了。

刚刚那女人领着进来的那个男孩是……贺父的私生子。

虽说俞菀知道这样的事情放在豪门中不算是特别的稀奇震惊,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对象居然是边家的千金,边覃晓的妹妹!

看贺母和其他人的反应,很明显的,他们都知道这件事情!

那孩子都已经那么大了,也就是说在很久之前……

俞菀没有再想,眼睛看了看身边的人后,终于还是犹豫的伸出手来,将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握住。

她没说话,眼睛甚至都没有看他,只转头看着窗外。

下一刻,他的手缓缓收紧了她的。

那力道让俞菀甚至觉得有些疼了,但她什么都没说,任由他握着。

……

新闻报道上的葬礼自然是完美的。

别说出现的那个插曲,就是边家的人都没有出现在报道上任何一角。

商场的人关注的是永年之后的走向,其他人更加关注的,则是俞菀的身份。

她都已经直接出现在葬礼上了,加上之前还有人拍到她和贺隽樊一起去了民政局,她和贺隽樊这关系,算是板上钉钉的了。

之前贺隽樊和那么多的人传出过绯闻,怎么也没想到最后居然真的是俞菀上位成功了。

而且如今贺隽樊不仅仅是智和的总裁,极有可能取代他哥哥成为永年新一任永年的总裁,因此不少人在看见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几乎将自己的手帕给绞碎了,对俞菀那一张脸更是如此!

俞菀那段时间基本都在公寓里没出门。

贺隽樊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俞菀知道,他正忙碌着东城的一个项目。

那是今年最后一个政府招标的项目,总资金在五十个亿以上,不仅仅是永年,边氏那边也在争取。

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上一次葬礼之后,贺隽樊明显和边家的人杠上了,俞菀知道按照他的性格,就算是毫无收益,他都会将这个项目拿下!

不为别的,就为了一口气。

原本那边是要在过年后才正式启动的,但是因为某些原因,竞标的日期提前了,就定在这个月底。

贺隽樊亲自带着团队过去,俞菀原本是想直接回北城了,贺隽樊却二话不说的将她也直接带上。

他还极其厚颜无耻的说,东城那边风景好,这算是他们的蜜月旅行。

而他口中的风景好便是俞菀眼前这场景。

到处都是正在挖的基地,别说风景,她每天都是被附近工地的施工声吵醒的。

俞菀的起床气大的很,接连几天后她终于受不住了,直接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贺隽樊进来时,正好看见她将行李箱合上。

“去哪儿?”

俞菀没回答,拉着行李箱就要走,他却是将她的手握住,“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不去。”

俞菀嘴上这样说了,贺隽樊却不管她,牵着她往前面走!

“我要回北城!”俞菀咬着牙说道。

“过年的时候我们一起回去。”

“就这样下去,我怕我活不到过年。”

她的话说完,他的手指直接往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胡说什么?”

他的力气不小,俞菀疼的立即捂住了自己的脑袋,而那个时候,他已经拉着她上车。

“到底去哪儿?”

他还是没回答,自己上了驾驶位,发动车子。

那时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俞菀坐在副驾驶位上几乎要睡过去的时候,他终于将车停了下来。

她有些朦胧的睁开眼睛。

他正好将车的天窗打开。

俞菀抬头正好可以看见的,是漫天璀璨的星光。

她顿时愣住!

因为周围都在开发的问题,没有了高楼的遮挡,星空突然变得格外的清晰,仿佛只要伸手就能碰到一样。

俞菀忍不住伸出手来。

但是下一刻,她的手却被握住。

她的身体一凛,转头时,他正好将手上的戒指套在了她的手指上。

俞菀的眼睛顿时瞪大。

虽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但是他们没有婚礼,也没有婚戒,这段时间俞菀甚至都直接做好了心理准备。

随时和他一拍两散的准备。

但是现在……

“这是什么?”俞菀看着他,说道。

“前两天在商场上看见的。”他的声音很平静,认真的帮她套上后,满意的点头,“刚好。”

那是一个极其简单的戒指,除了印在上面一些细小的花纹外没有任何的装饰,和俞菀之前想象的鸽子蛋有很大的区别。

但是那个时候俞菀却突然觉得……那戒指好看至极。

“婚礼的事情得推后。”他的声音传来,“毕竟我父亲刚刚去世不久,暂时不太合适举办,不过你放心,到时候我肯定会……”

他的话还没说完,俞菀突然将他的领带抓住,往她这边一扯的同时,吻上他的嘴唇!

短暂的错愕后,他的手立即捧住她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俞菀的手主动搂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将他的领带一把扯掉,然后,将他衬衣上的扣子一颗颗的解开……

……

俞菀都忘了他们是怎么回的酒店。

她只记得到了房间后他又将她压在床上来了两次,到后面俞菀实在受不住了,几乎哭着求着他他才放过了自己。

在他放开她后俞菀便直接睡了过去,醒过来时,时间已经快到中午。

她揉了揉眼睛,在感觉到手指上的异样后,她立即睁大了眼睛。

戒指在阳光下微微反光。

她忍不住笑了一声。

但是很快的,她又收起了笑容。

不过是一个戒指而已,这样开心做什么?

结婚了戴个婚戒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敲了敲脑袋后,俞菀从床上爬了起来,换上衣服准备下去吃饭。

在她抵达酒店餐厅的时候,正好和一个人撞了个正着。

俞菀一开始是低着头的,那人站在自己面前时俞菀也没有多想,自己往后退了一步,正要绕开他的时候,他却再一次伸出手来,将她拦下!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抬头!

墨绿色的西服,金色的领扣,五官清隽俊逸,那一双深邃的眼睛此时正盯着自己看。

边覃晓?

俞菀有些错愕,却也大方的一笑,“你好边总。”

“你好,你是小贺总的妻子,对吗?”

到了永年后,因为辈分的问题,贺隽樊已经变成了小贺总。

俞菀笑着点点头,“是。”

“看来小贺总也住的这酒店。”边覃晓的话说着,眼睛看了看周围。

俞菀知道他在找什么,直接说道,“他工作去了,我自己下来吃饭的。”

“哦?那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请你吃顿饭?”

俞菀并不愿意。

就他妹妹和贺父那样尴尬的关系,自己要是和他吃饭的话,贺隽樊可能会将自己给闷了。

“那个,边总……”

俞菀的话还没说完,边覃晓已经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请吧!”

俞菀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间。

边覃晓也不像是能让她拒绝的样子,半天,俞菀只能笑了笑,“谢谢。”

边覃晓看上去也不过35岁左右,比起贺隽樊的雷厉风行,他看上去要温和许多,但也绝对不是真的温和。

当年边家不过是一个做建材的小公司,在边覃晓十年的统领下变成了现在房地产的商业龙头,眼前的这个男人,要比俞菀想象的要可怕多了。

此时他笑也不过是因为……他比较会藏罢了。

俞菀正想着时,他的声音传来,“俞小姐,你要吃什么?”

俞菀这才回过神,随便点了个牛排。

“葬礼的那天太混乱了一些,我和小贺总和俞小姐都没能好好的打声招呼,俞小姐不要见怪的好。”

“没事,边总……也不用对我这样客气。”俞菀干笑了一声,说道。

边覃晓点点头,伸手帮俞菀倒了水,“其实那也不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俞菀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

“在你母亲的葬礼上,我见过你一次。”边覃晓说道,“只不过那个时候人有些多,俞小姐可能没注意到我。”

“可能……吧?”俞菀不知道该怎么接,只能干笑着。

“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对俞小姐的印象很深刻,如果不是因为场面不合适的话,我可能已经直接跟你要联系方式了,却没想到,原来你是小贺总的人。”

他的话说着,语气中明显带了几分惋惜。

俞菀倒是有些笑不出来了。

他这话的意思是……他那时想跟她搭讪?

现在提起,又是什么意思?

“当然了,如今你们已经结婚,我自然是知道分寸的。”边覃晓说道,“我今天跟你说这些倒也不是要给你什么负担,就是想让俞小姐你知道,其实你特别的迷人,所以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也可以随时来找我。”

他的话说着,将自己的名片放在了俞菀的面前。

俞菀立即明白过来,倒也没有直接拒绝,只笑着将名片收下,“好的。”

……

那一顿饭吃的也算融洽。

边覃晓的话不多也不少,俞菀很少主动挑起话题,基本是他问什么她答什么。

自然,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吃过饭后俞菀便自己回到了房间。

那张名片被她直接丢在了桌上。

她已经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去公司了,叶修文倒也没有催促她,只将一些需要她处理的事情直接发了工作邮件给她。

那一天说要去结婚的事情两人都选择性的忘记了。

谁都没有再提起,仿佛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俞菀坐在床上处理工作的事情,电脑一打开就是一个下午的时间。

贺隽樊回来的时候她都没有发现。

“你中午去哪儿了?”

他的声音突然传来,俞菀被吓了一跳,抬起头来时发现他手上拿着的,正是边覃晓给她的那张名片。

俞菀顿了一下,“你知道了?”

他抬起眼睛来看她。

俞菀也不打算解释,继续看着电脑上的数据。

但是下一刻,贺隽樊的手却是伸了过来,将她的笔记本合上!

俞菀皱起眉头。

“他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他的眼睛顿时沉下。

“放心吧,我们没谈项目的事情。”

“那你们谈了什么?”

“就是诗词歌赋,理想人生之类的。”

贺隽樊不说话了,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怎么,你不相信我?”

“相信,而且边覃晓不会那么没脑子,会从你那里直接打听项目的事情。”

“那你还沉着一张脸做什么?”

“但这不代表着你可以随便跟他见面吃饭。”他的话说着,将那名片揉皱了扔进垃圾桶,“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以后见到他直接避开就可以了,懂么?”

俞菀看着电脑,敷衍的点头。

下一刻,他却是将她的下巴扣住,“你有没有听进去的?”

“听见了!”俞菀想要将他的手扬开,他却更加紧了几分力道。

“哎,疼!”

他哼了一声,紧接着,她被他直接压在了床上!

“等等!”俞菀随即说道,“我饿了!”

“我也饿了。”

他的话说着,手直接去扯她身上的衣服,俞菀躲着,“不是,我真饿了!”

他往前一分,她就后退一步。

贺隽樊不耐烦了,正要将她抱起来的时候,清脆的铃声响起!

他的动作不停。

在他终于将俞菀的双手抓住的时候,俞菀立即提醒,“你的手机响了!”

他没管,低头去吻她的嘴唇。

俞菀笑着搂住他的脖子,但是下一刻,敲门声传来。

“贺总。”

裴梓宴的声音。

贺隽樊的动作终于停下了,眉头紧皱,脸色更是不悦到了极点。

俞菀松开手,耸耸肩。

“等我。”他的话说着,又往她的唇上亲了一下后,这才转身出去。

俞菀还是坐在床上。

她的衣服已经被扯乱,眼睛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笑。

她原本是想要继续工作的,但是贺隽樊这么一闹,她还真的有些饿了,想了想后,她终于还是转身下楼准备去找吃的。

贺隽樊也不知道去的什么地方,俞菀正想要不要给他带一份的时候,眼睛却瞥见了外面的沙滩。

他们住的酒店有个内海,不大,而且现在正是冬天,俞菀怕冷,除了第一天大中午去了一次后就再也没有靠近过。

此时那里正站了一个人,风将她的长发扬了起来,背影俞菀看着就觉得冷。

一眼后,她便转开了眼睛,正要点菜时,眼角却看到了另一抹身影。

她的动作和声音都僵在了原地。

那黑色的身影正是……贺隽樊!

也是在看见他的时候俞菀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那等在那里的身影有些熟悉。

那头发的长度,单薄消瘦的身影……

一个名字立即出现在了俞菀的脑海中。

杜小暖!

“小姐?小姐!”

服务生的声音传来。

俞菀猛地转头,眼睛看着她。

“你……还好吗?”

服务生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在过了一会儿后才说道。

俞菀的手握了握,终于,她扯了个笑容出来,“我……没事,抱歉,我不想吃了。”

话说完,她转身就走。

但是很快的,她的脚步又停在了原地,转头。

从她此时站的地方正好可以看见那边的沙滩。

那两人就面对面的站着,不知道在说着什么,然后突然,杜小暖两步上前,将他整个人抱住!

俞菀的身体一震,双手也紧紧的握了起来!

那个时候,她突然很想要冲下去将两人推开,将杜小暖的脑袋直接按在海水里让她清醒一些,告诉她那是自己的丈夫,她杜小暖的丈夫是他的哥哥!

但是,俞菀什么都没做。

在看见他的手覆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拍着她的时候,俞菀便直接转身离开。

她直接回到了房间,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重新将电脑打开,盯着上面的数据看。

但是上面写着的是什么,俞菀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可能只是十几分钟半个小时的时间,俞菀却觉得好像一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他回来了。

手上甚至还帮她带了一份吃的。

俞菀就平静的看着他。

“不是说肚子饿了么?给你买的。”他将东西放在桌上,“吃完了再工作。”

他的样子,极其的自然平静!

俞菀突然想起了之前看的电视剧里,男人出轨之后因为愧疚一般都会对女人加倍的好,现在……他就是么?

或许,昨天晚上也是。

谁知道杜小暖是什么时候来的?

谁知道,在她没有看见的时候,他们做了什么!?

“俞菀?”

听见他的声音,俞菀这才重新抬起头来,看了看他后,笑,“好。”

她平静的下床,坐在桌边开始吃东西。

那东西是什么,什么味道俞菀也没有任何的感觉,只好像嚼蜡一样的往自己的嘴里面塞。

他自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只站在旁边,眼睛盯着自己的手机看。

俞菀看了一眼,发现是信息的页面。

俞菀之前也给他发过信息,但是他很少确认更很少回复,但是现在,他就认真的盯着屏幕,一个字一个字的回复。

俞菀看着,忍不住说道,“她住在哪儿?”

他没有回答。

俞菀喝了一口汤,缓缓的抬起头来。

他正盯着她看,“你说什么?”

俞菀笑,“我说的不够明白吗?我问你呢,她住在哪里?”

“谁?”

“你刚刚去见的人。”

他的眼睛瞬间沉下。

那时,俞菀也站了起来,看着他,“我看见了,你们在沙滩上。”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的声音紧绷。

“我想的那样?”俞菀微微一笑,“我想的什么样?你真的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

他不说话了,眉头越皱越紧。

俞菀突然朝他那边靠近了一步!

“所以说,你这两天对我好,是因为愧疚吗?瞒着我偷偷和她见面很刺激?不过,她也不怕被人发现吗?”

“我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说,是什么样?”俞菀看着他,“要不……你给我解释一句?”

他不说话了。

俞菀脸上的笑容也消失。

终于,笑不出来了。

她也不愿意再跟他扯,直接转身!

“你要去哪里?”他立即将她的手抓住!

“这里闷,出去透透气。”俞菀将他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或许,我也会到沙滩上透透气也说不准。”

他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俞菀却不管他,将他最后一根手指掰开后,抬脚就走!

这一次,他没有拦着她了。

俞菀原本还以为他会预防自己再一次逃跑,将她囚禁起来的。

但是他的情绪比她想象的要平静,其实不仅仅是他,俞菀自己都平静的吓人。

或许是因为……她已经预想过这样的场景了?

也是,就算他跟她结婚了又如何?

烙印在他心上的那个名字,怎么可能就那样轻易的抹掉?

俞菀突然觉得胸口闷得很,在大衣口袋里翻了好久后,只翻到一包烟,却没有打火机。

她有些恼了,正要将那烟直接丢进垃圾桶的时候,“啪”的一声传来。

俞菀一愣,转头时,一把Zara打火机已经丢在了她的手上。

“边总?”俞菀皱起眉头。

“好巧。”他微微一笑。

俞菀也没再说什么,只将香烟咬在唇上,打开打火机。

细长的女士烟,蓬松的黑色头发,还有她那仿佛起了一层大雾的眼睛。

边覃晓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却也没说什么,只自己点了根烟。

“怎么,你和小贺总吵架了?”

“边总对别人的私生活都这样关心么?”

俞菀此时没有心情和他周旋,直接说道。

“当然不是。”

俞菀看了他一眼,“还是说,边总觉得可以从我这里套到什么对你有用的信息?”

“俞小姐觉得我到今天这个位置,需要用这样拙劣的手段么?”

“仔细想想似乎不至于。”俞菀吐出烟圈,“那么,为什么?”

“你觉得呢?”

俞菀原本是盯着窗外看的,在听见他这句话后,眼睛终于看向他。

“你想要和我上、床么?”

如此直接了当的话让边覃晓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却没有回答。

“除了这个,我已经想不出其他的了。”俞菀的话说着,将香烟直接掐灭,“不过不管是什么,我都没有任何的兴趣,边总,再见。”

话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我的人刚刚拍到了一些有趣的照片,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看看?”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那时,边覃晓已经将手上的照片放在她的手上,“别担心,我没有要泄露和宣扬的心思,只是心疼你,所以想了想到底还是决定给你看看罢了。”

俞菀猛地看向他!

那时,边覃晓已经转身,“回见了,俞小姐。”

俞菀慢慢的抓紧了手上的照片。

她此时只能看见照片的背面,但是从边覃晓那意味深长的表情她可以直接猜到,肯定是和贺隽樊还有杜小暖有关!

俞菀直接走到垃圾桶边,正要将那些照片点燃的时候,动作又生生的停在了原地。

她的手握了握,然后转身下楼!

她是贺隽樊的妻子,想要查入住信息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轻而易举。

可笑的是,杜小暖的房间……就在他们的楼下!

入住时间是……前天晚上!

原来,还真的是因为愧疚!

俞菀不愿意再想,直接握紧了手上的照片,直奔杜小暖的房间!

她倒是很快将门打开了。

在看见俞菀的时候,她的瞳孔明显一缩!

“俞……俞菀!?”

她身上穿着浴袍,头发是湿透的状态,平时看上去不起眼的五官此时却格外的清晰和魅惑。

俞菀脸上的冷笑更深了几分,“嫂子。”

这轻轻的,却掷地有声的两个字让杜小暖的身体不由颤抖了一下!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咬了咬嘴唇,“你怎么……会在这里?”

“呀,这句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俞菀笑着看着她,“嫂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海城么?”

“我自己来的,和任何人无关!”

杜小暖咬着牙。

“哦?是吗?”俞菀将手上的照片扬起,“怎么,这个是什么?和任何人无关的话,你又怎么会……和我的丈夫抱在一起?”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