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77章 照片的另一个女人

第77章 照片的另一个女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不说话了,眼睛盯着赵景乾看。

“你想知道的吧?”赵景乾笑着看她,“那就上去看看,贺总在八楼的病房,你去了我就告诉你。”

俞菀抿着嘴唇,在想了好一会儿后,终于还是下车,在将车门甩上之前,她看向赵景乾,“你要是敢骗我的话,我就去把你的律所给砸了。”

她的眼里是一片认真,赵景乾的身体不由一颤。

她之前,还真的这样做过。

只不过砸的是另一个会所。

而且,她现在是被贺隽樊保着的一个人。

在赵景乾还没回答时,俞菀已经转身就走。

任琦和裴梓宴就在病房门口。

原本是一脸愁容的任琦在看见俞菀的时候,眼睛立即亮了起来,“俞菀姐,你可算来了!”

俞菀看了一眼紧闭的病房门,“有人在里面?”

她的话让任琦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俞菀立即知道,她是猜对了。

而且大概率,应该是个女人。

“俞菀姐要不你先坐一下吧,我进去和贺总……”

“不用,我一会儿再来吧。”

俞菀转身就要走,任琦连忙将她的手抓住!

那生怕俞菀跑了的样子让俞菀觉得有些好笑。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你放心,我不走。”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时,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了,裴梓宴率先低头,“韩小姐。”

俞菀原本是背对着他们的,在听见这句话时,她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而那时,韩明溪也看见了她。

“姐姐?”

既然都已经到了这里,俞菀也没有必要回避了,直接转身,“是我。”

韩明溪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身后的病房,压低声音,“我……能和你谈谈么?”

“你想要谈什么?”

任琦和裴梓宴都在那里,贺隽樊在病房里可能也将他们的对话全都听见,但是那个时候俞菀也不打算回避,只直接说道。

“是关于……父亲的事情。”

“你说。”

“他……想要和你见见。”韩明溪的话说着,手慢慢的握了起来,单薄的身体都仿佛在轻轻的颤抖着。

俞菀轻笑了一声,“如果之前你不知道的话,那天你应该看的很清楚了,他甚至不惜当着众人的面要将我打死,你觉得,他见了我能说什么?”

“那天……那天父亲是心疼我吧?”韩明溪紧咬着嘴唇,“因为他之前一直都以为我和……不过那些现在都不重要,他现在也很后悔那个时候自己冲动了,所以希望有个机会,能跟你和解……”

“哦,那你可以直接告诉他,我不会跟他和解。”俞菀微微一笑后,直接说道。

韩明溪一愣。

而那个时候,俞菀已经直接从她身边经过,推开房门。

贺隽樊坐在病床上,面前的桌子上甚至还放了个笔记本在工作,精神抖擞的样子和他们说的状况完全不同。

俞菀先是一愣,却也没说什么,直接在他身边坐下,“您还好么?”

从她进门开始贺隽樊就一直盯着她看,眉头紧皱的。

俞菀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举动也格外的自然正常。

“你来做什么?”终于,他开了口,声音紧绷的。

“看您。”

她回答的理所当然。

“我以为,你是巴不得我死的那个人。”

“倒也不是那么说。”俞菀还真认真的想了一下,“但是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今天也不想要来的。”

贺隽樊的脸色越发难看了,“所以呢?现在又为什么来了?”

“赵景乾跟我说如果我不来的话您就要告我,我还要养孩子,所以,我来了。”

“就因为这个?”

“若不然,您以为是什么?”

俞菀一口一个您的,讽刺味无比的浓重。

贺隽樊突然笑了出来,“哦,原来是这样,既然是担心这个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是么?那还真的是谢谢贺总您了,那您多休息,我就先走了。”

话说完,俞菀直接站了起来。

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他的手却突然伸出来,紧接着,她被他直接扯着坐在了床上!

“你还真的是狠心!进来了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嗯?”

“说到狠心,我比得过您吗?”俞菀还是笑。

“孩子的事情我说了,与我无关!”

“但是那个时候你是第一个知道孩子已经没有的人不是吗?”俞菀盯着他看,“你没有告诉我,为什么?”

这件事情俞菀后来也想过了。

他的确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对他来说,只要是他想要做的事情,根本不会顾及任何人的感受,也不会多做解释。

他能跟她说那么多次,或许……真的不是他。

但就算不是他,他也骗了她!

医生给她做检查的时候不可能不知道孩子的状况,他也肯定是知道的!

听了俞菀的话后,他的手明显松开了些许,嘴唇紧紧的抿着。

俞菀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我说对了是吗?你什么都知道,却让我好像一个傻子一样的……”

“我只是觉得,有孩子,你才会踏实的留在我身边。”

他的话让俞菀顿时愣在了原地。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难以置信的,“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早就知道孩子的状况了,那个时候就是刻意瞒着你的。”

他的话说着,将手松开。

俞菀却将他的手抓紧了,“你上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如果她刚刚没有听错的话,他的意思是……他曾想过用一个孩子来绑住她?

他,贺隽樊么?

“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他回答。

俞菀的咬紧了牙齿,那攥着他的手也缓缓松开了。

“你骗人!那之后为什么要帮着韩明溪欺负我?你要是真的……想要我留在你身边的话,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他不说话了。

俞菀冷笑了一声,“说不出了?其实,你对韩明溪也是……既然你那样喜欢她,为什么不跟她结婚,非要跟我……”

“我不可能跟她结婚的。”

贺隽樊的声音,斩钉截铁的。

“为什么?”

“不为什么。”

他的话说着,将面前的电脑直接合上,“没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出去了。”

很明显的,他并不想要继续这个话题。

俞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点点头,转身出去。

在她走到门口,手都已经放在门把上的时候,他的声音传来,“我说过,我对韩明溪不是你想象的感情,至于信不信,你自己选择。”

俞菀的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直接开门出去。

任琦还在外面,裴梓宴却是不见了。

俞菀看了看周围,也没见到赵景乾。

“赵律师呢?”

“他?我不知道,但是俞菀姐,你不在这里留一个晚上吗?贺总现在……”

任琦的话还没说完,俞菀已经直接打断,“我还有事,先走了。”

也不等任琦回答,俞菀抬脚就走。

任琦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半天后,只能小心翼翼的将门推开,“贺总……”

……

俞菀联系不上赵景乾了。

这个骗人的混蛋!

俞菀也没有食言,直接打车去了赵景乾的律所。

她那个时候还真的打算将赵景乾的办公室给砸了的,好在赵景乾的电话很快回了过来。

“我现在处理一点事情呢,你能等我一下么?”

“十分钟。”

话说完,俞菀直接将电话挂断。

赵景乾的办公室很乱,一张两米长的办公桌上全部都是文件,除了一小块办公区域几乎就没有空出来的地方。

俞菀看了两眼后就直接在对面坐下。

她对这里原本是没有兴趣的。

但是在她坐下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对面文件夹里露出来的一张照片。

只有一个角,但是背景……很熟悉。

俞菀的手一顿,想了好一会儿后,到底还是伸出手。

那是韩明溪的照片。

背景是国外一所知名的音乐学院,照片上韩明溪扎着一个高马尾,稚嫩的脸上看上去不超过15岁。

照片只有一半,另一半明显被裁了出去,因此俞菀只能看见留在韩明溪这边的一角学士服。

另一个,是谁?

而且俞菀总觉得……她好像见过这张照片!

俞菀正想着,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抱歉,我……”

赵景乾的话说到一半,在看见俞菀手上的东西时,他的脸色顿时变了,随即冲了上来,将俞菀手上的东西抢了过去!

俞菀缓缓抬起头来看他,“怎么回事?”

“这……不是,你怎么随便翻我的东西呢?”

“这是贺隽樊让你调查的吧?”俞菀很快反应过来,“照片的另一个人,是谁?”

她定定的看着赵景乾。

一开始他的脸上是有些恼怒的,但是在看了看俞菀后,终于还是弱弱的败下阵来,“那个……就是有这么一个人。”

“什么意思?”俞菀皱起眉头,“也就是说,贺隽樊是因为这个人才对韩明溪好的吗?”

赵景乾没回答,但那样子也算是默认了。

“那是个,女人么?”俞菀的声音越发坚定了。

赵景乾将那照片塞了回去,说道,“这个……都不重要了,反正你们就要结婚了,不管他的过去如何,未来总是属于你的。”

“你现在跟我转移什么话题?”俞菀的眼睛沉了下来,“我问你,我说的,对吗?”

“是……是这样不错啦!”赵景乾无奈的说道,“但是那个女人……贺总现在已经没有放在心上了,你也不用在意。”

“不在他的心上,他能对她的朋友那样好?”俞菀轻笑了一声,“你觉得,我信吗?”

“不是。”赵景乾皱着眉头说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是那个时候……这个女人是背叛了贺总的,所以就算是贺总对她还有感情,那也只能是恨。”

背叛?

俞菀突然想起了那天自己和贺母见面之后,贺隽樊看着自己的眼神和那讽刺的话。

是……因为她么?

“俞菀?俞菀!”

听见声音,俞菀这才回过神,眼睛看向他。

“你不是想要知道贺总要和你结婚的理由么?”赵景乾揉了揉眉头,说道,“贺家老爷子的身体不大好了,贺总……还有一个哥哥,但是他哥哥身体也不好,这些年贺总一直都没有回去,家里的其他堂兄弟就对着他父亲的产业虎视眈眈的,所以过些日子,贺总应该是要回去的。”

“这和他结婚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永年贺家的一个规矩么?”

“什么?”

“继承者必须要已婚。”

但是,为什么非要是俞菀,赵景乾到底还是没有告诉她。

不过俞菀可以猜到一些。

梁诗晴是不可能的了,因为“那个女人”的关系,贺隽樊不会和她的朋友韩明溪结婚,所以放眼他的四周围,好像真的……只有她符合了他的条件。

只是因为,他正好需要结婚,而她正好,符合了他需要的条件而已。

如果她坚持不愿,他很快就会找到其他的女人吧?

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那么……她呢?

俞菀突然理不清头绪了。

出了律所后,俞菀就坐在街边的椅子上,仰头看着天空。

黑压压的一片,大概又要下雪了。

俞菀正想着时,赵景乾突然从里面冲了出来,他原本是准备上车的,在看见坐在这边的俞菀时,他的脸色微微一变,“你怎么还在这里?”

俞菀看着他没说话。

“那正好,你跟我一起走!”

赵景乾的话说着,将她直接拽了上车!

“你要带我去哪儿?”

“海城。”赵景乾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贺家老爷子病重,可能就这几天的时间了,贺总刚刚从医院出发去了机场。”

“那你带我去做什么?”俞菀说着就要下车,赵景乾将她的手按住,“我知道你还是不情愿,但是不管怎么样,你现在还是得陪着贺总把戏给唱完了,这些年因为贺总的一些花边新闻,贺家对他本来就不太满意,和你这样大张旗鼓的婚约要是也被毁了,贺家的其他人肯定会抓着这一点不放,这对贺总来说将会十分的不利!”

“那……关我什么事情?”

“对你来说,总没有好处,只要到时候贺总在永年的位置坐稳了,你们想要解除婚约再解除,你就不能为了贺总想想吗?”

俞菀的手缓缓握紧了,“我为什么要替他想?”

“我说过,就你告密的那件事情,贺总原本是可以起诉你的,包括公司的其他股东都要求彻查这件事情,是贺总一手压了下去,损失他也一个人全背了!看在这个份上,你就不能帮他一次么?”

“他……不需要吧?”俞菀垂下眼睛,“更何况,他也未必想要回到永年,他如果真的想要回去的话为什么这些年……”

“你错了。”赵景乾平静的说道,“其实这些年,贺总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回永年做铺垫,再也没有一个人,比他更想要回去。”

那个时候听着赵景乾的话,俞菀还真的以为,贺隽樊想要的,仅仅是永年企业罢了。

到后来她才发现,他最想要的是……那个人。

……

海城贺家。

宽敞的客厅此时几乎站满了人,贺母坐在那里,紧握的拳头几乎要将手指甲给绞碎,眼睛却还是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人。

“小叔,就算隽詹他父亲的身体不好,但是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你们这样直接上门来说更改总经理的人选,未免……太过分了一些吧?”

“嫂子,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对面的人正是贺隽樊的叔叔,贺家的旁支贺正辉还有他的两个儿子。

听见贺母的话,贺正辉也只笑了笑,“但是现在不是隽詹的身体也不太好吗?我这个做叔叔的,自然要操心一下。”

“隽詹的身体好得很!”贺母冷笑了一声,“还有,隽詹还有个弟弟!小叔你这未免也有些过于心急了吧?”

“哦,嫂子说的是贺隽樊吧?”贺正辉冷笑了一声,“十年都没有回家的人,能算我们贺家的一份子?就算是,他不是已经和你们断绝关系了么?这样的情况,也能继承?”

“什么时候,我和贺家断绝关系了,我自己都不知道?”

轻轻的声音传来。

贺母原本就要撑不住的身体立即站了起来,眼睛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

他身上穿着墨绿色的西服,白色的衬衣干净简洁,额前的刘海梳了上去,俊逸的脸上是一片的清冽,一眼扫过来时,贺正辉身后的两人都明显一凛!

“哟,小叔,好久不见。”

贺隽樊微微一笑,伸出手来,“不知道您这些年身体可还好?”

“好。”贺正辉的眼睛一沉,面上却还是和他握了一下手,“还真的是很久不见,如果不是因为经常在新闻上看见你,我都要以为是我记错了,我们贺家就没有出过你这个人一样!”

“看出来小叔还挺关注我的,真是我的荣幸。”贺隽樊的话说着,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两人,“不过我想要知道,您这带了两个儿子到我们家,是要做什么?逼宫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